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里的丰碑默默无语,莫忘信仰初心的绚烂模样


来源:凤凰江苏

雨花台牺牲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在白色恐怖面前,他们无私奉献了宝贵的生命、亲情,英勇不屈、舍生取义是留给后人丰富的精神遗产。

南京的雨花台,古称玛瑙岗、聚宝山,是城南一座美丽的山岗。但是在1927年到1949年短短22年间,这里却成为了中国革命者的殉难地。在白色恐怖面前,难以计数的英烈牺牲于此。

虽然今天他们之中能够查到姓名的只有1519位,留下的照片也仅有100多张,但他们无私奉献、英勇不屈、舍生取义的精神,是留给后人不朽的精神遗产。

烈士殉难处

雨花台烈士陵园内有三处殉难处,分别为北殉难处、东殉难处、西殉难处。

烈士就义群雕

建于1979年的烈士就义群雕,是雨花台烈士陵园的标志。它高10.03米,宽14.2米,厚5.6米,由179块花岗岩拼装而成,总重量约1300吨,是目前我国同类题材花岗岩雕塑之最。烈士就义群雕位于雨花台北殉难处烈士就义原址,这里也是杀害革命烈士最多的地方。

雨花台东殉难处位于东岗坡下,为反动派解放前夕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的处所。1937年以后国民党由公开杀害烈士转为秘密杀害,为掩人耳目,将刑场从北面秘密后移。1951年在此建起了“革命烈士殉难处”的水泥标志。现在的纪念牌坊及圆型黑色大理石墙体建筑是1996年重新修建的。

雨花台西殉难处位于中岗西侧,为烈士丛葬地。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众多烈士,草草掩埋于此,风雨侵蚀,岁月流逝,此地曾白骨累累,被老百姓称为"髅上髅"。1950年雨花台建立了标志性建筑,纪念死难烈士。西殉难处西部则建成了红领巾广场和儿童活动中心。

无惧生死!雨花台是中华民族崇高信仰的最好见证

1927年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国民党开始逮捕和屠杀共产党,国共关系破裂之初,这种屠杀通常不经过法庭审判,被害者也没有辩护的机会,随着国民党统治稳定下来,国民党当局逐步改变政策,变直接屠杀为政治高压和感化、诱降并用的政策。

雨花台西殉难处

1930年国民党当局新建了一座专门关押政治犯和军事犯的中央军人监狱,1931年南京第一陆军监狱(位于小营)迁移并入中央军人监狱,还有江苏第一监狱,又称南京模范监狱,1936年4月成立的首都反省院,公开或秘密杀害政治犯。宪兵司令部位于中华门内道署街,后改称瞻园路,出中华门即是雨花台,山岗起伏,林木茂盛的雨花台被选择为执行死刑的刑场。

雨花台知名烈士墓区

南京《民生报》经常刊登处决共产党人的新闻,其中大都提到刑场雨花台,例如民国19年(1930年)9月5日,首都卫戍司令部枪决男女共党,计丁汤铭、张叔壳、李林伴、罗钟卿、刘烈、石璞、冯爱萍等8人,首度卫戍司令部于昨日上午六时用汽车押解伪团长丁汤铭1名,及共党张叔富等8名……赴中华门外雨花台执行枪毙。

又有民国19年(1930年)9月21日,首度卫戍司令部枪决共党5名,首都卫戍司令部,于昨日签提共党张慧如、傅天柱(即启柔)、夏东山、黄瑞生(黄瑞卿)、郭振青等5名审讯,该犯等均认加入共党,担任重要工作不讳,当即验明正身,绑赴雨花台执行枪决云。

雨花台忠魂亭

还有民国19年(1930年)5月1日,警备部昨枪决大批共党,计刘纯如等25名,南京警备司令部昨晨6时在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枪决共党25人。雨花台是南京的重要刑场,在这里公开和秘密的杀害的共产党成千上万。

丁玲在自传中回忆南京遭国民党反动派逮捕的经历,“我们坐上一辆汽车,车门两边都站有便衣打手,汽车在中山大街往南开去。朝这个方向,我断定是去雨花台。我默默思考:我还有什么事要做,什么话要说呢?不行!都晚了,我什么也不能做了。大块的乌云压着我……”去雨花台是死亡象征。

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邓中夏1933年被捕后,被押送到南京。国民党很多要员都来劝降,却都碰了一鼻子灰。邓中夏告诉狱中的难友:“就是把邓中夏的骨头烧成灰,邓中夏还是共产党员。”

邓中夏在狱中委托难友将自己的一封信转交给党,他在信中说道:“同志们,我快要到雨花台去了。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吧!最后的胜利终是属于我们的”,“只有一个念头,明早去雨花台一定要表现出共产党员的英雄气概,不能使同志们有半点失望”。

9月12日,邓中夏在雨花台英勇就义。

1934年牺牲在南京雨花台的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施滉烈士,17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1924年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是中国留美学生中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他毅然放弃了取得博士学位的机会,回国参加革命,1933年,担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的施滉被捕,次年被杀害。

东烈士殉难处

曾任南京市委书记的孙津川,是南京地下党员的杰出代表。

党的八七会议后,孙津川被党派往南京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当时的南京经过蒋介石的清党血洗,一片白色恐怖,环境十分险恶,革命者随时有被捕牺牲的危险。但孙津川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1928年7月,孙津川因叛徒告密身份暴露而被捕,敌人威逼利诱失败后,把孙津川的母亲带到位于瞻园路的看守所里,妄图用母子之情进行软化。母亲问:“津川,他们会让你出来吗?”孙津川回答:“妈,古人云,忠孝不能两全,就是我死了,弟弟还在您跟前,您老人家是能理解我的……”母亲哽咽着,拿出带来的梨子递给儿子。孙津川只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递给了母亲,暗示着母子从此要分离,表达了自己慷慨赴难的决心。

1928年10月6日清晨,在行刑路上,孙津川高喊:“枪毙我一个,还有十个,枪毙十个,还有一百个,千千万万的革命者,你们是杀不完的!”就义于雨花台时,时年33岁。

北殉难处的烈士就义群雕说明碑

在生与死这人生最严酷的抉择面前,牺牲在雨花台的每一位革命烈士都交出了令人信服的答卷。尤其令人赞叹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用青春书写了这道人生大题的答案,烈士们平均年龄不足30岁,最小的才16岁。在雨花台有姓名的2406名烈士中,年龄在35岁以下的1817名,其中214名不到20岁。

当年,每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都明白,去雨花台就意味着牺牲,那是最光荣的。1930年9月17日,年仅16岁的袁咨桐就义于雨花台,16天后无产阶级作家柔石作诗《血在沸——纪念一个南京被杀的小同志》纪念,“血在沸,心在烧,在这恐怖的夜里,他死了!在这白色恐怖的夜里—我们的小同志,枪杀的,子弹丢进他的胸膛,躺下了一小小的身子,草地上,流着一片鲜红的血!血在沸,心在烧,我们16岁的少年同志被残杀,在这白色恐怖的夜里!”

几个月后,柔石自己也慷慨赴义。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