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毅辛:首次为革命亲历者编撰雨花台历史故事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蒋毅辛自幼随家庭从河南迁去汉口,在国民党清党、日本侵华的动荡时局下辗转向北、向西迁徙,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了他的童年与少年时光。

【文字实录】

蒋毅辛自幼随家庭从河南迁去汉口,在国民党清党、日本侵华的动荡时局下辗转向北、向西迁徙,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了他的童年与少年时光。

我的祖籍呢是浙江绍兴。我的父亲是降生在河南,在河南安阳,豫北,我外公家也是在安阳,我出生是在安阳,1924年。在我出生大概一两岁的时候迁移到汉口,但在汉口待的时间不长,然后汉口当时,根据我现在的推算呢,大概就是由于国民党的清党,来进行蒋介石的反革命政变,汉口也乱起来了,所以那里也待不住了,所以家又迁回河南去。但是呢没有迁回到原来的安阳,而是迁回到在这个黄河北岸,紧靠黄河的一个小县城,叫武陟(现隶属于河南省焦作市)。

我就在这个武陟县里头上的小学,一直到小学毕业,当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正好是这个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卢沟桥事变”,那个时候呢,我就小学毕业了,也没有中学给我上了。我呢,当时呢,跟我母亲,还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弟弟在老家,就在武陟,跟着群众一起逃难。那么一起向西边走,走到温县(现隶属于河南省焦作市)。在那里坐了木船,乘木船渡过黄河了,然后由那里到了襄县(现隶属于河南省许昌市),当时我的父亲在襄县税务局(工作),因此就跟我父亲团聚在一起,以后这样子就在襄县待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

然后随着在襄县流亡的当时沦陷区的学生,一起跑到河南的西部,豫西淅川(现隶属于河南省南阳市),这个地方当时有一个学校叫(淅川)国立第一中学。那么我们就考入这个学校(淅川国立第一中学),我呢就随着流亡的学生考入这个学校。我到淅川这个国立中学以后,五年时间基本上都是独立生活的。后来襄县也被日本人占领了,(我)第二次失去家乡了。

经历了一段短暂的和平,蒋毅辛从豫西的一所中学毕业了,而日本帝国主义的不断入侵使得他第二次失去了家乡。面对国破家亡,爱国主义的烈火在蒋毅辛的心中熊熊燃起。而同时目睹了国民党当局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行为更让蒋毅辛和他的同学们失去了对国民党的信任。此时这群青年学生希望能够得到共产党的帮助,也为抗日救亡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他们便千方百计想办法,打算经过重庆、湖北前往中原解放区。

那时候我们想到陕北去,但是这边没有出路,没办法,当时我们在学校的同学,有的在国立中央大学读书,还有的他们经过中央,经过在重庆的中共办事处,然后想办法到陕北,所以我们想通过这个路到陕北去。

这一路也是经过千辛万苦。到重庆找一个姓任的,他在中大的历史系读书,我们就找他,找到他以后,他就给我们介绍了一些熟人,后来我们还跟他一起共同到了重庆市里边八路军办事处的附设地点,一个学校,玉林中学。在那里头住了几天,准备到中原解放区去,从那里坐船到三斗坪(现隶属于湖北省宜昌市),到湖北的三斗坪,由湖北的三斗坪到中原解放区去。

但时局的变化再一次影响了蒋毅辛的命运。在国共谈判的背景下,蒋毅辛和同学们便听从中共党组织安排,留在国统区,继续学业,同时为未来在国统区开展地下工作积蓄力量。

后来正好碰到要举行国共谈判,要举行这个政协会议,在民主的压力下,国民党不得不接受大家的意见,因此呢,地下党就劝我们,说将来不只是在解放区了,恐怕在国统区将来也要进行一些地下斗争。后来我们就决定听从劝告就不去了,还是准备考试,继续在国民党(统治区)读书,国民党统治去读书,然后呢开展这个地下的民主人民运动工作。一样的,既能求学,满足自身对知识的要求,又能为国家或者民族出一些力,因此就留下来了。

来到南京以后,蒋毅辛于1945年加入了地下新民主主义青年社,即共青团的前身。1947年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大学支部。

在这个时候,不久我们就参加了地下新民主主义青年社,它是党的外围的,就是后来的共青团了,党的地下的外围的秘密组织,在这个地下党,在这个中央大学。这是1945年的事情,到1947年,(从重庆)搬到这个南京来以后,就是1946年学校(从重庆)搬到南京来,我也随着学校迁到南京来,然后就继续从事地下工作。

