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里的一通御碑,隐匿着康乾之治的盛世衰音


来源:凤凰江苏

雨花台是历代文人墨客乃至帝王将相吟咏之地,从李白、王安石、陆游、朱元璋、康熙、乾隆到鲁迅、田汉、郭沫若、刘海粟,都留下了吟咏雨花台的优美诗篇。在雨花台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从西周太伯兴修水利起,便有了先人

雨花台是历代文人墨客乃至帝王将相吟咏之地,从李白、王安石、陆游、朱元璋、康熙、乾隆到鲁迅、田汉、郭沫若、刘海粟,都留下了吟咏雨花台的优美诗篇。

在雨花台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从西周太伯兴修水利起,便有了先人的遗迹。至明、清,更是江南登高揽胜之佳地。“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雪映山眉紫,烟消树顶圆”,这些美妙的诗句,正是历史上雨花台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栩栩如生的写照。

乾隆御碑说明碑(摄/王满)

据统计,乾隆一生创作的诗总计有四万三千五百八十四首(不包括文臣代写的诗),几乎是《全唐诗》的数量。所以,著名清史专家戴逸先生说乾隆“是中国诗史上创作最宏富的第一名诗人”。

所以,著名清史专家戴逸先生说乾隆“是中国诗史上创作最宏富的第一名诗人。”——据统计,乾隆一生创作的诗总计有四万三千五百八十四首(不包括文臣代写的诗),几乎是《全唐诗》的数量。所以,著名清史专家戴逸先生说乾隆“是中国诗史上创作最宏富的第一名诗人”。

乾隆一生六次南巡,每每经过南京,都要上雨花台游览,提笔成句,便有了雨花台乾隆御碑。御碑刻着乾隆于乾隆十六年(1751)、二十七年(1762)、三十年(1765)三上雨花台题咏的4首诗。该碑原在雨花台东干道西侧水塘边,可惜原碑于“文化大革命”中被推倒断为两截。

乾隆御碑(摄/王满)

1995年乾隆御碑得到修复,收藏在雨花石博物馆即高座寺遗址中。碑高2.55米、宽0.8米、厚0.21米,碑额刻有二龙戏珠图案,尽显帝王之荣华,皇家之风范。现复位于高座寺(雨花石博物馆)东南角,成为雨花台又一处人文景观。

碑身正面和背面所刻诗句是乾隆十六年初(1751年)第一次南巡,游雨花台时所题,正面题诗为:“崇岗跋马晚春晴,凭览遗台触慨情。便果云光致花雨,可能末路救台城。”

碑阴为:“崔巍雨花台,迹传梁武帝。云光讲经致雨花,台城不救嗟何济。文殊问询维摩处,乃有天花散天女。一之为甚其可再,著者空槌涂毒鼓。”

乾隆御碑(摄/王满)

碑右侧面分镌乾隆二上雨花台题诗:“梅岗东麓雨花台,闻道谈经曾致来。岂识维摩不著座,争如太白只衔杯。六朝坊市谁兴废,九道江流漩迴。”

碑背面为乾隆三十年(公元1765年)所题之诗:“闻道文殊问病由,雨花摩诘座无留。法师便果诚能致,已落人间第二筹。”

乾隆御碑亭(摄/王满)

1997年,雨花台风景区在其上建四角亭,碑亭为四角式仿明清建筑,雍容华贵,气度不凡。随后在旁边开辟了雨花喷泉,可在短时间内变换各种水流轨迹。古典与现代相交融,使游人倍感清新畅快,如沐春风,似饮甘露,现代的风格与古典的意境因此交融。

效法乃祖,乾隆六下江南功过参半

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1711年9月25日-1799年2月7日),清朝第六位皇帝,入关之后的第四位皇帝。年号“乾隆”,寓意“天道昌隆”。25岁登基,在位六十年,禅位后又任三年零四个月太上皇,实际行使国家最高权力长达六十三年零四个月,是中国历史上实际执掌国家最高权力时间最长的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帝。

乾隆

乾隆帝在位六十年,曾分别于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二十二年(1757)、乾隆二十七年(1762)、乾隆三十年(1765)、乾隆四十五年(1780)、乾隆四十九年(1784)。六次南巡(下江南),六次都到南京。每次来南京,少则五日,多则八日,遍游金陵名胜古迹。六下江南大体上包括以下几个方面:蠲赋恩赏、巡视河工、观民察吏、加恩士绅、培植士族、阅兵祭陵。

“艳羡江南,乘兴南游”,游玩享乐或许是现代人对于乾隆帝六次南巡原因的第一反应。乾隆帝贵为帝王,骄奢靡费。加之当时南方众多城市,人口稠密,物产丰盈,经济繁华,无论是名胜古迹景色还是美女,都可以说是堪称当时之绝。他为“眺览山川之佳秀,民物之丰美”而六下江南。

乾隆帝第一次南巡在乾隆十六年(1751年),正月十三,首次南巡由京师出发,同行的有皇太后钮祜禄氏、皇后嫔纪,还有随从大臣、侍卫人员,达2000余人。回京时,乾隆从南京绕道至明孝陵祭明太祖朱元璋并阅京口旗兵,期间还陪着皇太后亲自到织造机房观织。之后,南巡团沿运河北上踏上返程。同年五月四日,乾隆等人回到北京,第一次南巡来回共历时五个多月。

