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笔墨当随时代”——访谈书法家章剑华


来源:凤凰江苏

访谈文字实录:1、从章草到新章草章剑华:你刚才称我那么多头衔,我最喜欢的就是(称)自己(为)一个文人,喜欢文化艺术,我的家乡是宜兴,宜兴有着很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文化氛围,我父母都没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们这

章剑华,书法家、作家、博士生导师,江苏省文联主席。

访谈文字实录:

1、从章草到新章草

凤凰江苏:章教授,你不仅是重视书法创新的书法家,作家,教授,还是江苏文联的主席。因此,我们今天访谈的话题可以更宽一些。书法艺术,是中国文化传统中很重要的部分,就继承和创新而言,书法艺术也是当代文化建设中不可忽略的部分,江苏是文化大省,书法力量雄厚,居全国之先,作为江苏文联的主席,请你先谈谈江苏书法的历史和现状。

章剑华:你刚才称我那么多头衔,我最喜欢的就是(称)自己(为)一个文人,喜欢文化艺术,我的家乡是宜兴,宜兴有着很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文化氛围,我父母都没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们这个地方呢,有着一些私塾的老先生,有一些会写字、写书法,从小就受到这样的影响,我记得我们小学的时候有描红课,就是书法课,没有专门的书法老师来教,但是可以描红,那个时候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一直到初中,我们都有专门的书法课,那个时候就打下了一定的基础,我在复旦新闻系学习的时候,上课以外,我平时都在房间、图书室写一些小楷,那个时候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正楷的基础,参加工作以后呢,就没有连续不断地练习书法,一直到15年前,我担任文化厅厅长(江苏省),那个时候就是专门做文化工作了,而且接触了很多的书画家,我开始把书法重新捡起来,比较认真地专业地进行书法学习和创作,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书法报上看到一幅作品,我觉得非常好看,这是章草,我那个时候对章草还没有很多的认识,就找了一本80年代初宋刻本的《急就章》,我拿过来一临就发现非常的上手,因为我姓章,就对章草有着一种特别的喜好,那也是一种暗合,从此我就在章草上下了一番功夫,就是临帖,那么在临帖的过程中,对章草有了一定新的,我认为章草它是草书的源头,我们的草书最早就是章草,它有古意,而且也比较文气,但是用现代人的审美眼光来看,它稍微程式化比较严重,所以,我觉得古老的书法要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创新,所以,我后来又学习于右任先生的标准草书,把标准草书和古老的章草结合起来,再加上我个人的理解,所以我现在写的呢,自称为新章草,书界当然也有人称之为新章草,就作为我自己的一个书法的风格,我的书法之路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凤凰江苏:那么在你学书的道路上有没有对你影响特别大的人或事件?

章剑华:古人写的留下来的这些帖,实际上就是我们的老师,我认为真正学习书法,帖是最好的老师,所以我主要是临帖,当然,后来你比如说我和孙晓芸、管峻在工作上接触有很多,都是我的部下,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起探讨书法,也向他们学习,也得到了很多的启示,后来我为了强化自己的书法理论,我就到南京艺术学院去上文学博士,以书法专业为主,拜徐利明老师为师,所以经过三年的书法理论的学习,这对我来说,对书法的理解,对我书法理论的研究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凤凰江苏:那么您和章草的关系和渊源就是从《急就章》开始的吗?

章剑华:急就章,后来我就研究历朝历代章草的代表作,并且也临摹。

凤凰江苏:您怎么评价章草在中国书法史中的作用和地位?

章剑华:章草它的产生,是一个书法发展的过程,因为过去写书法,字写得比较慢,后来根据社会的发展,它的节奏也快了,你比如写奏章,或者其他写书信往来,她也要求速度,所以当时急就章就是这样过来的,就是为了书写的快捷,就成为一个专门的书体。我认为它的作用,一是书法转换过程当中的一个重要阶段,第二它是草书的源头,你比如说,后来出现今草,王羲之他们写的今草,也是从章草演变过来的,所以我觉得章草在书法历史上,特别是在草书的发展过程当中,是起到了一个源头基础的作用,非常重要,现在我们学习草书,再回过头来去临写章草,对增加我们书法的古意、文气有着特别的好处。

凤凰江苏:还想请问一下章部长,现当代的一些章草创作您能谈一谈吗?

章剑华:现当代的代表人物,我认为这个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很多是从章草当中吸取的营养,很多标准草书,它就是章草,再一个就是王遽常先生写章草,于右任先生是非常赞赏的,那么我们江苏有一个写章草的高手就是高二适先生,高二适先生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书家,他的章草又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在原有的章草基础上,加入了个人的风格,所以我觉得高二适先生是我们江苏的章草大家。

凤凰江苏:您的“新章草”是一个个人的创作主张,还是一个具有流派倾向性的提法?

章剑华:我不敢讲是流派,这个谈不上,我只不过是把自己的书法给一个定位,给它起一个名字而已,我认为我书法也好,写章草也好,作为个人来说还有很多路要走,我的“新章草”只不过是给它定一个名字,我个人的特色而已,谈不上流派。

凤凰江苏:我们知道您是具有创造性的,能够推陈出新。

章剑华:对,我的“章草”不是流派,但是我个人认为,我自己还是有创新性的,一个就是以古章草为基础,加上这个标准草书,再融合我个人对书法的理解,这样形成一个全新的书法面貌,那么在写新章草的过程当中,我也总结了几条,把它上升为规律性的东西,我不能称它为理论,你比如说“起笔如楷”,我起笔的时候用楷书的起笔方式,“行笔如篆”就是在行笔的过程中用篆书、中锋用笔的方法,“收笔如隶”就是收笔的时候用隶书的方法,“内构如草”,就是一个字的构成要用草书连笔的方法,把它每一笔基本上是连笔,“外形如行”,我写出来的新章草是字字独立,像行书一样,个个独立,所以我把它篆隶真行草诸体的用笔方法融合到我的新章草当中,所以我也有综合创新这样的思路。

[责任编辑:唐静静]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笔墨当随时代——访谈书法家章剑华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06/20/8b1c6bce-ad8a-481d-8ddd-979f5abf65ad.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