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心 | 杨明洁的南京之约:从榫卯体味百年雕琢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推掉在中心商务区住宿的杨明洁,选择了南京老门东的一座正统的三进式老宅院。院落蹊径,砖与石,灰白、斑驳。

推掉在中心商务区住宿的杨明洁,选择了南京老门东的一座正统的三进式老宅院。院落蹊径,砖与石,灰白、斑驳。

“每到一座城市,我都会去体验当地独一无二的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关的东西,在我看来,都是这里的人们在某一时间段内的审美、技艺,当然更是记忆。”

杨明洁的这次古都之行,是他驻地南京的开始。

作为“非遗复兴”设计师驻地计划的成员之一,他走访非遗相关机构,重点考察明式家具榫卯工艺;白驹隙光,观察着金陵城的日起日落,品味城市气息。最终,杨明洁将会同其他领域的国际顶尖设计大师,一起对南京的非遗文化进行提炼和改造。

紧凑的工作行程间,杨明洁腾出上午几小时茶叙歇脚,在南京老院落内,接受了约访。一墙之外,熙熙攘攘的老门东热闹非凡,地道的手制风筝、布画、竹刻、剪纸、提线木偶……

缘起:来自南京的召唤

“我觉得有些城市,它的气质是与生俱来的。”杨明洁说,“短短几天,南京的民国文化与更久远的明史古迹,给我印象很深,味道更加地道。”

在南京的这一周,杨明洁参观了明式家具博物馆,在观朴明式家具艺术馆体验家具制作工序,探索让“非遗”更加现代化、生活化的方式。

走访明式家具博物馆

与此同时,为了更加深入地与南京“非遗”匠人、专家和爱好者们交流,杨明洁还特别在南京大学开设了一场名为“我们为何设计?”的专题演讲。这一堂有意思的文化“大课”,吸引了众多校内外的学生参加,启迪非凡。

学术交流、设计碰撞、实地考察……囊括了德国红点、iF、日本G-mark、美国IDEA、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在内的近百项设计大奖的设计大师,这一次,在南京,吸引他的是传统非遗技艺中“榫卯结构”。可以说是“情有独钟”,为何?

“最初,收到这个‘计划’邀请的时候,我就非常好奇,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项目。”杨明洁说。后来,他从主办方南京市委外宣办和稀捍行动那了解到,这个计划的精髓,是设计师将基于传统手工艺进行再创造,“这就很有意思了!”

“‘非遗复兴’,真的意义重大!巧的是,近两年,我自己也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与设计。从马来西亚、日本、泰国到中国的苏州、腾冲,我采集了很多各式各样的‘非遗’工艺,然后把它们应用到现代产品的设计中,比如,我的‘羊舍造物’,它们的出发点非常吻合。”

“参与其中的,还有几位是我的好朋友,像朱哲琴、陈幼坚,以及我很喜欢的一些国外设计大师,他们都来参与这个项目,我当然更加义不容辞了。”杨明洁说,“在南京众多的非遗项目中,与我专业契合度最高的,就是榫卯。当然,我对它也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它就如前辈,我亦敬畏。”

设想:榫卯在三维空间里绽放

何为榫卯?一种充满中国智慧的传统木匠工艺,有人形容它是我国传统家具工艺的灵魂。

凸出来的部分称为“榫”,凹进去的部分叫做“卯”,榫卯相契合,从而使木头与木头完美衔接。

榫卯,不用一钉,却能做出巧夺天工的家具,浑然天成,天衣无缝。一榫一卯,一转一折,暗藏玄机,互补共生,缺一不可。

考察与实践现场

“来这儿考察之前,我谈不上太了解,只是做过相类似的研究与小型设计。”杨明洁说,“榫卯结构,本身并不神秘,它更让我们叹服的是其自身的环保,正如我前两天在讲座中提及的‘设计要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考虑’,这是一种先人留给我们的思考。”

“一件好的榫卯结构家具,它是完全可以拆散,再到异地组装的。你比如,瑞典的‘宜家’,它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平板式包装,不仅可以节省运输仓储空间,还可以很环保地异地拼装,与榫卯异曲同工。”

“另外,单纯从榫卯来讲,它可以应用于任何材质,远远超出木头本身的范畴,甚至是金属、亚克力。当然,从材料的物理属性来看,最合适榫卯结构的还是木料。”

南京榫卯

在杨明洁看来,榫卯体现着中国独有的美学价值,不仅是一种非常智慧的创造,起承转折都是活扣,拆卸组装不伤器物,其中还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想。

“于我而言,能否用榫卯做出一个非常创新的设计,还是有挑战的。”

据他透露,或许会在各式各样的窗花上做出点文章。“中国传统的木质窗花也是运用的榫卯结构,但它通常是二维平面的表现;我在设想,是否可以形成三维构造,让窗花在一个立体的空间里去生长的话,就可能产生更多的可能性。这个想法,会很烧脑,也很吸引人。”

“当然了,这还只是一个最初步的设想,具体做起来,还要考虑挺多操作层面的问题。”杨明洁笑言。

非遗复兴:传统是一条鲜活的大河

在今年的亚洲最具权威的设计盛典“设计上海”展会上,杨明洁这样说过,“一个国家,它的设计水准并不一定体现在看似宏大浮躁的表面,而是在于这个国家,究竟有多少人愿意为了一件美好的事物坚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参观南京明孝陵

这些年,杨明洁在国外接触了许多拥有百年历史的手工作坊。“如今,国际上的那些知名品牌,它们原本都脱胎于传统手工艺。意大利和法国的特别多,东南亚一带也不少。”

5年前,杨明洁曾为马来西亚一个拥有着130多年锡器制作历史的华人品牌,设计了一套茶具。当时他便感慨良多,为什么在中国就几乎找不到这种世代传承的手工作坊呢?

“中国不像西方国家经历过完整意义上的三次工业革命。中国近现代的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几乎没有严格意义上现代设计。从德国的包豪斯开始,一直到二战以后的美国,整个现代设计的基础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所以中国的设计在全球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地位。”杨明洁说,“我们虽然有传承千年的手工艺,但这些手工艺在材料、结构和审美上却并没有添上时代的‘色彩’。”

杨明洁认为,传统犹如一条鲜活的大河,而非死水一潭。面对“非遗”,我们的态度也应如此。

“非遗技艺,很值得挖掘;所用的工艺、材料等,也都需要深入研究。但,如何赋予其时代背景下的新生命,让它焕发出应有的光彩,这是我们设计师不容忽视的命题。这,也是南京‘驻地计划’非常吸引我的原因。”

“我想,如今我们说‘非遗复兴’,它也并不仅仅指传统技艺本身,随之复兴的,还有我们的记忆与精神!”最后,杨明洁缓缓地说,“‘匠心’就如一剂良药,它会告诫你,耐下心,去‘雕琢’一件事儿。”(邬楠 唐婧 实习生叶祥兵)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2016南京名城会 驻地计划驻地大师杨明洁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10/23/f9ca29a7-2bc1-4d8c-a416-19a9a8987fa6.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