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阿乐妻女回忆白丁香烈士 :牺牲时身怀六甲,仅22岁


来源:凤凰江苏

在沈阳市于洪区的一栋住宅楼里,我们见到了85岁的时钟曼老人和她的长女乐丁香。对这个家庭来说,白丁香烈士已然成为了一盏明灯、一种信仰、一种凝聚力。

【白丁香烈士小传】

1910年出生,江苏苏州人。曾就读于苏州东吴大学。

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转为中共党员。

1932年4月,白丁香与革命伴侣乐于泓在上海结婚。

1932年9月,白丁香被组织派往平、津一带进行秘密工作,不幸被捕,押解来南京。同年12月牺牲于雨花台,年仅22岁。

【口述人】时钟曼,乐于泓第二任妻子。乐丁香,乐于泓与时钟曼长女。

在沈阳市于洪区的一栋住宅楼里,我们见到了85岁的时钟曼老人和她的长女乐丁香。对这个家庭来说,白丁香烈士已然成为了一盏明灯、一种信仰、一种凝聚力。

白丁香烈士和革命伴侣乐于泓的爱情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白丁香曾是一名弃婴,幼时被苏州一名美籍女牧师收养。1925年,15岁的丁香进入东吴大学学习。在大学里,丁香深受进步思想的熏陶。

革命烈士白丁香

也正是在这里,她遇见了人称“阿乐”的乐于泓。两个青年人一起学习文化讨论时事,一起投身于革命热潮,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个人志趣相投,丁香善弹钢琴,阿乐喜拉二胡。琴声,也成为他们的秘密联络工具,在丁香租住的阁楼窗口,时常传出《圣母颂》的琴声,这就是互报平安的信号。

1932年4月,两人在上海举行了秘密婚礼。

幸福的新婚生活才过了5个月,因叛徒出卖,丁香不幸被捕。1932年12月,敌人将她押解到雨花台秘密枪决。当时,白丁香还怀有身孕。

阿乐闻讯悲痛欲绝。第二天,他不顾危险冒雨赶到南京,身披蓑衣伫立在雨花台丁香就义处祭奠悼念,并立下了“情眷眷,唯将不息斗争,兼人劳作,鞠躬尽瘁,偿汝遗愿”的誓言。

痛失爱妻,紧闭心门18年孑然一身

白丁香牺牲后,阿乐紧闭心门,多年来孑然一身。他一有空,就拉起二胡怀念爱妻。

不少朋友、熟人给他介绍一个又一个姑娘。但是都被他婉拒:“我对我的爱人始终忘不掉。”

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里,阿乐的雕塑凝望着丁香空缺的身影

1950年1月,乐于泓被调回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同年9月任18军军党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并随18军军部进入甘孜。就在这里,他遇到了19岁的时钟曼。

“当时我在18军宣传部,负责宣传报道。阿乐当时是个名人,我和不少姑娘都听说过他和丁香的故事。”时钟曼回忆起当初的情景,依然感叹,“18年不娶,这样的男人真是太重感情了。有时看着他瘦高单薄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竟产生了一种怜惜之情。”

她说,自己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和阿乐第一次见面的日子,1950年10月26日。“那天部队开大会,我担任速记。他看到我后愣了一下,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时钟曼说,阿乐当天晚上又拉起了二胡。

与时钟曼的相遇,使得阿乐关闭了18年的心扉怦然跳动。“你觉不觉得这个小鬼眉眼之间有丁香的影子?”他激动地跑去问朋友。18军军长张国华知道他的心思后,就去说媒了。

时钟曼当时有点犹豫,因为阿乐足足比自己大了23岁。阿乐明白她的想法,对她说:“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曾经的爱人。但我尊重你的想法,我不想把我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

思来想去,时钟曼还是勇敢地接受了这份感情。“就凭他对丁香的一往情深,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1954年5月,这对军旅恋人结为伴侣。

乐于泓与时钟曼结婚照

“因为丁香我们才结缘,我的女儿就取名丁香”,婚后,两人的家中,始终摆放着一盆五彩的雨花石和一枝丁香花。一年后,阿乐和时钟曼的女儿出生。

“当时阿乐对我说,我想给女儿取名叫丁香,但不知道你是否能同意。”时钟曼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记忆犹新,“很多人以为我不能容下丈夫对另一个女人的怀念,但事实并非如此。丁香在我心中,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女性。正是因为丁香,我和阿乐才结缘。也正是因为丁香,我们的爱情才坚若磐石。”时钟曼说,她最终同意为女儿起名“乐丁香”,并努力做通了母亲的思想工作。

“在‘文革’中,阿乐被打成‘叛徒’,被批斗。我们一家人也跟着吃了很多苦头。如果不是有丁香这个精神支柱支持着我们,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时钟曼回忆道。

“丁香也是我的妈妈,母亲亲手将父亲的骨灰葬在丁香树下”,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里,有一张白丁香烈士的画像,眉目清秀、齐耳短发。“原来纪念馆内丁香的照片是空缺的。纪念馆的工作人员特意请人按照我妈妈中学时的照片,画了一张清晰的正面像,作为烈士的画像挂在陈展墙上。后来,姑姑家在拆迁时,找出了一些爸爸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张丁香坐在钢琴前的,大家看了以后,都很惊讶,和画像非常像。”乐丁香说。

对于从未谋面的“丁香妈妈”,乐丁香也把她当成了亲人来缅怀。“1982年,白丁香烈士牺牲50周年时,父亲带着我,来到雨花台亲手种下了一株丁香树。

此后,几乎每年清明,阿乐都会来丁香路走一走。“爸爸怀念丁香妈妈,是很庄重虔诚的。去之前,他一定要理发,把衣裳烫得平平整整地穿上。”乐丁香说,而每到这个时候,妈妈总是特别支持,“丁香妈妈的生日是4月4日,祭日是12月3日,每年的这两个日子,妈妈总会提前备好一桌菜,把酒斟上,放一个空杯子,再把二胡取出来,让爸爸拉一曲,遥祭丁香妈妈。”

1992年,阿乐在沈阳病逝。

第二年清明,时钟曼带着两个女儿,捧着阿乐的骨灰来到雨花台,将骨灰伴随着美丽的丁香花瓣,埋进了这块令丈夫魂牵梦萦了一生的土地。

“之后每到清明节,妈妈就会带着我和妹妹,去雨花台祭拜丁香妈妈和爸爸。当年爸爸栽下的丁香树,如今已枝繁叶茂,我们每次都要捡一些花瓣回来,放在家里做纪念。”乐丁香说,这几年母亲年纪大了,不能亲自去雨花台,但每到清明,雨花台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总会寄一些丁香花瓣,或是拍一段丁香树的视频发给母亲和她。

“也许我不是我,我只是另一个你,因你为了我们而牺牲,我和我的女儿与你融为一身……”寻访当日,市文联副巡视员章世和现场播放了自己根据白丁香、乐于泓、时钟曼这段感人故事创作的歌曲——《我就是你》。时钟曼戴上老花镜,一字一句地念出歌词,忍不住泪盈于睫。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