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话中的“潘西”竟然是宋元时期的俗语“婆惜”


来源:金陵晚报

这些年来,南京方言里称呼年轻女性的“潘西”一词引起不少市民的热议,但是该词的出处及传统语境下的含义尚未被大众了解,从而出现了许多揣测。我们知道,南京话“潘西&rdq

这些年来,南京方言里称呼年轻女性的“潘西”一词引起不少市民的热议,但是该词的出处及传统语境下的含义尚未被大众了解,从而出现了许多揣测。我们知道,南京话“潘西”准确发音是“盘西”。笔者认为,“盘西”、“潘西”实际上是民间对宋元时期常见俗语“婆惜”的转读、转写或者讲“音译”。

依据研究俗语词的重要方法“即音求义”:“盘”、“婆”在唐宋(中古)时代的声母相同(照音韵学的说法,叫并纽双声),韵母虽不同(“盘”为桓韵、“婆”为戈韵)却关系密切,有些多音字的情况就是随着古代语音演变而分化成这两个韵母的结果。例如“番”字,既属桓韵,除了fān,现在普通话还念pān,如《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载“番禺”,今在广州;又属戈韵,现在念pō,如《史记·楚世家》 提到的楚国地名“番”,即后来“鄱阳”的“鄱”)。另外,“盘”繁体字“盤”、“婆”异体字“媻”(古文献里“婆娑”有时写作“媻娑”),同属于形声字,“般”在其中都充当声旁(“皿”、“女”是形旁),也证明“盘”、“婆”的字音曾经比较接近,在某些方言中把“婆惜”读写作“盘西”、“潘西”是有可能的。

按宋代《东京梦华录·卷五·京瓦伎艺》记载,京城“李师师、徐婆惜”等人“诚其角者”;元代《青楼集》评述陈婆惜“善弹唱,声遏行云,然貌微陋,而谈笑风生,应对如响,省宪大官皆爱重之”,又有刘婆惜“颇通文墨,滑稽歌舞,迥出其流,时贵多重之”;元末明初《录鬼簿续编》亦收录“名姬刘婆惜”巧接词曲的轶事。

当然,最为家喻户晓的要数明代《水浒全传》第二十回里的阎婆惜(这一人物在宋元之际话本《大宋宣和遗事》、元杂剧《黑旋风双献功》 等作品中就已存在),小说中这样描述她:“年方一十八岁”,“长得好模样,又会唱曲儿,省得诸般耍笑”。

凡此总总,大概可以梳理出:“婆惜”在当时多用于称呼市井之间营生的年轻歌舞声伎,不需一定貌美、有文才(有则更佳),但要懂得世故、活络讨喜。

因此,“婆惜”这个称谓具有介于亲昵和轻薄的感情色彩,而这点是与南京的俚语“潘西”相符合的。自然,随着社会的进步、公民文明素质的提高,今天“潘西”一词在约定俗成中逐渐被赋予积极美好的内涵,我们应该对此持乐观其成的态度。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