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辽宁对口合作 两省“牵手”带来哪些新机遇


来源:中国江苏网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了《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要求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总体部署,组织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建立对口合作机制,开展对口合作。

(资料图)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了《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要求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总体部署,组织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建立对口合作机制,开展对口合作。

方案明确了以下对口合作关系:辽宁省与江苏省、吉林省与浙江省、黑龙江省与广东省、沈阳市与北京市、大连市与上海市、长春市与天津市、哈尔滨市与深圳市。其中,江苏与辽宁,一个是GDP总量全国排名第二的经济大省,一个是全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曾经的共和国“工业长子”,在未来将如何“牵手”,最受外界关注。

江苏和辽宁,发展路上为何要“牵手”?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江苏GDP总量以76086.2亿元紧随广东排名全国第二。

另一个数据更值得关注,除了天津、北京、上海这三大直辖市人均GDP超过了10万元,其他省份的人均GDP都在10万元以下。从排名来看,江苏最为接近,2016年江苏人均GDP达到了95394元,排名第四。

辽宁的2016年GDP总量排名全国第14位,为22037.9亿元。其2016年GDP实际增速为-2.5%,也是全国唯一负增长的省份,排名倒数第一。辽宁GDP增速为负,主要是对此前虚假经济数据“挤水分”的结果。

共和国版图上,以辽宁为首的东北三省举足轻重——作为中国工业原料和装备的高地,它以独有的优势支撑和引领着中国工业化进程。而从2014年开始,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大幅回落,引发广泛关注。在此背景下提出的《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用对口合作的方式,希望能够重新振兴东北。

根据《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工作方案》要求,到2020年,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部分省市对口合作取得重要实质性成果,建立起横向联动、纵向衔接、定期会商、运转高效的工作机制,构建政府、企业、研究机构和其他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多层次、宽范围、广领域的合作体系,形成常态化干部交流和人才培训机制,在东北地区加快复制推广一批东部地区行之有效的改革创新举措,共建一批产业合作园区等重大合作平台,实施一批标志性跨区域合作项目,形成一套相对完整的对口合作政策体系和保障措施。

据媒体公开报道,2月23日至24日,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员会主任吴忠琼已经带队赴江苏省就两省合作事项进行深入对接。2月24日上午,辽宁与江苏两省对口合作工作会议在江苏南京议事园大厦举行。

参加会议的两省官员有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员会主任吴忠琼、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赵建华、辽宁省工信委副主任薛亮、辽宁省科技厅副厅长孟庆海、辽宁省农委副主任于衡、辽宁省商务厅副厅长唐审非、辽宁省经济合作局副局长何岩、辽宁省发展改革委副巡视员于非、辽宁省驻江苏办事处主任顾春宁;江苏省发展改革委主任朱晓明、江苏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赵芝明、江苏省委两新工委副书记周为号、江苏省科技厅副厅长蒋洪等。

记者注意到,吴忠琼介绍了辽宁省文化、经济、政策、规划发展等相关情况,重点就深入推进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实施中推动辽宁与江苏建立对口合作机制的有关要求,结合辽宁省实际,关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推动人才交流、加强产业互动、支持创新创业、促进园区提质增效、开展市县对口合作等六项合作方案进行了说明。并表示要认真学习借鉴江苏在转变发展方式、完善市场体系、推进转型升级等方面的典型经验和先进做法,借助江苏的发展优势和辐射带动作用,进一步拓宽两省经济交流合作领域,促进互利共赢。

资源大省的辽宁,有“潜力”需改革

今年全国两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先后来到6个团组,与代表委员亲切交谈,共商国是,其中就包括辽宁代表团。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3年以来,习近平对辽宁工作的专门指示达16次之多。今年在辽宁代表团时,习近平指出,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推进干部作风转变,深入实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全面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

