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亦洁:既然学梅派,就要学习梅先生的进取精神


来源:凤凰江苏

11月8日,由梅派青衣李亦洁主演的京剧《太真外传》首次在南京演出。在新编剧目众多的京昆艺术群英会上,这部梅派传统大戏的上演,让观众们感受了一把原汁原味的京剧范儿。从开幕演出《青衣》到传统剧目《太真外传》再到新编京剧《九月菊》,李亦洁携三部大戏参与群英会展演,四载蛰伏,成就了2013年获文华奖后的又一个事业高峰。

12月8日,由梅派青衣李亦洁主演的京剧《太真外传》首次在南京演出。在新编剧目众多的京昆艺术群英会上,这部梅派传统大戏的上演,让观众们感受了一把原汁原味的京剧范儿。从开幕演出《青衣》到传统剧目《太真外传》再到新编京剧《九月菊》,李亦洁携三部大戏参与群英会展演,四载蛰伏,成就了2011年获文华奖后的又一个事业高峰。

《太真外传》重回舞台,

履诺与梅葆玖先生最后的约定

“这部戏是我父亲生前一个非常好的作品,我希望明年能够在国家大剧院看到你的演出。”去年梅兰芳艺术节上,精编版《太真外传》首演,演出结束后,为表演打动的梅葆玖先生对主角李亦洁说了这样一番话。不曾想,今年4月梅葆玖先生与世长辞,他与李亦洁的这个“一年之约”,也成了李亦洁心中永久的遗憾。

李亦洁《太真外传》剧照

《太真外传》是京剧大师梅兰芳早期的作品,由齐如山、李释戡执笔,不仅唱词文雅,唱腔旋律也多有创新、曲尽其妙。1925年和1926年,梅兰芳先生领衔王凤卿、姜妙香、姚玉芙、萧长华等名角分两年上演,盛极一时。从此,一部《太真外传》成了梅派的传统戏目,也成了每一位学习梅派艺术的演员必备的看家戏。

首演90年后,2015年,江苏省京剧院邀请梅葆玖担任艺术指导,重新凝练了全本剧情,将演出时间压缩到了两个小时左右。“四部戏的精华唱段全都放在里头,好的东西全保留了,把一些残枝修掉,应该算是非常精华。”梅兰芳曾携《太真外传》出访欧洲,李亦洁说,打造这部戏,梅葆玖老爷子原本是希望这部戏能够“不仅在全国巡演,也要在全世界巡演”。

梅葆玖给李亦洁说戏

可惜,首演过后,由于许多复杂的原因,《太真外传》的排演不得不中断下来。直到确认《太真外传》参与京昆艺术群英会的展演,才重新开始排练。“没来得及带这出戏去北京向老爷子汇报”的李亦洁,把南京场的演出当做了另一种形式的感念。“对我来说,也是纪念梅葆玖先生对我的恩情吧,梅先生生前对我一直很关心,所以演这部剧也有这样一层深意。”李亦洁说。

11月8日是《太真外传》时隔一年的恢复演出,也是第一次在南京演出。“作为首演,我相信大家特别是老戏迷,对这出戏应该是非常有感情的,看了之后应该会有感触吧。”而作为主演,作为梅派青衣艺术的传承者,对这出寄寓着梅派几代人心血的作品,李亦洁还有一个愿望——“希望这部戏不仅我要把它演好,梅派各个弟子也都能来传承这个戏,把《太真外传》传承好。”

唱戏不能只为得奖,

演员最终还是要回馈观众

拿了梅花奖、文华奖后,李亦洁还是希望能一直往前走。成立了个人工作室,与济南京剧院、长荣京剧团、连云港赣榆京剧团这些地方剧团搭班演出……四年里,她一直在努力排演更多的作品。

也有很多人说她“该拿的奖都拿了,回家歇着拿工资多好,干嘛还在这忙活”。但李亦洁从没有这么想,“并不是说一个演员是冲着奖项努力的,只要我拿了奖,就可以不干自己的事业。原地不动就是退步,我要不停往前走,既然学了梅派,我就要学梅先生不断进取的精神,我觉得我也一直在这样做。”

