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野火春风斗古城,牺牲于南京雨花台的抗日特工


来源:凤凰江苏

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国民政府牵往重庆,军事委员会牵至武汉,以期“空间换时间”抗战到底。此后八年抗战期间,前线烽火血肉长城,南京、上海等汪伪政权控制下的主要城市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在中统、军统、中共地下党的渗透下,不断上演着情报战、经济战、暗杀“斩首”等隐蔽战争。

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国民政府牵往重庆,军事委员会牵至武汉,以期“空间换时间”抗战到底。此后八年抗战期间,前线烽火血肉长城,南京、上海等汪伪政权控制下的主要城市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在中统、军统、中共地下党的渗透下,不断上演着情报战、经济战、暗杀“斩首”等隐蔽战争。

隐身敌营,刀尖行走,暗流汹涌中,太多抛却一身荣辱、背负民族重任的“潜伏者”没有等来曙光,在南京雨花台走完了曲折的人生。

伪装打入中统情报部门,

中统与(重庆)国民党南京地下市党部

 南京沦陷前夕,“中统”曾提前组织“南京留守处”潜伏南京,但随着日军迫近南京,“留守处”成员大多前往上海租界、武汉等地区避难,国民党南京地下党市部一度被取消组织。

1938年徐兆麟在上海秘密成立“中统局东南督导区”后曾再次恢复南京分区机关,然一年多后旋即遭到日伪破坏,分区主任姜颂平、电台台长奚永修、助理员黄杰、黄甦等人被捕。

此后,为应对汪精卫叛逃后以上海、南京为中心组建的伪中央政府,重庆国民政府与中统局决定加强沪宁地区地下工作。章兆直、陆玄南、夏恩临等特工接到密令后向南京渗透发展,与原潜伏在南京的中统人员陈觉吾接上联系。

他们原本都是南京籍人士,利用在南京的社会关系,取得合法身份,游走于政商阶层,希望趁汪伪政府搜罗人才之际,打入敌营。

1939年夏秋之际,陆玄南、夏恩临和陈觉吾分别通过与汪伪宣传部长陶希圣、汪伪中央党部社会部副部长汪曼云的关系打入汪伪中华通讯社、汪伪社会部,随后跻身南京伪党部骨干分子。

他们在南京以本名展开“合法”活动,在中统情报线上,则以化名与重庆方面取得联系,如陆玄南的“钟平”、夏恩临的“李光辉”等等……沦陷一年半后,重庆国民党终于再次重建起了南京特别党市部。

此后他们一方面多次传递出伪“中央政府”组织情况、重庆“中央通讯社”密码本遭破获等关键情报;一方面在汪伪内部设法挑动原南京伪政府“维新政府”与汪伪成员的派系斗争,希望从内部瓦解地方组织;同时还逐步恢复三青团、国民党地下国民党的宣传、组织活动,鼓动抗日力量。

1940年8月,重庆国民党南京地下市党部遭到汪伪特工破坏,陈觉吾、陆玄南等人被捕,当年11月19日被枪杀于南京雨花台刑场。

刺杀汪精卫失败,

军统多位烈士血洒雨花台

沦陷八年,重庆国民政府的另一个情报特务机关——“军统”(1938年由军事委员会“中华复兴社特务处”改组而成)也在南京展开了一系列行动。1938年以后,“军统”通过各种渠道派遣人员打入南京,逐步建立起“军统局南京区”的活动。

与“中统”的情报战、组织战相比,“军统”更为传奇的行动则是围绕“斩首”汪精卫及汪伪政府高官展开的一系列刺杀行动,虽经运筹帷幄然而次次功败垂成,吴赓恕、戴静园、陈三才、黄逸光、邵明贤等特工先后被处决,其中陈三才、黄逸光、邵明贤均牺牲于南京雨花台。

陈三才1902年出生于江苏昆山,1920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赴美国伍斯特理工学院留学,回国后在上海经营北极电器公司投身实业救国,抗战期间参与军统谋划炸毁“魔窟”76号和在汪精卫就医过程中投毒的刺杀行动,均未成功。1940年7月,刺杀行动遭告发后,陈三才被76号捕获,遍遭酷刑严守秘密。

随后又被押解南京由汪精卫亲自提审,逼问同谋,陈三才却坚定地说:“汝辈汉奸丧尽天良,出卖祖国、出卖民族,人人皆得而诛之,全国同胞皆吾同谋之人也!”汪伪当局没有从陈三才处获得任何有效信息,1940年10月2日,在南京雨花台将陈三才枪决。曾任清华校长的梅贻琦评价陈三才时写道:“我校校友于抗战期间杀身成仁者,以陈君为最著,亦以陈君最惨。”

1940年,邵明贤时任军统局南京区区长,奉军统局本部命令,准备在汪伪政府举行“中立纪念周”或其他大型宴会之时,刺杀汪精卫等政府大员,但不幸于1940年11月被汪伪特工“南京区”破获逮捕,12月17日上午被枪杀于雨花台。

与邵明贤同时处决的,还有由军统总部派往南京的特工黄逸光,黄逸光年轻时曾与好友环游世界,在巴黎与汪精卫相识留影。1940年,黄逸光凭借这一段旧日情谊来南京伺机接触汪精卫。然而还未曾寻得下手时机,汪精卫便获得了军统派人刺杀的情报,功败垂成。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