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内外文化名家纵论敦煌美学与中国精神


来源:中国兰州网

海内外文化艺术名家齐聚一堂,共话敦煌美学与中国精神的深邃内涵及其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文化艺术发展、产业经济转型、人类文明治理带来的深远影响和深刻启迪。,

9月21日,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博会中贸集团执行的X分项活动——“敦煌美学与中国精神论坛”在敦煌华夏国际大酒店举行。海内外文化艺术名家齐聚一堂,共话敦煌美学与中国精神的深邃内涵及其对当前中国乃至全球文化艺术发展、产业经济转型、人类文明治理带来的深远影响和深刻启迪。

论坛上,众专家指出了大国精神应该具备的气象格局,探讨和定义了敦煌精神的深邃内涵,分析了如何传承和创新中国文化,呼吁建设中国的世界美术馆,建议在河西走廊打造一个艺术品交易市场……通过对敦煌美学的回望,对中国精神的仰望,探讨出关于文明、关于文化、关于艺术、关于敦煌乃至于关于全球文明治理一些智慧之光,让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博会深深地打上了“敦煌美学与中国精神”的印记。

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院长何家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陈传席、敦煌研究院研究员、美术研究所所长侯黎明、常年从事艺术收藏史研究学者、第一部解读《贞松永茂》的专著《中贸文化丛编——民国书画断代史》作者孙炜、澳籍华人、《贞松永茂》书画册页集上款人赵厚甫之子赵谦益、中国美院壁画系主任梁怡、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王文杰、松艺术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刘岱松、美术考古及史论学者、论坛发起人汤珂、中贸集团董事长、中国著名收藏家李波等嘉宾在论坛上热烈发言。

此外,甘肃省委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梁和平、甘肃省国际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王晓琴、西班牙艺术家胡安·加西亚·里波列斯、本片导演马努埃尔·哈维尔加西亚·保索、制片人华金·弗朗西斯科·佩雷斯·马特乌、西班牙佳燕文化中心主席黄兰兮、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近现代书画部高级经理乔亚宁、北京艺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晓文、北京艺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抱朴也出席本次论坛。

论坛由文化学者汤珂主持。

来自国内的数十家媒体记者采访报道。

敦煌精神就是开放、包容、创新、虔诚

何家英指出,这次“敦煌精神——何家英特展”不仅仅展示了我几十年创作成果和理念,更重要的是让工笔画与敦煌艺术联系在了一起,是一种艺术、理念和精神的传承创新。

敦煌把中亚、西亚、欧洲、印度等地区的艺术汇集一起,在这里开窟、绘画、塑像,形成一个国际性的艺术舞台,使得敦煌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艺术博馆,给后人带来很多的启发,带来很大的创造,这种创造力迸发出自由的精神。后人没有把它看做是死的标本,而是活着的生命,于是有了更多的创新、发展。

作为中国绘画的早期形式,工笔画从诞生到唐宋元这一段是工笔画一个辉煌灿烂的时期,把中国绘画推向了一个高峰。敦煌承载着工笔画最辉煌的时代。敦煌壁画承载着一种国家兴盛时期特有的开放、包容、有气度的大国精神,并具有创造性的、虔诚的精神,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

从敦煌的壁画我们可以看到敦煌的精神,敦煌的精神就是国际性的,开放的、包容的、有气度的大国精神,大国胸怀,还有创造性的、虔诚的精神。敦煌精神与当今时代非常相似。今天的中国同样具有开放包容精神,比工笔画辉煌时代看到的更多,接触的更多,中国文化一定能够更加有生命力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敦煌是一千年的美术史

侯黎明指出,莫高窟和敦煌艺术被全球发现,应该有两个事件,一个是20世纪初藏经洞的打开,但那时中国正处于战乱时期,除了少数人外,还不被广为人知;第二次就是张大千去敦煌之后才被真正意义上的发现。

侯黎明在介绍了敦煌文物研究所70年间对莫高窟壁画的临摹简史和案例,梳理了敦煌壁画艺术的发展变迁后指出,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一千多年的艺术演变都体现在敦煌壁画上,敦煌是一千年的美术史,怎么说都不为过。

敦煌承载的美术史,蕴含了华夏民族几经兴盛的大国精神!

