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雨花台烈士传丛书》作者访谈系列四:剑胆琴心铁军魂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雨花台烈士传丛书》作者访谈系列四:剑胆琴心铁军魂。2015年4月,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联合启动《雨花台烈士传丛书》编撰工程,计划为100位雨花台烈士作传。2016年6月29日,首批26本记载37位烈士事迹的传记在南京发布。

新四军军部成立初期部分领导人合影(左起:陈毅 项英 袁国平 李一氓 朱克靖 粟裕 叶挺)

解说:这张照片拍摄于新四军军部成立初期,照片中的七人,或组织过二七大罢工、或领导过南昌起义。抗战初期,他们是新四军的军政核心,率部在苏皖地区发展队伍、参与抗战。

1938年,袁国平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朱克靖任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长。那时,新四军刚刚建立不久,政治工作还处于初创阶段。为加强新四军的政治工作建设,1938年5月间,项英、袁国平派战地服务团团长朱克靖率演出队去安徽,进行抗日宣传,并代表军部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建国后,照片里的七位早期新四军领导中,陈毅、粟裕被分别授予元帅、大将军衔,李一氓成为外交领导,而项英、叶挺、袁国平、朱克靖四人却没有迎来胜利的曙光。

1941年,袁国平在皖南事变中牺牲,年仅35岁,1955年他的遗骨葬于南京雨花台;六年后,时任山东野战军联络部长的朱克靖被捕,牺牲时52岁,遗体被草草掩埋于雨花台烈士殉难处。

董恒峰(《袁国平传》作者):以前知道袁国平是毕业于黄埔军校,参加过北伐战争,参加过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后来参加组织红四师。一直后来到中央苏区当红三方面军团当政治部主任,再后来长征,一直到新四军当政治部主任,最终在皖南事变中壮烈牺牲,基本上脉络是这样。

赵勤轩(《朱克靖传》作者,朱克靖女婿):朱克靖是做政治工作出身的,他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党派他到那学习,学习了一年多回来以后就是1925年了。参加大革命,党派他在当时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做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所以他是做政治工作出生。他没指挥过打仗,它不是军事干部,一直做政治工作和统战工作。

大概十年前,董恒峰和赵勤轩、康青星夫妇分别开始着手写作袁国平、朱克靖烈士的传记。随着了解的深入,穿越战争与和平的这两代人,有了共同的语言。

赵勤轩:随着收集的材料越来越多,对朱克靖认识也是越来越多,发现呢我们过去知道的很少。实际上烈士是有着很丰富很生动的人生经历,这样的就决定把他写成一本书。

文人从军

1922年,袁国平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五四后兴起的种种思潮在这里汇聚争鸣,追求进步、酷爱文学的袁国平很受赏识。毕业后,他受田汉邀请到上海共同创办“南国社”。

董恒峰:当时田汉都很欣赏他,就是说,谋生来讲,对他来讲都不成问题的。到哪个报社到哪个杂志社啊,随便干点事情混口饭吃没有问题。但是这点他就跟别人想得不一样,他就想把自己个人的前途和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袁国平当时在上海,就感到中国如果这样下去,没有前途。当他听说,广州黄埔军校在招生的时候,毅然决然就去报考了黄埔军校。文人不行,中国好多问题还是要靠武力去解决。没有武力去解决,是不行的。

当时,面对动荡的内外形势,被这种无力感深深刺痛的知识分子不在少数。先后留学法国、苏联的朱克靖,归国后参加大革命。1927年,国民党分共,朱克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漂泊生活。

赵勤轩:因为1927年以后党都不行了,国民党屠杀共产党人,朱克靖转入地下了,他没有投降,他转入地下了。他就靠这个(种菜)生活,在北京街头他见过白崇禧,白崇禧他们在北大的时候是熟人,白崇禧认出他来了。他(白崇禧)就问他:“克靖兄你怎么沦落到卖菜啊?”朱克靖挑着担子在卖菜,白崇禧是中将阶级的高官。朱克靖就说,我就是农民出身,我卖菜我应该。白崇禧就让他,你要想找事情做,就来找我。那时候朱克靖想要找事情就是要宣布脱离共产党,发表一个声明就可以,有这种叛变情结的人不在少数,到国民党来当高官。朱克靖没有,朱克靖拒绝了白崇禧的邀请。

