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里的一弯照壁,回荡着百年辛亥的啼血呐喊


来源:凤凰江苏

雨花台位于南京城南中华门外,是南京城南距离城墙最近的高地。雨花台同南京城东的紫金山互为犄角之势。在中国近代史上无论是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还是在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之中,雨花台都是攻守金陵的战略要塞,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也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为理想、为国家捐躯的动人故事。

雨花台位于南京城南中华门外,是南京城南距离城墙最近的高地。雨花台同南京城东的紫金山互为犄角之势。在中国近代史上无论是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还是在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之中,雨花台都是攻守金陵的战略要塞,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也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为理想、为国家捐躯的动人故事。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说明碑(摄/王满)

雨花台风景区东北侧的梅岗山麓,有一处全国独一无二的人马合冢——辛亥革命人马合冢。这座合冢坐落在雨花台烈士雕塑东北坡道崖壁上。1981年的石碑与1998年建的弧形照壁遥相呼应,两座圆形土冢一南一北。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弧形照壁(摄/王满)

辛亥革命期间,江浙联军挥戈金陵,攻打雨花台要塞,与清军张勋部激战,牺牲惨重。革命军遂将雨花台之役阵亡的200多位烈士及战马合葬于此,垒筑成两座土冢,树碑纪念。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摄/王满)

合冢为间隔5米的两座大小相同的土冢,周围围筑花岗石墓圈,高约1米,周长约12米,墓顶为高约50厘米的封土层,长满了青草,还有几朵小花在风中摇曳。合冢中间立着一块高约1.5米的墓碑,上书“辛亥革命雨花台之役人马合冢”字样。合冢前方是墓葬的弧形照壁,上面用中文和英文,雕刻着战斗的简况,中部下方镌刻着高浮雕花圈,供后人瞻仰。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摄/王满)

英雄血 雨花魂:辛亥革命中的雨花台

在清朝,南京是清朝南洋大臣和两江总督驻节之地,地理位置重要,城池坚固。辛亥革命前期,驻守在南京的常备军有两支,一支为江防军,驻守在南京城内,以及四周各要塞,共有23个营,2万多人。这支军队的统帅,就是时任江南提督,日后率领辫子军进京复辟的张勋。另外一支为新编陆军第九镇(相当于师),约有1万人,同样驻守在南京城内,但是不担任防务,只进行训练。这支军队的统帅,则是孙中山时期担任国民政府内政部长的徐绍桢。

辛亥革命

晚清的1911年,是中华民族觉醒,以暴力手段打碎一个旧世界,实现共和的大革命年。同年10月武昌起义之后,辛亥革命的火焰迅速烧到了全中国。为杜绝新军和革命党人的联系,新军第九镇被调离南京城,驻扎到城南60公里外的秣陵关镇。为防止这支军队兵变,时任两江总督的张任骏、江宁将军铁良,以及江南提督张勋,下令不准向新军第九镇发放弹药,同时派出密探,监视新军的动向。这一切,都让这支新军的革命意图愈发强烈。

1911年11月4日,张勋派出军官,欲借求见之名,刺杀徐绍桢。刺杀失败后,11月8日,忍无可忍的徐绍桢在同盟会柏文蔚的策动下宣布起义,自任“江浙联军总司令”,率部突袭雨花台炮台,意图夺取城南制高点。然而起义部队遭到张勋江防军炮台的猛烈炮击,加上弹药用尽,起义暂时失败,部队退至镇江修整、补充弹药。起义的失败对刚刚取得独立的上海和江浙震动很大,身在上海的同盟会骨干宋教仁、都督陈其美都认为,南京之得失关系民族之存亡,非攻克南京,不足以完成江苏革命之任务。

孙中山在南京

11月中旬,苏、浙、沪各军先后云集镇江附近。决定兵分四路:中路以镇军、浙军为主力,右翼镇军攻打天堡城,左翼浙军由孝陵卫攻朝阳门;南路苏军攻雨花台、聚宝门;北路淞军攻沿江各炮台;柏文蔚率镇江二支队和扬军徐宝山部沿江北岸向浦口进攻,以截清军退路;沪军为总预备队。22日、23日,苏州都督程德全前往丹阳、镇江以至龙潭、尧化门一带,派员慰劳各军,民军士气为之鼓舞。此时上海总兵站赶购之军械也已运赴前线,一切准备就绪。