对于敦煌美学,汤珂认为,敦煌壁画中,保留了属于中国本体绘画语言的这一部分,相对于东西文化交汇、东西艺术相融等问题来说,它对中国早期美术史更具不二的意义,也是中国美术史早期的实物资料库。

汤珂说:“我所关注的敦煌美术是在多元文明交融下的呈现,而在现阶段,在时代的大背景下,我所关注的敦煌是在中国文明的影响下,所内涵的、属于中国本体绘画语言的这一关键部分。敦煌美术学的建立,是对中国美术史(汉唐段)最重要的支持,也对中国画向现代转型提供了厚实的土壤。同时,我们亦以敦煌的带有“中原性”的多元融汇作为艺术成体标本,探索在现代语境下,中国文化向丝绸之路再贡献文化基因的可行性。我们并不缺乏自宋以后的中国美术史之研究,而亟待向早期、向汉唐的推进,这其中不仅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精髓,更蕴含了华夏民族几经兴盛的大国精神!”

敦煌精神也是一种甘肃精神

谈及敦煌精神,孙炜说:“我认为敦煌精神,也是一种甘肃精神。就是人们说的‘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的’坚韧精神、奋斗精神。”

孙炜说:“拿李波先生来说,当年在北京嘉德拍卖会上,费尽力气,坚守到最后的成功!李波在中国收藏界代表了这种‘甘肃精神’、‘敦煌精神’。”

“这本《中贸文化丛编——民国书画断代史》的主编人就是李波,引路人是赵谦益。我要感谢他们俩。正是在这种精神支持下,我花费一年多的时间,尽最大努力做这件事儿,跑到上海、武汉、海外进行考察研究,与赵家后人了解有关信息,比‘生孩子’还难,花了一年多才把这个‘孩子’生出来!”孙炜说,“当然,也是《贞松永茂》的精神在激励着我。1943年——1944年,在那特殊的时期,186位艺术家聚集在一起,以书画创作,像挥刀断流一样,给我们截取了一步断代史。这种精神,这种文化,这种艺术还深浩了!”

我们需要敦煌精神

作为关注艺术的海外华人,刘岱松在向大家介绍了中国20世纪三十四年代走出去的艺术家和艺术资源后指出,像张大千、刘国松、陈文希等,都是在敦煌精神的影响下,成为了世界级的艺术大师,他们尊重传统,传承传统,都是敦煌精神的一种延续。同时,海内外艺术的繁荣,还离不开开发、包容,正式建立起艺术的引进、输出通道,才是得文化、艺术在各民族间绽放光彩。现在,我们需要这种精神,现在提出建设世界性美术馆,更需要这种包容的精神。

建设一座世界美术馆,在河西形成一个艺术品交易市场

早在20多年前,陈传席就提出要建设中国的世界美术馆。在此次论坛上,他再次提出了这一设想。陈传席说,中国工笔画的代表是何家英,中贸推动策展“敦煌精神”何家英特展是非常有眼光的,敦煌精神我们必须传承。甘肃中贸集团董事长李波先生是甘肃收藏界的带头人,他所收藏的画都是各个时期著名画家的精品,而不是草率之作。几年前,他知道我倡议在中国建一所世界美术馆后,非常感兴趣,我人们中贸集团可以承担起这一重任,以敦煌以精神在敦煌建设一座世界美术馆。

闻听此话,何家英接上说,现在提建设中国的世界美术馆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现在欧美国家经济形势都不好,但我们中国经济却有着巨大的韧性,中国企业有实力,可以进行国际化的收藏。在国际上有很多的优秀艺术,也不太贵,当然像毕加索、梵高的还是很贵的。这对国外艺术家来讲也是好事儿,许多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在当地可能只有几百元,但如果中国人去收藏,价格就抬起来了,现在已经有人着眼这一方面,把他们的艺术引进来,他们也很高兴。

历史地看,敦煌的兴盛就在于它是文化文明的交汇地,如果在这里再搭建一个交汇的地方,那就不得了,所以建设一个世界美术馆是必要的,我认为,在敦煌或嘉峪关建设一座世界美术馆,在河西走廊形成一个艺术品交易市场,是很有潜力的,艺术品没有市场是死的。

谈到敦煌,谈到《丝路花雨》,这位澳籍华人落泪了!