在中央大学期间,蒋毅辛是文法学院的党支部书记,负责编辑刊物和稿件撰写等宣传工作。他经历了国民党对学生运动的血腥镇压,不少同学都在斗争中被捕、遇害。为了安全起见,蒋毅辛随着其他地下党员暂时转移到后方,在解放区学习党的政策。

解放的时候我到华中,最后一批,1948年底,到这个解放区,到华中党校,在华中党校上了半年学校。

刚刚解放,蒋毅辛就随部队重新回到南京。在此之后主要负责共青团方面的工作。1958年,蒋毅辛从共青团转到雨花台工作。建国之后百废待兴,雨花台处于疏于管理的状态,建设工作的整体进展比较缓慢。

 

蒋毅辛在雨花台

到雨花台(第一次)是1958年,之前来过,看起来,那儿荒凉的很,高坡呀,下坡呀,地形也没改造。当时都很简陋啊,都是一些破房子,那时候花墙还没有那么漂亮,那时候开始绿化,搭的有帐篷进行绿化。

蒋毅辛来到雨花台之后,开始把积压的资料文件分门别类进行清理,后来又编辑成册,整理成书。

比较珍贵的那就是革命队伍的编写(亲历者手书的雨花台历史故事),老一代的那么写起来,我写你你写我,还有一些就是亲属,还有就是报纸,各个报的报纸,因为报纸当时登载枪毙了多少,什么身份这些东西,还有一些就是当时刚解放以后发表的有关报纸杂志上刊登的一些纪念烈士的文章,就这几种。

1956年建成的雨花台烈士史料陈列室

首先要整理,首先整理,要辨别真伪呀,要把它分分类啊,哪些有价值,哪些没有价值,哪些能参考,哪些只能摆在旁边了,要区分门类啊,区分门类然后再把它怎么样想办法把它保存起来,使它不受到伤害,

我有半年功夫清理,清理还没完全清理完,后来我感到这样清理不行,一方面清理,一方面编写,我就写了一个《反动统治时期在南京被害烈士大难纪要》。这边还有一部分中央来的(材料),就是中组部,中组部的材料很多,中组部的材料很好。它呢,但是你看一看呢,也都是过去在国民党南京雨花台坐过牢,被捕过,或者是自己的亲属,或者是自己认识的人。

蒋毅辛主持编纂的烈士资料

另外,我在这个基础上搞完了以后,我还编了一本书,叫《英雄雨花台》,这个是后来铅印出来的,在这个军区印刷厂,南京军区印刷厂印刷出来的。

文化大革命以前蒋毅辛的职务是办公室主任,但随着他文化大革命被打倒,他被迫离开岗位,到党校学习了半年时间。后来又被调到城建局做副局长,在任一年多。当时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正式成立了,在管理局党委书记的劝说下,蒋毅辛于1982年回到雨花台工作。回到雨花台之后,蒋毅辛就着手开始陵园纪念馆、纪念碑的全面建设。到他离休时,雨花台陵园的整体面貌已经焕然一新。

80年代第二次到雨花台工作的蒋毅辛

我第二次回到这来以后(文革以后),我就集中精力来抓这个了,就是整个陵园的整体建设,包括纪念馆、纪念建筑,这个这个陵园的全面规划,以及这个宣传的内容,这些东西都在内。

1984年4月22日举行的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开工典礼

所有的纪念建筑,我统统在江苏省南京市的美术馆里展览,征求全市全国人民的意见,所以我每次我都广泛地征求了意见以后,然后根据专家讨论的意见,最后形成一个图案性的东西,还不是光字,文字没得用啊,形成图案性的东西,然后再直接报上去,批准以后我再办。

雨花台烈士纪念碑方案

这个雕塑(雨花台烈士群雕)应该说,我是参考了俄罗斯,就是苏联,有一张在这个乌克兰,乌克兰刑场有副油画,我深深地感动了,啊,几个青年战士被行刑,那个场面,那真是感人,那人物表情啊,就他那内心。这个呢它是,这个雕塑它是主要两方面,一方面它是上实下虚,上面实,下面虚,它就是表示了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像泰山一样,任何暴力都打不倒的,这是最主要的一条,再一条就是全国人民的团结,有老有少,再一个就是揭露国民党的残暴,你看看十几岁的孩子这个都有。

建造革命烈士群像雕塑施工现场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雨花台口述史系列—蒋毅辛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08/30/0cde1802-495d-4efa-a415-5001950ada69.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