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雨花英烈高文华:要做“使天下穷苦人吃饱穿暖的事”


来源:凤凰江苏

南京雨花台,古称玛瑙岗、聚宝山,是一座美丽的山岗。然而,在1927年以后的一段岁月而里,这里却成了国民党当局的刑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被国民党反动派在这里杀害。

南京雨花台,古称玛瑙岗、聚宝山,是一座美丽的山岗。然而,在1927年以后的一段岁月而里,这里却成了国民党当局的刑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和爱国志士被国民党反动派在这里杀害。

天降雨花,落地为石,在雨花台殉难的英烈高文华,便是那璀璨雨花石中的一颗。他满怀坚定的信仰,为革命的成功、人民的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的一生虽然只有短短的23载,但这短暂生命中所呈现出的光辉精神值得我们永远敬仰与传承。

要做“使天下穷苦人能吃饱穿暖的事情”

高文华说:“为人类争真理的英勇斗争,才是奋斗,所以一个真正的奋斗者,决不顾虑牺牲的大小、成功的多少或者失败的。我要做的就是使天下穷苦人将来能够吃饱穿暖的事情。”

少年高文华

高文华,别名文华,曾化名程清,笔名高潮。1908年11月22日出生于江苏无锡城南岸桥弄的一幢旧平房里。高价引以为傲的是祖先高攀龙。高攀龙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思想家,东林党领袖,“东林八君子”之一。

高文华这一辈是高攀龙的第12代孙,他很小的时候就从父亲那里听到了东林党人与魏忠贤奸党斗争的故事。高文华从小就聪明好学,祖父高旭如在世时是私塾先生,家里也因此留下了很多书,因此虽然生活困苦,生活资料缺乏,但高文华自幼受到书的熏陶,精神世界相当丰富。这也为高文华日后的博学打下了基础。

1922年,高文华读完了七年制小学,顺利考入南京东南大学附属中学勤工俭学。此时的南京同全国各地一样,在五四运动后形成了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为主流,包括各种思潮的波澜壮阔的思想运动。高文华也是在这时,接触穆济波等具有革命思想的教师与同学,到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和《新青年》等刊物。高文华像迷航的船舰,终于找到了灯塔。

1924年,高文华获悉孙中山在广州创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便与一批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一起南下,赴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求学。

黄埔陆军军官学校

高文华在军官学校结业后,因学业优秀又转入高级政治训练班深造。学习期间,他参加了军校学生军,在东征军阀陈炯明等的多次战斗中十分勇敢,17岁便当上了联队指导员。在学习和战斗中,他解释了许多共产党员,在他们的引导下,高文华认真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许多马克思主义理论书籍,写了大量读书笔记。1925年,高文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高文华任总司令部下属工兵团的营指导员,随第四军等部行动,年底奉命去南昌,任总司令工兵团党代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高文华坚决不当新军阀反攻革命的工具,愤然离开工兵团,回到家乡无锡,继续坚持革命。

北伐战争

舍身为民“要头有,要名单没有”

高文华常常说,大丈夫要以改造中国为己任。要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他信守了入党誓言,始终坚持了信仰至上、对党忠诚的可贵精神。

虽然高文华家境贫寒,父母体弱多病,多次去信要他回家,说已为他在胶济铁路沿线谋得一份工作,月薪是不菲的60块大洋,希望他尽快结束学业,前去赴职。而高文华却拒绝了,他在写给父亲的信中说:“我是一个革命者,怎能受钱的牵动呢?老实说,山东有600、6000一月的事,我都不做,”我要做“使天下穷苦人将来吃饱穿暖的事。”

高文华也体谅父母的苦衷,在广州省吃俭用,经历筹款供弟妹上学。高文华始终坚持着淡泊名利、舍身为民的精神,以小我成全大我,用生命阐释着革命者的人生观。

根据组织安排,高文华任共青团无锡县委宣传委员。他利用自己是国民党、黄埔军校毕业生的公开省份,担任了国民党无锡市特别委员会妇女青年运动委员会党务委员,兼任《中山日报》编辑,使遭到破坏的共青团组织迅速恢复起来,并发展了新团员,他的家也称了团县委的联络站。

1928年3月,高文华化装成农民前往周山浜汤家桥与华成元联络工作时被敌人发觉,不幸被捕。敌人软硬兼施、用尽酷刑,高文华始终只有一句话:“要头有,要名单没有”。审问了三个月一无所获,敌人只得奖高文华送交至南京国民党特种刑事法庭讯办。

高文华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怒斥反动派镇压工农革命的罪恶行径,将法庭强加的各项“罪名”驳斥得体无完肤。7月,特种刑终以“组织反革命团体并执行重要任务”为由判处高文华“二等徒刑九年”。虽然身陷囹吾,但高文华在狱中依旧用它的笔继续战斗。他把文艺看作“是一种武器”,他要用这样的枪炮子弹继续战斗。

他在狱中写的一些揭露性文章,通过互济会等组织传出狱外,把国民党当局的罪恶行径公之于众。三年多狱中的非人生活和残酷迫害,高文华的身体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摧残,他敌不住伤寒瘟疫的侵袭,于1931年7月16日在狱中去世,年仅23岁。他留下的遗物主要包括近百封信件、狱中写下的诗歌等物,高家人后来将它们存放在高文华带回的那只皮箱里。

高文华带回的箱子

皮箱稍有磨损,大体保存完好,箱内军绿色的衬布干净而平整。高福珍说,哥哥回家乡任共青团无锡县委书记时她才15岁,但她当时随姨母到广东找哥哥去了,没有见证哥哥回家那一幕,“后来知道,哥哥回来时什么都没拿,就手提着这只历经战火的皮箱,皮箱里也只装了一套北伐时穿过的军装。”

解放后,高文华的遗骨被安放到了无锡烈士墓,高家人把皮箱中的遗物相继捐给了北京革命军事博物馆、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无锡博物馆、无锡市烈士陵园等处。高福珍只留下了皮箱作为对哥哥的念想。

高文华投身革命时,17岁;牺牲时,不足24岁。无论是从黄埔军校学习期间参加学生军等多次战斗,还是1926年任工兵团营指挥员,出是北伐;无论是四一二政变之后回到无锡开展共青团工作,还是入狱后以笔为枪,写下《南丰》《端午》《屈原》《饿囚之哀叫》等多首诗歌,揭露“模范监狱”的黑暗内幕,高文华都始终坚持为人类真理而奋斗。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