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里的英雄铁骨铮铮 抗金英烈杨邦乂曾被剖心于此


来源:凤凰江苏

雨花台在南京中华门外南一公里处,是个丘陵地带,最高海拔为60米,是南京城南隘口,旧称“金陵南大门”。

雨花台在南京中华门外南一公里处,是个丘陵地带,最高海拔为60米,是南京城南隘口,旧称“金陵南大门”。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叛变革命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雨花台变成了国民党屠杀中国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的刑场。

雨花台

纵观雨花台的历史,自古就是英雄洒热血的地方。在雨花台南,有个地名叫做铁心桥,据民间传说,这个桥名是为了纪念南宋的一位抗金爱国英烈——杨邦乂。

不受招降之诱,终被剖心杀害

据《宋史·杨邦乂传》记载,杨邦乂,字希稷,吉州吉水(今江西省吉安市)人,生于北宋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逝于南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南宋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杨邦乂出任溧阳知县。因平定溧阳叛乱有功,升任江宁府(今南京)通判。建炎三年五月,宋高宗改江宁府为建康府,杨邦乂改任建康府通判。

杨邦乂

同年八月,因金人步步紧逼,宋高宗逃往临安(今杭州)。十月,金兀术领兵取和州(今安徽和县)、无为,破六合,自五马渡过江,逼近建康城下。时任尚书右仆射、同平章事兼江淮巡抚使、建康知府的杜充不战弃城而逃,后来返回建康降金。时任户部尚书的李棁、沿江都制置使陈邦光见大势已去,皆降金人。

此时的建康府,只剩下毫无兵权,只是个监察官性质的通判杨邦乂。杨邦乂临危不惧,组织军民守城抗金,终因寡不敌众,城破被俘。金兀术一边派说客招降杨邦乂,许其官复原职,一边以死相威胁。杨邦乂均严词拒绝,并以其血在衣襟上写“宁作赵氏鬼,不为他邦臣”。后杨邦乂遥见金兀术招降将,大骂曰:“若女真图中原,天宁久假汝行磔汝万段,安得汙我!”金兀术大怒之下,命人将其“剖腹取心”而死,年仅44岁。

杨邦乂

熟悉南京的人都知道,离雨花台不远处,有一座桥叫铁心桥。铁心桥名字的由来,就与杨邦乂有关。相传,杨邦乂被处死后,附近百姓出于爱戴,趁夜色悄悄偷其尸体运往韩府山安葬。当尸体运至一座小石桥时,由于路颠桥窄,杨邦乂的心不慎颠落在桥上,人们急忙拾起,发现此心坚硬如铁。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人们将此桥命名为铁心桥。现在,铁心桥已不仅是指这座桥了,已成为南京的一方地名。

忠杰杨公死得其所,英雄后裔皆承厚泽

建炎三年(1129年)十二月,宋高宗避到定海,金军跟踪追到定海。宋高宗无奈,只好逃往海上,飘泊于温州、台州(今浙江临海)沿海一带达三四个月之久.金军无法人海穷追,只好“望海兴叹”。

其时,岳飞率军转战于建康、广德、溧阳、宜兴、常州等地,不断地给金军以沉重打击。直至建炎四年(1130年),“兀术趋建康,飞设伏牛首山待之,夜令百人黑衣混金营扰之,金兵惊,自相攻击’’而大破完颜宗弼,迫退金军,收复建康。敌兵退去,宋高宗闻知杨邦乂壮烈殉难的事迹,即下诏书,“赐田三顷,官为敛葬一,为其建碑立庙,谥“忠襄”,立“杨忠襄公剖心处”碑。现存石狮、石碑等。

二忠祠

同时,又“官其四子”。绍兴七年(1137年),枢密院又一次进言,称颂杨邦乂“忠节显著”,宋高宗回答:“颜真卿异代忠臣。朕昨已冠其子孙,邦乂为朕死节,不可不厚褒禄,以为忠义之劝。”遂“加赠徽猷阁待制,增赐田三顷”。

杨邦乂墓(摄/王满)

杨邦乂祠初建于绍兴元年(1131年),至明代附祀文信国公(文天祥),称“二忠桐”。至清代“甲申之变”,李忠肃公尽节“二忠祠”内,遂改称“三忠桐”。“宋忠臣庐陵杨忠襄公剖心处”地处雨花台东岗“江南第二泉’后山,呈半圆扇状,东西进深23米,南北宽18米。周围青松翠柏成林,绿竹幽篁环合,环境极为幽静。

杨邦乂“剖心处”(摄/王满)

如今的杨邦乂“剖心处”,位于雨花台土门岗路东雨花台景区内。“剖心处”东临方孝孺墓和李杰墓,南近纬八路,西靠雨花小区。1923年开辟雨花路时由东迁移至今宁溧公路上。1952年因兴建宁溧公路又向南移到宁溧公路南面土山上。后因雨花台烈士陵园扩建工程需要,向南迁至至今。“剖心处”现存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重建三忠祠碑”、中华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宋杨忠襄公剖心碑”、公元1975年“杨邦乂剖心处迁移记”碑和公元1976年“杨邦乂剖心处”保护标志碑,此外另有有石狮一对,以墓碑为中心,周围50公尺以内为保护区,有保护标志。

杨邦乂“剖心处”(摄/王满)

1997年8月,雨花区文管会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调查登记,整理其文物档案。杨邦乂“剖心处”在雨花台风景区保护范围内,一直受到雨花台烈士景区管理局的妥善保护。

青山有幸埋忠骨,雨花台是民族精神的见证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150年后的1282年,一生坎坷却矢志抗元的文天祥在南岭被俘,在被押解往元大都(北京)的途中经过建康,在纪念杨邦乂英勇殉国的《怀忠襄》一诗中表达了对杨邦乂的敬仰之情和殉国之志。同为江西吉水人,又同处国家风雨飘摇之时,同怀铮铮铁骨,英雄相惜,桎梏在身的文天祥感慨万分。不久,文天祥也在元大都慷慨赴死。

杨邦乂“剖心处”(摄/王满)

忠魂不远,为信念而赴汤蹈火的英烈前仆后继。公元1402年,时为建文帝侍讲学士的方孝孺,遭遇“靖难之役”。 燕王朱棣举兵南下,攻陷京师,惠帝仓皇出奔,棣乃自立为帝。 朱棣想要方孝孺起草即位诏书。方孝孺把笔掷到地上,边哭边骂道:“死就死了罢,诏书我绝不能起草。”朱棣发怒,命令将方孝孺车裂于街市,时年四十六岁。方孝孺的宗族亲友坐诛者873人。他的门生、德庆侯廖永忠的孙子廖镛与其弟廖铭收拾他的遗骨,掩埋在雨花台的梅岭上。

雨花台

时光流转,1927年,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国民党开始逮捕和屠杀共产党,雨花台被选择为执行死刑的刑场。也正是在这个时期,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在白色恐怖面前,为理想与革命事业奉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留存到今天的仅有1519个名字和144张黑白照片。

以“忠义”气节为代表的民族精神,贯穿雨花台绵延千年的历史。坚定信念、浴血奋战、前赴后继、宁死不屈,就是因为中华民族积淀深厚的文化及其延伸出来的可贵的民族精神和民族大义。

数千年积淀起来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应该成为一条绣满基因密码的金丝带,在一代又一代中传承。民族的气节、民族的传统、民族的情感、民族的愿望等组成了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而雨花台,正是民族的历史见证和发展脚步的痕迹。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