注册

孙晓云:我3岁学书,写掉的纸头可以装一火车皮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孙晓云出身于书法世家,3岁时在母亲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书画,至今已有40多年。用她自己的话说,写掉的纸张可以用火车车皮来装。无论是插队农村5年,还是服役部队8年,她始终没有搁下手中的笔。1985年,她从部队转业到南京书画院工作,开始了自己的专业生涯。

孙晓云出身于书法世家,3岁时在母亲的指导下开始学习书画,至今已有40多年。用她自己的话说,写掉的纸张可以用火车车皮来装。无论是插队农村5年,还是服役部队8年,她始终没有搁下手中的笔。1985年,她从部队转业到南京书画院工作,开始了自己的专业生涯。孙晓云说,她那时对中国画的兴趣更大,但调入画院是因为书法在全国得了奖,因此,很自然地将书法作为自己主要的钻研对象。每当人们对她早年的素描习作与中国画作品赞不绝口时,她总会不无遗憾地说,是书法选择了她,而不是她选择了书法。

孙晓云的书法总体上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精熟过人。在中国书法走向自觉的汉末魏晋时期,天资与精熟是考量一位书家的两个重要条件。相传张芝临池勤奋,池水尽墨,所以被人们称为“草圣”。孙晓云是海上著名金石书画家朱复戡先生的外孙女,她秉承了家族中对书画的敏感,有人曾说孙晓云的目根特别好,善于静观默察,所有经过寓目的古代作品,她总能在短时间内发现其规律,哪怕是细节特征也绝不会放过。所以,她学王羲之、学颜真卿、学米芾、学徐渭、学王铎,总能通过恰当的技法来表现他们的形式特征。因为这样的禀赋,又因为她数十年来的勤奋,如今她的手法已经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观看她创作,会觉得匆匆不暇,但细审用笔又十分到位,结构精确美观。“庖丁解牛”是以神遇而不以目测,孙晓云得以切入古代书法传统,靠的是她过人的目根,但参透之后,她的创作过程又不是光凭视觉来控制字形,而是多年来训练、固定下来的手感,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已臻庖丁所说的神遇的境地了。

二是对书法之法的潜心研究。有天分,有学力,这样的人在书界并不少见,但仍有很多人不能获得艺术之神的垂青。这就不得不谈到孙晓云的一部著作——《书法有法》。在这本书中,孙晓云从人的生理特性出发,通过对出土文物(包括毛笔、陶俑、壁画)与古代书法理论(如“拨镫法”、“永字八法”)的综合考察,加之多年的实践经验,推原出晋唐笔法的真相——由于指掌的瞬间发力,毛笔在书写过程中需要左右捻管。这样的用笔方法是在肘腕没有依托的物理条件下,快速、连续地裹锋书写必然的生理选择。出土的秦汉毛笔低于1公分的直径、晋代陶质校书俑的执笔状况、北齐校书图中的执笔姿势等,都从实物的层面上证实了孙晓云的推论。从捻管用笔出发,孙晓云找到了解释古代书法理论中种种概念、范畴与命题的钥匙,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不仅是一部复原古代书法用笔的原生态情状的著作,也是一部古代书论语汇的阐释学著作。在这个基础上,孙晓云还将古代书法史划分为有法、变法、无法几个阶段,对于碑学、现代书法、日本书法她也有十分准确的定位,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也解释了中国画的历史。出于传播的目的,也是最大程度地为读者考虑,这部著作体现了孙晓云理论研究通俗化的努力,在十分可读的前提下,她讨论了书法研究中最具学术意义的课题。诚如这本书所揭示的那样,孙晓云的理论和实践是相辅相成的,因为有强大的实践支撑,她有能力发现古人用笔的奥妙;又因为这种洞察,她的创作与时人又拉开了相当大的距离。有人认为孙晓云在很大程度上有“泥古”的倾向,然而“泥古”对于缺乏书法史常识的当代人而言,又是多么的可贵与奢侈。

三是各体兼擅。孙过庭曾经说,偏工易就,尽善难求。在书法史上很多书家仅仅擅长某一种书体,而孙晓云在洞悉古人用笔之理与笔法嬗变源流的基础上,对于各种书体的特征、要领都能准确理解,加之长期的实践与研究,她的小楷、大楷、行书、草书、隶书等都达到相当的水准,无论上径尺对联、丈二条幅,还是方寸千言、细书数行,皆十分可观。这样全面的创作能力在当代书家中是十分少见的。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