乾隆南巡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正月,乾隆帝奉皇太后起銮出京,开始第二次南巡。到了无锡以后召见了无锡学者顾栋高。金廷标乘乾隆南巡之季,以献《白描罗汉图》册得到乾隆皇帝的认可,旋入宫供职。同年,乾隆命人编著《南巡盛典》所未辑录者,该书较详细地记录了乾隆帝第二次出巡前及南巡途中所发布的谕旨。对其南巡的主要活动亦逐日有所记载。

乾隆四十九年(1784),74岁的乾隆进行了第六次南巡。因为千里劳顿,体力已吃不消。前几次皇太后都来了,这次就没能同行。还有个重要原因,康熙也只有六次南巡,晚辈是不能超过祖宗的。

六下江南,有得有失。通过六巡,乾隆帝清楚地了解江南的官风民情,又大兴河工,广蠲赋税,礼遇致仕大臣,培植士子,宣扬了圣恩,争取缙绅士民,安定江浙,保护百姓的身家性命财产,发展生产,丰富文化,创造和延续“大清全盛之势”。

但是另一方面,开支巨大。每次南巡,历时四五个月,随驾当差的官兵一般是三千名左右,约需用马六千匹和船四五百只,还有几千名役夫,用掉了上百万银两,还给民间带来了极大的骚扰。

第六次南巡后,乾隆皇帝也认识到了南巡的弊端,他在《南巡记》中对军机章京吴熊光说:“朕临御六十年,并无失德,惟六次南巡,劳民伤财,作无益,害有益,将来皇帝南巡,而汝不阻止,必无以对朕。

南京是乾隆南巡的必经之地

和康熙相比,乾隆对行宫更重视。康熙帝六下江南时,四次居住在当年的江宁织造府。乾隆十六年,两江总督尹继善就将江宁织造署扩建为江宁行宫,为乾隆首次南巡来南京做准备。

江宁行宫

江宁行宫布局规制森严,气势非凡,中线排列着大宫门、二宫门、前殿、中殿、宫门、寝宫、照房七进建筑。东侧有执事房等;西南有朝房、茶膳房、便殿等。最西侧还有花园,有戏台、假山、彩虹桥、钓鱼台、听瀑轩、判春室、镜中亭、塔影楼、绿静榭等景点。

江宁行宫后毁于火灾,建筑荡然无存。如今的江宁织造博物馆就建在江宁行宫的遗址上,馆内部分还原了江宁行宫的景点。这便是如今的“大行宫”。

乾隆非常崇拜康熙,凡康熙在南京做过的事情,他便一一效仿。他在南京拜谒明孝陵,每次来南京都去拜,一共六次,留下了五首谒陵诗;他在南京大校场阅兵,考察江南学子的文章才学,还亲自视察云锦织造机房;他还到处留下“墨宝”,不仅写了“燕子矶”、“瞻园”、“惠洽两江”、“不系舟”等多处匾额,也在雨花台等地留下了多处御碑。

六次南巡,留下十二卷《乾隆南巡图》

乾隆75岁时曾说“予临御五十年,凡举二大事,一曰西师,一曰南巡。”(《御制南巡记》)可见他是把南巡当作自己一生中除西部用兵之外的最值得夸耀的大事。对于这两大功绩,乾隆都曾命画家绘制成图。于是,《乾隆南巡图》应运而生。

江宁阅兵(局部)

《乾隆南巡图》描绘了清高宗乾隆皇帝乾隆十六年(1751年)第一次南巡的情景。一路上,乾隆以十二首诗为题,本着“以御制诗意为图”的原则,令宫廷画师徐扬依前后次序分卷描绘。徐扬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开始创作画稿,乾隆四十六年(1776年)绘制完成。十二卷内容分别是启跸京师、过德州、渡黄河、阅视黄淮河工、金山放舟至焦山、驻跸姑苏、入浙江境到嘉兴烟雨楼、驻跸杭州、绍兴祭大禹庙、江宁阅兵、顺州集离舟登陆、回銮紫禁城。

江宁阅兵(局部)

全图以中国画传统的写实手法描绘了南北城乡的风情世态,沿途的锦绣河山,同时描绘了乾隆初下江南时省方问俗、察吏安民、视察河工、检阅师旅、祭祀禹陵和游览名胜古迹的情景,同时塑造了乾隆作为盛世之君的仁孝圣明形象,反映清朝鼎盛时期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社会风貌,堪称宫廷绘画杰出之作。虽此表现的是清朝朝盛世的歌功颂德之作,但从画面描绘可见南游之举的兴师动众、豪华奢靡场景可窥国势由盛而衰之势。

《乾隆南巡图》有绢本、纸本各一套(每套12卷),共24卷,纸本完成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一套12卷现完整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总长154.17米;绢本创作完成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已散佚,目前已知8卷分别被法国尼斯魁黑(3卷)、吉美(10卷)博物馆,美国纽约大都会(4卷、6卷)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9卷、12卷)及加拿大(2卷)、日本私人(5卷)收藏。

江宁阅兵(局部)

此外,乾隆三十六年(1771),大学士高晋等还编纂完成一百二十卷的《南巡盛典》,收录了此前乾隆四次南巡的情况,书中收录了大量乾隆南巡经过地方的地图、名胜图,其中有不少就与南京有关。史料记载,这些图画的作者,是清代著名宫廷画家上官周。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