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雨花英烈贺瑞麟:《死前日记》记录惨烈狱中斗争


来源:凤凰江苏

南京中华门南面的雨花台,在历史上就是个掩埋忠骨的地方。“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言语中。”这座守候在南京城南中华门外一公里处,本是佛家说法感动佛祖“天花纷纷坠,落花似雨飞”的佛坛圣地,有着“落花如雨”的传说。

南京中华门南面的雨花台,在历史上就是个掩埋忠骨的地方。“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言语中。”这座守候在南京城南中华门外一公里处,本是佛家说法感动佛祖“天花纷纷坠,落花似雨飞”的佛坛圣地,有着“落花如雨”的传说。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这里却成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最集中的殉难地,有不计其数的烈士倒在血泊之中。雨花台就是这段厚重历史的不朽见证。

青春绝唱 少年烈士慷慨就义

1928年10月6日凌晨4点,天空尚是一种黎明前的黑暗。这一天,正处于一个残阳如血的深秋,太多的杀戮、太多的丑陋与伟岸进行着鲜明的对比。这一天,注定是一个用血谱写的日子,这一天,雨花台开始上演了又一幕“落花如雨”的故事。

一队刽子手将革命烈士贺瑞麟、孙津川、姚佐唐等3人口塞毛巾用黄包车押向雨花台。黄包车途经南城岗(今雨花路)北山门巷口濮恒兴鸭子店门口,刽子手按旧时杀人前旧俗,给他们喝断头酒。

雨花烈士贺瑞麟

这时,南宝塔根一带的许多百姓闻讯都赶来看孙津川等人最后一面。

孙津川趁刽子手拽下他口中的毛巾,大声向群众高喊:“杀了我一个,还有十个,杀了十个,还有百个,千千万万的革命者是杀不完的!”

贺瑞麟在一旁微笑着,向群众点头示意,并高喊:“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刽子手赶紧拖着三人等向雨花台跑去。

此时,在通往雨花台的道路两旁,已经站立着许多围观抑或为死亡送行的人们,个个眼中噙着泪花。

三个瘦弱的身躯倒在雨花台下,化成了三枚血色的雨花石子,融入泥土。如血的朝霞投射在雨花台上,在那沾满鲜血的石块之上映射出一抹妖异的血色。

英雄情结铸就坚定革命思想

贺瑞麟,清末宣统元年(1909)生人。1912年2月20日,民国临时政府成立,撤徐州府,改称铜山县,铜山县划分为六市十二乡,敬安为六市之一,贺瑞麟就出生于此。

在生活十分拮据的情况下,贺瑞麟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了缓解家庭负担,9岁的贺瑞麟于1918年春,在育英初等小学堂就读。

贺瑞麟自幼生活在一个自耕农家庭中。进入学堂后,因勤奋成绩优异。这使他幼小的心灵里深深打下了“把我自己造成一个绝世英雄”的“英雄主义思想”烙印。所以,他后来在狱中给父母《未寄出的信》中写道:“我自己也很自负,默默的预期自己能作一个社会上占有地位的人物,把自己造成一个绝世的英雄,压倒一切平凡的人们……”

少年的贺瑞麟喜欢读书。民国初年以后,徐州不少书摊都有固定的地点,贺瑞麟便开始阅读《七侠五义》《杨家将》等英雄侠义图书,英雄主义的思想渐渐扎根在他的脑海。

1921年,12岁的贺瑞麟转入靠近沛县县城的青墩寺小学高等学堂。他开始受到孟昭佩等进步学生的熏陶并接受了新思想的教育。字词,贺瑞麟内心深处又萌生了无产阶级革命思想,他暗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为贫苦人民奋斗终生。

毕业后,贺瑞麟独自到徐州,找到了他早已崇拜的共产党徐州地方组织的创建人,也是他的革命引路人——吴亚鲁。吴亚鲁将贺瑞麟介绍到了位于南京的东南大学附中继续学习。

1925年,贺瑞麟在东南大学附中学生、中共党员刘贵真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由“中学”升“大学”(即团员转入党员)的成员之一。

五卅惨案

1927年,南京“四一零”反革命时间,标志着大革命时期南京人民革命运动被蒋介石镇压下去了。蒋介石连续几次吧南京地下党领导人杀戮殆尽。这让贺瑞麟大为震惊,也让他真正看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真实面目。便更加积极地投身到革命中来。

1928年3月,孙津川就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中共南京市委改派贺瑞麟担任南京市团市委书记。他迅速发展团组织,建立了安徽工学团等多个支部,积极领导学生、教师向反动当局展开斗争,

1928年7月,中共南京组织遭受第三次大破坏,贺瑞麟被捕,关押在国民党首都卫戍司令部。1928年8月30日,在狱中,他与二十几位同志被关在一间阴暗的牢房里。  

“就是死也不干孬种事”

“就是死,也不能干孬种事!”贺瑞麟在狱中遭受百般折磨的情况下,依然表现出顽强的斗志.为了记录敌人的残酷,总结狱中斗争,他以顽强的毅力,留下了青春的绝笔——《死前日记》。

