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雨花台烈士传丛书》作者访谈系列二:暗黑地狱潜伏者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雨花台烈士传丛书》作者访谈系列二:暗黑地狱潜伏者。2015年4月,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联合启动《雨花台烈士传丛书》编撰工程,计划为100位雨花台烈士作传。2016年6月29日,首批26本记载37位烈士事迹的传记在南京发布。

苦难的时代 觉醒的少年

在国共斗争中,隐蔽战线是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战线,每一位隐蔽战线的同志无一不具有独立作战的能力。这是一群神秘人物,他们能无孔不入,无处不在;他们胜利了不能宣扬,失败了无法解释。关键时刻,他们的存在可以改写历史。

1905年,卢志英出生在山东潍坊昌邑县一个农民家庭。1920年,卢志英到昌邑县读书。在那里,他阅读到了《共产党宣言》《俄国革命纪实》,逐渐接受了社会革命、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等新思想。

吕胜梅: 我们以前知道卢志英是在隐蔽战线上工作了20多年这样一个传奇的英雄,就是很有传奇色彩,那么关于他一生主要的事迹,可能我们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而且尤其是在他青少年时期,他早期的一些经历的话,以往在一些作品当中基本上没有涉及,所以说当时我们了解的信息是比较零星的、不系统的,然后也不全面、不完整,所以这个书完成了以后,等于说对烈士的事迹相对地了解的多一些,然后对他的精神、对他的这种品格,可能更多的就是有所感触。

冷少农,贵州省瓮安人,1900年他出生在一个贫苦农家,少年读书时就立志要做范仲淹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1917年,冷少农考入贵州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在校读书期间,深受新文化运动思想的影响。

范祖贵:以前,比如我接触冷少农这位英烈的名字。那时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只是听说瓮安有一位烈士叫冷少农。说到这段历史,他的事迹是怎么回事,这个没有了解。一直到了在这个2004年,那时候我在乡镇做党委书记的时候,县委组织我们到江苏去考察学习,也到了雨花台纪念馆这个地方去。 因为我以前听说过,有个在南京雨花台牺牲的烈士是瓮安人。

谢崇禄:冷少农在这个贵州,贵州省公立法政专门学校读书,也就是五四运动期间呐,那时候他也就提出了,实际上就是提出了这种马克思主义初步的思想,特别是李大钊主编的《少年中国》,这个杂志在当时中国是很有名的,所以他把他的那本书上,盖上了他的印章,冷少农这三个字,这本书我们看到,就把它记下来了,记下来已经挪入了这个书里面。

加入中国共产党 奔赴隐蔽战线

1925年,卢志英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卢志英到北京从事地下工作;1929年在上海中共中央军事部做情报工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卢志英被派去西安,在杨虎城部从事兵运工作。1932年,卢志英被派往江西德安国民党军莫雄部任参谋长,从事兵运情报工作。

吕胜梅:事实上像卢志英他坚持了20多年,非常的不容易,好多事情都可以说具有传奇色彩,比如说我们平常最熟悉的就是关于他在江西,在德安(庐山脚下),获取那个当时国民党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这样一个“铁桶计划”这样一个事情。这个网络上,还有一些报刊杂志上,可能对这件事情的描述也比较多,事实上我们现在来看,就是说他事实上最重要的,他是作为一个我们中央军委系统的一个情报的工作人员,打入国民党内部,那么他担任的是江西第四区保安司令部,作为一个情报参谋,等于说他作为国民党的一个军官,然后当然在这里面又涉及到了一些统战的工作,其中一个莫雄(保安司令),他是慢慢地通过在日常的这种交往过程当中,当然莫雄本身也有进步的倾向,然后通过这样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最终让他倾向于革命,然后对共产党做了很多的帮助。

1925年,冷少农南下广东投身革命,并报考了黄埔军校。毕业后,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分配到黄埔军校政治部周恩来主任办公室,担任秘书。大革命失败后,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冷少农隐蔽了党员的身份,到南京从事情报工作。1931年,何应钦被任命为湘赣“剿匪”总指挥,率20万兵马,对苏区进行第二次围剿。这时,周恩来亲自安排隐藏在何应钦身边的冷少农,开始发挥作用。

范祖贵:你像这个冷少农,他在何应钦身边,何应钦是非常信任他,为什么信任他的,他冷少农在贵州法政学校读书的时候,哎,何应钦就给他们在这个学校就讲了武术这方面的知识,就是他的老师,后来冷少农到了南京去,就与宋志成这些同乡,就介绍给了何应钦,在他那里面去工作,很多就到了南京陆军军官学校,就那个黄埔军校,去学习去读书,冷少农不是,是去安排工作,当这个何应钦的秘书,后来何应钦任军政部的部长,他又顺理升任他的秘书。

