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文化日历 | “文人”瞿秋白一生的心路历程


来源:凤凰江苏

1899年1月29日,瞿秋白出生于江苏常州(当时的常州府阳湖县)。瞿氏宗谱上记载了瞿家世代官宦的辉煌,但是家族显赫的荣光却没能延续到他这一代。

(瞿秋白与杨之华)

童年记事

1899年1月29日,瞿秋白出生于江苏常州(当时的常州府阳湖县)。瞿氏宗谱上记载了瞿家世代官宦的辉煌,但是家族显赫的荣光却没能延续到他这一代。

家庭的没落并没有影响到父母对瞿秋白的教育与栽培。少年时已熟读《陶渊明集》、《杜诗镜铨》、《李长吉歌诗》、《词综》、《通鉴纪事本末》、《群学肄言》等著作,为其后来人生观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1916年的2月7日,对瞿秋白来说,像一场永远逃脱不了的梦魇。春节的氛围尚未消散,母亲深夜写下几封请求亲友代抚子女的遗书后,含恨自尽。母亲的死给瞿秋白带来巨大的打击。在其诗作《哭母》中记载到,“亲到贫时不算亲,蓝衫添得泪痕新。饥寒此日无人管,落在灵前爱子身。”直至数年后赴俄前夕,他仍悲感万端地吟起常州籍诗人黄仲则的诗句,“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其中对母亲的怀念与愧疚之情动人心弦。

母亲的逝世也标志了大家庭的解体:弟、妹寄居杭州,父亲再次漂泊,从此一家星散,瞿秋白也辞去小学教职,溯江西上,到武昌投奔堂兄纯白。

在武昌、黄陂的生活持续了三四月,因外专条件差,无法供给充足的经济保障,瞿秋白便随堂兄前往北京,开始人生经历的新阶段。

从政之路

(瞿秋白)

瞿秋白带着“只愿能够考进北大,研究中国文学,将来做个教员度过这一世”的愿景来到北京,然而堂兄却不能提供经济资助,若想继续求学,就必须挑选一个既不要学费又有“出身”的学校。随后,瞿秋白进入了北京俄文专修馆,开始他所谓的“历史的误会” (《多余的话》一书中有记载)。

身处政治、文化、思想中心的北京,瞿秋白看见了广泛的新天地。童年的经历、家庭的变故迫使他走向社会,加之“五四”时期青年中弥漫的一种改造社会的热情,让瞿秋白心潮澎湃。期间,他阅读了大量新潮书刊,从卢梭、狄德罗到《共产党宣言》、《妇女与社会主义》,寻求治愈社会疾患的“药方”。

1920年10月开始的苏俄行,瞿秋白最初的想法是“看一看那个‘新国家’,尤其是想借此机会把俄国文学好好研究一下”,虽也有“引进光明”的抱负,然而他自我确认的安身立命之所还是文学。但赴俄的沿途,他目睹了内忧外患下中国更多的苦难,从而更感到肩负的责任之重。

1921年,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国班成立,在当时的莫斯科要找一个优秀的俄、汉语翻译实在太难,于是俄、汉双语俱佳的瞿秋白成了最佳人选,成为中国班的翻译和助教。在此期间经张太雷介绍瞿秋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始参加党的组织活动。

1923年1月,瞿秋白回到北京,归国后李大钊曾帮他谋北大教职,未成,但他也不愿去北洋政府外交部任职,于是决定去上海发展。初到上海期间,瞿秋白担任了上海大学教务长兼社会学系主任,除日常教学和管理工作外,他还撰写了大量阐释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理论文章,先后发表在《新青年》和《向导》等刊物上,不久后他更直接加入了政治活动,担任早期党刊《前锋》的主编。

来上海的初期,瞿秋白还有空暇研究文艺问题,不久后繁忙的政治活动加之较差的身体状况,他更无暇从事挚爱的文艺工作,只能在偶然的时光里忆起,终只有“怅然若失”了。

1927年,瞿秋白主持召开“八七”会议,会议选举出以瞿秋白为首的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他遂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

瞿秋白作为党的主要领导人的时间大约持续了一年,于1928年4月,他第二次出发,奔赴苏联。

左联文学 

(瞿秋白与鲁迅夫妇)

1930年8月,瞿秋白途经西欧抵达上海参加中央领导工作,但不到半年时间,即在次年1月召开的中央六届四中全会上,被排挤出中央领导岗位。5月,茅盾在冯雪峰的要求下,担任“左联”行政书记,与此同时,瞿秋白也开始参与“左联”的领导工作,从事革命文学运动,直到1934年1月离开上海赴江西苏区。

其实对于文艺研究,瞿秋白一直抱有深厚的感情。早在1930年末见丁玲时,就曾发出“田园将芜胡不归”的感慨,面对六届四中全会之后的现实,他也只能走这条路。十年的政治生涯已使瞿秋白长于理论思维,政论文章写来得心应手,再回头来搞文艺译著,他自己“已经觉得太迟了。”然而,他对文学的特殊爱好、深厚造诣和杰出才能,使他下决定回到文艺园地。

从1931年到1933年的短短三年里,瞿秋白和鲁迅一起领导左翼文艺运动和文化运动,写下大量的文艺理论、杂文;创作了新形式的诗歌和曲艺;直接、系统地翻译了大量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苏俄作家作品;反击了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文艺思潮;具体科学地进行了文艺批评,给予革命文学以实际的指导。这些理论和实践的活动,为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卓越贡献。

尽管此时瞿秋白在中央高层受到排挤,但由于他在党内的威望,对新文学发展做出的贡献,瞿秋白成为“左联”的实际领导人,成为公认的中国革命文学事业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

最后历程

(瞿秋白就义)

1933年底,党中央派人去通知瞿秋白前往中央苏区,恶劣的环境使他原本就羸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1934年2月,瞿秋白抵达瑞金中央苏区任教育人民委员。由于此时的他已无发言权力,在任期间也没有发表过一篇政治论文。

1934年10月,红军被迫进行长征,瞿秋白愿随部队长征的请求被断然拒绝。

1935年2月,瞿秋白在福建长汀被捕,尽管有鲁迅等人竭力营救,但因叛徒出卖,身份暴露,救援行动以失败告终。

(瞿秋白烈士陵园)

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长汀的罗汉岭上,瞿秋白吟唱着《国际歌》,高呼着“红军万岁”的口号,微笑着正面迎接子弹,以伟大的死完成辉煌壮丽的生。

罗汉岭上的枪声结束了瞿秋白短暂的人生和曲折不平的心旅,为他一生的心路历程画上了饱含墨酣的一笔,留下了他近500万字的译著。

[责任编辑:王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