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非遗地图| 倪世金:老厂长的折扇梦


来源:凤凰江苏

00
“数折聚清风,一捻生秋意”。折扇作为中国传统的工艺品,一直备受历朝历代文人雅士的喜爱。而“金陵折扇”作为中国“四大名扇”之一,品质高雅、古朴稳重,是折扇中的精品。(文/叶祥兵 摄/郑欢)
“数折聚清风,一捻生秋意”。折扇作为中国传统的工艺品,一直备受历朝历代文人雅士的喜爱。而“金陵[详细]

倪世金是这些手艺人中的一员,但不同的是,如今他不仅想把折扇这门手艺传下去,还想把它做得“更大”

扇子种类繁多,但每一种都有它的文化意象。

提起团扇,人们会想到“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唯美画面;羽扇则属于那些运筹帷幄的名将谋士们,所谓“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至于普通大众,恐怕更钟情“扫却人间炎暑,招回人间清凉”的蒲扇;而“开合清风纸半张,随即舒卷岂寻常”的折扇则最受文人雅士的青睐,古往今来,多少诗人、画家在一柄柄折扇上留下字画诗文,把这个日常生活用品,变成了一件件艺术珍品。

但制作这些寄托不同情怀的扇子的人,却始终是那些普普通通的手艺人。不管是过去散落在一个个小村落中的家庭作坊,还是如今隐藏在繁华都市某个不起眼角落里的生产车间,他们并不自矜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手艺,却足以让每一个无意涉足其中的旁观者叹服于他们精湛的技艺,以及,那份不曾随时间消逝而远去的古老工匠精神。

倪世金是这些手艺人中的一员,但不同的是,如今他不仅想把折扇这门手艺传下去,还想把它做得“更大”。

从“光杆司令”起步,老厂长一手拉起金陵折扇研究所

倪世金是南京金陵折扇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也是现在金陵折扇研究所的所长。

明清时期,南京曾一度成为全国折扇制业中心之一。如今,“金陵折扇”已经成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金陵折扇工艺研究所也成了江苏省对“金陵折扇”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的唯一研究、生产、传承机构。

20多年前,他还曾是南京金陵制扇厂的厂长。

提起金陵制扇厂,前尘往事历历心头。金陵制扇厂是新中国成立后,南京在栖霞十月人民公社成立的,而在那之前,“折扇的店铺在夫子庙一带仍有很大销量,主要由栖霞、龙潭一带的农民提供货源,通济门外秦淮河南岸的扇骨营一带就是当年折扇生产加工的集散地。”

1980年,年仅21岁的倪世金进入制扇厂。“我是通过考试进入制扇厂的。”当时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工艺美术行业依然是出口创汇的重要行当,想进制扇厂,并不是那么容易。

进厂之后,“每一道工序,什么时间,跟哪位师傅学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年8月先从制骨入手向张再泉师傅学习;到了1982年,倪世金又向林玉珍学习砂磨;1983年5月,他又向制面的丁桂英学习制面;直到1985年,倪世金离开生产一线,调到设计室从事金陵折扇的设计工作,之后当上了制扇厂厂长……

过去的手艺讲究师父和弟子之间“口授心传”,师徒之间总有一份难以言说的温情,弟子从师父那里学到的,不只是手艺,还有那份守护之心。

然而,随着电风扇、空调的普及,金陵折扇逐渐失去市场,金陵制扇厂于上世纪末停产。倪世金离开工厂,在社区当起了会计。直到2009年,栖霞区在原南京金陵制扇厂的基础上成立了南京金陵折扇工艺研究所,请来倪世金担任所长。

研究所是建立起来了,但倪世金却成了“光杆司令”。没有资金,他可以向政府寻求帮助;没有原材料,他可以亲自到浙江采购品质优良的毛竹;可是没有做折扇的人,却着实让这位“新所长”犯了难。“我自己是可以做,可是总不能一个研究所就我一个人吧。”当时把他难得睡不踏实的大难题,现在倪世金却可以笑着向记者诉说。

后来他想到了以前制扇厂的老职工。“我一个一个上门去找,跟他们谈。”但事情总是不会那么顺利。这些老职工早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级,儿女们都想老人在家安度晚年,享享清福。

“女儿肯定不想让我再来做这个事情的。”56岁的贾高萍在研究所承担的是制扇骨的工序,摆在她面前的锉刀让人不寒而栗,当年在厂里工作割破手是常有的事儿,甚至还割到过手腕上,差点伤了动脉。

