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南农食品创始人朱瑞华: 一个人,一只鸡,16年


来源:凤凰江苏

朋友们提起朱瑞华,都会戏谑地来一句,“本来是个搞导弹的,却卖起了烧鸡”。朱瑞华也笑言,自己是一不小心踩到鸡窝里。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也许这正是他淡定自若的人生态度的写照。,

【朱瑞华,1965年出生江苏盐城,企业家。先后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发动机专业、南京大学工商学院EMBA。

1985年留校任教。1986年由盐城市人民政府作为特殊人才引进,进入盐城物资局工作。2000年与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进行项目合作,创办南京为农科技开发公司,开发南农烧鸡市场。2009年创办南京南农食品有限公司。2016年创办江苏益生园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朋友们提起朱瑞华,都会戏谑地来一句,“本来是个搞导弹的,却卖起了烧鸡”。朱瑞华也笑言,自己是一不小心踩到鸡窝里。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也许这正是他淡定自若的人生态度的写照。

三十年了,朱瑞华从一名大学教师,再到公务员,本来端着好好的“铁饭碗”,却硬是被一只烧鸡拉下了海,从此搭上全部身家,走上一条与烧鸡共荣辱的奋斗历程。多年的风风雨雨,已让他变得非常的低调隐忍,但是人生总是这样,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不久前,关于“南农烧鸡”的商标之争,让他不得不走进大众视野。

既然无法回避,那就面对吧。聚光灯下,不得不说的,他与南农烧鸡的故事。

南农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瑞华

本来是个大学教授

学生时代的朱瑞华是一个品学兼优的楷模。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以高分考上华东工学院(现南京理工大学)发动机专业,并且在毕业时留校任教。在当年,这样一份稳定的工作让许多人羡慕不已,只不过,他自己却有些纠结。

朱瑞华是江苏盐城人,家里兄妹5人,他排行老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从小目睹父母的辛苦,深知家庭负担太重,读书是唯一出路,所以刻苦学习,和大多数中国人秉持的传统观念一样,寄希望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可以帮衬父母拉扯弟妹。

朱瑞华有着超强的记忆力,对数字尤其敏感,数理化成绩在盐城二中小有名气。父亲曾经开玩笑说,这孩子以后是个做生意的好手。

上大学期间,他还真的尝试做起了生意。

课本里学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朱瑞华发现,江苏南京盐城等地基本没有柑橘树,大家吃到的柑橘,基本都是从其他省份输送过来的。他和另一个同学决定从湖北秭归弄一车柑橘过来,倒卖给水果批发商,从中赚点差价。说干就干,他很快就凑够了一笔钱,谈好了批发商,不久后,一辆大卡车就送来了几吨黄澄澄的橘子。

柑橘被堆放在学校外面的露天场所,朱瑞华和同学守在那里,非常兴奋。万事俱备,就等第二天批发商来收货了。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当天夜里,南京突然降温十几度,堆放在外面的柑橘受冻,一夜之间变了颜色。

批发商过来看了看,说什么也不肯要了。

朱瑞华一下子慌了,他去学校请老师帮忙,可老师也爱莫能助,他去找亲戚想办法,亲戚冷淡地摇摇头。一个学生的心理压力顿时承受到了极限,要知道,购买柑橘的钱,是他一笔一笔借来的。尽管如此,他还是冷静地对闻讯而来的同学们说:“放心吧,赚了,大家都有份,亏了,你们的钱一分也不少!”

朱瑞华有些沮丧地走在大街上,看到百货商城里人来人往,他突然灵机一动,走进商城找到工作人员。就这样,他在商城租到了一个展位,亲自卖起了柑橘。最终几吨橘子半卖半送全部销售完毕,没有亏本还赚到了几百元。

不过这次经历却给朱瑞华留下了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经商并非易事。

工作之后,身为大学老师的朱瑞华每个月工资不过50余元,仅仅足够自己解决温饱。就在他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困惑时,人生又突然迎来了新的机遇。来自家乡盐城的几家事业单位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作为特殊人才引进,他们承诺不仅给他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还开出了丰厚的工资待遇。朱瑞华几经考虑,决定辞职离开南京,回到家乡的物资局工作,一方面可以照顾到父母弟妹,另一方面,积压在心底对于商业的浓厚兴趣,让他跃跃欲试,想要一展抱负。

和烧鸡的不解之缘

时光荏苒,岁月就这么匆匆流逝了。

等到朱瑞华再次回到南京的时候,他和这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世纪90年代末,他来到南京出差,当年见到他的朋友形容他:“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风度翩翩。”那时候,他在盐城市物资局的工作如鱼得水,“一年销售几个亿,五六辆奥迪车供他调用”。他后来的创业伙伴陈云林这么形容。

