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心灵的感悟——谈田步石花鸟画的自然美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00
田步石作品
田步石作品[详细]

田步石,当代实力派书画家,生于江苏连云港,擅长中国水墨画、尤喜花鸟画、兼工篆刻书法。 人物简介田步石,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公务员书画家协会会员,

田步石

田步石,当代实力派书画家,生于江苏连云港,擅长中国水墨画、尤喜花鸟画、兼工篆刻书法。

人物简介

田步石,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公务员书画家协会会员,宁波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仑书画院、渤海书画院画家,南京中山书画集团艺术顾问,南京风致书画院副院长,江苏艺术百家书画研究院院长,江苏广电集团教育频道《艺术百家》制片人。

艺术简介

步石先生的家乡是在文人之乡连云港,其人行武出身、文人性格,一生喜爱与笔墨为伍,虽是半路出家改做影视工作,然几十年来,于书于画却从未间断,乃至于日久天长领悟到“艺术如人生,艰苦卓绝,不进则退,滴水穿石,成之不易。”因而所书画亦如其人,谦和中规,诚实守道。借笔墨写自我,任性灵聘艺苑,融天机于自得,会众妙于一心。

步石的书画既生动活泼,又大气荡然,一字一式,一笔一划,都很用心出意,韵随墨流,意与画间。既师古而又不泥古,既从师而又乏匠气,自然流露,毫无矫揉造作之笔,表现出一种诗自道法而又自然创新的艺术境界。步石心志颖悟,善于贯通对传统继承而又焕为一新,也说明了他的书画有浑厚广博的艺术积淀,时时表现出自我的艺术灵感。有此精神足矣。“论古不外才识学,博物也通天地人。”

心灵的感悟——谈田步石花鸟画的自然美

大自然中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总能赋予人们心灵的感悟;那翻滚的云霞,潺潺的溪流,弦音的林风,绚丽的花朵,悦耳的鸟语给人们带来大自然纯朴的美;而宁谧、怡人、深情、多样的自然美却又让人久久回味。这自然美的世界,便是艺术家们生生不息的创作源泉,画家田步石正是吮吸着大自然的美,激发着创作的热情,散发着花鸟画的浑然天趣。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自然的美是一个美的事物,艺术的美是一个事物的美的表现”。自古以来成功的画家都离不开大自然的养育,田步石所遵循的绘画准则就是一个从自然美到艺术美的创作过程,他始终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放在绘画创作的首位,坚持写生,从不间断。他是军人出身,军营生活之余没有忘记对艺术的追求,一有空隙便去写生;转业后,成了江苏广电集团教育频道《艺术百家》制片人,工作繁忙还是忘不了带上个小本本,随时随地写写画画,写生似乎成了田步石的“职业病”。外出写生,有时是一人,有时和朋友一起;和朋友一起出玩时,朋友们玩得开心,可田步石总是“心不在焉”,朋友们常常发现游玩中稍不留神,就会看到田步石冲着花呀、树呀、鸟呀痴痴发愣,若不叫他一声,他会站在那儿发“呆”半天,可见他对自然美的观察如醉如痴。事后朋友问他为什么,他风趣地说:“我是第三只眼睛看世界”,这就是画家与别人游玩时的不同所在,也是罗丹所说的“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罗丹艺术论》)。

扎实的写生功底使田步石的画与众不同,在他的绘画中,禽鸟登场的姿态,花树出枝的样式,墨彩点缀的变化,景色布局的巧妙,无不来自于自然,仿佛是身边刚刚发生的一幕情景,让观者如临其境。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一个画家绝不能模仿其他任何画家的风格,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就不能把他称为大自然的儿子,而只能称为大自然的孙子。” (黑格尔《美学》第一卷)田步石是大自然的儿子,他绝不愿作大自然的孙子。

田步石的画既注重写生,也注重传统。早年他在浙江宁波服役时,曾拜浙江名画家刘文选先生学绘画,刘老师曾追随著名画家张大千、吴昌硕等大师学画,其绘画教学的理念对田步石受用很大。在刘老师悉心指导下,田步石忽然来了灵感,他认为学画不能死学,不能照搬老师的画法;老师只是你的领路人,学好画还要靠自己悟。他刚开始向刘老师学画时是照着老师的画样学习,后来他不照老师的样子画了,而是融入自己的想法,刘老师看后非但没有批评他,而是对他大加称赞,认为他有才气、有悟性;刘老师的夸奖增添了田步石画好中国画的信心。他在向刘老师学习的同时,还在八大山人、吴昌硕、王雪涛、赵少昂、陈大羽等名家的作品上下过很大的功夫,但又不拘于他们,而是触类旁通,为我所用。徐悲鸿在《中国画改良论》中说:“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因此,在田步石的花鸟画作品中,无论是菊花小鸟、荷花水鸟,还是松、石、鹰、鹤等,都不仅能看到八大山人、吴昌硕、陈大羽粗狂奔放的用笔,也能显现出王雪涛、赵少昂等典雅秀丽的画法,还能感悟到其灵活多变的写生笔法,同时又融入西方水彩画法和装饰效果,表现出具有田步石意味的花鸟画样式。

田步石在部队干的是美工活,在宁波学画时又是从工笔线描等入手的,因此,他有很好的造型基础,一般来说他对物象的形态把控得比较好,他看过的物象会牢牢地记在心里,似乎有一种过目不忘的天赋,作画时物象的各种形态,任你如何变化,俨然逃不出他的手心,随手画来都不失态。不过,田步石绘画是有喜好的,符合他意味的他画,不投合的他绝不画。比如说工笔画他觉得画起来太慢,半天画不了多少,不过瘾;而大写意画却非常符合他的性格,任意挥洒,随意驾驽。他作画常常是随着性情来的,别人作画性情好时能挥洒自如,而他性情好时或不好时都能画出好作品来,可见他是一位性情中的画家。

中国画创作历来是“法无定法”、“无法而法,乃为至法。”(《石涛画语录》)物有常理但画无定法,画理有尽而画法无尽。田步石作画不按常规出牌,随意性很大,没有固定的条条框框,也没有既定的法则,画到哪里算哪里,在绘画中不断调整,不断完善。比如作画时此路不通则另辟蹊径,画法不中则另图它法;有时先勾线再泼墨,有时先泼墨再勾线,也有时先大块泼彩墨,然后在刻画细部,反复练习,反复实践,直到成功。由于其以性情入画,无定法作画,所以,他的画中往往自然渗入一种天趣,活泼而不呆涩,古拙而不死板,洒脱而不僵化,这种天趣是自然的,也是他苦于追求的。

画面中的清秀、粗放、典雅、明快、简洁,一种淳朴的自然美,这就是田步石的花鸟画。

(邹凌,作者系江苏当代中青年画家,美术理论家)

标签:田步石 水墨 画家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