到1937年,辗转来到南昌的朱克靖,已经成为当地文化界的知名人物,但卢沟桥的枪声,再次激起了这个文人不安分的志向,加入新四军、重回战场。

赵勤轩:朱克靖因为也是个大知识分子,在上层工作有相当的影响。全面抗战以后,新四军组建了抗战文工团,当时的战地服务团实际上担负着宣传、组织、发动群众这多方面的工作,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工作。当时,周恩来曾经征求朱克靖的意见,问想做什么样的工作,因为他大革命时期职务很高,和周恩来是一样的。朱克靖说我做什么工作都可以,只要为民族解放贡献力量就可以,周恩来就说战地服务团的这个工作很重要。

前线做动员烽火谱军歌

1938年1月,朱克靖就任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长;1938年4月,袁国平就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入选“雨花台烈士丛书”的传主中,袁国平、朱克靖是较为罕见的前线战士。

董恒峰:不管是隐秘战线还是公开的斗争,它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实现我们共产党的目标。也就是说性质不同吧,手段不同,目标是一致的。要说不同点吧,你比如说隐秘战线,那首先要保证自己,你暴露后就完了,你被人家逮到了,马上就面临着一个杀头的危险。那更重要的就是隐蔽自己,在隐蔽自己的前提下,才能把你的工作做好。那在公开战场,你不能为了隐蔽而隐蔽啊,你更多的是要勇敢,对吧,要去打,要去跟他们拼,那是不太一样。

董恒峰:袁国平擅于到最前线去搞思想发动,你比如这个皖南事变之前,他就去做动员工作,哪怕是我们皖南事变先遣队,先回去的一拨人,他也要去做动员,在红军长征的路上,每到硬骨头,要冲的时候,他去第一线,去做思想工作,按照我们现在讲法,这是很接地气啊,他并不是说写写文件,发发文件就完事了,他会亲自到前线去做工作。

董恒峰:好多新四军老战士都讲。袁国平特别和蔼可亲,没有什么架子,第一次见到袁国平的人,都不知道他是高级干部,就很普通的一个战士,所以我就感觉到很,没有架子,这就是为什么他很有亲和力呢,大家对袁国平念念不忘呢?我觉得这就是袁国平的闪光点。

解说: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国难当前,袁国平、朱克靖这一批战地知识分子没有顾及个人的安危,而是将宣传、统战的阵营推到了前线。在最危险的地带,争取不流血的胜利。

赵勤轩:当时在新四军总部里头,编制最多的就是战地服务团,他有100多人将近200人,其他几个单位加在一起还没有100多人,它们是最大的一个单位。从工作中包括以后在组织宣传各方面获得的成绩,都受到军部的肯定。

赵勤轩:在这方面,这个后来的新四军的政治部副主任朱继光上将写了一本关于战地服务团的一个评价,评价是很高的,对朱克靖也提到了,说他是陈毅陈老总统战工作的有力助手。

这首新四军军歌,正是在袁国平的主持下,会同陈毅、朱克靖、李一氓等领导人共同创作完成的。1939年,它首次在新四军纪念中共建党18周年的大会上唱响,随后在全军传唱开来。

当时美国著名女作家史沫特莱正在皖南采访,她被新四军指战员学唱军歌的气氛感染,在听了袁国平的介绍后,史沫特莱提笔将军歌翻译成英文、介绍到国外,并称其为“时代的强音”。

董恒峰:袁国平本人啊,他很有才气,他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你翻袁国平的文集就可以看出来,文章写的非常棒,他自己有这个做政治生涯的底气,他对马列主义的理解,对中国的世界观的把握,对现状的看法很精准。

青山埋忠骨马革裹尸还

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袁国平所在部队身陷国民党重围。重伤的袁国平为了不拖累部队突围,举枪自尽,兑现了“99发子弹打击敌人,最后一发留个自己”的悲壮诺言。1947年1月,郝鹏举叛变,朱克靖被捕。关押期间,蒋介石三次亲自出面劝降,无功而返。10月,朱克靖在南京郊外被秘密处决。

