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海场志》


来源:凤凰江苏

《小海场志》共10卷,前有谢道承、林正青二人分别做的序。谢道承为林正青的表弟,赐进士出身。该志对清代大丰境内小海盐场的盐政、经济、户数、人口等逐一加以叙述,是研究盐业史、地方史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

保管单位:大丰市档案馆

内容及评价:

盐城,自盐起步,因盐置县,由盐兴旺。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设盐渎县。东晋安帝义熙七年(411),因“环城皆盐场”而更名为盐城。唐后期盐城境内设有海陵、盐城二监,管理盐政事务,时“盐城有盐亭百二十三所”,年产盐达7.56万吨。当时淮南盐税约占全国盐税之半,而盐城盐税又约占其半,可见盐城经济地位之重要,故在地方志中有“剧邑”、“上县”之称。宋初,在东南盐区设提举盐事司管理盐业产销,下设分司,各辖盐场,盐业生产进一步发展。宋真宗时(998~1025),境内二监年产盐达7.7万吨以上,仍为淮南产盐之冠。元、明两代,在扬州设两淮都转运盐使司,境内13个盐场皆属其管。清代嘉庆六年(1801),境内产盐23.8万吨,占两淮盐产总量之59.4%。清中叶后,因海水东退,产量渐减。清末,境内11场年产仅有10.8万吨。民国初,在两淮设盐政局。盐区废灶兴垦,境内63家盐垦公司相继开发滩涂,种植粮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境内苏中、苏北抗日根据地盐区,通过接管旧盐务机构,扩大产销,征收盐税,为支援战争和巩固发展根据地发挥了巨大作用。数千年来,盐阜人民的奋斗和抗争与海盐生产休戚相关,而孕育出的独特海盐文化,更是深深渗透进了盐城的历史、盐政、经济、地名和盐民的性格、文艺、民俗等诸多领域。

《小海场志》于清朝乾隆元年(1736)编纂,约于乾隆四年(1739)编修完成。作者林正青,福建侯官人,清雍正十二年(1734)任小海场大使。任职期间,关心灶民疾苦,盐场生计。

《小海场志》共10卷,前有谢道承、林正青二人分别做的序。谢道承为林正青的表弟,赐进士出身。该志对清代大丰境内小海盐场的盐政、经济、户数、人口等逐一加以叙述,是研究盐业史、地方史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

小海场志

《小海场志》序一

全文:

《小海场志》序一

林子苍岩以通今学古之身,志在用世。名场历踬,爵不得伸者,垂四十年。乃本所学之正,聊发之海壖弹丸地,积而成《小海场志》十卷。乾隆己未,苍岩勾当京师,掀髯蹙頞,举以示故人谢道承。道承读之,跃然以喜,既则掩卷三叹,一似惄然有忧者,旋复为之失声出涕,又不觉悲也。苍岩场官耳,小海三十之一耳。以场官之微莅三十场之一,熬波饬灶,办课通商,职也。顾乃因天制地,酌盈准虚,相疾苦利弊而轻重布之,筹水旱,备饥蝗,通海运,重农桑,谨学校,兴文范俗,一本《周礼》六官之遗。举封疆大吏,监司守令所不能得于民者,于斥卤沮洳之地,发其详而征其概,浸假苍岩易地优为之矣,审如是,是可喜也。

孟子曰:“位卑而言高,罪也。”范忠宣亦云:“大臣不言而小臣言之,适足以招谤而贾祸。”苍岩以场官之微莅三十场之一,微特农桑学校士风民俗非所敢议,即水旱饥蝗户役挽运,其酌盈准虚相利弊而轻重布之,者,亦应听封疆大吏、监司运长所指挥,顾一一笔之,书而宣之,口以纪之,记以传之,议以发之,难乎其上矣。吾又谓,苍岩必重得罪也,若是者乌得不忧?虽然无忧也,夫策水旱、备饥蝗,与夫农桑、学校皆封疆大吏所愿得之民而不可必得者,今苍岩一一为得之,即不啻封疆大吏自得之名,固不必自己出也。且因天制地,酌盈准虚,以视伸纸舐笔说雷同,以应衡文之尺寸,孰难而孰易?士习民气,一本《周礼》六官之遗,以视糊名易书之文,孰大而孰小?

迄今读苍岩之书,转使弋获科名,毫无所建竖[树]者懑然心服而气结,且安知不有追咎前此司衡之聋聩以诟厉不知已者,为苍岩同声而一哭?若是者吾又以悲苍岩之老而不遇也。今天下岩无人矣,溪无人矣!海壖弹丸之地,有所学之,正如苍岩者乎?有不为世用而用,如苍岩者乎?刘复愚有言:在其位,耻不能行;不在其位,则耻不能言之。吾又安得以苍岩例天下之封疆大吏、监司守令?以小海之伤

例天下为近世之言治功者嚆矢也?

乾隆己未秋九月朔日,赐进士出身朝仪大夫国子监祭酒同学表弟谢道承书于燕台之守瓶斋。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小海场志》 档案 大丰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