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文化日历 | 张继青:痴情一生为昆曲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1984年3月29日,首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揭晓,江苏省昆剧院张继青以满票名列梅花奖榜首。她的戏,虚实结合,犹如中国画一样:“蓄景在胸,意在笔先,水墨挥就,下笔有神。”她精湛的表演艺术,可以用她自己的名字“继青”二字来概括:继往开来,青出于蓝。

1984年3月29日,首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揭晓,江苏省昆剧院张继青以满票名列梅花奖榜首。她的戏,虚实结合,犹如中国画一样:“蓄景在胸,意在笔先,水墨挥就,下笔有神。”她精湛的表演艺术,可以用她自己的名字“继青”二字来概括:继往开来,青出于蓝。

勤学苦练的“后天”大师

张继青最初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张忆青,随后在江苏省昆剧院改名张继青,“继”字实际是取意为“继承传统”。事后,张继青曾回忆说:“当初我从艺,家里人根本没有想到要我继承什么事业,我那时也没有那么伟大的抱负,就想找一个饭碗而已。”

1938年,张继青出生于浙江乌青镇(现在的乌镇),家人是以唱“苏州滩簧”为生计的艺人。当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苏州、上海相继沦陷,小忆青不得不一出生便跟着家人东奔西走。直到14岁那年,张继青随着姑母来到民峰苏剧团(江苏省昆剧院的前身),成为了剧团中的一员,她才过上了较为安定的生活。因为祖父、母亲、姑母都是唱戏的,从小耳闻目染的她对于戏曲颇感兴趣,又因机灵、悟性高而深受老师的喜爱,曾先后师从尤彩云、曾长生、俞振飞、沈传芷、朱传茗、姚传芗等著名昆曲大师,可谓集大家之所长。

不过,若是较真起来,张继青唱戏的先天条件并不优异,张继青并没有比别人更好的天赋,相貌平平,嗓音也小,可是她勤奋好学,刻苦用功,拍曲一遍不少。张继青坚信,有付出就会有回报。为此,她特地去学了“雌大花脸”的正旦、京剧梅派唱腔、程派唱腔等等的唱腔来改变自己的嗓音。除了平时的学习时间,张继青更是抓紧私下的一切空余时间练习,练圆场、趟马、走边,还有毯子功、把子功,剧院的天井、过道、墙角落等地方都曾留下张继青艰苦练习的身影。无数个数九寒冬或是大暑三伏,张继青总是练得“汗水淋淋,紫红色的粗布练功服被汗水印着层层盐渍,而若是冬天稍一停下,就感到背脊阵阵凉意”。

不可多得的人才

张继青的《牡丹亭》是向姚传芗学的。当时姚传芗问她:“是学一折呢?还是都学?”继青回答:“都学。”“现在未必都能拿到台上呀!”“那不要紧,我是打底功,没有底功不是一折也演不好吗?”姚老师感其心诚志坚,一天两班,倾囊相授。张继青如龙宫取宝,满载而归。特别是其中的《寻梦》一折,在南昆中,无论唱腔、身段均属最细腻最精彩的,自姚传芗传授给张继青后,经过不断提炼加工,推陈出新,焕发出了灿烂的光彩。

《朱买臣休妻》则是60年代初向沈传芷学的,当时沈老师拖着病体教授张继青。这出戏张继青至少演出过两百多场了。可是每次演出之前,她一定要配乐响排。她常说:熟戏要生演,决不可马虎。80年代以来演出的《朱买臣休妻》则是继青的爱人姚继碖根据继青的舞台实践,将《痴梦》增益首尾,以《烂柯山》中的《逼休》、《悔嫁》、《痴梦》、《泼水》四折戏为基础重新整理的,无论在剧本的思想主题,还是人物性格的塑造,都有一定的新意。加之继青在扮演朱妻崔氏时,又有创造性和革新精神,因此,她把崔氏从原来是一个令人厌嫌的形象演成一个令人同情、性格复杂多变的艺术形象,给人以浓厚的美感享受。

