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埃尔热为什么喜欢中国?丁丁与中国87年的不解之缘


来源:凤凰江苏

丁丁为什么有那么多读者和书迷?1929年1月10日,比利时画家埃尔热以他这个27岁年轻人的画笔,塑造了名为丁丁的小记者,开始以每周一版的连载方式,发表在比利时《二十世纪报》上。从此丁丁遍游全球,展示了42个不同风格、意趣浓烈的故事。

《丁丁历险记》是“欧洲现代连环画之父”乔治·雷米(笔名埃尔热)的代表作品。自面世以来,《丁丁历险记》一直是欧洲最流行的漫画之一,从孩子到老人,几乎每人都能对这个头顶一簇翘发的漫画人物说一段印象深刻的冒险故事。对了,还有那只叫“白雪”的聪明小白狗,一直是丁丁最好的伙伴,它的故事也是让人津津乐道。

丁丁为什么有那么多读者和书迷?

1929年1月10日,比利时画家埃尔热以他这个27岁年轻人的画笔,塑造了名为丁丁的小记者,开始以每周一版的连载方式,发表在比利时《二十世纪报》上。从此丁丁遍游全球,展示了42个不同风格、意趣浓烈的故事。

丁丁和中国的缘分,从第一集《丁丁在苏联》就有出现,故事中就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5年之后,埃尔热创作出第一部精品力作《蓝莲花》,丁丁正式来到中国冒险,与中国结缘。1958年,埃尔热又将丁丁冒险的地点安置在了中国西藏,推出《丁丁在西藏》。

半个多世纪以来,《蓝莲花》与《丁丁在西藏》在全球范围内被数以亿计的漫画迷们不断传阅讨论,“丁丁与中国”的话题也一直是热议谈资。

中国人就是长着蒙古眼 没怎么开化的人

1929年,当《丁丁历险记》的第一集《丁丁在苏联》呈现在读者面前时,中国人就已经出现了——故事中两个留着辫子的中国刽子手与丁丁对打了起来。两年之后,在第三集《丁丁在美洲》中,中国人的形象变得更糟了——故事中白雪担心自己成为两个中国坏蛋的盘中美餐。事实上,这两个阴险恐怖的家伙干得勾当比白雪想象得更歹毒:他们计划把五花大绑的丁丁连同重物一同沉入密执安湖(北美洲五大湖之一)。

这就是当时的中国人在《丁丁历险记》作者埃尔热眼中的形象。埃尔热后来也曾经说过:“在那之前,对我来说,中国人就是长着蒙古眼,没怎么开化的人。那些宣传黄种人如何如何残酷的义和团运动的照片和叙述,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丁丁之父——埃尔热。

完成第四集《法老的雪茄》之后,埃尔热在报纸上预告说,丁丁即将开始远东之行。通知发布以后,埃尔热收到一封来信,大致意思是:“我是鲁汶大学中国学生的指导神父,如果您想采用西方人表现中国人的传统路数,如果您想给他们添上一条清朝时期的代表奴性的辫子,如果您把他们刻画得狡诈凶残,如果您要展现中国式的酷刑,那您将残酷的伤害我的学生们。所以您最好要谨慎一点,多了解情况!”这位神父的名字叫哥塞,显然这些话针对的是《丁丁在苏联》和《丁丁在美洲》对中国人的丑化。

哥塞神父的来信震撼了埃尔热,他接受了哥塞神父的建议。

他后来回忆道:“(神父)让我和他的一个中国学生取得了联系,这个学生是图画家,油画家,雕塑家,诗人,他的名字叫张充仁。”1934年春天,埃尔热与张充仁首次会面,他们俩是同年生人,时年都是27岁。

张充仁于1931年赴欧求学,他登船的那天,9月18日,日本军队在中国东北制造了“九·一八事变”。与埃尔热见面后,张充仁向他讲述了日本人炸毁南满铁路、发动侵华战争的前因后果。这段史实被埃尔热改编后写入《蓝莲花》,真相由丁丁发现并揭露出来。

