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展大会会标锦绣苏,设计者何方:最民族最惊艳


来源:凤凰江苏

自动播放

从接到江苏发展大会会标设计任务到成稿,只有短短15天,十多次的头脑风暴,二十几稿的推翻、重来。她笑称:“这是20年设计生涯中最‘折磨’的一次。”,,最终,3月1日的江苏发展大会发布会上,“锦绣苏”会标亮相,惊艳四座。

“从锦绣江苏到锦绣苏,一字之差,就从作文变成了散文!”何方笑着说。

眼前的何方,略施粉黛,灰色披肩,头发自然垂落肩膀,很清丽的模样。一笑起来露出两个虎牙,多了几分可爱,似乎与那个设计出古朴庄严的亚投行行标的设计师并非一人。

从接到江苏发展大会会标设计任务到成稿,只有短短15天,十多次的头脑风暴,二十几稿的推翻、重来。她笑称:“这是20年设计生涯中最‘折磨’的一次。”

最终,3月1日的江苏发展大会发布会上,“锦绣苏”会标亮相,惊艳四座。

江苏发展大会会标——锦绣苏。

用人来编织一个“苏”

今年2月16日,何方所任教的南京艺术学院,接到了要为首届江苏发展大会设计会标的任务。由于何方之前有过亚投行、青奥会、江苏文联等诸多重要的视觉设计经历,这一次,她又挑起了大梁。

“还没有人做过关于江苏代表性的,有江苏味儿的标志。”何方说。她只能翻看各种资料,了解江苏的各种代表性元素。从水元素运用,到“江苏梦”概念,再到不同符号的拼贴,前后20多稿,还是没有找到理想的表达。

最后,设计团队还是回到了对“苏”字的解读,“繁体的苏字里有鱼、禾,怎么样去再设计这个字,我们想到了人,因为江苏最大的资源就是人。”何方想到用人来编织一个“苏”,又从编织想到了锦绣,紧接着联想到“锦绣江苏”,一气呵成!

会标主色直接用了《海水江崖》图的颜色。

想法成形后,何方立马赶到云锦博物馆,不巧是个休息日,博物馆库房关门。何方用手机一张一张把云锦拍了下来,回来在电脑上放大,找到了“人字织法”,又从《海水江崖》图中吸取了红、绿、黄三色,构成了会标的主色。

2月27日,“锦绣苏”定稿当天,何方得知3月1日要开发布会,公布会标。又一个任务摆在眼前——24小时内制作出创意解读视频。

“3月1日10点发布会举行,而我们一直做到28号晚12点。”连夜送审,一稿通过。

从新鲜感到饱腹感

亚投行行标的锦红色、老城南记忆馆官标的笔墨、吴中博物馆馆标的简体“吴”、“锦绣苏”里的织锦……何方的许多设计都蕴含着丰富的传统元素。

何方部分设计作品。

科研方面,在南艺重大项目“中国设计思想及其当代实践研究”中,何方也是一个子课题的负责人,专门研究中国传统造物智慧对当代设计的影响。她举例说:“中国汉字就是一种造物智慧,拉丁文已经抽象化了,但是汉字还是象形的,而每个造字符号都有背后的故事,值得深挖。”

何方从事设计的20年,正好也是中国设计迅猛发展的20年,“从设计匮乏到设计过剩,从新鲜感到饱腹感”何方对于现在的中国设计也有自己的看法。

“中国设计悠久深厚,民国时期也曾独领风骚,建筑中西合璧自成一派;以图案设计为主的平面设计,形成了独特的美学风格……如今我们又重新去发现中国传统文化,相信很快就能连接上,因为传统一直都在,是我们民族的基因。把流淌在骨子里的东西传达出来,才是最自然的设计。”

除了挖掘传统,学设计的何方还在2011年申请到了宝贵的访学荷兰的机会。“荷兰的设计影响了整个欧洲,作为设计师,毫无疑问我会选择去荷兰。”回忆那次访学经历,何方眼里闪出了兴奋的光芒。

