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非遗地图|六合农民画:来自田间地头的“艺术独白”


来源:凤凰江苏

00
六合农民画历史悠久,可追溯至汉唐。它主要来源于当地的传统民间绘画,如木刻、剪纸、灶头画、中堂画、刺绣等。上世纪80年代早期,六合地区的农民画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作品曾远赴日本、美国、俄罗斯展出,惊艳了全世界。
六合农民画历史悠久,可追溯至汉唐。它主要来源于当地的传统民间绘画,如木刻、剪纸、灶头画、中堂画[详细]

“不画画就难受,很多老百姓唱唱歌啊、打打牌啊,就‘逍遥’了,可我非得通过画画……有些灵感,不‘画’出来的话,感觉就么的了。”

“不画画就难受,很多老百姓唱唱歌啊、打打牌啊,就‘逍遥’了,可我非得通过画画……有些灵感,不‘画’出来的话,感觉就么的了。”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叫张国良,“黑黑瘦瘦的”,讲话时带有浓重的六合口音,语气急促而无连续性……他也许不善言谈,在面对陌生人时自然产生的紧张感,语调让人不自觉地想起了《狂人日记》中的疯癫呓语,也许张国良身上“天生”带有艺术性。

重阳节刚过,凤凰江苏来到南京市六合区冶山镇六合农民画艺术中心,约访了3位六合农民画的非遗传承人。农民之所以会跟画家这个头衔产生关系,可得追溯下六合农民画的传统了。

六合农民画历史悠久,可追溯至汉唐。它主要来源于当地的传统民间绘画,如木刻、剪纸、灶头画、中堂画、刺绣等。上世纪80年代早期,六合地区的农民画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作品曾远赴日本、美国、俄罗斯展出,惊艳了全世界。

六合农民画的主要创作地在南京市六合区冶山街道,如今,六合冶山镇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现代民间绘画之乡”、“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浓墨重彩 描绘农民的日常生活

色彩艳丽、构图饱满、线条稚朴、造型夸张……走进冶山镇的农民画展览馆,大量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农民画映入眼帘。与专业绘画相比,绘制农民画的材料是简陋的,“白纸和彩色笔”,这群质朴的画家们用最简单的材料创作出了丰富多彩的画面。

农民画以反映地方文化为主要特色,地域性的文化差异通过农民画即一目了然。“我们六合这一带属于吴楚文化,所以和其他地方的农民画相比,六合农民画蕴含着明显的‘吴风楚韵’。”六合冶山街道文体中心主任胡斌介绍。

表达当地传统的民风民俗、记录劳动的过程是农民画创作的重要主题,“我本人就非常喜欢记录一些六合本地的民风民俗,希望通过绘画的形式把它们保留下来。”如今,胡斌也走上了农民画的创作之路。

在展览馆内,胡斌指着自己最近创作的一幅名叫《弹棉花》的作品解释了起来,“弹棉花是过去的传统技艺,如今的生活中几乎见不到这种技艺了,所以我靠记忆创作了这幅作品,想记录下弹棉花的整个过程。”

与受过教育的胡斌不同,50出头的张国良是地道的农民,没怎么读过书的他一辈子以种田为生。小时候,张国良因受做木刻的外公影响而喜欢上画画,当被问到自己的创作风格时,有些激动的他还没组织好语言就脱口而出,“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画画是一种快乐!”。

所以从作品看,张国良完全不受绘画规则的约束,画面天马行空,造型时而夸张、时而抽象,他最常表达的主题是农村的婚丧嫁娶和农田里的劳作场景。“我最近在画‘喂猪’……喂猪时不给它吃……用力拽住它的尾巴。”害怕我们听不懂他在讲什么,老张同时扬起胳膊、翘起腿地演示了起来,笑声中,一幅趣味横生、幽默诙谐的作品仿佛在眼前展开。

艺术源于生活,对于张国良这样的农民画家来说,没见过大世面、也读不懂艺术史,他们的绘画感觉直接来源于生活,是对生活最直观的表达。对于很多专业画家来说,这常常是梦寐以求的东西。

走向世界 演绎平凡人的传奇梦

今年(2016年)8月份,六合农民画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和魁北克市,分别举办了两场精品展,“老外非常喜欢,喜欢我们作品中淳朴的乡土气息,拿去50幅作品,现在已经卖掉了20多幅。”胡斌的语气中略带自豪。

