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用世界语言说江苏故事 原创歌剧《鉴真东渡》在京首演


来源:凤凰江苏

00
2月5日、6日晚,从日本载誉而归的原创史诗歌剧《鉴真东渡》,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进行了演出。据了解,此次演出是这部在日本引起轰动的原创歌剧在国内舞台上的首度正式亮相,同时也是江苏演艺集团进入农历新年的首场重要演出活动。图为演出现场。(文/华贤东 摄/胡潇)
2月5日、6日晚,从日本载誉而归的原创史诗歌剧《鉴真东渡》,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进行了演出。据了解,此[详细]

2月6日晚10点,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内,观众的掌声经久不息,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组织指导、江苏省演艺集团打造的大型原创歌剧《鉴真东渡》国内首演盛大落幕。

2月6日晚10点,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内,观众的掌声经久不息,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组织指导、江苏省演艺集团打造的大型原创歌剧《鉴真东渡》国内首演盛大落幕。

这次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是《鉴真东渡》距离去年12月,于日本东京、奈良、京都巡演之后在国内的首次亮相。

歌剧《鉴真东渡》依托鉴真6次东渡日本弘法传教的事迹创作而成,为了暗合鉴真的6次渡海东去日本。编剧冯柏铭、冯必烈历经3年、6易其稿,终于把鉴真在10年之内的艰难东渡历程,巧妙地用6个带有佛教意味的主题进行了结构上的区分与把握。这6个主题同时也是整个歌剧的6个部分,分别为一渡幻海、二渡愿海、三渡迷海、四渡觉海、五渡心海、六渡慧海……

加入法师唱经环节 创新歌剧表现形式

歌剧《鉴真东渡》自2016年12月20日起,在日本东京、奈良和京都分别举办了五场演出,“我们在日本的演出收到了巨大的反响,得到了日本业界和政要的高度赞扬,为中日关系的友好,发挥了积极作用”,曾在去年随团去日本观看演出的江苏省演艺集团董事长郑泽云,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现场这样描述该剧在日本取得的成功。

从日本巡演到中国首演,歌剧《鉴真东渡》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要面对中日两种文化差异下的观众,这给导演邢时苗的内心增加了许多负担。“我们演出现场的器材、道具都是由天津港直接从日本拉回来的,由于春节的原因,这些器材道具都没有办法回到南京进行再一次的合成”,时间的匆忙、排练与合成次数的减少,让导演邢时苗倍感压力。

为了适应国内观众的欣赏习惯和国家大剧院的演出场地,这场歌剧在唱段、情节、场面、色彩、灯光上都做了一些调整。像鉴真的大徒弟静空在关于‘西行’,还是‘东渡’的问题上,和师傅的一段对话,就是新加上去的,“这是为了适应国内观众对于故事的欣赏偏好,国内观众更喜欢前因后果铺垫完整的故事”,邢时苗介绍,“此外,我们还在鉴真渡海成功之后加入了一大段的念经,出自《不动咒语》,也是在揣摩观众心理后做出的调整”。

说到念经的部分,就不得不提这部歌剧中最重要的一个“江苏元素”,那就是歌剧在演唱之外,还请了一位同是来自扬州大明寺的高僧仁如法师,在舞台左侧放置的莲花座上进行佛经的念唱。

1200年后,和鉴真一样,仁如法师也东渡日本,并且在中日的友好交流层面上做出了很多的贡献。

在2个小时15分钟的演出时长中,为了配合剧情的需要,和追求更好的情感表达,仁如法师分别念唱了《四智梵语赞》、《光明箴言》、《心经》、《不倒尊箴言》等4段佛经。除了念唱以外,仁如法师还把佛教的“仪轨”植入到了舞蹈演员的部分手势之中,“像舞蹈演员的手印啊,拜佛的动作啊,这些贯穿全剧始终的佛教仪轨都是最正统的”,仁如法师边示范边讲述。

事实证明,仁如法师念唱环节的加入不仅强化了鉴真东渡弘法的特征,同时也在剧情中“跳进跳出”,取得了非常好的艺术表现效果。在演出现场,法师的每一次念唱,都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成为众人关注的中央,极大地丰富了舞台的呈现效果。

“这个歌剧能把佛理音乐融合得这么好,是我没有想到的,这里有很多念经的片段让我印象深刻,作曲家把《华严经》、《心经》都谱成了曲,有梵语的、汉语的,这种表现形式非常精彩。”一位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观众在看完整部歌剧时,这样评价。