这份用血泪凝成的日记页页悲凉,感人肺腑。这饱含革命激情的狱中手稿,将黑暗生活和被捕人员的表现,详细记录了下来,激励着每一个革命者。

《死前日记》写于9月28日至10月5日临刑前夕,共一周时间。在日记中,贺瑞麟不仅写,而且画。其中有一幅画是在一个五角星中,写着“雨花台”,表示他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贺瑞麟《死前日记》中的画

在人生的最后时光,贺瑞麟将狱中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在黑暗中走向刑场走向死亡的那一瞬间和一幕幕壮烈告别的情景时,他忍不住潸然泪下。在给父亲的信中,贺瑞麟敞开心扉,以这封自传式的长信,诠释着自己从“个人英雄主义者”转变为“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思想历程,表达了“为大家,弃小家”的心声。

“今天是中秋节,是我‘死前日记’的开始。”贺瑞麟突然觉得,自己死后,南京的姐姐和姐夫会给他收尸,他必须要给他们留下点什么,便从口袋中掏出笔,写下他认为离死期不远的农历日子:八月十五,星期五。

“从9月22号起,我们被紧关着的号子忽然紧张起来。老杨请求保释放不许,许多难友都停止了接见……啊,去了,去了!永远的别了!同志们最后的一次对望啊!千金一刻,今生今世只此一刻了。努力啊,努力你们的前途。我,我不久就要步砚芬的后尘,到雨花台起了,永远的别了,祝你们早日成功。未来的世界终归是我们的!”

1928年9月29日,贺瑞麟明白,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写他的《死前日记》——“我去年的旧病又复发了,如果病死在狱中,我真太冤枉也!在敌人的刀戟没有加在我的颈项之前,我绝不放下为贫苦人民奋斗的责任,而又自暴自弃的行为。这些下流的军阀小走狗,你知道吗!”

9月30日一大早,看守所所长就在院子里大喊:“今天谁都不准探监!”这让贺瑞麟和孙津川警惕起来。孙津川悄悄说:“做好准备吧。”贺瑞麟点点头道:“早就准备好了。”“八月十七,星期日。又不准接见了,日来七八个人的行为和态度都显得颓唐与消极,可我是共产主义执行者,我无论如何再也不敢多吃酒了,这是我千金一刻的时刻了,我是重要保持我的规律生活。我终于没有辜负我心中的责备:‘你是为了阶级的利益而死的,死而遗憾!’”

1928年10月1日后,贺瑞麟仍坚持写他的《死前日记》。直到10月5日,贺瑞麟觉得自己已经了无牵挂了,他觉得此刻还有好多话要说,但是此时狱中的气氛十分肃穆、死寂,不知该如何开口。便在纸上画了一颗五角星,并在五角星里认认真真地写下“雨花台”几个字,以此表明自己去雨花台赴死的坚定决心。

贺瑞麟《未寄出的信》手迹

贺瑞麟知道自己就要行刑了,便开始整理自己保存的东西。当他看到已经牺牲的同志留给他防寒的那间破烂的青绿贡呢夹袍,突然觉得一身暖流在全身滚动,他的脸上不觉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在心里默默地说:“同志们,我就要到雨花台看你们了!”

1928年10月6日凌晨4时,孙津川、贺瑞麟、姚佐唐三人被押往雨花台。在通往雨花台的道路两旁,早已站满了许多围观或为他们送行的百姓,他们个个眼中噙着泪花。刽子手间见跟来的群众太多,为防意外,还未到雨花台刑场,就提前杀害了孙津川、贺瑞麟、姚佐唐,三位烈士也就此壮烈牺牲……

挥之不去的悲,犹如点点落花,摇曳于雨花台缥缈的烟雨中。寂静流年,那些曾经不能碰的伤口,那些今生再也不能相逢的故人,都如花朵般凋零,悄无声息地离去。

天刚蒙蒙亮,有人就悄悄来到刑场,讲贺瑞麟和姚佐唐的躯体悄悄掩埋了,他们为逝者筑起了小小坟头,逝者如斯!

贺瑞麟在南京牺牲的消息很快传到徐州,贺瑞麟的父亲贺长年怀着悲痛的心情来到南京,一个个小坟头已经分辨不出哪一个埋藏着贺瑞麟的遗体。最后终于找到了写着贺瑞麟名字的小木牌。

“没法起坟了。”贺长年喃喃地说。他抚摸着那块小木牌,心如刀割。他再次凝望着那一个个小坟头,仿佛看到那些行色匆匆的过客,他知道,那些行色匆匆的过客中, 有一个是他的儿子,不禁泪流满面。

贺长年没有带走儿子贺瑞麟,而是从儿子逝去的地上捡起几枚雨花石,放进衣袋里。他深信,这沾着未冷鲜血的雨花石里,定然有儿子的气息和魂魄。而贺瑞麟,则化作了血色的雨花石,笑看春秋,默默等待着一个革命的曙光。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