24日下午,总司令部移至龙潭,各路军队向指定目标进击,当夜占领乌龙山。25日,联军发动总攻,一时间,雨花台上炮声隆隆,弹飞如雨。当日便占领幕府山炮台、占领孝陵卫。同日晚,总司令部移至麒麟门。27日,江浙联军对南京形成合围之势。

12月1日,苏军攻占雨花台,浙镇诸军攻占天堡城。张人骏、张勋托美国领事及鼓楼医院美籍院长马林出面向江浙联军总部洽降,要求不杀旗人,停止炮击,让他们退出南京。是日深夜,张勋率2000残兵自大胜关渡江狼狈北逃。2日,苏军由雨花台攻入南门,镇军攻入太平门,粤军攻入凤仪门,其余部队陆续入城,南京光复。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文物保护单位说明(摄/王满)

在这次激战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革命军中出现了一支以辛亥革命女杰尹维峻为队长的女敢死队。她们成为了血雨腥风中一抹令人难忘的红颜。在雨花台之役中,她们奋勇厮杀,至为壮烈,尹维峻率女子敢死队占领雨花台,攻占中华门,撕开清军防线,为争夺雨花台要塞屡建战功。对攻克南京发挥了重要作用。

1911年,尹维峻15岁,但她的革命生涯早就开启。10岁不到,尹维峻就跟着二姐尹锐志加入了光复会、同盟会。姐妹俩进绍兴明道女学堂学习,与秋瑾结缘,从此追随秋瑾学习、革命,与秋瑾一起并称近代“中国三女杰”。南京光复之战前,尹维峻已在广州起义、武昌起义、光复上海、光复杭州的战斗中立下奇功。这位豆蔻少女的1911年,与战马、枪林弹雨为伴,英姿飒爽多酣战。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尹维峻姐妹俩荣获孙中山特授的唯一一对女子高级军政顾问职衔。

此次战役史称辛亥革命雨花台之役,它的胜利乃至南京的光复,对稳定辛亥革命的形势以及孙中山定都南京起了决定性的作用。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任临时大总统期间,专程到雨花台炮台视察,对雨花台之役给予很高的评价。民国初年,将雨花台之役的阵亡将士和战马合葬于雨花台东岗山坡上,以为纪念,辛亥革命人马冢由此而生。

百年人马冢见证了中华民族的崛起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关于百年前的那场雨花台之役,我们知之甚少,史书里仅有的寥寥数语,不能尽言惨烈战争中不为人知的细节。时光荏苒,作为那段历史唯一见证的辛亥革命人马冢,也无法让我们知晓长眠于此的英烈们姓甚名谁。我们只知道曾经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前赴后继、奋勇杀敌,以自己的热血,唤起了民族的觉醒;以自己的牺牲,换取了民族的未来。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摄/王满)

“铁血旗翻扫虏尘,神州如晦一时新。雨花台下添新泪,白骨青磷旧党人。”中国近现代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于右任于1912年发表的《雨花台》饱含深情。无独有偶,鲁迅也曾在1931年写下了雨花台的咏史诗。他在《无题其二》中写道,“雨花台边埋断戟,莫愁湖里余微波。所思美人不可见,归忆江天发浩歌。”

风雨飘摇,是近代中国的真实写照,百年辛亥革命人马冢也历经磨难。抗日战争时期,人马合冢被毁,淹没在雨花台的草丛之中。1956年,雨花台烈士陵园重树高约3米的“辛亥革命阵亡纪念碑”,并对墓葬加以修葺,以纪念革命英烈。文革时期,整座墓葬又遭损毁,面目难辨,墓碑也不见踪影。1981年,为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重修人马合冢,新建花岗岩石碑1通,碑文为“辛亥革命雨花台之役阵亡人马冢”。7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孙中山先生的孙女孙穗英专程前往人马合冢,告慰长眠于此的革命先烈。1999年重修墓冢,后侧加砌了石围栏,并新建花岗岩贴面弧形照壁。

辛亥革命人马合冢弧形照壁(摄/王满)

雨花台密林深处,辛亥革命人马冢周围环绕青松翠柏,肃穆幽静,不足一百平方米的小方场兀自伫立,过往的游人凝望墓冢沉默不语。雨花台本是山野美景之地,山岗起伏,林木葱茏。近现代连天的战火让其化为荒山秃岭,解放后才得以休养生息,在一代代人的修复下变成南京城南的一叶“绿肺”、纪念烈士的殿堂。三月的雨花台,梅花香在空气中流动,时浓时淡,游人如织。这样一派祥和的雨花台,足以令长眠在这里的英魂安息。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