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展览将在5月29日开幕


来源:凤凰江苏

进入现代性的绢画,如何生成出新的画面却又一直保持其素朴性?接纳形象却又并不仅仅成为形象的载体?绢,在宣纸水墨与亚麻油画之间,处于其间微妙过渡的虚薄位置,如何在反复渲染之后还又保持透明?如何接纳油画丰富的颜色还能再次保持淡雅?如何接纳现代性的破碎却又依然保持淡然,如何保持平面的平面性却又有着内在的虚厚?绢如何获得现代生存的精神厚度?如何充分呈现现代个体的破碎与残损?

展览: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

艺术家|Artist:桑火尧

策展人|Curator:夏可君

开幕|Opening:2016.5.29日,周日下午16:30 

展期|Duration:2016.5.29日-7.20日

地点|Address:杭州人可艺术中心

《桃花源的记忆》 纸本130*190 cm 

策展文章| PREFACE

夏可君

进入现代性的绢画,如何生成出新的画面却又一直保持其素朴性?接纳形象却又并不仅仅成为形象的载体?绢,在宣纸水墨与亚麻油画之间,处于其间微妙过渡的虚薄位置,如何在反复渲染之后还又保持透明?如何接纳油画丰富的颜色还能再次保持淡雅?如何接纳现代性的破碎却又依然保持淡然,如何保持平面的平面性却又有着内在的虚厚?绢如何获得现代生存的精神厚度?如何充分呈现现代个体的破碎与残损?甚至接纳悲剧的情调还能够保持淡然?这是悖论,也是挑战。

《悠远的故事》 纸本130*190 cm 

几十年琢磨绢画的艺术家桑火尧,面对了这个挑战:其叠印之法,乃是七重纱的艺术,暗合宋词的叠韵之美,画面上仅仅剩下一块块方形或者菱形的绢块,单纯依靠绢块的叠加与叠印,在套叠交织中,既保留透明感,又打开深度空间,微光的透隙还隐含残缺,炫目又淡然,形成了绢块的叠韵情态。绢块的重叠部分有着色度冷暖的变化,绢块之间有着强度的拉伸,乃至于有着撕扯的隐隐痛感。叠翠如织,绢色被染成一块块的翠色,青绿或者灰褐,赭红或鸦青,紫色或朱红,这是典型而古雅的中国色,似乎被时光所染织。画面也并不缺乏厚度,而是吸纳时间的包浆,虚厚各种虚厚。叠翠中隐含脆叠,暗含中国绘画内在的转折,越是翠玉晶莹越是脆弱易撕,现代性的虚无与生命质地上的脆损昭然若揭,但绘画又以清澈的透明再次守护这破碎。

《静水深流》 纸本130*190 cm 

在现代性的虚色美学中,绘画也叠印吸纳了异质文化,形成新的印记,叠加上西方宗教与审美的呼吸。单幅绢纱的绢块贴在基底的绢面上,如同手帕,我们似乎看到了西方基督教绘画《维诺妮卡的肖像》这个主题的印象,尽管上面并没有耶稣基督圣容的任何迹象,但从绢块上隐约的残损,尤其是画面色调哀婉的色调,以及那些并不重合的绢块中还有不可弥补的空隙时,我们感受到了生命隐约哀悼的气息。

《天外》 纸本120*201 cm 

这些不可见的印痕,也经过了现代性艺术的转换,似乎罗斯科色块边缘的模糊气息,那隐含精神创伤与挫伤的痕迹,也叠印在了桑火尧的绢色块面之中,这是现代艺术跨文化之间含蓄而深邃的交织。

《美丽新世界》 绢本130*190 cm 

叠,还是内在的自身重叠,自身遮盖与自身保护。在绢面上层层重叠的宣纸,其叠韵诱发了更为参差之美,作品在中心与边缘的这种诗意游戏,让我们着迷,画面中心重叠的宣纸孕育着无尽的苦楚或者心绪,还在涌动,而参差不齐的边缘还在晕散,边缘上一道道方形的线晕,其微妙的色晕还在呼吸荡开。

《春风初度》 绢本130*190 cm 

桑火尧转换了罗斯科悲怆崇高的色域绘画,使之生成为中国式的虚厚淡然的叠韵美。这里有着中国绘画重写现代性美学的基本特点:接纳颓败与伤损,但回到古雅的深邃,却还保持着自然色调的通透,及其幽谧呼吸的生长性。

《悠远的故事》 纸本120*200 cm /Sang Huoyao

桑火尧

出生于1963年。当代水墨艺术家。镜象绘画的创导者。举办、参加过众多个展及联展,包括威尼斯双年展等。作品被今日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浙江美术馆,苏州美术馆等及私人收藏。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相关评论

吴冠中

你的作品,我看了,是一种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有时代性、现代性。你的画有思想,空灵,空旷,空间感大,有张力。你的画有一种维度空间,有时空感,对艺术空间上的扩大,让人有很多想象力。你的每幅画都不一样,看得出精心构思过,就这样画下去好的。有的人老是画一种形式,一个题材,不去开拓,老画一幅画有什么意思。你每幅画都有想法,都不一样的,这样做对的。每时每刻的感觉不一样,就应该让每一幅画有不一样的感觉。

贾方舟

桑火尭的水墨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它的“意明笔透”,就是它那种层次丰富的通透感和细腻的质地感,那种清淡的墨块在绢面上不断叠加所显示出来的“墨性”之美。他深知水墨画所籍助的媒介材料的意义,所以极力从材料自身中发掘其特性,显示出它们不可取代的价值。就像一个现代派音乐家把乐器当做发声器,极力发掘出它特有的音质和音效一样,当桑火尭以一个当代艺术家的身份和媒材观念面对水墨画时,他甚至将他作画所用的“水”也做出特殊选择,这在过去是闻所未闻的

鲁虹

如果以艺术家桑火尧使用的绘画媒材与技法来看,他这十多年的艺术创作完全可以放在工笔画的范畴内。不过,他的作品显然超越了传统工笔画的入画标准与意境表达方式,即根本不是在所谓花鸟画、山水画与人物画的历史图式框架内作某些改革与变化,而是在借鉴西方抽象艺术之观念与技法的背景下,进行了全新的艺术探索,于是,这也使他的创作显现出与传统工笔画全然不同的新走向。

殷双喜

桑火尧的绘画,表现了三个世界的重合,三种符号的叠加。这就是说,他的作品既是现实世界的形象符号,也是心灵世界的感受符号,同时是表达了抽象世界的一种结构符号。首先,桑火尧的作品来自他对于自然山水的长期观察与体验;其次,桑火尧的作品表达了他对于自然山水和空间的心灵感受,那些极细极白的线条,如同山涧溪流,在黝黑茂密的林间山色中蜿蜒而行,表达出一种精致细微的运动;再者,桑火尧作品中的抽象世界是一个微观的世界,但与现实世界同构。从作品中的局部,我们可以看出山林中光影交错形成的笔墨的交响,画家以水墨创造了一种光影的表现形式,与自己和现实相遇时的冲动合拍,在这一形式的探索过程中,他中止了对事物具体外表的迷恋,把握住山水景观给予他的整体印象和由此生发的想象,积墨成像,从而在平面性的绘画中创作出一种具有空间景深的特殊的视觉图像,也使他的艺术如同高山流水,林间松涛,具有一种音乐性的节奏和内在的音响

[责任编辑:唐静静]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