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政府工作报告“推进”资产证券化 助力“去杠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高层对资产证券化的重视已从“探索”升格为“推进”,功能寄托也从单纯的基础设施融资化身为“去杠杆”的方法之一。该趋势的背后,来自于ABS与国内经济结构紧密的关联。

资产证券化(下称ABS)正在被高层进一步力推。

3月5日的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的“积极稳妥去杠杆”中,对“推进资产证券化”这一去杠杆路径进行了强调。

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较高,这与储蓄率高、以信贷为主的融资结构有关。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促进企业盘活存量资产,推进资产证券化,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逐步将企业负债降到合理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 ABS在去年的两会时也曾出现在政府报告中;但彼时的说法是“‘探索’基础设施等资产证券化”。

时隔一年,高层对ABS的重视已然从“探索”升格为“推进”,功能寄托也从单纯的基础设施融资化身为“去杠杆”的方法之一。

该趋势的背后,来自于ABS与国内经济结构紧密的关联;但与此同时,当前ABS的监管分割、规则不统一等问题也被业内人士所关注。

“推进”之因

“目前资产证券化正在不断推进,更多还是有一个盘活存量资产的动作,同时这些变化有利于标准交易产品的生成。如果生成了标准交易产品,就有可能会让一般的投资人也有机会接触这样的资产。”3月6日,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两个方面的想法,一方面是让更多的资产活跃起来,另一方面是在资产的融资上吸引更多的中小投资人的参与。”

从两年来政府报告的描述变化,足以管窥国务院对ABS改善国内金融环境寄予了更高的期望。

“去年提ABS更多是希望改变融资结构、解决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在地方债务收紧后,ABS可以结合PPP成为一个民间资本介入地方项目融资的途径,当然这个方向今年也没有变,还是在推动”3月6日上海一家大型投行保代李菲(化名)表示,“但这次升级到‘推进’,意味着国内资产类融资占较大比重的情况下,ABS在给企业去杠杆上也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业内人士看来,ABS在政府报告中被强调为“去杠杆”手段,和国内的特殊经济结构有关系。早在2014年以前,被寄予“去杠杆”重望的曾是对股权融资的大力发展。

“之前是中小企业证券化,也就是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让中小企业上市、挂牌融资,缓解过高的负债率,”北京一家新三板公司董秘表示,“但实际上这个目标和去杠杆的现实状况是有一定背离的。”

在李菲看来,之所以ABS较股权融资更适合“去杠杆”大势,原因在于国内的经济结构中,需要有去杠杆诉求的更多是重资产企业,而非轻资产企业,两类企业融资结构的特点并不相同。

“实体企业大多有厂房、设备、土地、库存商品等资产,负债经营的特点比较明显,所以过去也一直依赖于银行层面的信贷融资,而表内的资产则是抵质押品,”李菲说,“这类企业往往是去杠杆的主要需求方,相反互联网为代表的轻资产公司并不适合这种融资模式,因为它们没有资产,所以只能走股权的模式。”

实际上,ABS也成为了过去传统银行信贷模式的一种可替代路径。

“从信贷到ABS模式,实际的资产融资结构没有变化,但企业的负债率也降低了,也就达到了降杠杆的目标。”李菲表示。

企业ABS的快速发展也佐证了这一趋势。据华创证券统计,截至去年12月20日,2016年的企业ABS发行数量达344只,发行规模达4158亿元,为2015年的两倍,且基础资产类型也在不断丰富化。

“就像PPN(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市场,ABS的年发行规模早晚会站上万亿元规模之上,”3月6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资产证券化负责人强调,“特别是在国务院层面的力推下,还会有更多ABS创新品种和产品问世。”

规则仍需完善

在高层力推预期中,ABS规则的完善成为业内所关注的重点。

在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看来,当下最重要的仍然是需要不断完善资产证券化的相关法律法规。

“目前资产证券化业务由不同监管部门分类监管,缺乏统一的管理规范,由此导致不同类型机构在开展同类基础的证券化业务时,面临着不同的规范,从而使得资产证券化市场成为因发行人不同、基础资产不同而受不同制度规范的、人为分割的市场。”3月6日潘向东指出。

“关键是打通统一监管,如果能够统一监管,而且能够统一发行标准,割裂这个现象是可以解决的。”邵宇也表示。

此外,当前ABS产品的流动性改善也是制度层面需要供给的红利。

“资产证券化产品自身的流动性较弱,相关产品的信用风险也随着资产证券化市场的扩容而开始显现,”潘向东表示,“对此,需要择机出台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办法来统一市场、统一标准、统一规范;尽快完善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交易和流通机制,引入并培育更多的机构投资者,提升二级市场流动性,增强一、二级市场联动。”

潘向东认为,随着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叠加“三去一补一降”的宏观经济政策,市场出清加速,信用风险逐步暴露,高层对资产证券化的重视已从“探索”升格为“推进”,功能寄托也从单纯的基础设施融资化身为“去杠杆”的方法之一。该趋势的背后,来自于ABS与国内经济结构紧密的关联。而资产证券化参与主体逐渐多元化趋势下,更需要加强风险的全面管控。

“需要完善资产证券化业务的风险预警、风险评估和风险防范机制,以此来推动资产证券化市场稳步健康发展。”潘向东说。

[责任编辑: 周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