以身犯险 牺牲小我

隐蔽战线的危险程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卢志英为了掩护战友,牺牲了自己的孩子;冷少农潜伏期间也层面临身份暴露的危机。最终,他们都为了革命事业和革命信念,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吕胜梅:当时在贵州,然后红军长征途中因为是非常艰险的,然后张育民当时抱的是这个小孩儿,很小,然后刚好是去和卢志英汇合,卢志英当时是还有几个战友,七八个人大家一起,那个时候就是敌人一群马队过来了,他们就只好藏在一个石板桥底下,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小孩儿很小,受了惊吓就哭起来了,哭起来了以后,先开始张育民是给他吃奶,就把奶头塞到他嘴里面,叫他不要有声音,但是时间长了也容易憋得喘不过气来,所以说她等于说给他换气的时候,这个小孩儿就哽住了,然后后来肯定哇的一声就哭起来了,在这种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一哭以后就敌人听到声音肯定就知道他们隐藏的方向,所以非常得紧急,千钧一发这样的时候,卢志英当时事实上对这个儿子也是很珍惜,因为第一个儿子他就已经没有了,这个孩子他也很舍不得,但是当时就没有犹豫,抱起他来就向对面那个山头走去了,等于说把这个孩子就挂到了对面山头上一棵枣树上,这样子敌人听到这个声音可能就往那个山头跑了,然后这个战友就得以逃脱,向另外一个方向转移。

谢崇禄:这个暴露呢,这种现象有,但都不很明显,他有一次是这个,刚去的时候,他是以民生中学老师的身份,民生中学的校长叫徐雄,这个?给那个校长直接?进去,他在那儿当教师,当教师呢,他进去的时候,因为他得出来组织地下,因为周恩来派遣他和共产党联系,这个时候遇到一个国民党在这搜查,搜查这个学校的时候,这一次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搜查他的国民党,是一个营还是一个连,就搜查那个学校,把他房间里面那个发报机,在发报,不是发报机,油印机,油印传单的那个机子,把他搜出来了,搜出来之后,又遇到一个老乡,这个老乡是当时的那个连长,我们书上给他的名字叫宋志才,他实际叫宋志坚,也就是宋良辰的亲哥哥,大哥,也就是贵州松桃的人,宋志才一听他的口音,因为搜到油印机的时候把他喊到办公室来,就问他为什么有这个东西,你一个教书的要油印机干什么,所以他也听出来他是贵州口音,然后他就自我介绍,我是哪儿哪儿的。

多方搜集资料 还原烈士真实人格

由于隐蔽战线工作的特殊性,这些革命烈士的生平事迹往往扑朔迷离,有的根本没有资料可查,有的资料不知该往何处寻找,还有一些资料涉密不可查。为了撰写烈士传记,吕胜梅、谢崇禄、范祖贵等人着实花了不少功夫。

吕胜梅:收集资料主要有这样一些渠道,一个呢就是首先他卢志英烈士,是雨花台牺牲的英烈嘛,我们先到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去查看了卢志英烈士的卷宗,这里面资料非常的丰富,纪念馆也做了很多很好的整理的工作,所以对我们提供的帮助也很大,这是一个方面,再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收集到一些,像一些党史部门、档案局收集的一些关于烈士的资料,还有他一些生平简介之类的那些小传性质的文章,这个是官方的文章,然后这些资料还远远的不够,接下来我们就是是到烈士的故居,去采访一些亲属、当事人,然后通过这样获得一些第一手的资料,然后在烈士生活过、工作过的一些地方,我们去联系了当地的一些党史办,像党研室、档案馆、图书馆等等这样一些,像革命烈士陵园,只要是有线索的地方,我们就尽可能地去寻找一些。

范祖贵:我们分别到了好几个地方,一个就是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到那个地方我去了三次了,我都到那个地方去了三次了,还有我们在南京这个地方工作的瓮安人、贵州人,我们了解的,他们能够了解一点冷少农的事迹的,我们都走访,还一个就是在贵阳,我们省委党史研究室、社科院(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到那个地方一起收集,我们走访,在贵阳,曾经和冷少农一起战斗过的战友和同乡同学的时候呢,收集他们留下来的资料,从中,他们写的日记也好,他们写的回忆录也好,从里面就发现了,冷少农在历史上曾经的一些事迹,就把它纳进去了,特别是,像他这个家书、家信是特别不容易的

谢崇璐:我们在编写这本书的时候呢,冷少农的亲属,他的孙子。他孙子为这个事情,是倾尽全力。就跑到南京、北京、山东,都去了。因为南京老革命在那个地方他得到了?、吴豫他们几个的亲笔回信,还有吴豫跟他介绍了这个延安这边工作的但这个回信呢。就没有找到人,他在省里面,在贵州啊。亲自去了这个松桃?。

