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齐康:建筑师要有责任心,还要有点冒险精神


来源:凤凰江苏

从1952年留校算起,齐康在东南大学建筑系(前身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工作了61年。这期间有很多旁人看来很不错的调动机会,但齐康始终没有离开四牌楼2号——这个他最熟悉的地方。在他的生命轨迹中,建筑系不是一个驿站,而是整个征程。齐康在成就了学科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

【文字实录】

从1952年留校算起,齐康在东南大学建筑系(前身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工作了61年。这期间有很多旁人看来很不错的调动机会,但齐康始终没有离开四牌楼2号——这个他最熟悉的地方。在他的生命轨迹中,建筑系不是一个驿站,而是整个征程。齐康在成就了学科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

雨花台对我最深的影响,就是国民党镇压我们的学生。曾经有一个“四一烈士”,在解放前夕被国民党打死了。那么四个烈士呢,棺材就停在现在的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我们全体学生呢,就送他们棺材走。一直走到雨花台,把他落葬了。所以我印象最深的,那时候我们唱的歌叫做“一个人倒下去,千万人站起来。”所以我受雨花台的教育应该是从这儿开始的。大概是这样。

站在高高耸立的烈士纪念碑前,一眼望去郁郁青松挺立,如今四季常绿风景如画的雨花台,解放前曾是人迹罕至的荒山秃岭。按照“先绿化,再建设”的思路,几代南京人栽下了30余万株树木。1979年北殉难处烈士就义群雕开工建设,中轴线上的烈士纪念碑、烈士纪念馆、忠魂亭相继拔地而起,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形成了全国规模最大的烈士纪念建筑群。

 

70年代的雨花台烈士陵园

因为这个雨花台呢,有一、二、三、四,四个山头。后面还有一个山,就五个山头,那么这两个山就保留了。然后解放初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树,后来呢,大家都去种树了。种树以后呢,在雨花台前面,有碑的地方还有一个碑。那个碑大概有七、八米高,很矮。后来么就换成现在这个碑。杨老(杨廷宝)确定了革命烈士纪念碑前方水池的位置,一个纪念馆的位置。他82年就过世了,这时候雨花台,还有市领导就交给我做,那时候杨老的设计稿比较粗略。一个馆一个碑,画了一个圈圈。

在中国近现代建筑发展史上,齐康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性位置。他的老师是中国现代建筑的开创者——刘敦桢、童寯、杨廷宝,与梁思成被喻为中国的“建筑四杰”,齐康直接受教于其中三位。所以,他除了要当好一名优秀的建筑师之外,还要思考学科的建设问题,如何继承传统、开拓创新。

我继任的时候呢,我就想到,那时省委书记讲,中山陵是象征着旧民主主义革命,雨花台是象征着新民主主义革命。所以我就觉得要有一点传统性,所以后面纪念馆是大屋顶的形式了。当时我觉得死难烈士洁白无瑕,日月同辉。所以就建议琉璃瓦改成白的。为了这个瓦,我做了专门的设计,专门的方案的设计,我希望不要像故宫一样这样个球啊,做的是25公分直径、11公分,瓦当头要把它吊出来。这个,我那个屋角没有翘起来,我就是这个样子的,那下面看上去不是好像翘了,还有屋顶下面呢,我很大胆的是玻璃,没有看到有柱子。北大门是我的同学做的,钟训正老师也是院士,那时候我们不太喜欢古典的三段式,所有雨花台的建筑是两段,但是从雨花台纪念馆的后面看,感觉是三段,所以这里头,我们做了创新,又做了改进。所以那个轴线是这样子再这样子过去的。所以我在雨花台,我做所有工程我都想到,要传承、转化、要创新。创新是最基本的,所以我总觉得每个工程都要创新。

在建筑设计中,齐康继承老师杨廷宝的长处,十分重视中国国情,注重整体环境,吸取并运用中西建筑传统经验和手法。

因为我的特点是这样,我做学生的时候,跟杨廷宝老师学了西方古典的建筑设计,也跟刘敦桢老师学了,他是古建筑专家,也学了一些中式建筑,那么做屋顶的时候,我那个时候做学生嘛,积极分子参加运动,中国建筑史没学好,我就根据书本上要“求”,杨老师说你不要“求”,他就一笔画下来,他说你就按照我这个做。所以就按照他那个方案做了,做成功他也就过世了。

1983年,齐康接手恩师杨廷宝的未竟事业,主持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碑)的总体规划和建筑群设计。在遵循建筑大师杨廷宝“轴线的处理是建造环境的总设想”基础上,他决定更多地从意义构思入手,方案被命名为“日月同辉”。

 

“日月同辉”

那么这个日月同辉呢,也投标,招聘,但是都不理想。我是在大连创办一个建筑学院,有一天上课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涡旋啊,我突然想起来了,把死难烈士形容成“日月同辉”,后来这个“日月同辉”是两吨半重,是福建的惠安的那个女工来抬的。那些勤劳的女工,还是很不简单,然后把它做成了。

因为当时有一批专家说纪念碑不能高过14米,就是说后面不是绿化嘛。一高出来不就把前面的碑破坏掉了吗,我就非常大胆的一个碑出来了,现在看这是一个碑,这是那个雕塑,在构图上还是平衡的,所以一个建筑师你要有点冒险精神,还有一个问题呢,我想,那么高的纪念碑呢,应该安一部电梯。当时纪念碑里头安电梯,除了一个华盛顿那个三角形纪念碑安电梯,其他很少有,那么我就大胆地安纪念碑电梯。

粗略统计,齐康参与设计的省内省外建筑大大小小共有两百多座,大多数属于纪念性建筑。他似乎偏好将国家民族的历史用建筑的形式留存和传承。他一直很庆幸当初选择了建筑,因为建筑可以作为纪录信息的特殊载体传承历史、保留记忆。

我做的纪念工程,雨花台、梅园、周恩来纪念馆,九一八纪念馆的扩建工程,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还有广东东莞的革命烈士纪念馆,我做过很多这些红色的建筑,所以我觉得每个工程我都很精心地去设计,都要体现它的意义,我还做了如皋烈士陵园,做了红十字军纪念馆,做了淮中纪念馆,做了南通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做了一系列这些工程,但是我觉得一个建筑师要有责任心,要爱国,爱这个民族,要表达人民的意愿。

[责任编辑:唐静静]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雨花台口述史系列—齐康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08/30/f360095c-37ce-444d-8ebf-562544abb14f.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