访学时的何方,参加荷兰平面设计百年展。(受访者供图)

原定的1年访学时间,由于要照顾孩子,被压缩到只有三个月。“但我没有浪费一天时间。”何方说。到阿纳姆的第一天,她就买了一张博物馆年卡,天天奔走于各大博物馆,还走访了全荷兰十多所设计学院。

“我天天背着双肩包奔走,目不暇接地接收各种信息。”在这个全世界最自由的国家里,何方又找回了做学生的感觉。

访学时的何方,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除了平面设计,何方还去听舞蹈课、戏剧课、时装设计课。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欧洲的设计院校都有活字印刷坊,所有的学生都要通过手工去认识排版。“我们国家设计教学现在都是用电脑,学生就失去了尺度感。”

画画能给我补充营养

对话时,何方的身后立着一幅未完成的画作,粉色的背景铺满画板,右下角拼贴了一段被烧成碎片的宣纸,中间贴了金箔,她接下来准备用铅笔再增加一些元素。

何方与她未完成的画。

她为这幅画取名《六朝金粉》,“我想传达一种很意象的感觉,在易碎的环境中,破碎的元素给人很柔弱、很脆弱的感觉……”

3月3日,何方在南京办了一次个人作品展,让人惊喜的是,被外界界定为“设计师”的何方还展出了几十副绘画作品。

在这些绘画作品中,那些简约、明确的意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迷惘的人,飞奔的马,面向大地的兔子和蘑菇,充满了浪漫、想象和超现实的色彩。

何方绘画作品。

何方绘画作品。

何方说自己当老师是主业,业余时间做设计,而画画大多在夜里,四下无人时才能遇到自己。“你看我的水彩画能进入我的世界,因为手和心是连着的,画不会骗人。”

何方推崇塞尚、印象派的作品,她相信陈丹青说的“从印象派开始,绘画是一种未完成的画作,可以一直画下去。”

她画一幅画总是画画停停,“不断地与画面对话”,享受落笔前的未知和即兴。在她看来,偶然性,是绘画最吸引人的地方。

“设计是一种给予,而绘画给我补充营养,是与我自己的对话。”说到此处,何方的声音变得格外轻柔。

还是那个画衣服的孩子

何方1978年生于南京,从小喜爱画画。上小学时,妈妈带她去单位,她一个人坐着一画就是一下午,本子上都是五颜六色的衣服。

“那时候就喜欢画衣服,太爱美!哈哈!”到现在何方都保留了许多小时候的画本,时不时翻开,看看童年的自己。

何方的艺术生活从南艺开始,从读书到教学,“我在南艺生活了20年,哇!太‘可怕’了!”她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在何方看来,南艺的生活给了她无尽的艺术滋养,美术馆、音乐会、演艺剧场、讲座,天天包围着她。

何方。

生活中,她喜欢看书、听节目,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陈丹青的《局部》、逻辑思维、一条、单读、mono、TED……都是她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她常和学生们说“不能总盯着设计网站,要跳出来了解一些不是你专业的东西。”

何方还是一位母亲,她有着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我儿子应该是他们班唯一一个不上补习班的人。”她用别的孩子上补习班的时间,带着孩子看展览、逛博物馆。在设计上取舍不定时,她甚至会问孩子的意见,有时反而豁然开朗。

她还像自己的母亲保留自己儿时画本那样,保留孩子的画本。只不过,画画的内容从服装变成了游戏。“十几个画本里全是他设计的游戏,是真可以玩的游戏。”

“老师批评他画游戏,但我觉得非常好,他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这就是好。”

如今的何方通常上午在学校上课,下午去工作室做设计,晚上回家画画。她说自己“干一件事就会爱一件事”。

“学生一波又一波,可我总觉得还像刚留校那会儿,我和他们一样大。”两颗虎牙又出现在她嘴角。(文/汪霞 摄/胡潇)

[责任编辑:汪霞]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江苏发展大会会标“锦绣苏”解读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0/016f205a-a4c8-4551-b021-c17fc4aa3912.jp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