就是我们这次,他是花了很多精力。就从他,特别是退休以来,他就九几年就退休了。退休以来,一直的从事这个工作。对他的这个祖父,是很尊敬,很崇敬,就想把他这个思想、事迹,就是想把他记录下来,所以他费了很多精力。

卢志英为了革命事业,先后抛弃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在一些人看来,这是“没有人性”的,但随着史料的发掘及写作过程的深入,吕胜梅慢慢地发现了一个“真实”的卢志英。

吕胜梅:事实上我们是觉得他在很多方面,事实上他也是很好的一个慈父,比如说他到最后47年被捕以后,他还有一个儿子就卢大荣,跟他一起坐牢,也一起被捕,那么在狱中,在这样一个也比较艰苦的环境里面,他因为以前从事革命工作,一般就是早出晚归,很少跟孩子单独呆在一起,也很少有机会来教育自己的孩子,那么在狱中他利用这个有限的时间,教孩子学科学、学文化,语重心长的教育他,就是要学好本领,将来的世界是你们的,就是他有好多这种细节,可以体现他作为一个父亲事实上他也是非常慈爱的,然后他留下的诗,里面其中有一个也是关于在狱中听到革命战友那个带小孩儿坐牢,小孩儿哭,他还讲就是说是“伤心最是囚婴泣,凄凄切切震心弦”,就说他听到这个小孩儿哭,事实上也是肝肠寸断的,你想就是由己及人。

无数隐蔽战线的同志为了革命的成功做出了巨大牺牲,但由于其工作的特殊性,他们的功绩却往往被人们遗忘,甚至由于这些人的特殊身份,不管在当时还是后来都蒙受过许多不白之冤。

对卢志英的研究越深入,吕胜梅受到的触动就越大,就越下决心要写好烈士的传记,从而发扬烈士的精神,为时代留下宝贵财富。

吕胜梅: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我觉得烈士他这个精神特别让人感动,特别让人震撼,当初一开始也讲了就是我们对烈士了解不是很多,然后只是作为一个比较感兴趣,觉得他是一个隐蔽战线工作的地下工作者,很有传奇色彩,我们想来读一下,那么通过这个书,从收集资料,到慢慢地修改成书,这样一个过程下来,我们对烈士他事迹有了更多的了解,然后对他的精神的内涵,就有了更多的这种感受,就是说无论是张育民也好还是卢志英也好,他们当初事实上就是走上革命道路,然后一直为了党奋斗终生,自始至终他们对党非常的忠诚,然后对自己的信仰非常的坚定,从来没有动摇过,然后无论是在多么险恶,像“白色恐怖”的这种环境里面,然后环境很险恶,尤其是有些时候,他们可能也会受到一些委屈,受到一些误解,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对待,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都始终没有动摇自己对自己革命理想的这种追求,对党的忠诚。

作为一名老党员,范祖贵、谢崇禄们从冷少农身上,学到了另外一些东西。冷少农自25岁投身革命一直到32岁牺牲,之间从未回过家。他母亲以为他在南京贪图荣华富贵,忘了家中的妻儿老小,于是写信骂他“不忠不孝、忘恩负义”。

收到母亲的信后,冷少农内疚不已,给母亲回了数千字的长信,信中他写道:“你老人家和家庭一切人过去和现在的痛苦,我是知道的,但是无论怎样的苦,总不会比那些挑抬的、讨田种的、讨饭的痛苦……我因为看着他们这样的痛苦,心里特别难过,我想使他们个个都有饭吃,都有衣穿,都有房子住……”

“我已经把生命许给了为天下的劳苦大众谋幸福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是一件最大而又最复杂的事情,非得把全身的力量贯注着,非得把生命贡献。”

在另一封给儿子的信中,他说:“你生在中产的家庭,得饱食暖衣的读书写字,这种机会是非常难得的,希望你好好的努力,以期无负于家庭,无负于社会。同时你要常时留心到远的或近的人们,有许多是不有法得读书写字,有些更是没有法解决衣食。你就要想到你读书写字的目的,是要为这一批人求一个适当的解决。”

这是冷少农写给儿子的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他离开家时,儿子才5个月大。

冷少农们为了同胞与民族的命运,牺牲掉家庭的幸福,乃至个人的生命。这是伟大而又艰难的事业,无论在当下还是未来,他们都是值得我们永久铭记与传颂的最可爱的人。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第二集 暗黑地狱潜伏者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70703/15/wemedia/2a87af8fd01a1274d762761fa28c7f90603561bd_size274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