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陶思炎:兼容并蓄、雅俗共赏的南京民间文化


来源:凤凰江苏

陶思炎,1947年3月出生于江苏南京, 是中国第一位民俗文化学博士,现任东南大学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陶思炎,1947年3月出生于江苏南京, 是中国第一位民俗文化学博士,现任东南大学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15年,被评选为第三届“南京文化名人”。作为第四代老南京人,他在南京非遗文化的挖掘、传承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

问:您对南京民俗的整体评价是什么?

陶:南京民俗主要的特征就是包容,南北交融,雅俗并存。南京的民俗和南京人的性格特征是一致的,比如说:崇文重教,重义轻利,敦厚朴实等。南京比较外向,包容互补性强,这种包容不仅反映在城乡之间的交流,南北之间的交流,更是随着人流、物流的流动,形成了整合的群体的一种心态。这可以看成是中国民俗文化的一种缩影,同时也有地方特点:比较适中,南北皆有,东西合作,语言不急不缓,饮食不咸不甜,性情不温不火,整体格调是雅俗交融。

问:提到南京民间文化,就不得不提到高淳,请问您认为高淳传统民俗有哪几个有特色的项目?

陶:一个是大马灯,它是第一个进入国家非遗的项目。马灯在苏南很多地方都有,甚至外省也有,但是马灯做的很大,以舞蹈的形式来展现的,高淳表现的比较独特。再一个就是跳五猖,跳五猖是带着面具的一种傩舞,这个比较原始,傩文化过去都认为在贵州在江西,江苏没有,其实我们江苏有傩文化,高淳的跳五猖就是傩舞,这个项目是非常有研究价值的,也是有内涵的。高淳还有一些其他宗教祭祀类的习俗,比如说道教的绘画,画在纸上,做仪式时用,这个在全国也是比较独特的,保留了几百幅,非常震撼。高淳还有一个很有价值的项目——魁头面具,是一个巨大的面具头,全国比较独特,毫无疑问可以成为国家级的非遗,可惜目前还没进行申报。它是一种信仰性的和民族宗教相关的活动,同时与一些传统的农耕文化结合得也相对比较好。此外还有阳腔古老的戏曲也是很有价值的。

问:全国各地的花灯很多,秦淮灯彩与其它地方相比,有什么特点?

陶:第一,秦淮花灯已经灯彩、灯市、灯会三位一体形成灯节。其他地方的花灯就是过年时候拿出来卖卖,我们不仅有庞大的灯市,而且有灯会,并形成灯节。第二,从历史上来看,最长的灯节在南京,在明初的时候定的规矩,走出南京到扬州、镇江,其它大部分中国地区,问他们什么时候上灯都说“十三上灯,十八落灯”,那个是南宋的传统,不是南京的,我们讲南京的灯节,正月初八就开始上灯,是全国最长的灯节。

那么全国最大的灯在哪里呢?也在南京,那就是明朝时期的鳌山灯,鳌山灯上万盏灯搭成一座巨大的塔形的像一座山一样的灯,过去的话头二十里路都能看到它的光芒,我们有一个词叫灯山光海,灯怎么称作山?用灯搭成一个山形,就是出自这里,明成祖做皇帝的时候,在南京首创。灯期最长、最大的灯、保存最好,这都是外地无法比拟的。当然要强调一点,我们秦淮花灯的价值主要是手扎花灯,而不是工业产品。过去我们有人物灯、龙船灯、皮球灯、西瓜灯等等,样式很多,到现每年夫子庙灯市上都有几十种手扎的花灯,这是我们秦淮花灯的传统,也是它的价值所在,作为非遗的主要部分就是看中它的手工技艺,是一种纸扎艺术,这一点外地是不能比的。尽管过去苏州、扬州也有纸扎灯,数量也不少,但是总体规模不如南京;到现代更不能比,秦淮区连续30年,年年都有灯会,与外地的距离在拉大,何况我们秦淮申报的国家非遗已经获得批准,而且秦淮灯彩正在准备申报联合国的世界人类文化遗产。这些年在文化建设过程中,秦淮灯彩这个项目越来越好。

问:南京云锦、金陵刻经是“雅”文化的一部分,它的发扬与传承,是否有必要走进老百姓的生活,又如何走进?

陶:应该说要让它们走进百姓生活,不能一直关在象牙塔里。现在云锦已经迈出了步伐,过去云锦是皇家用的,价格比较高,现在做成小巧一些的日用品——围巾、领带,就是为了贴近百姓,走进生活。至于刻经难度稍微大一点,一个原因是它是比较单一的木版印刷,再一个原因就是它过去是为宗教服务的,宗教与世俗一圣一俗,有些难度,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可以把它微型化、小型化,作为装饰符号来使用,通过一些设置,使其成为茶馆、饭店等室内装修的一个部分。甚至书法,可以雅致一点,使用汉字的基本元素,用木刻的那种质感,做成一些规则或者不规则的图形,这个还需要研究和探索。这是一个方向,要让遗产“活起来”就必须贴近生活,贴近百姓。既整体保存,又部分的应用,这是更全面地对待遗产的态度。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