董恒峰:他第一次给他母亲写信,就谈到可能就要为国捐躯,然后他到了皖南之后他在信里他的职务也不低了对吧,但是他在皖南事变之前,在给他哥哥写信当中,他就提到这个事情,有可能会为国家和民族留最后一滴血,他自己是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的,就是说在这种战乱的年代,随时都有可能牺牲。所以说,到皖南事变以后,在那种紧迫的情况下,袁国平他肯定能想到这些事,但是他义无反顾,就是做出牺牲。

赵勤轩:朱克靖和同志们在最后一个春节的晚上,他自己也说了,可能我们都要做牺牲,他已经估计到这一点了。但是呢我们要完成党交给我们的任务,这个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来讲,就是要完成党赋予的使命,这个还是有他这种精神吧。

1946年,时任山东野战军联络部长的朱克靖成功争取郝鹏举起义。不料,起义不到一年时间,郝鹏举就露出叛变中共的倾向。为了多争取郝鹏举部哪怕一分钟的中立,朱克靖毅然深入虎穴。

赵勤轩:陈毅老总就说的很清楚,当时争取郝鹏举有三万多人的兵马,争取郝鹏举中立就是很大的一个力量。就是他不参加反共,我们在莱芜战役就能打的好,所以就是要稳住郝鹏举。所以陈老总呢和朱克靖说,你们这是深入虎穴,要坚持到最后一分钟,多争取一分钟,我们这边的胜利就多一分钟的把握。事实也证明了我们取得了山东、苏北战役的胜利,莱芜战役的胜利,郝鹏举没有参加国民党的一方面,稳住他。这样莱芜战役打胜了,当然郝鹏举也叛变了,也把朱克靖出卖了。朱克靖被捕以后就被押到南京了,华东军区知道消息还是比较晚的,开始不知道。

一直到1948年的时候,我夫人的母亲康宁给张茜写信,她写信还问朱克靖的情况,张茜说,陈老总也说了敌人现在是处于没落的阶段,他们对朱克靖如果不是过分注意的话,朱克靖还可能保住,做过这个估计。1948年之后我们抓住保密局特务,他透露(朱克靖牺牲)。另外一个呢,就是在台湾的有两个人回来了,这两个人就是曾经和朱克靖同监狱过,一个叫亢歌,还有一个叫丁宇,他是我们一个地下工作者,我们派到台湾的地下工作者。他们回来以后,证明,就是向华东地区证明,朱克靖已经牺牲了,这样才知道。

赵勤轩:因为革命烈士太多了,当时枪杀很多革命烈士都是掩埋在雨花台。雨花台当时是一个荒野,不像现在有建筑,当时就荒郊野外,都埋在那里头,没有特殊标志的,找不到,所以他们也没有发现。古人说青山处处埋忠骨,是吧,我们中华大地埋下革命烈士的忠骨,也是成千上万,这不一定一定要马革裹尸啊,一定要有自己坟墓啊,大家知道就可以啊。所以我们现在也没有特殊去寻找这个尸骨,也没办法去找。

全民族的利益就是他们的信仰

董恒峰:中国近代史,是一部血泪史,当时我在想,为什么那么多人,这不光袁国平啊,那么多人,抛头颅洒热血,对自己的生命都那么不走心吗?当然这肯定是不对的,谁不想活着?谁不想享受?但是,当他们看到中国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面临一个亡国的风险,他们情愿牺牲自己,保全民族。这是我的一种感悟啊,因为他就看到如果中国人都不起来,中国肯定完蛋。

董恒峰:他是选择了国家利益,选择了民族利益,袁国平在给他家属写信的时候讲得很清楚,如果抗战胜利了,我们有饭吃,我们有好日子过,但是我们失败,大家都当亡国奴,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局面,所以这个信仰在心里是非常深刻的,当时我就感到,他们并不是高大上啊,他们在那种历史条件下,就做出那种历史选择,也有他历史的必然。

