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何祥松:我见证了雨花台烈士陵园的整个建设过程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何祥松自幼在张家港长大,1949年考入国民党政治大学,就读一年多,解放后转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毕业之后随校到青龙山参加政治讲习班。结束之后,1954年被分配到市检察院第四处从事秘书、文书工作。

何祥松

何祥松自幼在张家港长大,1949年考入国民党政治大学,就读一年多,解放后转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毕业之后随校到青龙山参加政治讲习班。结束之后,1954年被分配到市检察院第四处从事秘书、文书工作。

“我是张家港人。后来进入国民党的政治大学读书,解放之后。我们全体都在华东人民革命大学里集中读书。后来就下放到青龙山,到乡下去了。”

在市检察院工作了一两年,何祥松又被作为干部下放到六合,在龙袍公社的生产队劳动学习。一年之后,又面临分配工作,由于何祥松家住三山街,原来从事秘书工作,于是就近分配到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来到这里继续负责文字工作。

“我到雨花台是在六合下放一年以后才进去的。他说雨花台呢,靠你家近,那里呢又没有搞文字工作的人,那你就去吧。”

何祥松到雨花台工作的时候,陵园的各方面条件设施都还十分简陋。但由于雨花台是我国数十万革命烈士牺牲的地方,政治重要性毋庸置疑,每年都会有人从全国各地前来瞻仰、祭奠,因此纪念馆的建设工作就提上了日程。后来,时任陵园管理局局长的蒋毅辛开始组织工作人员开展纪念馆、纪念碑的建设工作。

“那时候没有正式纪念碑,没有纪念馆。后来,建造纪念碑、纪念馆都是蒋毅辛(时任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局长)安排我们干的事。那时雨花台也没有大门,就一个小路就上去,不来斯(南京方言,不行的意思)。后来的纪念碑、纪念馆都是蒋毅辛负责搞的。”

“当时雨花台大门都没有,(游客)跑到管理处,还要问,‘哎,雨花台在哪块啊?’其实已经到这个门口了,但是没有标志,后来我们就想造个大门吧,然后我们就造了个大门。”

雨花台旧烈士纪念碑

新建的雨花台烈士纪念碑

在纪念馆、纪念碑的建设中,参与的人员都尽心尽力,为建设工作出谋划策。建筑设计师杨廷宝和他的学生齐康免费义务参与陵园设计。纪念碑的高度42.3米就是依据何祥松的建议为纪念南京解放日4月23日定下来的。建设过程并不一帆风顺,但工作人员坚持不懈,纪念碑、纪念馆、烈士群像陆续拔地而起。工程一直在持续进行,到何祥松退休都没有结束。

“一直在那干,停不下来。当时有一个工程师(建筑设计师)叫杨廷宝,(杨廷宝)义务帮我们设计。我去的时候(杨廷宝)就来了。是杨廷宝和他的学生齐康负责设计,他们两个人负责的。我去的时候已经开始了。”

新纪念碑竣工仪式

“雨花台以后的建设也不容易啊。换了个纪念碑,本来有个小纪念碑,只有七尺高的小纪念碑。后来换了个大纪念碑,门口搞了一个纪念馆。后来逐步逐步,今年这里弄一点,明年那里弄一点。先纪念碑,慢慢地再搞一个纪念馆,纪念碑到纪念馆是一条线。纪念碑高度是42.3米,是我提的,4月23日是南京解放那天,我说再加几个数字进去,他们就加进去了。“

在雨花台的建设过程中,何祥松不断为在此牺牲的烈士规模、遗骸的数量所震撼,这更坚定了他建设雨花台的决心与对本职工作的重视。

“‘髅上髅’是国民党屠杀烈士的主要地方,主要的地方就在那里。就是那块平地后面有个坡,是国民党屠杀共产党(员)主要的地方。有的埋得好好的,有的没有好好地埋。枪毙都在这枪毙。什么叫’髅上髅’呢?就是这个地方埋的人太多了,一层一层的,叫‘髅上髅’。都是骨头哦,都是埋得骨头。不管你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认不出来。所以现在烈士墓少得很啊,雨花台烈士墓少的很。几十万人牺牲在那地方,只有几个(有墓碑)啊。大部分都是无名烈士。我在职的时候听蒋毅辛讲,准备造一个无名烈士墓,结果没造。当时计划在主峰西面造个无名烈士墓,没造成,有这个想法没造成。”

现有的雨花台烈士墓碑群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雨花台口述史系列—何祥松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08/30/11c1966e-6a8c-4bbc-807a-6f1191897c90.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