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球化、市场化、去政治化,中国当代艺术的十年之变


来源:雅昌艺术网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一号》 导言:近期,有很多对著名批评家、策展人黄专的纪念性文章,其中他与批评家刘礼宾的对话中,谈及对上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所处的情景,彼时,他认为纯粹用“运动&rd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一号》

导言:近期,有很多对著名批评家、策展人黄专的纪念性文章,其中他与批评家刘礼宾的对话中,谈及对上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所处的情景,彼时,他认为纯粹用“运动”来推动历史的发展是不可能的, “可能商业可以使艺术活动合法化”。如果以近十年的当代艺术环境与根本没有艺术市场的上世纪90年代比较已经是“非常商业化”了,画廊、美术馆、博览会数量迅速膨胀。但中国艺术市场的高速发展又为中国当代艺术带来了什么?这十年间当代艺术市场与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如何了呢?

艺术家朱伟说自2005年苏富比开始拍卖中国当代艺术,大家就乱了阵脚。因为出现了一个在艺术评判标准之外的新标准。可以说,自2005年是中国当代艺术进入高速市场化、资本化的元年。这一时期中国当代艺术以政治波普等具有图像符号特征的作品常常成为市场追逐的标底物。2006—2009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呈现井喷状态。2008年之后逐渐开始显现美国“次贷危机”的后果,用四川美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何桂彦博士的话,“至少透支了当代艺术未来十年的发展空间。尤伦斯的退出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破晓’的专场拍卖会以后,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主要还是信心上的挫败。那个时期,一个流行的说法是西方藏家开始抛售中国的当代艺术品。”2010年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经济第二大经济体的年份。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国外声名显赫的艺术家进来,国内重要的艺术家更多地参与到国外重大艺术项目、美术馆中去。在全球经济环境遇冷市场泡沫逐渐破裂的背景下,中国当代艺术显现回归艺术本体的趋势,个人化合多元的态势以及东方性语言融入国际化语境都正在发展中。

十年间当代艺术生态之变

四川美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何桂彦博士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在2005年至2015年间进入“高速市场化、资本化,以及‘去政治化’的时期”。与此同时,双年展、美术馆、画廊、拍卖等机构与机制也在不断完善。当代艺术开启了合法化的进程,官方与主流意识形态保持了相对开放的态度,同时,官方与非官方、体制与体制外、政治诉求与市场取向,在“去政治化”的前提下形成了默契。

他就当代艺术的发展分析,认为可以以十年为界,大致划分为1980年、1990年、2000年以来三个时期。1980年代,当代艺术的基本发展逻辑是,以草根、民间、非体制、现代性话语与主流、官方、意识形态博弈,完成语言、风格的现代转型。1990年代的当代艺术强调的是“中国经验”、犬儒意识,目标是寻求进入西方的展览制度和收藏体系。内在的逻辑是以本土的、中国的、地域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艺术在西方的、国际的、“后殖民”的话语中生效。

“2003—2006年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化的酝酿与变革期。‘非典’结束、国家的‘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西方来的‘热钱’,以及2008奥运会所营造的良好的语境,都为当代艺术融入艺术全球化、艺术商业化形成了合力,直接或间接的为当代艺术市场化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在何桂彦博士看来这些复杂的来自当代艺术内部和外部的政治、经济大环境共同造成了当代艺术市场化的结果。

朱伟《中国中国》

在这场商业运动的背后

站在艺术家的角度,观察十年间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变化时艺术家朱伟认为这十年只有一个阶段,同样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快速市场化,商业化的十年。他说:“老中青三代艺术家都被卷入或者胁迫进入商业洪流之中,仿佛是一场运动。就像八九年当代艺术大展,策划人站在中国美术馆的台阶上向世人宣布,中国的艺术家用了十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艺术家们一百年的当代之路。现在又用了十年时间把市场化之路走到了头。非要分阶段的话,那就是百万元阶段,千万元阶段,亿元阶段。从当代艺术的创新能力上看,基本上是停滞的十年,创造力为零。当然,往好的方面看,也展示了艺术家们的商业才华。基因好的脱颖而出,差点的累的跟孙子似的。大部分有自知之明的选择了退出,就像文革时期有一部分人即不左也不右,人称逍遥派。当然这类人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剩下个清静。

2005年纽苏富比的拍卖。让大家乱了阵脚,也乱了方寸。说白了对艺术家创作来说其实是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评价标准。以前是大家互相之间摽着比谁画的好,创意好,造型准确,语言高级。但凡画过几年画的,谁画的好,谁画的一般,大家心里都有杆秤,标准是一样的,画的好的大家心服口服。画的一般的努力追赶暗中使劲最后没准能找齐,弄不好还超过去,艺术创作完全是艺术家们自己的事,纯粹些。拍卖一出现,拍卖价格可不是艺术家说了算的,定价权掌握在外行手里,或者说艺术爱好者这么个水平的人手里。其实是艺术评判标准变了,资本成了主导,资本没有不逐利的,不然资本显得不专业,因此艺术家成了坐台的,批评家改掮客,真正的艺术爱好者收藏家变成了受害者。

这场轰轰烈烈的商业运动,不亚于五七年大练钢铁那劲头,每个中国人都学会了投资理财,买房炒股,看K线图,争先恐后都怕落在后头。其实这套囯外小学生都会,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艺术家不应该冲在前面。补充一句,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其实最早是在1998年,伦敦佳士德。可能时机不对,拍卖非常不理想,此后再无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国际拍卖行出现,直到2005年。那时中国还没拍卖行,现在的拍卖行有的当时做得是当铺的生意。

炒作投机这事,我说不清楚,甚至高人指点我也听不懂,那是另外一个专业。但是它的危害性我知道。中国的当代艺术是模仿起家,世人皆知,这也符合国情,因为我们是制造大国,山寨大国,我们的国力还很弱,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文化实力弱。弱就弱在没创造力,如果山寨的东西卖出原厂价,甚至超过原厂的价格,我们还有心思搞研发吗?它的危害性可想而知,影响的恐怕不只是十年二十年。”

尚扬《剩水图》

对于艺术家尚扬而言,面对十年间“商业和金融资本对文化的侵蚀、覆盖逐渐地加强,由隐性的向显性的发展。”他在完成了《董其昌计划》系列对文化重建实验之后,重又回到对人和现实的关注中来。《剩山图》、《剩水图》中的“剩”是尚扬所痛切表达的那个被“权力和资本”绑架的风景或山水,“残山剩水”已经不再是中国人精神故园中的那山那水。对日益恶化的生态问题的关注,使尚扬在《剩山图》系列的创作过程中,不断地深化了这个主题。由《剩山图》系列开始,他开始把更多的现成品和综合媒介引入作品的制作。可以从《剩山图2》中观察到那些通过撕扯、拼贴而脱落、悬置的马皮、金属和布,画面上呈现某种“雕塑感”和“随意性”。表现方式的拓展,并非是突然显现,尚扬说:“虽然以前的画面中曾经想采用,直到2003年苏州博物馆的展览把一张作品改造成为《剩山图之一》才实现这个想法。从2013年这个作品完成以后,延续了《剩山图之二》、《剩山图之三》和《剩山图之六》。《剩山图》系列顺着《剩山图之一》这样做下来,慢慢的跟空间发生了一些联系,作品画布上很暴力的撕扯、悬垂,比如在《剩山图之六》直接拼贴动物的皮,跟《董其昌计划》相比有了一些变化。”

[责任编辑:唐静静]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