南京的同学请他们吃饭,饭店的桌子上赫然摆着一只香味浓郁、色泽金黄的烧鸡,这是招待领导和贵宾的级别。烧鸡吃在嘴里,咸淡适口、肥而不腻。同学介绍说,这烧鸡是南京农业大学的一位教授研制出来的,加入了十二种中药,口感特别好,很受欢迎。

在南京逗留期间,他们开车路过城东,在大行宫一带,看到中山大厦的楼下,人们排着长长的队。

朱瑞华问:“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同行的人挺自豪地说:“他们在买烧鸡,南农烧鸡。”

朱瑞华若有所思。

早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著名的“南方谈话”: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这次后来被称之为“春天的故事”的南巡,在中国经济界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很多人也都从中嗅出了巨大的机会。这期间,陈东升、冯仑、郭凡生等一大批主流精英下海创业,开创了现代企业发展和经济变革的新篇章。

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同样给走在经济前端的江苏造成了深刻影响。从党政干部,到大中小学的教师,纷纷投身商海。

中国快速发展的民营经济,让朱瑞华看到了机会。而南农烧鸡的热卖,更是让他看到了在农业食品加工方面的商机。他决定再一次离开盐城,回到南京来创业。但是彼时他已成家立业,女儿尚且年幼,显然不适合拖家带口四处奔波。等到诸事安排妥当,他带着创业伙伴陈云林来到南京时,已是2000年的秋天了。

而他心心念念的南农烧鸡竟然处于停产状态。

这一年他36岁,毕业于上海华东师大的陈云林33岁。他们年龄相仿,风华正茂,都是农民的儿子,对于农业有着很深的情结,所以一拍即合。

两个男人合计了一下,直奔南京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而去。

原来,早在1985年,由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陈伯祥教授研发主持,使用12种香料研制出了南农烧鸡制作秘方,制作出来的烧鸡嫩、烂、香,很快打开了南京及周边市场。1996年,南京农业大学下属独立法人——实验牧场注册了南农烧鸡的商标,之后又转让给了江苏康泰食品有限公司。

江苏康泰注册资金100万元,拥有两名股东——南京农业大学实验牧场(出资45万元),江苏金盛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出资55万元)。但是因为股权矛盾和和管理问题,两个股东的协作很快出现裂缝。后来“江苏康泰”因为逾期未年检,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南农烧鸡就这么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一只烧鸡的成长之路

谈到自己的“南农烧鸡”创业经历,朱瑞华沉默片刻,说了三个词:忍辱负重、身心疲惫、坚持不懈。

当年,在详细了解了烧鸡停产的原因后,朱瑞华觉得有些可惜,这么好吃的东西,应该送到千家万户的餐桌上啊。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和南京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进行合作,注册资金100万元,共同成立南京为农科技有限公司。食品学院给他们提供了加工场地和技术指导,在陈伯详教授的指导下,生产烧鸡,为了避免侵权,另取名为“南农八珍鸡”。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有着高校、政府、企业丰富工作经历的苏北青年朱瑞华很快把“南农八珍鸡”运作的风声水起,就在他甩开膀子准备大干一场时,“江苏康泰”找上了门,亮出了红牌和杀手锏,“烧鸡”是我们的品牌,你们叫“八珍鸡”也不行,更不许打南农的招牌。

凭什么啊?!朱瑞华很不服气,我们有合约,我们的技术、工艺、场地甚至师傅都来自南农!但他很快吃了一场官司,败下阵来,也给高涨的创业激情临头泼了一桶凉水,市场结结实实给他上了一课。痛定思痛,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朱瑞华的商标意识由此变得尤其强大,他花巨资对29类、30类、31类南农商标进行了整体注册。

战局很快也出现了转机。

2001年,江苏康泰的大股东马万山把股份转让给了朱瑞华的南京为农科技开发公司,朱瑞华生产的烧鸡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叫“南农烧鸡”了,朱瑞华带着他的团队苦心经营的南农烧鸡产业大踏步往前行。

“我们曾经创造了一个奇迹,2001年,我们第一年开始生产销售的时候,春节团购运输烧鸡的卡车都堵在学校3号门的地方,等着拿货,供不应求,当时是一只鸡一只鸭的形式,非常的受欢迎。”

忙碌的时候,朱瑞华亲自上阵搬运货物,或亲自到小区里摆上桌子叫卖烧鸡。冬天的时候,也经常累得只用凉水冲洗一下,倒头就睡。

到2003年时,南农烧鸡的系列产品,在江苏的各大商超和卖场的食品专柜,已经设立了70多个专柜。

2003年“非典”来了,来势汹汹!