“我这次来敦煌就是要见识一下敦煌这个中华民族的文化之地”澳大利亚籍华人赵谦益说,“经过我这几天的行走、观察、感受,我已经感到了敦煌的伟大,感受到这种敦煌文化孕育的精神!”刚说到这些,赵谦益的喉咙有些哽咽。

“我在敦煌第二次看到了《丝路花雨》……”此时,赵谦益再也忍不住对敦煌、对此行的感动之情,现场不禁流出了激动的泪水。他一边摘下眼镜用纸巾擦拭泪水,一边哽咽着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感情平复后,赵谦益深情地说:“我第一次看《丝路花雨》是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当时是甘肃的文化团队去那里演出,一听说是祖国演艺团队了,我就去了!但说实在话,当时没有没有我这次在敦煌看后的激动。但是,这次在敦煌看后,我很感动。”

言及此,赵谦益再次陷入情感的感动之中。他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那个反弹琵琶的女孩儿,为了生活,在父亲的带领下演艺……体现了普通百姓的生活,体现了女性的美、伟大。”

说到这里,赵谦益提起声音说:“我认为,敦煌精神就两个字:父与女!《丝路花雨》体现了女性的伟大,体现了父与女的人性!《贞松永茂》也体现了女性的伟大,体现了母与子之间的情感联系!”

提及《贞松永茂》,现场嘉宾更被赵谦益话语和情感所打动,论坛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旷世巨制《贞松永茂》,是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博会中贸集团执行的八个X分项活动之一的“陇上雅集·艺术之梦”中贸集团CVC艺术大展的特展之一。也是中贸CVC艺术空间镇馆之宝。

《贞松永茂》的副标题是“赵母项太夫人六秩荣寿”,项太夫人名守贞,是中国共产党杰出的领导人新四军书记、政委兼副军长项英的姑母,嫁到赵家后,生下儿子赵厚甫,赵厚甫后来成为著名的民族资本家,为了孝敬寡母,1944年,在项太夫人六十寿辰时,出巨资,遍请国内186位书画名家及前清翰林、进士等为其母创作一百九十余幅诗文书画,集民国间南北书画名家所作,分装四本,分别以“福”、“禄”、“寿”、“喜”四吉语冠之。一部《贞松永茂》画,展现一部中华近代史。

而赵谦益就是赵厚甫的儿子。

当他谈到敦煌精神,谈到《丝路花雨》,谈到父与女、母与子这人间的人伦常情时,不仅自己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现场的所有人。

但令赵谦益和更多人感到欣慰和高兴的是,当天,第一部解读《贞松永茂》的书籍《中贸文化丛书——民国书画断代史》正式发行。

赵谦益说,在理解精神、文化上,我的理解有三层:表面、中层和深层。表面上反映出来的是艺术品,中层体现的是当时的社会风貌,深层次映射出来的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精神!人性的精神。

以实际行动保护传承优秀文化艺术

有感于赵谦益的话,中贸集团董事长李波充满情感地接着说,“收藏《贞松永茂》也是因为有一种力量一种精神在鼓舞着我!这就是孝的力量、精神和文化。1944年,大家想想看,那是一个中华民族面临国破家亡的时刻,为了给母亲祝寿,奉上一片孝心,身在沦陷区的赵厚甫先生历尽千辛万苦,遍邀186位书画名家及前清翰林、进士为母作画,据我所知,当时齐白石已经闭门谢客,在家门上贴着启事,声称不再为客人作画。许多名家面对民族危急无心书画,可是《贞松永茂》证明,他们并没有封笔。关键要看为谁而作。为中国人而做。为赵厚甫这样的民族实业家、大孝子而作。说起精神,说起人性,我想我收藏《贞松永茂》也有企业家的精神。”

李波说,因为父辈爱好书画的影响,我也是一个收藏爱好者。通过十几年的收藏,我就想,为什么同样的一幅画,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其实这里面有个价值取向问题,不管是这个派,那个派,都要体现一种精神,只有精神方能不朽!我有一个发心,在追求文化艺术的路上,不单单是收藏,还要推动一个美术精神,一种学科体系的建设。

几年前看到陈传席老师倡议建一座世界美术馆的一篇文章,很受启发,这些都是敦煌精神在起作用。时代赋予我们延续敦煌精神的使命,不管是学者、政府,还是商界,都应该以实际行动来保护传承人类优秀的文化艺术。

论坛上,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王文杰,还讲解了他的学术观点:云气结构是飞天图像的初始元素。

当日的论坛上,还举行了《中贸文化丛编——民国书画断代史》首发式。该书为第一步权威解读《贞松永茂》旷世巨作的专著,由李波主编、作者孙炜,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民国书画断代史》不仅是事涉艺术史的著作,更是一本难得的书画收藏指南。在目前方兴未艾的书画收藏市场上,民国书画藏品向来良莠不齐,真假难辨,此书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责任编辑:曹蔚翔]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