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倾听】档案人任遵圣:从档案中可以开采黄金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当今是创新时代,创新是什么含义呢,我的理解,创新就是人的智慧建立到一个程度,冒出来的火花,这个火花,这个冒出来的火花,就是创新的产品,而这个积累的智慧,而这个智慧的积累,就是档案的就是创新,所以创新的时代是我们档案工作者大有作为的时代,迈上新台阶,建设新江苏,离不开档案。

文字实录

第一部分

大学时写调查报告反对大跃进

回忆这个一生,我最难忘是三件事。

第一件事,那是1958年。那时,高举三面红旗和大跃进的年代。那个时代,流传着这样子的一句话,就是共产主义就在眼前,已经看得见,摸得着。

当时我是中国人民大学,档案专业,二年级的学生。学校派学生出去劳动和调查。我和几个同学被派到北京郊区,丰台区,黄豆岗公社劳动。

劳动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大办食堂,我们都在食堂里头吃饭。这一个村,一个生产队,就这一个食堂。老老小小,包括病号,你在家生病,也要到食堂吃饭。

我回学校以后,写了一个调查报告,我认为大办食堂,在当时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是不太适宜的。一个生产队,一个村庄,吃一个食堂,带来很多的问题。我还认为,社会发展是一个阶段,不是一步就能够跨到共产主义的。

这个调查报告,交上去以后,整个学校就跟天塌下来一样。

“我们学校好像有人反对大跃进,反对三面红旗,反对共产主义。”这个时候,对我的压力很大。

正在这个学校里面准备批斗的时候。中共中央,八届八中全会,对外公布了。中共中央八届八中全会的公告,和我的调查报告的所提出的问题、理论基本相同。这个公告里头主要的就是社会发展要有阶段的,对大办食堂也不提倡。这个时候对我就减,我就松了一口气了

后来,我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据说,我入党的时候,是经过北京市委组织部同意批的。再后来,我又成为中国人民大学优秀的学生。中国人民大学这个一次,就是1959年这个时候优益生的评选很严格。全校近万人,优秀学生只有几十人。档案系几百人,优秀学生就只有我一个。

第二部分

提出“精而全”,保全江苏档案

第二件事,1965年。是文化大革命的前夕,林彪当时提出来“少而精”的口号。当全国搞战备,他叫各行各业,任何方面都有少而精。档案部门,要顾及少而精呢,就是档案越少越好,越精越好。

有的地方,有的兄弟省的市县档案馆就提出了一个口号,档案要一担挑。就是发生战争,我一个档案馆,我一个担子就可以给他挑着跑。这很多档案就烧掉了,很可惜的事情。

烧档案,就是烧我们的民族。民族没的档案,他没的记忆,就失去了记忆,一个民族没的记忆,在这个世界上,他也没的他的发言权。

但是少而精,是林彪提出来少而精,你能反对吗?反对就要坐牢,杀头。这就一点不含糊。

所以我这个时候呢,就迂回地写了篇文章《谈谈档案的精与全》。这个文章呢我想寄到原来国家档案局办的刊物叫《档案工作》就现在的《中国档案》的前身。去投稿,这个刊物呢不敢用,就是不能用。结果在国家档案局,内部刊物,发表了。

这个发表以后,也引起了国家档案局领导的重视。

所以这个时候,国家档副局长陆峰(声译)到江苏,也肯定了江苏的做法。

所以呢,我们现在,我们江苏,省市县档案馆,包括的档案,比较全应该说当时没有受破坏,没有受损失,有一定的关系

第三部分

设备可以下马,档案不能下马

1980年前后,国家反对“洋冒进”,就是已经进口的,国家进口的设备都要下马,我81年到扬子石化公司去做调查,发现设备躺在那块不动,档案也放到旁边没的人管了。

这个时候呢,就我到扬州,向他们领导反映这个问题。又跟他们开了一些座谈会,最后呢,他们的领导,也感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虽然有人反对,但领导还是下定了决心,这个时候恢复了档案处。在这么穷,在下马的时候,恢复了档案处。我当时跟他们谈,我提的口号是很简单,设备下马,档案要上,设备可以下马,档案不能下马。

档案这个时候要强化,要管理好,一份也不能少。在这个时候,建了扬子石化档案馆,扬子石化档案馆是全国第一个企业档案馆。

后来,不久呢。国家又支起进口的项目,要上马了,要恢复生产了。所以上马的时候呢,这个扬子比全国同类型的企业上马的比较快,因为他有档案,这个原装条件比较可以,他都没有少啊,经济效益也比同类型的比较好。

第四部分:

从档案中可以开采黄金

档案并不神秘,因为一个人从生下来到离开这个世界,都要和档案发生关系,一个不与档案发生的人是不存在的。一个人生下来,在医院办的各种记录,这就是档案。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殡仪馆办的各种记录,这也是档案我们说档案并不神秘,或档案的普遍性,并不是讲档案并不重要,档案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档案是国家的重要资源,从档案中可以开采黄金。具体讲,档案的作用有两个方面,第一,档案的形成过程,是它档案本身所反应的对象的一个自我认识的过程,比如说,长江大桥的存在,长江的产生和建设的各个过程,它所形成的档案,这个大桥的档案,在这大桥,认识大桥的这个一个过程,就是认识大桥的一个工具,一个产品,一个产品的档案,是认识产品的一个工具。从这方面来讲,所以档案是认识客观世界的工具,也是一个客体自我认识的工具。如果一个人,你要认识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吗,那么请看你个人的档案,那一座建筑物,一座楼房,你要知道这个楼房的建设的情况呢,那么请看这个楼房的全部的竣工档案。这个档案,它不仅是自我认识,它是认识客观世界的一个工具。有人讲,档案,一个国家的档案是一个国家最尖锐的武器,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国家的全部档案,反映了这个国家的它的竞争力,它的创造力和它的可持续的力量。一个国家没有档案,一个企业没有档案,一个产品没有档案,它靠什么去竞争呢,所以档案,它就有竞争力。从总体上来看,档案对一个国家来讲。第二,档案,档案是人大脑的延伸,就是讲了大脑是记忆的,是人的记忆的一个工具。没得记忆就没得知识,因为记忆的载体是知识,知识的载体是档案,从这个意义来讲,这个档案它能够激发一个国家的智慧,能够发展一个国家的智慧和才能,能够记录,记录人类的智慧,并给它建立保存起来,使它能够延续和进化,所以,档案是智慧的海洋,这点一点不错。

当今是创新时代,创新是什么含义呢,我的理解,创新就是人的智慧建立到一个程度,冒出来的火花,这个火花,这个冒出来的火花,就是创新的产品,而这个积累的智慧,而这个智慧的积累,就是档案的就是创新,所以创新的时代是我们档案工作者大有作为的时代,迈上新台阶,建设新江苏,离不开档案。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江苏人物专访:任遵圣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1/06/f22a2063-e386-4e00-9c64-61aaa75b7ed7.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