由于张继青突出的表演才能,1983年夏,由《戏剧报》、《戏剧论丛》举办的“戏剧推荐演出”时,第一个就是由张继青向首都人民献演她的代表作《牡丹亭》和《朱买臣休妻》。张继青在这两出戏中,唱腔注意表现人物的内心感情,动作善于体现人物神韵风貌,精湛的表演,催人泪下,扣人心弦。著名美学家王朝闻说:“张继青演得出神入化,观众从她的表演中获得思想上的启迪和艺术美的享受。”著名戏剧评论家张庚说:“张继青具有准确、丰富的内心节奏。她的表演,不事花哨,绝不卖弄技巧。”著名戏剧家阿甲对张继青的表演艺术大加赞赏:“齿唇数珠玉,体态绣词章。”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14岁时就演过《朱买臣休妻》,她看了张继青的《痴梦》后“感到耳目一新”,赞叹继青是“一人在场,满台是戏”。著名文艺评论家冯牧说:“张继青的表演,既丰富又单纯,既强烈又含蓄,既严谨又自由,把我这个喜欢挑剔的观众征服了。”著名戏剧家赵寻认为:“张继青这样的演员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载入欧洲艺术史的音乐会

张继青不仅在国内获得好评和赞誉,在国外也是如此。

1985年6月21日,在西柏林有百年历史的海贝尔剧场里,座无虚席,甚至连地板上都坐满了观众。参加“地平线”文化艺术节的中国江苏省昆剧院在这里演出被当地人称之为“梦中的爱情”的《牡丹亭》,张继青扮演女主角杜丽娘。

音乐起时,杜丽娘翩然上场。她手中拿着一柄小折扇,随着这柄小折扇的开、合、指、转的精妙运用,观众的情感不知不觉地被带入了“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的“惊梦”中,而此时杜丽娘的心情,随着她婉转圆润、缠绵缱绻的歌声,忽喜、忽怨、忽惊、忽嗔……张继青在这出戏中,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世间何物似情浓”的感人意境。而《懒画眉》一曲,正是表达了她的这种感情:“睡荼蘼抓住了裙衩线,恰便是花似人心好处牵。”

台上,中国的杜丽娘轻吟慢唱;台下,德国的观众们屏息凝神。在这场不打字幕、不用扩音设备的“杜丽娘的独唱音乐会”上,他们做了近3个小时的美梦。直到剧场内的灯光再次辉煌时,观众们才如梦初醒,全场瞬间爆发了雷鸣般响亮的掌声,几乎掀翻了剧场的屋顶。

“杜丽娘”张继青微笑着与其他演员变换着姿势向观众们谢幕,然而观众太热情了,他们迟迟不愿离开,持续鼓掌叫好。无奈,张继青只能和其他演员们一次又一次地走上舞台,向观众们谢幕,这样的场面竟持续了15分钟之久。

多年后,张继青回忆起这个场面,依然记忆犹新。“一般我们演出完,谢幕一两次就差不多了,可是那天观众们实在太热情了,我和其他演员只好不断地走到舞台上谢幕,这谢幕的姿势还不能重复,我就即兴想了很多姿势。”说着,兴起的她还当场比拟了几个姿势,优美一如往日。“我记得那天谢幕了十五次,谢幕完回到后台,还有许多观众到后台找我们拍照、签名,表达对我们的喜爱。”

1983年6月,首次在北京人民剧场的演出中,张继青因扮演《牡丹亭》中款款绰约的少女杜丽娘和《朱买臣休妻》中半老徐娘的泼妇崔氏而名震全国。

为此,当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单位纷纷就张继青的表演艺术和昆剧有关问题召开座谈会,肯定了她的表演是“近年来舞台上少见的高水平艺术”,她是“昆剧代表性演员”。张继青更是获得了首届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梅花奖”的荣誉。

多少年来,张继青博采众长,探索创新之路,塑造了许多性格迥异、特点鲜明的不同艺术形象。《朱买臣休妻》(即《烂柯山》)中的《痴梦》,《牡丹亭》中的《惊梦》、《寻梦》是她的三出代表作。《痴梦》由正旦应工,饰崔氏,《惊梦》与《寻梦》由正旦应工,饰杜丽娘,这是张继青的神品之作,也是她被人称为“张三梦”的原因。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