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非遗地图|陈盛峰:品古都香茗,说雨花故事


来源:凤凰江苏

00
采摘好的雨花茶鲜叶:“采摘”对炒制好茶非常重要,鲜嫩匀度要求高,采摘的茶叶为一芽一叶或一芽二叶初展,茶叶长度为2-3厘米。采摘时的方法是提手采摘,即掌心向下,用拇指和食指夹住鲜叶上的嫩茎,向上轻提,芽叶折落掌心,投入茶篮中。不得捋采、抓采,也不得带老叶杂物。要求芽叶成朵,不能采碎,不带蒂头。
采摘好的雨花茶鲜叶:“采摘”对炒制好茶非常重要,鲜嫩匀度要求高,采摘的茶叶为一芽一叶或一芽二叶[详细]

雨花茶被正式命名于1959年,它是专为纪念雨花台的革命烈士而研制的。南京雨花茶的制作工艺于2008年被评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于2012年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次,凤凰江苏的约访对象便是南京雨花茶制作工艺的非遗传承人陈盛峰。

在中国,茶乃国之饮品。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无论琴棋书画还是柴米油盐,都离不开茶。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说起南京,很多人会提到雨花石、雨花台,其实,南京还有一个富有诗意的茶——雨花茶。雨花茶是南京特产,和有着悠久历史的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相比,雨花茶是年轻的新型绿茶。

雨花茶被正式命名于1959年,它是专为纪念雨花台的革命烈士而研制的。南京雨花茶的制作工艺于2008年被评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于2012年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次,凤凰江苏的约访对象便是南京雨花茶制作工艺的非遗传承人陈盛峰。

作为南京雨花茶制作工艺的非遗传承人,陈盛峰还担任着南京市茶叶协会会长的职务,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他一直致力于雨花茶文化的打造与发扬。

探寻古都遗迹 发掘雨花茶史

初见陈盛峰,是在紫金山脚下他的茶厂内,正和友人喝茶的他,停下来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并愉快地和我们聊了起来。作为一个和雨花茶打了20多年交道的老茶人,一讲到雨花茶的话题,他便滔滔不绝。谈话间,他语气流畅而富有节奏,文化底蕴十足。

沉潜于雨花茶行业多年,陈盛峰对南京茶叶的历史有着深厚的研究。“我现在正与别人合写《中国雨花茶》这本书。”他言语中充满自信,“南京这个地方,在我们整个中国茶叶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作用是无与伦比的。”

“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到现代,雨花茶是在今天的中山陵地区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陈盛峰解释。

早在1907年,中国最早的茶叶种植与研究机构——江南植茶公所就诞生在南京的紫金山麓。当时在南京办公的两江总督周馥深感中国制茶业停滞不前,于是派道员郑世璜前往今天的印度、斯里兰卡一带考察当地的制茶业,之后就命人创办了这一公所。

对于“江南植茶公所”是一个什么机构,大部分南京人不熟悉,甚至于一些史学家也没有听说过。

最早提出寻找江南植茶公所旧址的,就有陈盛峰,自从1994年来到紫金山工作以后,他就一直在寻访。“我大学时的专业是制茶工艺,在学习茶叶历史时,就了解到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茶研究所在南京紫金山。”

据陈盛峰的考证,“江南植茶公所的旧址就在海底世界附近,而公所茶场则在灵谷寺附近。”“现在灵谷寺附近的密林里还有一些老茶树呢!”陈盛峰说。

传承“雨花”精神 用双手托起南京名茶

“南京是一座温润的城市,六朝古都,雨花茶是南京这座厚重之城、具有文化底蕴之城的最好体现。”

这是作家叶兆言在他的散文中写到的一段话。雨花茶的感官刺激性很强、醇和度很高,所以它感深受文人们的喜爱,给他们的艰苦写作带来了许多精神上的慰藉。

“雨花茶为什么好喝?因为雨花茶在制作的过程中要反复揉搓,叶片的细胞破损很厉害,泡水时,茶叶中的营养物质能很容易快速地溶于水。”陈盛峰说。“我们喝雨花茶时,能感到舌头和嘴巴都有点黏糊糊的感觉,这就和雨花茶特殊的揉搓工艺相关。”

“中国的茶‘三分种七分做’,茶的制作工艺决定着茶的口感与香气。”陈盛峰介绍。

雨花茶的制作工艺是中国制茶工艺中最难的一类,雨花茶属‘针形’类茶,它的特点是紧细圆直、形似松针。针形类茶的制作工艺要求最严苛,需要掌握的技术娴熟程度最高。“一般的制茶艺人,没有3到5年的功夫,是做不到像‘绣花针’一样细的。”

“我师傅的师傅,他们当年为了把雨花茶的技艺练好,在日本人留下的铁皮房子里,把电灯关掉,练杀青、练搓条、练所有的工艺,无论严冬还是酷暑,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坚持。”20多年来,陈盛峰一直都把前辈们当作自己的学习榜样,交谈中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站在前辈们的肩膀上来传承雨花茶制作工艺的,到今天有了一点成绩,实在不足挂齿。”

1958年为了纪念在雨花台牺牲的革命先烈,江苏省委提出创制一种名特茶,研制成功以后就以“雨花”命名。“那时,全省10多位制茶高手齐聚南京,以中山陵茶园为实验基地,经过多轮试验,最终决定把茶叶制成松针形,以象征革命先烈的精神万古长青。”陈盛峰对关于雨花茶的一切都如数家珍。

时光流转,20多年过去,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机器代替了纯手工,成了雨花茶制作的主流,被问到雨花茶制作工艺的持续传承问题,陈盛峰有些担忧。“现在真正用纯手工工艺炒制雨花茶的,在整个南京甚至全中国,不会超过10个人。”

如今,陈盛峰在南京拥有800多亩茶园,“育茶、养茶、炒茶是我生活的绝对重心,现在我仍然时常用纯手工去炒茶,这个技艺我会一直坚持下去。”此时,在陈盛峰为我们泡了雨花茶的水杯里,那翠绿的叶片娉娉婷婷、卓然独秀,喝上一口醇和的雨花茶,我们在心里感谢这些用双手守护传统技艺的传承人。

守护雨花茶 感恩雨花茶

1994年,陈盛峰从老家句容来到了南京中山陵雨花茶厂,“到正宗的雨花茶传承地方来”,这是茶学专业的他最想做的事情。 那时,年少壮志的陈盛峰坚信自己的未来一定会有所收获,也坚信自己会为雨花茶做出自己的一份力。

20年的风雨,雨花茶从不为人所知,到被评为全国十大名茶,再到如今的名满天下。作为雨花茶制作技艺的第五代传承人,陈盛峰见证了这一切,“雨花茶是我的事业,也是我的生命”。

“我始终跟我儿子说是雨花茶养活了我们一家,造就了我们一家;是雨花茶让我们吃饱饭、有房住,现在我们有了家庭,有了你,我感激雨花茶、感恩雨花茶……”“我非常喜欢茶,所以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是不能给他断掉的。”陈盛峰说。

现在茶叶市场以次充好、以外地茶充本地茶、以陈茶充新茶的现象屡见不鲜,面对市场的混乱,陈盛峰十分感慨,“出售假冒伪劣的雨花茶不仅坑害消费者,更是降低真正雨花茶声誉的行为。”

“作为育茶人,我更愿意像茶,尤其是雨花茶。把苦涩埋藏心底,散发出来的都是清香,这是一种精神,也是我追求的品德。”现在,陈盛峰不仅把这句话当做自己的座右铭,也自发地将振兴雨花茶作为一种使命。(文/唐婧)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