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里的一座千年梵刹,暗藏雨花台之名的由来


来源:凤凰江苏

历史上,南京在中国佛教文化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丰厚的佛教文化底蕴、众多的佛教文化遗存,南京几乎见证了汉地佛教所有阶段的发展历程。而因佛教而得名的雨花台,千百年来更是南京作为佛教之都的重要见证。

历史上,南京在中国佛教文化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丰厚的佛教文化底蕴、众多的佛教文化遗存,南京几乎见证了汉地佛教所有阶段的发展历程。而因佛教而得名的雨花台,千百年来更是南京作为佛教之都的重要见证。

追溯历史,自东汉末年献帝(189-220年)时佛教文化流入南京开始,佛教南渐。公元222年,精通汉文、梵文等六国语言的西域大月支(氏)人支谦从洛阳来到吴地,孙权闻其博学有才慧,十分器重,拜为博士。支谦就在南京传授佛教,翻译佛经。这可以说是南京佛教初传,也是佛教在吴地正式传播的开始。

佛教在东汉末年完成了传入南京的使命后,接下来的南朝(420-589年)是南京逐步发展成为中国佛教中心的关键时期。“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的诗句描述了南朝金陵佛寺的盛况,“出了南门尽是寺”,雨花台也因此成为了著名的佛教圣地,鼎盛时期雨花台共有永宁寺、道场寺、普德寺、安隐寺、高座寺、能仁寺、天界寺等三十余座寺庙。

高座寺(摄/王满)

如今,在蓊郁苍翠的雨花台山腰,掩映着南京现存最古老的梵刹遗址——高座寺。

“落花如雨”,雨花台得名源于高座寺

高座寺,原名“甘露寺”。源自建于西晋(265~316)年间的甘露井。此井现存,正对高座寺北拱门。因其水质清纯甘甜,被誉“甘露”,甘露寺因此得名。

高座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00多年前的西晋永嘉年间。太元元年,晋孝武帝司马曜在皇宫内建立精舍,供宫廷举行法事之用。此后在都城地区先后建有以高座寺为代表的寺庙三十六座。

同期,印度王子帛尸黎密多罗来到南京宣扬佛法。他专修苦行,善于咒术及梵呗。在南京期间,他曾翻译《孔雀王经明神咒》等密教典籍。也正是这位帛尸黎密多罗王子,开启了高座寺的历史。

高座寺(摄/王满)

据《金陵梵刹志》记载:东晋初(317~323),龟兹国沙门帛尸梨密多罗来建康,丞相王导拜其为师,亲自为他驾牛车,称“高座”法师。他最早把密宗传到南京,也是密宗第一次在中国传播。传说帛尸梨密多罗讲经说法时坐在高处,尊称“高座道人”,因以“高座”为寺名。

另《高僧传》记载道:“西域僧人帛尸梨蜜多罗,永嘉年间至建康,居建初寺,其常在石子岗东行头陀(头陀即苦行)及讲经,既卒,因葬于此,时人呼为‘高座'。”帛尸梨密多罗示寂后,成帝赐建墓塔,沙门关佑于其地建寺,称高座寺。

此后,高座寺名声大噪,历代高僧众多,文人墨客遍达十方。云光法师、宝志禅师等皆与寺庙结下深厚善缘。

宋代张敦颐的《六朝事迹编类——楼台门》中记载:“雨花台,有云光法师讲经于此,感得天雨赐花,天厨献食”。梁武帝时云光法师在雨花台讲经,竟感动了上天,纷落下雨花来,坠地成石,雨花石之名由此而来,后人尊称讲经台为雨花台,雨花台由此得名。

到了宋代,高座寺一度改称“永宁寺”。寺旁边有一汪泉水,南宋诗人陆游见泉水清澈见底、大旱不涸、其味清洌,名曰“江南第二泉”。今二泉之水仍清,古之盛名犹存。

高座寺深受历代文人雅士青睐

高座寺作为古寺名刹,袅袅梵音常入耳,历史上其人文内涵也不逞多让。历代文人墨客、高僧名士都曾行至高座寺,在此吟咏诗词歌赋,留下千古名篇,高座寺这座佛教圣地也因此洇染了些超凡脱俗的六朝烟水气。

金陵,是诗仙李白丰富人生经历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粗略统计,李白写金陵的诗有近百首之多。李白25岁时,“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此后十七年间曾多次到过金陵。纵看飞扬脱跳的李白的一生,其实他最艳羡的就是东晋时代的文人风度。李白笃信道教,他的仙游诗和文章中也屡屡提到“中间小谢又清发”、“脚著谢公屐”等等,可见“王谢风骨”才是李白毕生之追求。