在送去加拿大参展的50幅作品中,丁广华的作品尤其受老外们的喜欢,她的作品曾经被中国农民画研究协会选送到联合国展出。与六合地区其他的农民画家相比,丁广华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总能将中国传统元素非常巧妙地融合进自己的画面语言中,此外她还对色彩的把握非常恰当,每幅画都是‘流光溢彩’,配色和谐而完美。

“我对色彩非常敏感,觉得自己有点这方面的天分。”丁广华有些害羞地指着自己的作品说,“我生来就喜欢画画,小时候,下过雨,就用树枝在地上画画。”

用专业的眼光看,丁广华的许多作品中对于画面的处理,总有一些类似于后现代“拼贴画”的艺术效果。于是,我指着丁广华的一副名叫《幸福木马》的作品,问她知不知道什么叫“拼贴画”,她好像没有听懂这个问题,也好像觉得这些都无关紧要,继续向我们介绍她的《幸福木马》,“过节的时候,万家团圆,从屋顶上看所有的人家,都喜气洋洋,我就想把这种感觉放进作品里。”

与喜欢留白、注重用墨的传统中国画不同,农民画总是把画面画得满满的,“这给人一种圆满、幸福的感觉”,质朴的农民画家们把最美好的愿望寄托在自己的画面里。

王金凤就是一位喜欢在作品中寄托美好愿望的农民画家,在展览馆内,我们看到了她的一幅《百猪图》,里面画了数不清的猪,“十分讨喜”,于是问她为何要把这么多头猪画在一起,“小时候家里穷,能有一头猪就不错了,我想要是有很多头猪就好了,于是就把这个愿望画下来了。”

王金凤简直“单纯得十分可爱”,她说话时也总是面带笑容,看起来非常积极乐观。但是听她讲完自己的故事,不自觉地对她所表现出来的乐观精神竖起了大拇指,“我小时候腿上生了很严重的病,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路三步一个跟头。后来我做了手术,把长的那条腿锯下来接到了短的腿上。”王金凤命途多舛,“做完手术后,我又出了一次车祸,所以我现在走路不仅一瘸一拐的,而且走几步就必须歇息一下。”

王金凤所经历的这些磨难,让人想到了同样腿部患病,并且多次遭遇车祸的著名女画家弗里达,女性独有的坚韧,让她们都没有被命运打倒,逆境中,是画画救赎了她们,让他们重新拥有了精彩的人生。

“画画让我对生活充满热情与渴望”,王金凤给自己的微信取名叫“凤凰传奇”,她说如今的自己更像是涅槃的凤凰,“我要通过画画活出一种传奇的人生。”

传承非遗 让农民接受艺术的熏陶

被评为省级“非遗”之后,六合农民画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喜欢。如今,六合区冶山镇为了发挥农民画的资源优势,他们于2011年成立了六合农民画艺术中心,搭建了一个集传承、交流与展示相结合的艺术平台。

“现在,我们中心聘请了3名六合农民画非遗传承人专职从事农民画创作,也成功举办了4次全国性的农民画展赛活动。”胡斌介绍。

正如胡斌所说,在“艺术中心”,我们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画,有刻画黄土地风物的陕北农民画;有描绘“黑山黑水”的东北农民画;有渲染少数民族节日气氛的贵州农民画;还有表现现代化新农村的上海农民画……

在与外界的交流、碰撞中,六合的农民画家们变得愈加开放与包容,现在他们结合“多彩画乡,幸福冶山”的主题来建设和发展本地旅游业,在冶山随处都能看到“浓厚的农民画艺术氛围”。

如何让农民认识到农民画的艺术价值,这是萦绕在胡斌心头的艰巨任务,近来,“艺术中心”主动承担起了传承非遗的重任。“我们现在会去中小学上课,对中小学生进行艺术辅导,在艺术中心,一些传承人还会进行现场作画,每次都吸引了大量的附近居民过来看,这就是一种艺术的感化与熏陶。”

现在我们时常讨论,“中国乡村是否还能承载现代人的乡愁?”对此,大多数人抱着悲观的心态预言“乡村”,甚至是蔑视自己精神上的故乡,认为乡村已经沦陷在了现代化的车轮里。但在冶山,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乡村图景,这里色彩缤纷,这里充满活力。朴实、自由、无拘无束的农民画家们用画笔创造出了新的生活。

与几位“画家”交谈结束,天色渐晚,窗外,“近处的湖水与远处的稻田”,让人禁不住地想起了崔颢的诗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只是此时希望代替了“愁”……通过六合农民画,我们看到了乡村的“精神生活”,看到了未来中国农村的希望。(文/唐婧)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