为了说动这些老职工,倪世金想尽了办法。“可以讲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有的人家去了四五回,到最后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敲人家门了。”

最终,倪世金想到了跟这些老职工“约法三章”,“第一,我承诺他们在研究所的饮食、安全一定能得到保障;第二,不设置生产指标,全在乎这些老师傅自己的安排;第三,为了确保安全,他们来上班、下班,一律由子女接送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允许自己骑车过来。”有了这些保证,再加上“老厂长”这个身份,倪世金终于请到了一批老师傅。

研究所这才算是真正建立起来了。

坚持“最地道”,研究所绝不做大路货折扇

金陵折扇研究所的陈列区内,展示了大大小小近百件各种形制的折扇,这其中有些是倪世金收集的以前金陵制扇厂生产的商品扇。“这些折扇用我们行话讲,就叫做‘大路货’。”所谓的“大路货” 指的是市场上价值/品质关系比值最一般的产品,销路广、顾客多,但质量一般。

“这样的折扇怎么能代表我们金陵折扇的特色呢?”过去金陵制扇厂为了适应市场,生产了很多“大路货”,但今后金陵折扇研究所再也不会了,倪世金说:“我们一定会坚持做精品,体现出金陵折扇的特色和价值。”

在倪世金看来,传承金陵折扇工艺,最重要的就是要用最地道的工艺,生产最地道的金陵折扇。

什么是最地道的工艺呢?“金陵折扇一直坚持的就是手工制作、精益求精,比如扇边、扇签都特别光滑,扇签的薄度可以拉到1毫米,靠的就是制扇师傅累积一辈子的手法。”

什么是最地道的金陵折扇呢?“金陵折扇的特色,我总结是‘白如玉,光如镜’。这不是靠打磨出来的,而是从最开始的选料开始,我们就要选用最优质的竹子,每一道工序都用手工来制作。”

除了坚守传统技艺之外,为了丰富金陵折扇的文化内涵,倪世金也在积极探索折扇与南京文化的融合。他把南京独特的“雨花石”与“金陵折扇”有机结合,制作了带有雨花石装饰的折扇;也与南京其他非遗项目如金陵刻经和金陵竹刻开展合作,在扇骨上刻经、雕花,把折扇变成一件件艺术品。

“过去折扇是文人雅士们最钟情的配饰,今天我们也要把它变成最有文化内涵的工艺品。”倪世金不无自豪地说。

老树春深更著花,想建金陵折扇博物馆

谈到研究所未来的发展,这位年逾花甲的“老所长”来了精神。“我今年正在跟政府申请,要换一个更大的场所。”

扩大规模首先是出于培养年轻继承人的考虑。眼前这个面积不到30平方米的制扇室,条件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只够承担生产任务,要在这里收学徒培养继承人,几乎不可能。

而有了更大的场地之后,倪世金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增加研究所的“文化气息”。他想把现在的陈列室升级成一个“金陵折扇博物馆”,把金陵折扇从工艺到文化的方方面面都展示出来。“有了这个博物馆,我们能把金陵折扇和旅游相结合,通过招揽游客参观,提高金陵折扇的知名度,也能吸引到一些年轻人来学习金陵折扇的工艺。”倪世金告诉记者。

除此之外,倪世金还想在这个更大的场所里办一个书画家沙龙,邀请南京乃至全国各地的书画艺术家到此交流座谈,把这里打造成南京的一块艺术招牌。“我们当然也邀请这些艺术家进行创作,但是是创作‘规定’在我们的折扇上。”在倪世金的“规划”里,这将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艺术家们得到了一个交流、创作的平台,金陵折扇也将得到更多的文化资源,提升自己的文化内涵。

尽管和大多数非遗继承人一样,倪世金对未来也感到迷惘,但他始终相信的是,折扇是最“雅”的小玩物,不仅是折扇本身有极深的文化内涵,还因为它的使用者从来都是有较好的文化修养。“如果把折扇比作音乐的话,我们也希望每一个持扇的人都能是我们的‘知音’。”

采访结束时,正到了研究所里吃午饭的时间。七八个老艺人围坐着一张大圆桌,食材是倪世金清晨自己选购的,这是他对这些老人的子女们的承诺——保证他们吃得放心。倪世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他们称呼倪世金为“所长”——从前他们也是这样称呼他为“厂长”。

从过去到现在,倪世金一直带领着他们在“金陵折扇”这条道路上前行,衷心祝愿未来他们的路,能越走越长。(叶祥兵)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