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乌里·希克:是时候把当代艺术藏品还给中国了


来源:新快报

收藏周刊: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您最初的目标如何?希克:收藏的主要目标并非集中于单一媒介的作品或艺术家,而是呈现整个中国实验艺术发展的广度和深度,并锐意成为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参考史料,以去记录一个特定时期的中国实验艺术,为将来的收藏奠定扎实的基础。

刘小东山(M+希克藏品)

耿建翌第二状态(M+希克藏品)

关于乌里·希克乌里·希克,1946年生,瑞士人,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来中国的外国人之一、第一家中外合资工业企业迅达(中国)电梯有限公司的参与创始人,是目前为止中国当代艺术最大也是最具权威的收藏家,系统搜集了中国当代200位艺术家的近2000件代表作品。现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国际理事会成员等职务。

捐赠千余幅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给香港一家博物馆,国际著名收藏家乌里·希克坦言:

他时刻保持微笑,偶然会有些幽默的身体语言,这名不时与来往的人谈笑风生,散发出和善气质的长者,正是乌里·希克。

从2012年香港西九龙文化艺术区管理局确认收到乌里·希克上千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开始,他便与M+成为此后话题的共同体。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前夕,M+希克藏品拿了79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香港举办了“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大展,截至当日,乌里·希克已经累计给M+当代艺术博物馆捐赠1510件作品。

日前,乌里·希克偕同夫人丽塔在展会现场接受了收藏周刊记者的专访,因为与中国人打交道近四十年,他与当医生的夫人丽塔懂得了不少中文。目前他累计收藏了超过350位艺术家的2200件当代艺术作品,谈及为何把其中如此大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捐给一家民营博物馆时,他称:“是时候把这些作品还给中国了。”

以注重艺术广度和深度的角度去收藏

收藏周刊:为何会选择收藏中国当代艺术?

希克:1979年,我抵达中国,并开始尝试追从中国当代艺术的起源和发展,当时我纯粹根据我既有的西方标准去定义当代艺术,导致我在中国一直找不到类似的作品。直至(上世纪,下同)90年代时,我再次分析当代艺术的进程,赫然发现并未有任何收藏家或机构有系统地去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于是,我改变了自己的收藏焦点,由根据个人喜好去搜罗艺术品的私人收藏家,转为从机构角度出发,尝试以时间顺序反映中国实验艺术家的创作,并横跨所有媒介。

收藏周刊: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您最初的目标如何?

希克:收藏的主要目标并非集中于单一媒介的作品或艺术家,而是呈现整个中国实验艺术发展的广度和深度,并锐意成为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参考史料,以去记录一个特定时期的中国实验艺术,为将来的收藏奠定扎实的基础。中国当代艺术史虽短,却是一个十分注重艺术史的批评性反思。

收藏周刊:为什么会把这么大批量的作品捐给M+当代博物馆?

希克:因为我觉得是时候把这些作品还给中国了。我们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寻找一家非常好、非常专业的美术馆来保存它并进行研究梳理。

收藏周刊:捐给他们以后,您希望他们能为这些作品做点什么?

希克:当然是要经常举办一些研究性的展览。

收藏周刊:接下来还会继续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吗?

希克:当然会收藏,但可能方向不一样了。至少不会收藏那么多的作品。

为收藏策略有时会购入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

收藏周刊:您觉得目前中国当代艺术的作品怎样?

希克:呈现多元化、探索的方向,表达的媒介也很多。现在的艺术家都开始认识到全球化的语境下,各个地方都应该有不一样的表达。

收藏周刊:是否觉得中国的当代艺术家过多地在模仿?

希克:也有,但其实这个问题到处都一样,全球的艺术家都在互相模仿,不只是中国。好的艺术家是不需要模仿别人的想法,只有不好的艺术家才会这样做。我坚信优秀的艺术家一定会有自己的个性的。

收藏周刊:谈谈您对收藏的一些想法?

希克:当代艺术的浪潮总是一波接一波,但M+希克藏品并非只是单纯追随潮流去购入一件件艺术作品,一个机构的收藏策略需具远见及符合其愿景。由于艺术的标准往往随时间改变,收藏除了要确认所谓的“杰作”外,亦要找出被忽略甚至不为人知的作品及艺术家,以填补认知的差距,呈现深层的叙事之余,并扩展观赏者的想象空间。依据这种收藏策略,有时甚至会购入一位不那么重要的艺术家的作品,全因这件作品记录了某个重要时刻或现象。

每一个收藏都反映了收藏家的远见、想像力、直觉和热情,甚至是其勤劳或惰性,世上没有完整的藏品,M+希克藏品也不例外。收藏工作有其局限:财力故之然有限,与适合的作品或会相见恨晚。如今M+希克藏品是目前已知最全面的中国当代艺术记录,而M+将会以全新框架继续为收藏进行搜罗工作。

藏品在筛选过程难免存在主观标准

收藏周刊:在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过程中,会不会存在哪些文化上的壁垒?

希克:无论自觉或不自觉,藏品在筛选过程难免存在主观标准,当收藏家与藏品间出现文化差异时,情况就更复杂。以我为例,就是欧洲跟中国的差异。收藏家必须坦然承认在这种文化差异中必然存在的盲点。我在中国从事各式各样的活动超过33年,其间有幸与中国的人民、文化及社会有过最深入的接触。大众或仅将我视作一名收藏家,我则自视为一位将中国作为终极研究对象的学者。

我曾经长期参与到西方当代艺术的活动中,这也影响了我的收藏喜好,我曾几何时克制自己不去收购某些受西方概念影响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我后来添置某些作品时,我限制自己只可挑选几件足以展示重要趋势的作品典范。每次收藏我也面对这相同的问题:到底一位艺术家,一个艺术概念或一件艺术品的诞生,能否同步成为全球艺术论述的一部分,或仅是跟中国艺术发展有所关联?

关于M+希克藏品

M+希克藏品共有320位艺术家的1510件艺术品。很多作品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前身。藏品主要涵盖从1979年中国当代艺术开始崛起时,至2012年初的作品,横跨所有媒介,包括油画、雕塑、摄影、行为艺术记录、录像、装置及多媒体艺术,M+希克藏品是整个希克藏品的精华所在,挑选过程旨在让观者看到一个连贯的故事,从中国当代艺术的根源开始,直至最近十年的发展。

[责任编辑:唐静静]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