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文化日历 | 未竟的忏悔 《东史郎日记》案始末


来源:凤凰江苏

1999年2月4日 《东史郎日记》案资料展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揭幕 ,展览展出80幅珍贵照片,以及当年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东史郎、上羽武一郎和增田六助的战时日记等,展览先后吸引了约200万人次观展。

东史郎日记

1999年2月4日,《东史郎日记》案资料展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揭幕。展览展出80幅珍贵照片,以及当年曾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东史郎、上羽武一郎和增田六助的战时日记等,展览先后吸引了约200万人次观展。

为支持东史郎正义行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先后收到了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的7万多人签名的横幅和声援信,以及美国、加拿大、中国香港的陈君实、杜学魁等海外友好人士的声援信函。

《阵中日记》

东史郎,1912年4月27日生,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后町人。1937年8月,25岁的东史郎奉天皇之命应召入伍,系日军第十六师团步兵二十联兵队上等兵,参与了1937年12月开始的南京大屠杀暴行,还曾参加过天津、上海、徐州、武汉、襄东等战斗和战役。 1939年8月因病回国。1944年3月,他再次应召参加侵华战争。1945年8月,他在上海向中国军队投降后回日本。

东史郎有记日记的习惯,《东史郎日记》是东史郎如实记录自己在1937年8月至1939年8月间,随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20联队入侵中国华中地区时见闻的一本日记,共有五卷三十七万字,日记中含有证实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史料。

1987年,他把在中国期间写的日记整理为《阵中日记》、《手记》。同年12月,日本青木书店以其日记为蓝本,出版了《我们的南京步兵联队—一个召集兵体验的南京大屠杀》,即著名的《东史郎日记》, 向中国人民谢罪,无情地揭露日军当年的残暴行径。

东史郎在该书前言中写道:“强奸,掠夺,杀人,放火……对这些在南京占领前后的时间里日本军队所犯下的罪行,我是亲眼所见,也是亲身经历的。但是,当时的日本国民对此却一无所知。由于政府严厉的新闻管制,战场的真相被遮掩于国民耳目之外。我不想隐瞒自己的罪行和耻辱,我觉得应该将《手记》的内容原封不动地提供给读者。这本书是作为加害者的我的真实记录,让更多的人知道战争的真相。”

东史郎不仅在日本的各种集会上反省自己和所在部队的侵华罪行,还亲赴南京、北京等地谢罪,向中国青年学生做日本侵华罪行的见证报告。

在东史郎的带动下,一些当年的老战友也开始反省南京大屠杀的罪行,并且纷纷拿出保存多年的《阵中日记》。

东史郎和编辑下里正树采访了许多曾经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军老兵,搜集到了几十份当年的《阵中日记》、《笔记》等珍贵的私人文件和《阵中日志》、《战斗详报》等极秘级军方文件。据此,下里正树先后撰写了《被隐瞒的联队史——二十联队下级士兵看到的南京事件真相》、《续被隐瞒的联队史——机关枪中队队员们看到的南京事件真相》,并且同井口和起、木坂顺一郎一起将原第十六师团即京都师团官兵们的《日记》、《手记》、《记录》以及部队文书搜集整理,编成《南京事件——京都师团有关资料集》一书,均由青木书店出版发行。

东史郎公开证实和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罪行以后,受到日本进步团体和正义人士的支持,也遭到右翼势力的围攻。

在战后的日本,有一个“禁忌”,即曾经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下级官兵,在发表南京大屠杀真相的时候,都不敢公开自己的姓氏和住所,这也是家属的强烈要求。否则,就会遭到战友会和旧日军将校方面的批判以及右翼势力的威胁,甚至发生意外的事态。

东史郎以亲身经历揭露和证实南京大屠杀之后,遭到了恶毒攻击和谩骂。一时间东史郎家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只要东史郎拿起电话,传来的就是一片恶毒的谩骂声。日军第二十联队战友会也以东史郎此举损害了联队的“名誉”为名,将其开除。

东史郎

历时5年零八个月的“东史郎日记案”最终败诉

日本右翼势力为了否认南京大屠杀,认为东史郎日记是不真实的,日记中的一个人物更就此对东史郎提出诉讼。策划这起东史郎诉讼案的核心人物是原东史郎所在的第十六师团第二十联队第一大队第三中队中队长森英生和评论家板仓由明。

板仓由明在南京大屠杀翻案风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早在1984年,他就在《全貌》杂志上连续发表《“南京大屠杀”数字的研究》,推定中国军民总共死亡5万人。其目的是以一个极小的屠杀数字,来否定大规模屠杀的存在,从而成为“南京大屠杀过小评价论”的代表人物之一。

1993年4月26日,东京地方法院开始对“东史郎日记案”进行审理。开庭审理时,板仓由明公开发表《向南京屠杀的虚构挑战——桥本诉讼的经纬及其意义》一文,宣称:“这次诉讼不仅要恢复桥本的个人名誉,而且要以此为突破口,证明第二十联队的暴行是虚构的,要恢复名誉,更要进一步证明所谓的‘南京大屠杀’也是虚构的。”森英生等一伙旧军人不仅背后密谋策划,而且在法庭的旁听席上身着旧军装为桥本光治助威。

在一审过程中,桥本光治一伙主要是在“邮袋杀人事件”上大做文章。他们诬指东史郎书中记载不实的理由是:手榴弹引爆时间极短,桥本光治干那种危险行为,会伤害自己,因此是没有道理的,实行也是不可能的;南京中山路是一条繁华街道,最高法院对面不可能有水塘;邮政口袋很小,不能把人装进去。

1996年4月26日,东京地方法院一审以桥本光治一伙提出的这些理由为依据,判决东史郎败诉。1996年9月26日,东京高等法院开庭审理东史郎上诉案;1996年12月5日,第二次开庭审理;1997年2月6日,第三次开庭审理……

为了用事实证明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判定是错误的,1998年3月6日,东史郎专程来到南京,来到模拟的他在《阵中日记》中记述的桥本光治虐杀中国人的现场。南京爆破设计院的专家们依据当时的地理环境和手榴弹技术参数,进行了各种状态下的实爆试验。结果证明,制式手榴弹从拉环到爆炸的延期时间平均为3.51秒,而30年代所使用的手榴弹爆炸延期时间更长;加害者拉响手榴弹,并把装有中国人的邮袋扔进水塘,仅需2秒多钟的慢跑,即可撤到安全区域。试验证明了东史郎《阵中日记》所记事件的真实性。

1998年3月12日,东京高等法院第十次开庭审理东史郎上诉案。东史郎将在南京进行的爆炸试验结果报告书及南京方面提供的公证材料提交法庭,并且对审判长陈述:“侵华战争中的这些残暴行为,是当时我们对中国人民有蔑视心理而产生的残暴行为,必须从心里向中国人民谢罪!我是一个濒临死亡的老人,但是我不想把南京大屠杀事件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请无论如何审判出一个历史真实性的结果来。”

1998年12月22日,在东京高等法院民事审判庭,审判长奥山兴悦匆匆宣布:“被推认为不存在东史郎日记中所描述的那样残虐行为,驳回被告东史郎上诉。”继东京地方法院之后,再次判定东史郎败诉。

这起东史郎诉讼案,从1993年4月26日东京地方法院开始一审到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判决,历时5年零8个月,竟然判定如实记述当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一起虐杀无辜中国人事件的原日军士兵东史郎“有罪”,强令东史郎向曾经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桥本光治“赔偿名誉损失”、“登报谢罪”。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