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水墨是当下的潮流,但做文化工作的人不能盯着潮流走


来源:雅昌艺术网

导语:说起上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走向欧美的历程,张颂仁和他创办于1983年底的汉雅轩画廊绝对是绕不开的关键词,其实在创办汉雅轩之前,张颂仁最早是从经营中国书画开始踏入艺术圈的。

张颂仁近照(图片由汉雅轩画廊提供)

导语:说起上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走向欧美的历程,张颂仁和他创办于1983年底的汉雅轩画廊绝对是绕不开的关键词,其实在创办汉雅轩之前,张颂仁最早是从经营中国书画开始踏入艺术圈的。在成功把中国当代艺术推荐给西方后,近些年,总是以一身素色唐装示人的张颂仁又将大部分的工作重心放回到中国书画上。他目前的一个关心是“中国书画要是延伸到现在,有多少是可以在审美上、在时代的对应上、在成就上有分量的?”他希望从中做出一个选择。

“从传统书画的角度看,现代水墨是传统连接当代的各种做法”

雅昌艺术网: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水墨艺术的?

张颂仁:准确地说是关注国画,把书画称为国画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现代化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步。最初,我还是抱着一个跟传统审美能够衔接的角度判断艺术家,所以最早办过朱屺瞻、陆俨少、谢之光的展览,那是70年代末,创办汉雅轩做现代艺术之前。

那时候办这些展览还不是直接跟艺术家合作,主要是在香港向国内书画机构购买,像集古斋这些卖书画用品和作为书画家作品出口点的一些机构,也就是在香港的国营公司。当时,朱屺瞻对我来说还是很新鲜,因为以前在老一派的收藏家那里是看不到他作品的。陆俨少有一定了解,因为他从40年代就开始出名,50年代在传统收藏家的群体里面有流传。所以最早做了这些人的展览,后来大家开始追捧吴冠中,还有其他一些不讲究传统笔墨的现代艺术家,我基本上就没有太大的研究。因为像吴冠中还是以水彩画的角度在画国画,虽然他在构图上比较现代。我说水彩画的角度指的是他对造型、对光影、对体积等种种的表现方式,还有对整张画面构图所强调的形式感,当然形式感也是他本人的一个代表性的贡献。对这一类艺术家,我那个时候关注比较少。

雅昌艺术网:关注得少是因为他们没有延用传统笔墨的技法?

张颂仁:对,因为我在早年还是从比较传统的审美尺度去看水墨,如果要看当代艺术的话,则会走一些完全相反的路线。我那个时候比较关注谷文达,其实谷文达的笔墨还是比较传统的,毕竟他是陆俨少的学生。要不然就是一些不需要跟中国传统挂上关系的艺术家,比如王川,他是最早一个画水墨抽象的画家,他的基础是油画,是那个时候有乡土情怀的“伤痕”艺术潮流下的画家。对于香港的“新水墨”,我也是比较晚才特别关心,大概要到80年代后期,那个时候我关注的是根据我的判断,在传统书画论述和传统审美里,可以属于这个体系的艺术家。比如新加坡的陈文西,台湾的于成瑶、沈耀初我都办过展览。像沈耀初这一类受乾嘉学派的金石学传统影响的书画家,包括后来一直到吴昌硕、齐白石,可以说都是有一个线路的。我觉得朱屺瞻也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他有很强的西画基础。关良我也喜欢,那个还是从传统的国画角度来看。我开始留意现代水墨的时候,就是从现代艺术的角度来看。如果站在传统书画的角度来看,这些现代水墨算是传统连接当代的各种做法。

说到传统连接当代,首先有刘国松的笔墨革命,但在香港的新水墨反对笔墨革命,他们要把笔墨转化成一种形式主义的工具。吕寿琨的学生大致追求的方法是:抓到一两个笔墨的标志性技法,再以这些技法发展出图形。还有谭志成,我觉得他是一个很重要的艺术家,是当时非常好地在推广新水墨的一个人,可是后来因为他当了(香港艺术馆)馆长后,创作就没有太受关注,作品也少了。另外就是王无邪,是他把新水墨引上了平面设计的思维,在那个时代里,他在形式主义里追求艺术的纯粹性和精神性,并从这个角度引出思考平面、图案的各种手法,这个是变成香港新水墨的一个重要特征。

大陆的新水墨里我那个时候特别关心谷文达的作品,因为首先,他的作品是完全可以接得上传统审美的,其次,他是我看到的最早可以用书法打破现当代艺术所设的篱藩的艺术家,拉近了国画这种民族特色很强的艺术表现形式与现代美术馆间的距离。现代美术馆最有挑战性的一点就是空间很难征服,而谷文达用装置和大体量的书法做到了,并且把书写里面出现的各种边缘地带引进书法,比如错别字。他的作品不仅是关于书法,而且关于文字的文化,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后来我从不同的论述角度给不同时代的水墨艺术家一个位子,就像我前年主编的《三个艺术世界》一书中,这三个世界的结构不纯粹是从理论得来,而是在各种展览实践和论述诠释实践里碰到的钉子,再延伸出的一个解决方法。(三个世界为:中国传统世界、中国社会主义世界、全球资本主义世界,编者注。)当时提出这三个世界平行的观点,其实现在我觉得“平行”这个词用错了,因为不一定平行,它们之间有强有弱,应该是三个“并行”的世界。

2015年12月的香港首届“水墨艺博”上,汉雅轩画廊带来了沈爱其的大型装置作品《水墨里程》

雅昌艺术网:您当时是怎么接触到谷文达及其他大陆艺术家的?

张颂仁:谷文达是最早在香港和海外让大家知道的’85新潮艺术家。香港艺术圈80年代除了倾向于西方新潮艺术家的小圈子,另外就是进行书画创作和收藏的书画界。对中国大陆的新潮艺术,香港人看着觉得不够接近80年代西方的潮流,所以就觉得不够新潮,也因为不了解。其实那个时候的黄永砯、吴山专绝对是最前卫的,甚至在西方来说也会是很前卫的,可是那个时候大家都不太知道,所以从图像上立即可以看到并了解的就是谷文达,1984年刘国松还写了长文介绍谷文达。我最早开始做的是王川的展览,因为他迁到深圳来了香港,所以见了他,跟他有来往。1988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叫“墨玄”的展览,参展的艺术家有王川、杨诘苍、张健君、谷文达。那个展览纯粹是从现当代艺术的角度挑艺术家,所以我是拿了几个不同的尺子在量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

[责任编辑:唐静静]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