李亦洁《青衣》剧照

“一个演员真正好的时光也就这么多年,现在我各方面都是最成熟的时候,如果把这四年全部荒废掉、放弃掉,那我这辈子也就白活了。”四年间,李亦洁拼命找机会排戏,2013年李亦洁与济南京剧院和孟广禄先生合作《项羽》,参加了文化艺术节;2014年再次与孟广禄搭班淮安长荣京剧院,推出了取材于窃符救赵故事的《如姬》;2015年,又有宣传部投资,支持李亦洁创排《太真外传》,再到今年大剧院推出的《青衣》、连云港赣榆京剧团推出的《九月菊》……在演员最好的时光里加上最深的用心,每一场演出都获得了业内的认可和观众的好评。

“因为我喜欢我从小学的艺术,崇拜我的专业。”除了个人的艺术追求,另一方面,李亦洁也觉得,“江苏在你一个人身上花了这么多钱培养你,不是让你拿一个文华奖就回来休息的。你应该回报社会,排出更好的节目,反馈给大众,反馈给培养你的江苏。”

青年演员缺了精气神,

希望能带起年轻一代

都说京剧是国粹,但看看一次次演出中场下坐着的几乎都是老年观众,很多人心里难免忧虑,京剧可能快“死”了。唱戏三十多年时间,看着三十年间京剧、京剧演出、京剧演员的变化,对梅派艺术有着执着追求的李亦洁也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我到排练场看到这种状况挺心痛的,因为从81年进戏校,对京剧有感情。但是现在小孩唱戏时的精气神已经和我们当年完全不一样了,排练的时候懒懒散散。”排练场上,经常的场景是,越是李亦洁这样的“老一辈”艺术家,越在认真排戏,而剧团里的年轻人们则玩手机的玩手机、开小差的开小差。

时代不一样了,李亦洁也不是冥顽不化的老派人,她能理解这些小孩面对的是地位越来越微妙的京剧艺术,也是同30年前完全不同的社会。“外面这个社会五花八门的,诱惑很多,压力也很多。现在工资这么低,能坚守在这就已经很不容易。”

像很多对京剧这份事业有着深深认同的演员一样,李亦洁也习惯用“外面”来称呼剧团外的世界。“外面”称她是艺术家还是演员,“外面”是不是邀请她去参加春晚,“外面”是不是请她转行去当演员,她都不在意,只想把有限的精力放到京剧“里面”。改变不了“外面”的大环境,李亦洁就发挥京剧行里“传帮带”的精神,想在“里面”拉年轻演员一把。

“这是咱们戏班里头的一个老传统,就是老的带小的。不论草排还是带妆排,每一次我们都站着一字一句认真唱,旁边的人都看在眼里。我们对戏的态度,慢慢会带动大家的。当你认真的时候,他也不好意思懒懒散散了,团就是这么带的。”

李亦洁《九月菊剧照》

与连云港赣榆剧团排《九月菊》的时候,李亦洁在当地排练了两三个月。赣榆剧团是个小剧团,鲜有登上大舞台的机会,多数时候还是接“下农村”的活,露天演出多、演员拿的演出费少到只有十几二十块。但在李亦洁的带领下,尽管条件特别艰苦,演员们还是特别努力、用心地去排出了这样一场“大戏”,登上了群英会的舞台。

“他们个个我看了都非常感动,特别就像《青衣》里的筱燕秋一样特别崇拜自己的事业。他们环境比我们差远了,但还能坚守在那里。”从赣榆回来,李亦洁也常拿这些孩子的事迹教育剧院的年轻人,“现在戏剧出于这么一个低潮的状态,他们还能坚守在这干,我觉得是非常值得大家去尊敬的一件事情。”

当问及未来有还有什么打算时,李亦洁笑着说,“其实,在排演《青衣》那会,我就给自己定好下一年的目标了,只是具体的操作方式还没有想好,目前来说,这还是个秘密。”尽管充满了期待,但毋庸置疑,传承与发扬京剧艺术,是她的责任与使命。正如采访中,她一直说,“如果团里有年轻演员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会全力以赴帮他们的。”(邬楠、杨倩菲)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