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艺术品电商:跳出去还是在屋檐下?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一方面是艺术品传统拍卖业在2015年继续探底,另一方面却是艺术品电商迎来新一轮资本关注。 “2016年起,艺术品电商行业将由蓝海逐渐变为红海。基金、金融介入,许多传统的社交型、教育型艺术企

一方面是艺术品传统拍卖业在2015年继续探底,另一方面却是艺术品电商迎来新一轮资本关注。

“2016年起,艺术品电商行业将由蓝海逐渐变为红海。基金、金融介入,许多传统的社交型、教育型艺术企业也陆续杀进来。但最后,大家都想切交易的蛋糕。”艺客CEO吕淼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艺客是集直购、租赁、自媒体及衍生品开发于一体的艺术品交易平台,2015年获得A轮1000万美元融资。

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506亿元,较2014年缩水20%,已回到2010年的水平。

成本高企、征集困难、买家观望……拍卖行不得不压缩场次甚至放弃拍卖,互联网交易渠道却好像出现了更多存在价值。

赵涌在线的创始人赵涌总结:在客户群体、市场定位、服务方式、投资理念等诸多方面,网络交易和传统拍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两者注定无法统一。

赵涌在线是全球最大的邮票、钱币、纸杂交易平台,刚刚获得广发证券为首的数家投资机构近亿元融资。

“数百年历史的拍卖巨头很难在互联网领域有所突破,适合互联网的基因会选择‘跳’出去独立发展,不会在传统公司的屋顶下进行改革。”赵涌说。

“围城效应”

一个被普遍引用的数据是,至2014年底,中国艺术品交易网站已近2000家。它们的切入点各异,比如拍卖、理财等,或是综合性平台。

在艺术品互联网大会发起人王槄的观察中,“围城效应”是目前艺术品电商行业面临的大问题。

“里面的人出不来”,指传统艺术行业出身的人对互联网运作难以有效把握;“外面的人进不去”,指艺术行业壁垒强大,已形成很多默认行规,外人很难进入。

结果,拥有流量优势的电商企业,因为没有公信力和艺术品交易场景,难以成交高质量艺术品;专业艺术品电商又苦于没有流量。

即使如此,资本仍在强势进入。

家居连锁巨头红星美凯龙在2015年底宣布入股刚成立不到一年的Artpollo。该公司在APP和PC端有两个电商平台,主打艺术品线上交易和评估,受理的艺术品绝大多数在万元以下。

尽管用户始终不旺,且因拖欠艺术家作品和款项深陷纠纷泥潭,HIHEY也获得了包括京东在内的数千万元人民币B轮投资。

HIHEY成立于2011年,是国内较早的艺术品电商企业。其盈利主要来自5%至30%不等的艺术品交易抽成,目前签约艺术家超过万名、合作画廊约两百家。它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也有多家线下连锁空间。

中国最早的艺术品在线交易平台是成立于2000年的北京嘉德在线拍卖有限公司(简称“嘉德在线”)。2000年11月嘉德在线拍卖海外回流的徐悲鸿名作《愚公移山》,创下当时在线艺术品拍卖的最高价格纪录。

十多年过去,强大的品牌背书没有使嘉德在线获得较大市场领先份额,网络上对其货品真伪的激辩却对它的公信力形成巨大打击。

在吕淼看来,作为一个主要针对消费级艺术品的线上交易平台,嘉德在线也许过于“超前”,“那时连淘宝都没有。大部分时候,你只能比时代快半步。”

同样“超前”的还有1985年在德国成立的赵涌集团,最初以直购及拍卖方式做邮票和钱币的线上交易。10年后它转战上海,2000年成立C2C交易平台赵涌在线。其成功之处在于面向专业领域用户形成入门级别平台,避开了激烈竞争。

后来,盛世收藏网、博宝艺术网、雅昌交艺网等陆续出现。

然而,“比如2006年到2009年,艺术品尤其是当代艺术市场爆发,那时北京有上万家画廊,很多人提着现金都买不到东西,利润太大、太直接,根本无需电商。”吕淼回忆说。

直到金融危机打破市场泡沫,画廊开始另寻出路。一些艺术类媒体由于广告断崖也转型进入电商行业,如HIHEY、雅昌等。这时还产生了一批传统从业者,比如画廊老板或藏家用自有资金做电商,一直延续到现在。

“它们背靠高端资源,但与互联网并不匹配。”吕淼分析说,“传统交易方式是靠人情或关系维护、品牌背书。互联网上的品牌背书只能影响一小群人,买高端艺术品的人为什么要在网上买呢?”

庞大市场的创新机会

王槄把艺术品电商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责任编辑:唐静静]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