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非遗地图|颜蕾:我是 “脸谱王”的后代


来源:凤凰江苏

00
在颜少奎艺术馆,展陈着很多他的脸谱艺术作品,距今,已有50多年的历史了。历经时间洗礼,这些脸谱依然颜色鲜艳,形状如初。它们之所以50多年还没有变形,其中的奥秘在于,它是用采自雨花台的黄泥为原料做成的。(文/唐婧 摄影/胡潇)
在颜少奎艺术馆,展陈着很多他的脸谱艺术作品,距今,已有50多年的历史了。历经时间洗礼,这些脸谱依[详细]

几天前,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位于南京博物馆东朝房的颜少奎脸谱艺术馆,凤凰江苏约访了南京市非遗脸谱艺术的传承人颜蕾。

几天前,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位于南京博物馆东朝房的颜少奎脸谱艺术馆,凤凰江苏约访了南京市非遗脸谱艺术的传承人颜蕾。

“颜少奎是我的父亲,江苏省京剧院的老演员,我们父子俩同为脸谱艺术的非遗传承人。”颜蕾说,父亲曾于1984年在南京举办过全国首届京剧脸谱展,国家邮政总局也曾专门为他发行过一套颜少奎京剧脸谱邮票。在少年时代颜蕾的记忆中,父亲被南京市民亲切地称为“脸谱王”。

耳濡目染,从青葱岁月时的“初恋”,到后来一辈子的坚守,传承父亲的衣钵多年,如今的颜蕾早已习惯了非遗传承人的身份。他通过多种形式,竭尽全力地向公众普及脸谱艺术知识。他,蓄着长发、浑身充满艺术气息,恪守着传统,也大胆创新着。

传承:这是命运的安排

颜少奎脸谱艺术馆,是江苏乃至全国,唯一的一家冠以艺术家姓名的脸谱艺术馆,这里珍藏着颜少奎先生的很多脸谱作品,向公众免费开放。

颜蕾跟着父亲在京剧院里长大,但他并没有从小像其他孩子那样整天“练功”,而是执着地跟着父亲学习勾画脸谱。

“父亲是个净角演员,凭借着记忆,他从师傅那里学来了各种脸谱的画法,回到家后再自己琢磨、练习。喜欢画画的我,总是会趴在父亲背后,看他勾勒,然后我也开始跟在后面描。” 颜蕾说,“那时我主要是临摹各种脸谱‘胎胚’。”

要成为真正的脸谱艺术家,并非一朝一夕,漫长而又艰辛。颜蕾说,现在的年轻人对这门艺术大多仅停留在好奇与喜欢阶段,他们并不愿意把这事当作一个事业,更别提传承技艺了。“就全国范围来说,像我们这样,父子都是非遗传承人的情况十分少见。”

长大后的颜蕾在专业美术学院里学习油画与工艺美术,也曾尝试过其他职业,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发现自己忘不了“初恋”——脸谱艺术创作。

于是,子承父业,颜蕾扛起了非遗传承的大旗。

“父亲画了一辈子的脸谱,花了很多精力去整理脸谱艺术的资料,我不想让它就此失传。我有着使命感,也正在为它的复兴做着努力。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颜蕾说。

技艺观:让传统与时代对话

各地都有不少戏剧脸谱技艺,但要说起南京的特色在哪里,就不得不提制作它的特殊材料——来自南京雨花台的黄泥。

在馆里,展陈着很多颜少奎制作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的脸谱艺术作品。虽历经了四五十年的岁月洗礼,但依然色彩光鲜,艳丽如初。“之所以可以放这么长的时间,不变形,就是因为它们是用雨花台的黄泥为原料做成的。”

在颜蕾的记忆中,小时候经常会和父亲一起去雨花台采黄泥,回来后经过“揉、打、滤”等技术,一层一层地处理,几十遍甚至上百遍地重复。“最后,这些黄泥会变得非常细腻,堪比女孩子用的化妆品。”

“现在,对这个技艺早就不再是简单的喜爱,几乎已经变成信仰。”这样的话,我们几乎可以在和每一位非遗传承人的对话中都能听到。他们不辞辛劳,一遍遍地重复着枯燥的劳动,只为用最好的作品留住传统记忆。

“即便如此,我还是能感受到,‘传统’被‘时间’一点点消蚀了。我也常常在想,‘非遗’能走多远?保护非遗技艺,我还能怎么做?”颜蕾说,“因为,一旦做不好,它就会进‘博物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非常焦灼!以我个人的感受,‘非遗复兴’真的是一项紧迫而又艰巨的任务。要想让她不进博物馆,就首先得让它具备深厚的群众基础。”颜蕾说,“除此之外,还依赖于非遗传承人的技艺观。非遗传人要有大格局,让传统与时代对话。”

未来:她是定格的“国粹”

从成型的脸谱中不难看出,年轻的颜蕾相较父亲更具有突破性。颜少奎的作品更重视舞台效果,注重神韵,更能把演员的感受恰如其分地融入到作品中。“大概父亲是演员的缘故吧,我与他的作品,风格有些区别,我更注重细节。与此同时,还开发起了脸谱艺术衍生品,得让普通人能接受她、亲近她,捧在手上,穿在身上,带回家去。”

凭借着自己的绘画天赋与专业素养,颜蕾尝试着将传统脸谱图案画到油画布上。借用油画的表现形式,在“光和色”以及造型上玩起了变化。随着一幅幅抽象脸谱油画的诞生,吸引了越来越多美术专业人士和年轻人的目光。

光这样还不够,颜蕾还设想着利用“黑科技”让自己的脸谱艺术走进大众生活,“未来,我想将3D打印技术引用到脸谱创作中来。当参观者走进博物馆时,3D打印机先是根据他的脸型打印出一个面具,然后我再在这个面具上为他们量身定画,描绘出属于自己的脸谱图案。”

让脸谱艺术登上大雅之堂,更是颜蕾的另一个心愿。

“在很多人的观念里,脸谱面具还只属于‘地摊文化’,它常常作为旅游纪念品出现在景点中零售,而且地位远不及书法、绘画等其他的中国传统艺术。书画、青铜、玉器被展示、被拍卖、被收藏,却没有什么人会去关注脸谱,更别提收藏了。

“我想,一个好的非遗传承人不仅要研究技艺,更要关注它的生命力。也就是说,要在坚持传统精髓的基础上,尝试着不同形式的创新、发展,新的材料,新的工艺,使之能保持活力,并且不断‘增值’。”

“脸谱,是定格的‘国粹’,我希望她能在我这一代的手上,真正享受‘国粹’的待遇!”脸谱让颜蕾富有激情,也学会了思考。他是青年一代非遗传承人的缩影,殚精竭虑,不辜负好时光,期盼那耀眼的复兴之光。

[责任编辑:唐静静]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