歌剧语言融合佛理 音乐讲述中国故事

确定了“鉴真东渡”这个史诗性的创作主题之后,在选择何种表现语言时,与舞台剧和话剧相比,歌剧自身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音乐的最高位置就是歌剧,它是音乐中的“皇冠”。“歌剧有说有唱,而且表现形式高级,也是国际通用的艺术语言”,《鉴真东渡》的作曲唐建平解释为何选用舶来自西方的歌剧来诠释中国故事。

用西方的歌剧语言来表现一个充满佛理,而又故事粘连性较弱的关于鉴真六次东渡的故事,并且要让观众能毫无障碍地理解、明白,还是十分困难的。

在歌剧中表现爱情故事是最受欢迎的桥段,也是观众的常规期待,但是鉴真作为一个僧人怎么能“爱”呢?“在剧中,不可能给鉴真安排一个女朋友,或者青梅竹马”,所以这个题材对于歌剧创作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限制,但是艺术往往是在限制中寻求突破,一旦突破实现了,它就会拥有“自由王国”。“后来我们想到了用一个‘大爱’来阐释佛理,让鉴真东渡日本弘扬佛法这样一种大爱来代替儿女情长的小爱”,导演刑时苗说。

这部歌剧的创作可谓困难重重,“一个和尚眼睛瞎了,除了念经以外,他该唱什么?”在后来确定的舞台呈现上,作曲家唐建平在鉴真与其徒弟之间加入了许多平易近人的对话,这些对话的描述性非常强,在演出中也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尤其是在大徒弟静空在劝说鉴真“西去”时的那段对话,抓住了观众的心理获得了阵阵掌声。

在演奏乐器的设计上,唐建平更是煞费苦心,他曾前后三次走访了扬州大明寺;访问了日本的唐津、京都、奈良;参观和拜访了唐招提寺、大东寺等鉴真传道授业和生活居住的地方。最终他确定在舞台上使用中国筝和日本筝这两种相似的乐器来对比呈现,日本筝正好是在鉴真东渡前后出现在日本的,“我希望通过这两种乐器,呈现出中日在文化上的差异,此外,日本筝还是代表着剧中荣睿心灵上的声音,代表着一种追求美好生命的精神”。

《鉴真东渡》这部歌剧讲述的故事是在老百姓之间广为流传的,“我们借用各种表现手段,都是想让大家不但能理解这部戏,同时还能达到一种心灵上的震撼”,唐建平强调。

歌唱大家加盟 江苏青年演员中流砥柱

在歌剧《鉴真东渡》的首演中,出演鉴真的是享誉国际的著名男低音田浩江老师,他是纽约大都会的签约歌唱家,曾在国际上出演过众多著名歌剧。与《鉴真东渡》的合作,是他第一次在国内担当主演的表现中国故事的原创歌剧。为了演好鉴真,更好地诠释鉴真精神,田老师剃掉了留了30多年的胡子,也剪掉了一头令他得意的长发,“剃掉胡子、头发的第一天,我戴上口罩、帽子,都不敢见人,我对着镜子怎么看都觉得不像自己,特别别扭”,现在已经完全习惯光头、没有胡子的田老师想起刚“剃度”时的自己,仍有些不好意思。

“他现在特别‘鉴真’,见人就‘阿弥陀佛’,在日本,他们说‘田老师就是鉴真’,他往台上一站,那个气场确实能震慑全场”,导演邢时苗盛赞田浩江的精彩表演。

此外,在这部歌剧中饰演鉴真大徒弟静空的是我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薛皓垠,饰演鉴真女弟子的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柯绿娃,他们都是当代中国歌剧界十分优秀的歌唱家,也是江苏为保证这部剧的水准,外请的歌唱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歌剧《鉴真东渡》的演员名单中,出现了很多江苏一线的年轻歌唱家的名字。这其中有仝濛、殷桂兰、周磊、刘雨东等,“我们江苏省演艺集团排出的每一部歌剧,既会邀请国内顶尖的艺术家加入,也会让本省的优秀艺术家,还有我们集团内部的青年演员共同加入参与,从而让这三种演员形成一种梯队型的人才结构”,江苏省演艺集团董事长郑泽云强调了他们在打造大型史诗歌剧时的人才规划方案,“通过这些大型歌剧的排练,我们的青年演员得到了不断的成长,在业务上也得到了提升”。

在江苏省演艺集团打造的大型史诗歌剧三步曲中,《运之河》和《郑和》的舞美设计,都是外请的舞美设计师。到了第三部《鉴真东渡》的舞台设计,就完全由省演艺集团自身的舞美人员来承担的,这是江苏省演艺集团在培养人才方面的重要计划。

“这次的国家大剧院首演之后,我们的《鉴真东渡》还将参加第三届中国歌剧节。并且我们也在积极争取能受邀参加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演出,希望再赴日本巡演。”郑泽云又一次表达了对这部歌剧的期望。(唐婧)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