辽宁省是一个资源大省,同时也是耗竭性资源开采地区的集中省份。记者了解到,辽宁省产业布局一直以沈阳为中心的中部城市群为主,中部城市群重化工业基础雄厚,装备制造、冶金等产业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辽宁也是当前全国经济发展中的一只‘潜力股’,”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笪素林认为,辽宁省是一个资源大省,同时产业基础、科教人才等支撑能力较强,投入的边际效益仍然很高,潜力巨大,“特别是产业底子厚,在装备制造、原材料和国防科工等领域拥有一大批战略性产业,支持东北地区全面振兴,将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作为中国的老工业基地,辽宁以资源型的制造业居多,这为供给侧改革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笪素林认为,当前,辽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新旧动能转换任务很艰巨,长期占主导地位的资源能源、原材料、装备制造等产业不能适应市场需求变化,企业生产经营困难;新兴产业体量小、比重低,短期内难以弥补传统行业下滑造成的缺口。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省长陈求发表示,要进一步调整优化工业结构,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轻工业,培育多点支撑的产业格局,促进三次产业共同发力。要从生产端入手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发展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要积极争取国家部委、央企的支持,确保党中央、国务院各项政策措施、重大项目在辽宁精准落地,为振兴发展抢得先机、赢得主动。

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发展中心副主任徐琴表示,“辽宁在产业结构方面比较老化,新的产业经济增长点还不明显。另外,还存在人才外流的窘境,要想提高城市的竞争力,调整和转型对辽宁来说尤为重要。”

对接“江苏”,有何发展路径值得借鉴

辽宁的振兴之路在何方?在和江苏对接合作的过程中,有哪些可以借鉴的方面?目前在辽宁,“政府强、市场弱”问题突出,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偏高,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较为普遍。

“辽宁现在在调整转型方面,还没有很好的破局,产业需要不断地优化、在发展中优化、在优化中发展。”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发展中心副主任徐琴认为,要想释放市场活力,培育好新的经济增长点,构建新型的政商关系是辽宁的当务之急,“在改革开放几十年的过程中,江浙地带都形成了新型的政商关系,政府工作方式要适应市场经济的需求。从市场经济的发育相对来说,辽宁和东部地区并不同步。”

记者注意到,去年12月29日,2016民营资本投资江苏大会在南京紫金山庄举行,主角是来自江浙两省的民企大佬。其中,浙商由浙商总会会长、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领衔,包括北京浙江企业商会会长、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国军,上海市浙江商会会长、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广昌,澳门浙商联合会会长、澳门银润控股集团董事长廖春荣等;苏商有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会长沈文荣,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红豆集团总裁周海江,亨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崔根良等。

江苏省委书记李强会见了部分与会嘉宾并出席大会。据《新华日报》报道,李强代表江苏省委、省政府欢迎嘉宾们的到来。他说,近年来江苏经济保持了稳中求进的好势头,民营经济功不可没。民营资本在江苏的投资十分活跃,对改善该省投资结构,稳定和推动江苏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省委书记到各地官员,江苏官员对于民营经济的发展十分关注和重视。徐琴认为,辽宁的国有企业冗员多、竞争力弱,国企负担重。这就导致,对外界信息变化的反应互动能力较弱,削弱了创新创业能力,造成辽宁这种转型期的“阵痛”。“政府职能要转变,要构建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政商关系,提供优质公共的服务,有留住人才、吸引人才的政策。”

“校企结合”将科研优势转化成产业优势,政府简政放权,充当为企业服务的“店小二”,江苏省出台鼓励科技创新“40条”......近年来,科技创新一直被视为江苏发展转型升级中的“牛鼻子”,自2009年以来,江苏已连续8年蝉联“全国创新能力最强地区”。徐琴认为,“科技是江苏的特色,辽宁没那么容易复制,但是可以培育,可以多建一些新兴产业相关的大学,多培养一些创新人才。”

另外,徐琴还认为,江苏在城市群方面的建设经验,也值得辽宁借鉴,“在城市群的建设过程中实现共建共享,比如说,苏锡常、宁镇扬、长三角城市群等等,通过城市之间的合作,推动各城市向更高水平的发展,辽宁也是城市化水平比较高的省份,在改革开放之前,甚至是全国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方。在这一点上,辽宁可以借鉴。”

另一方面,江苏也面临发展的转型,在和辽宁的对口合作中,也会带来新的机遇。去年江苏省第十三次党代会的主题是“聚力创新、聚焦富民,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江苏省委书记李强鲜明提出了聚焦富民、让百姓过上更好生活,在全省引起了强烈反响。

在江苏开放日回答记者关于对江苏未来发展规划有哪些思路和推进路径这一问题时,李强表示,江苏正发展到了一个“爬坡过坎”的转型提振阶段,创新是他眼里江苏当前必须要抓好的三个重点之一。“要针对制约发展的普遍性问题,找到能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点,搭平台、疏通道,着力消除痛点堵点,充分激发全社会创新创业的活力。”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