赵勤轩:在雨花台这些烈士,为什么成为烈士,归根结底是他们坚持信仰。朱克靖说我有两个生命,一个政治生命,一个是自然的生命。人的自然的生命可以消灭,我的政治生命我要保持下去,他就是为了保持政治生命,而坚持下来了。

董恒峰:我作为军人也好,包括我的战友来讲,在这点上,我觉得大家还是比较接近的,还是比较清醒的。你既然穿上军装,就要时刻装备打仗,就要想到一旦打了仗,那自己肯定就要牺牲。所以我就非常理解袁国平他们。你看中国啊,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四大(古)文明,只有中国文明,流传下来了,我认为就是中国就是这一批人,每当这个国家民族遇到遇到困难时,他们愿意挺身而出,点亮这个火把,引领中国人由低谷冲出去,由黑暗走向光明。

艰辛写作路十年磨一剑

烈士们的精神固然值得我们永久歌颂,然而为了这些皇皇巨著的出版,而付出了大量心血的作者们,也同样是我们敬仰的对象。

董恒峰:袁国平牺牲的时候才35岁,是抗战时期牺牲的。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把资料留下来的,特别像我们现在写资料,写传记,都可以去采访啊或者是做一些其它工作,当时也不可能想着给他写传什么的,当时没有人去做这项工作,去世的比较早嘛,所以他的经历就是35年,本身也比较短,留下来资料就比较少,所以资料搜集起来是比较困难的。

到档案馆查,到档案馆查什么呢,查当时的文件,当时的电报,当时的书信来往,这些我们档案馆凡是能留下来的都留下来了,这是一个渠道。第二个渠道就是采访下当事人,你比如袁国平,袁国平他有战友,他有部下,有些是对袁国平是比较了解的。那就采访一下,通过他的战友,他的部下,来搜集一些资料。还有一个渠道呢,是通过已经出版的书,因为虽然袁国平大传没人写,但是袁国平的三四万字的小传是有一些的,还有一些他家乡的一些当时部门,对袁国平也有一些研究。

写到兴奋的时候可以写到通宵的,特别是发现以前没有看到过的资料。我给你举个例子啊,你比如说,袁国平在北伐战争的时候,到底是在哪个部门,到底是做什么工作,到底是做什么职务,一直没有很确切的说法,后来我们上网查,走访地方的党史部门,忽然发现,袁国平不是在叶挺的那个部队,他在贺龙那个部队。那就那特别兴奋,当时拿到这个资料以后,当时就特别兴奋。原来是这样的,那我们就要看,他在贺龙这个部队做哪些工作,怎么做工作的?这些人有哪些?每当写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就特别兴奋,就一写写一晚上,第二天还想再写下去,太困了啊,白天睡觉晚上再写。

赵勤轩:就是新四军到过的地方,泰州、海安,这些个我都跑过。杭州、浙江的杭州,广西,南昌,就是说朱克靖走过的地方,基本上都跑过。湖南,他出生的地方,都跑过。李林党史办也接待过我们,讲了很多故事。还跑过陕西,那里有几个老同志在那里住,他们都讲了很多朱克靖的故事。

奔波于各地档案馆的故纸堆中与老人迟暮的记忆里,有关烈士的第一手资料一点点被发掘出来,无数令人动容的故事,浮出水面。

赵勤轩:比如说书中提到过的一个朱克靖的秘书黄宜生,跟他一起被捕的。我去广西找到他,他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已经是植物人了,说话都不行了。但是我的采访也是就用本子写,我写你还记得和朱部长分手的时候吗,他写出来了。朱部长告诉我们,要“坚持斗争、坚持拒绝、永不投降、永不叛变”。他能写出这十六个字,我当时真实很感动,已经是植物人了。这是广西党史办给我介绍的,说他在医院里,我去了,他说了这么几句话。所以我采访过程也是受教育,受老一辈革命家的精神的教育的这么一个过程,很有收获。

“前进,前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在新四军军歌中,这句话被多次重复,它高昂雄伟的曲调和一往直前的进军气魄激励了无数的革命战士,这是袁国平和朱克靖等早期新四军领导人们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留下的宝贵军事文化遗产。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第四集 剑胆琴心铁军魂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1/04/79fae384-810d-47b5-a11d-2bb64e9875d7.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