李白

李白在《金陵三首》中写道:“地拥金陵势,城回江水流。当时百万户,夹道起朱楼。亡国生春草,王宫没古丘。空余后湖月,波上对瀛洲。”六朝帝都那时已经衰落,对诗人来说,它无疑是一部内容丰富的历史教科书。不过,年轻的诗人并未长久地沉浸在怀古伤感的情绪之中,一群朋友的追游聚散,成了李白这一时期金陵诗的主题。

李白42岁应诏入长安供奉翰林,不久遭到谗毁,被“赐金放还”,再度漫游各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天宝六年(747)至九年,李白大部分时间住在金陵。十三年,与魏万泛舟秦淮,以诗文稿相托,后编为《李翰林集》。而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登金陵凤凰台》就在这时创作,淋漓尽致地抒发了他政治抱负受打击后的郁闷的心情。

李白与高座寺也因此结缘。李白之侄中孚在高座寺出家,而李白来金陵游历时也都住在高座寺,写下了《登梅岗望金陵赠族侄高座寺僧中孚》的诗篇。

钟山抱金陵,霸气昔腾发。天开帝王居,海色照宫阙。群峰如逐鹿,奔走相驰突。江水九道来,云端遥明没。时迁大运去,龙虎势休歇。我来属天清,登览穷楚越。吾宗挺禅伯,特秀鸾凤骨。众星罗青天,明者独有月。冥居顺生理,草木不剪伐。烟窗引蔷薇,石壁老野蕨。吴风谢安屐,白足傲履袜。几宿一下山,萧然忘干谒。谈经演金偈,降鹤舞海雪。时闻天香来,了与世事绝。佳游不可得,春风惜远别。赋诗留岩屏,千载庶不灭。

清代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也曾在高座寺留下作品,名唤《念奴娇·高座寺》。至今高座寺还有其石刻。

郑板桥

暮云明灭,望破楼隐隐,卧钟残院。院外青山千万叠,阶下流泉清浅。鸦噪松廊,鼠翻经匣,僧与孤云远。空梁蛇脱,旧巢无复归燕。可怜六代兴亡,生公宝志,绝不关恩怨。手种菩提心剑戟,先堕释迦轮转。青史讥弹,传灯笑柄,枉作骑墙汉。恒沙无量,人间劫数自短。

沧海桑田,千年古刹焕新颜

明朝洪武初年(1368~1398年)高座寺废,后建筑也多毁于火。景泰四年(1453),礼部尚书胡滢前来进香,规模尚存,但已破败不堪。

1949年后,高座寺遗址曾先后为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雨花台烈士陵招待所、雨花石石苑等,2002年被重新修缮一新,朱栏碧栊、回廊庭院犹存。

高座寺(摄/王满)

2011年,经过六个月的鸠工创制,用匠兴薪,终于完成修缮工程,续复古意,于9月正式对外开放。此后又因种种原因一度暂停宗教活动。

2015年初,高座寺再修缮,重续香火。大雄宝殿、斋堂、大寮、念佛堂、客堂等建筑焕然一新,多尊佛像已经到位,从山门往里,眼前呈现出明朗化的整体布局。

如今的高座寺焕然一新,仿古的盘龙喷水柱喻意佛门龙象,昭示着古寺千年旧,佛法万年兴,法轮千载转,香火万代延。像甘露遍洒,似法水长流,更为来宾接风洗尘沐手焚香。

新建的青龙风水墙是寺院整体的对称需求,以形成对照壁的平衡及对左首缺失的补充,古朴典雅。藏风聚气的青龙补壁,以聚东来紫气,阴阳平衡。

一块背靠式四脚十方壁,四脚喻意四平八稳,十面方向代表十方护持。喻意高座,有遮有靠,上敬有《高座寺》三字的石雕小座椅,喻意座中法王高位至尊,而空椅则寓意佛家的“舍”与“空”。更表本寺开山祖师帛尸梨密多罗舍王位让弟登自入空门而得世人尊称为高座道人的大境界。

高座寺梅花(摄/王满)

地藏菩萨灭定业手印为汉白玉石雕。下设的灭定业咒:“唵钵啰末邻陀宁婆婆诃。”为地藏菩萨亲口喧说,诚心诵读此咒可以消灭人生一定要得到报应的罪业。

照壁后面刻有《高座寺史志》计2555字,暗合佛历二千五百五十五年,左右八面均是历代文人墨客为高座寺留下的诗词歌赋与联句,有李白、郑板桥、汤显祖……等等。一座升高位,瞬间得古色。一面知古今,片刻过千年。

“甘露”滋润了“高座”,“高座”遍洒了“甘露”,千七百年来,甘露汩汩不断,慧水永驻,代代高座如宝志禅师、云光法师、慧进法师等,灯灯续脉,法水长流。阅尽千七百的沧桑后,千年古刹终焕新颜。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