肉禽类产业首当其冲受到重大影响,许多“南农烧鸡”的门店被迫关门歇业。也就在这一年,通过内部谈判,江苏康泰所有股权被朱瑞华置换成功,“南农烧鸡”商标所有权和使用权全部为南京为农科技实际所有。

随后两年“南农烧鸡”的发展步伐走得并不快。 2005年,江苏康泰因为逾期未年检,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南农”商标于2006年初到期。曾在南京遭遇商标滑铁卢的朱瑞华以“伴味食品”公司名义向国家商标局提出续费申请,注册“南农”商标,2008年,“南农”商标成功注册。

商战无情,但有着它的游戏规则。曾交过学费的朱瑞华完胜。

这一回,该轮到南农大郁闷了。

虽然校方颜面尽失,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他们决定注册“南农大”商标。因为名称雷同,必须征得“南农”商标所有人朱瑞华的同意。

双方又开始了接触,拉锯式的谈判持续了近一年。都是为一只鸡的发展而殚精竭虑,所谓“打断骨头连着筋”,这种对峙是双方财力与耐力的巨大消耗,与其这样,不如联手。

2009年,双方再次心平气和地坐到了一起,经过磋商,朱瑞华的益生园公司出资375万元,南农大以一款复合南瓜汁专利技术作价125万元,合资组建“南京南农食品有限公司”,双方商定共同开发“南农烧鸡”这个品牌,共同进行产品研制开发和市场推广。

南京南农食品公司成立后,作为公司董事长的朱瑞华痛定思痛,决定静下心来,铆足了劲儿把“南农烧鸡” 这个老品牌做强做大。从最初在南京建立的十几家门店,到产品进驻了全国一百多家超市,再到电商平台在京东天猫淘宝等各类产品中排名位居前三,销售业绩一路攀升。

培养企业的“工匠精神”

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的彭增起教授,很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和朱瑞华约好时间见面。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天气很冷,前一晚下了雪,早上起来马路上结了很厚的冰,非常滑。我以为他不会来了,或者说会有人送他过来。因为他的腿不好。”但是让彭教授意想不到的是,朱瑞华一个人赶来,早早地等候在他的办公室了。

“当时我就说,朱总,我当然要跟你这样的企业家合作!”这次见面,奠定了南农烧鸡的华丽升级版——南农“苏鸡”的诞生。彭增起教授及其研发团队的“非油炸、非卤煮、非烧烤、非烟熏”烧鸡加工技术,在南农食品有限公司成功转化,并批量生产。

这是朱瑞华对于南农烧鸡系列产品的精益求精,对于专家团队的求贤若渴。

而此时的南农食品,已经从“南农烧鸡”发展成集食品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大型科技食品企业。有酱卤产品、大米杂粮、杂粮米昔、生鲜果蔬、肉禽蛋等多个系列产品,基本覆盖老百姓的日常餐桌。公司现有的13大系列100多个高品质的南农食品,覆盖全国市场。

一个企业要想做强做大,势必需要不断进行改革与创新。

因为公司发展的需要,朱瑞华几经考虑,决定对南农食品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增值扩股,但是却遭到了南京农业大学的反对。2016年初,双方因意见分歧,南京农业大学选择退出了南农食品的股份,之后在媒体上高调宣称,“南农烧鸡”和“南农食品”与己无关。这次分道扬镳之后,“南农大”的系列产品问世,特别声明这是南农的唯一官方品牌。

面对客户和合作伙伴不解的询问,朱瑞华终于不再沉默,决定直面所有的问题,把南农烧鸡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一个阳光正好的下午,朱瑞华去拜访南农烧鸡的创始人陈伯祥教授。80高龄的陈教授,早已从媒体上了解到“南农烧鸡”的争端,老人家豁达地告诉他:“其实属不属于南农大都无所谓,关键是消费者认可你,市场认可你!”

陈教授虽然退休在家,但他从来没有停止对烧鸡配方的钻研。他拿出自己撰写的书籍,搜集整理的各种资料,全部交到朱瑞华手上:“我都撂给你们啦,关注消费者的反馈,研究解决存在的问题,在现有的基础不断创新,与时俱进,才是南农烧鸡的发展之路。”

朱瑞华说自己很内疚,迄今为止整整16年了,并没有把南农烧鸡这个品牌做好。同时他也被老一辈科学家严谨的工匠精神深深感动,在这个“商人精神”横行的年代,正是缺乏了这种追求精益求精的态度与品质。

朱瑞华认为自己应该把这份工匠精神传承下去,继续讲述南农烧鸡的传奇。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外在的、市场的、世俗的,而是一个内在的、自我的标准,像孔夫子所说的“虽千万人,吾往矣”,他能够看到这个目标代表了未来。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