张充仁还向埃尔热介绍中国的历史、艺术及民俗风情,并赠以《芥子园画谱》。1934年8月,《蓝莲花》在《小二十世纪》上开始连载,每周一期。漫画中出现的大量汉字,或由张充仁亲自手写,或由埃尔热模仿之。例如“取消不平等条约”、“打倒帝国主义”等街头标语,“有地千顷不如薄艺在身”、“怀才抱病,何济于时”等警句,“莲清静为藉心空,萍自在因根解脱”、“时值云升遮泰山,会当日出归苍海”等诗句对联,以及形形色色的店铺招牌和信函。

《蓝莲花》:通过张充仁,我们发现了中国

1934年,《蓝莲花》出版,它被业界一致公认是埃尔热的第一部精品力作,这也标志着埃尔热创作生涯的一次转折。

《蓝莲花》讲述了丁丁在中国上海揭露日本政府阴谋炸毁上海——南京铁路事件真相的故事。故事构思缜密周到,节奏鲜明适度,扎根于现实之中。埃尔热将此归结于他认识了张充仁,启发了他的创作潜能。

在此之前,按他本人的说法,他并没有多少成就感,“埃尔热还什么也不是”。

埃尔热曾不止一次向媒体谈及当时的情况:“《蓝莲花》中的所有汉字,都是由张充仁书写的,或者是根据他的手写体描绘出来的。从《蓝莲花》开始,张充仁送了我一些中国学校里用来教识字、画画的图集。我研究了中国最好的画家和连环画家。这对我来说特别重要。尤其是表现人物的时候,给人有三维的效果。”

在《蓝莲花》中,埃尔热开始大胆地介入政治话题。对此,埃尔热毫不掩饰:“通过张充仁,我们发现了中国。这是对日本远东政策的批判。在(20世纪)三十年代,发生了著名的沈阳铁路事件(注:即九一八事变),我几乎在故事中原原本本地讲过了。很多文字,比如海报中的文字,都具有强烈的反日色彩。”

埃尔热还将张充仁化身为一个名叫“张仲仁”的中国男孩,画进了《蓝莲花》。张仲仁被丁丁从浦口的洪水中救起,两个年轻人坐在一截木头上促膝交谈,消除了彼此间的误解,结伴而行。在一些门匾或招牌上,细心的读者还可以找到被遮挡住的“张”、“充仁”等字样。

在《蓝莲花》里,诸如“打倒帝国主义”、“反对日本军者处死刑”之类反日的标语赫然在列。这令一些思想狭隘、害怕引起外交冲突的“大人们”非常不满,一位比利时将军严厉地批评埃尔热的亲中立场:“你写的这些东西不是孩子们应该读的。这是整个东亚的问题!”与此同时,驻布鲁塞尔的日本外交官也向比利时政府提出抗议。但埃尔热对此充耳不闻,因为孩子们爱极了这个故事!

埃尔热曾经说过:“从《蓝莲花》开始,我才开始起草真正的剧本。《蓝莲花》标志着我‘纪录片’时代的开始!对我来说,让丁丁来到一个真实的中国环境中,简直让人热血沸腾。”

《丁丁在西藏》:因为中国朋友两次落泪

 

1958年,《丁丁在西藏》出版,张充仁再一次进入故事之中。埃尔热曾把《丁丁在西藏》称为“一曲友谊的赞歌”。

故事里,对友谊的歌颂贯穿始终,包括丁丁和阿道克,丁丁和张充仁。故事中,当丁丁听到张充仁的死讯,他的泪水顷刻涌上眼眶。当他历经千难险阻,在茫茫雪山上终于找到自己的中国朋友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丁丁在西藏》问世之前,埃尔热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家庭地震——他的婚姻行将解体。为此,埃尔热曾经看了心理医生,医生建议他立即停下手头的工作,可他只想着白色,那就是《丁丁在西藏》,那里面的一切都是白色的。

埃尔热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他度过了危机,完成了工作。同时,他迎来了一段新的婚姻。于是,《丁丁在西藏》成了埃尔热生活的催化剂。

因为家庭问题导致心理危机,埃尔热在创作《丁丁在西藏》时更加深度地进行心理探求,发掘出更多内在的资源。埃尔热将《丁丁在西藏》视作是他继《蓝莲花》之后创作之路上的第二次重大转折:“我放弃了一个连环画家的全副武装,没有‘坏人’,没有武器,没有战争, 除了反对人类自己和敌人的战争。这些高山、雪景和冰川的布景,象征着对理想和纯洁的追寻。但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无意识的。后来,别人才让我嗅到这些。从《丁丁在西藏》起,我们找到了一个核心的主题,那就是让潜意识说话。”

我一直坚信最后总会找到你!啊!我太高兴了!

因为张充仁,埃尔热喜欢上了中国。

埃尔热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给予张充仁这样的评价:“因为他,我更加懂得友谊的含义,诗歌的意境和自然的意义。这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小伙子!他让我发现和爱上了中国诗歌与中国文学。它们讲究‘风骨’,灵感之风,意象之骨。对我来说这是一大启示。”

关于张充仁,可再表后话,1935年,张充仁从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毕业,返回上海。回国后,他曾经为诸多政界名流塑像,包括他的外太公马相伯、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国务总理唐绍仪、监察院长于右任、司法院长居正、美国前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民国军阀冯玉祥等。

张充仁与埃尔热逐渐失去联系。

新中国成立后,张充仁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交通大学等院校任教。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的画室被红卫兵扫荡,油画和雕塑被毁。他创作的于右任、冯玉祥等塑像失传,仅存照片;蒋介石和司徒雷登的塑像及设计草样,被作为“反革命”的罪证。年近六旬的张充仁被遣至“五七干校”劳动,1972年因高血压回家休养,次年又被下放至上海青浦任屯村。

埃尔热与张充仁在机场相拥。

埃尔热尝试通过各种途径联络张充仁,甚至写信给中国政府,均无回音。1958年,在《丁丁在西藏》中,他创作了一段情节,讲述丁丁终于在山洞里找到失散多年的好友“张仲仁”。“我一直坚信最后总会找到你!啊!我太高兴了!”丁丁抱住形容枯槁的张仲仁,热泪盈眶。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张充仁获得平反,两人辗转取得联系。

1981年3月19日的晚上,张充仁抵达布鲁塞尔,埃尔热亲自在机场迎接他。阔别近半个世纪后,两位老人终于重聚,热情相拥,如同《丁丁在西藏》中的丁丁与张仲仁。1983年3月3日,埃尔热因贫血症在布鲁塞尔去世,丁丁停止了旅行。1998年10月8日,张充仁病逝。

现今,张充仁女儿张以菲就是布鲁塞尔丁丁博物馆纪念品部的负责人。

“丁丁”来中国的历程

《丁丁历险记》从比利时到中国,经历了几十年的时光。

从1982年起,先后有署名“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的内地图书出版机构,将埃尔热的这套传经典译为《丁丁历险记》,以国人喜闻乐见的小人书连环画开本的形式陆续引进。至1987年共推出44本(22个故事,每个故事分上下册)。“丁丁”、“白雪”、“杜邦和杜帮”、“卡尔库鲁斯”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也正是由此而来。

由于这套书出版时间跨度长达6年,又限于当年发行体制的僵化以及图书流通渠道的不畅,购买和追看这套长篇连环画的小人书迷无不是“痛并快乐着”,成为一代人难忘的经历。

2001年,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正式引进22册彩绘版《丁丁历险记》,这是该系列正版中文漫画首次在国内出版,引发轰动。由于最初发行的开本过大,中少社不久又发行了小开本,精致小巧,深受丁丁迷和漫画爱好者的好评。

2004年4月,《丁丁和字母艺术:丁丁的最后一次历险》出版,这是埃尔热的绝唱,虽然只是一些铅笔图稿,但极具收藏价值。一个月之后,被誉为史上最棒的丁丁大百科——《永远的丁丁:丁丁历险记创作历程》大开精装版隆重登场,精致的装桢、数百幅精美图片和52万字的趣文轶事,让所有入手的读者都难以释卷。

2010年,为庆祝《丁丁历险记》诞生81周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推出全新译本的《丁丁历险记》。

新译本以法文原著为依据,由法语专家、比利时文学研究学者王炳东教授翻译。相比之前译本,新译本更加忠实于作者的创作思想和语言风格,同时也修正了此前国内多个版本中因英文转译而产生的错误,比如丁丁的小狗白雪按照法语的发音改称米卢。虽然这个版本未必会令怀旧动漫迷高兴,但堪为一桩文化交流史上的盛事。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丁丁 埃尔热 连环画

今日推荐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