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文化日历 | 他是中国物理大家 还是独幕剧圣手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整理

1979年4月4日,中国剧作家、物理学家、社会活动家丁西林逝世。

丁西林

1979年4月4日,中国剧作家、物理学家、社会活动家丁西林逝世。

丁西林,原名燮林,字巽甫,江苏泰兴人,1893年9月29日生于江苏省泰兴县黄桥镇,中国剧作家,文学家,物理学家,乐器工艺家,也是中国现代戏剧史上唯一专门写喜剧的剧作家。

造就北大物理系一时之盛

丁西林的家乡黄桥镇是一座千年古镇,丁西林家境殷实,其父丁仲培受“新学”思潮影响,对子女的教育十分重视。1910年丁西林中学毕业后,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前身——南洋公学学习,1913年学成毕业。

时值清末留学风气渐起,1914年,,21岁的丁西林前往英国伯明翰大学,攻读物理学和数学。1917年,他获得理科学士学位后,便赴德国、法国学习语言,随后又到伦敦大学做物理研究工作,两年获伯明翰大学理科硕士学位。在伯明翰求学期间,在英国皇家学会会员O.W.理查逊(Richardson)教授指导下,他以热电子发射实验直接验证麦克斯韦速度分布律,证明了这个分布律也完全适用于热发射电子。他还设计出一种新的测量重力加速度g值的可逆摆,既可排除测量转动惯量的困难,又不必测定摆的重心位置,因而大大降低了测量g值的实验误差。

在获得理科硕士学位的次年,丁西林同李四光等人应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邀回国,到北京大学任教。他和其他七位刚回国的北大教授在吉祥胡同租了民房共同居住,被称为“吉祥八君子”。在北大任物理系教授期间,他主讲物理学等课程,治学严谨,思想开明,深受学生爱戴,不久即任理预科主任。几年以后又当选为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在担任系主任期间,丁西林仿效蔡元培校长,极力延聘优秀人才到系执教,使物理系一时人才济济,称为一时之盛。

丁西林大力提倡实验工作,到北京大学后与系主任颜任光、教授李书华一道,在北京大学创设物理实验室。从此,中国学生才开始得到理论与实验的训练条件。丁西林亲自编写60多个实验讲义以为倡导,并亲自审阅学生的实验报告,以树立理论与实验结合的优良学风。他讲授物理课,首倡采用中文而不用英文编写讲义,并从事整理和订正物理学名词术语的中文译法,以利于国人吸收西方科学。他在北京大学任教近十年,成绩卓著,深受学生尊敬,培养了不少学有专长的人才。

1927年中央研究院在南京成立,蔡元培出任院长。中央研究院成立后接收了中国科学社,在国际上作为中国科学界官方代表的身份。同年,丁西林应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总干事杨杏佛之邀,离开北京赴上海筹建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并任该所研究员兼所长直至1946年。在物理研究所的20年间,丁西林孜孜不倦,潜心钻研物理科学,在困难的条件下创设许多实验室,培养了一批科研人才。

物理研究所建所之初,可谓是白手起家,经费很少,所需各种器材、设备和书刊均必须从国外购进。所里专任研究员也很少,只有丁西林、杨肇燫、胡刚复三位。针对这些困难,丁西林毫无惧色,精心规划,刻苦经营。经过数年的努力,至抗战前夕,物理研究所已初具规模,建立7个研究室。研究队伍不断壮大,研究人员除所长丁西林外,还有杨肇燫、胡刚复、陈茂康、施汝为等10多位物理学家。

丁西林在承担着中研院物理所繁重的管理工作的同时,积极深入地进行学术研究,在物理学方面多有创见。l934年他深入地研究了电网络行列式的一般性质,推广了王季同教授提出的求电网络行列式分子分母的新规则,并依据行列式的一般性质,自然地推导出这些新规则以及基尔霍夫规则。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丁西林设计新的可逆摆测量重力加速度值,从而避免了过去以摆测定g值的许多实验误差。他还研究了不同空气压力对摩擦起电的影响。在声学方面,他对中国传统乐器——笛进行了改进,开发出符合12平均律的“11孔新笛”。从1946年起,丁西林从事“地图四色问题”研究,前后持续20余年。 

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丁西林(右二)率团出访印度。

遭汪伪软禁和监视

只身化装逃出魔掌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占了上海,丁西林带领中研院物理所,被迫迁入上海租界区暂避。稍后,物理研究所及其实验工场被迫陆续迁往昆明、桂林,但仍有部分留在上海。

抗战期间,丁西林经常奔波于“孤岛”与昆明、桂林之间,历尽艰辛。面对伟大的抗日斗争,丁西林并未固守在科学或艺术的“象牙塔”之中,他密切注意当前形势,视野不断扩大,他的思想更接近社会现实,也更倾向革命。丁西林早就计划着如何尽快地将他所创设的实验工场,特别是其中的光学仪器实验室的工作转移到反侵略战争上面来。1941年,这个计划终于有了眉目,中国政府和英国政府达成协议,在香港建立一个光学仪器厂生产军用光学仪器。协议中明确该厂由英国出经费共同经营,用物理研究所仪器工场的设备和人员,由丁西林兼任董事长。丁西林经过半年的筹备,当工作稍有进展时,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他只能与家人一起回内地。

丁西林经过广州时被汪伪政权发现,遭到软禁和监视。汪精卫亲自拍电报“邀请”,想逼他到南京任职和中山大学任教。丁西林作为一名剧作家,对于这出先礼后兵的“戏”自然是明其就里的,他不会出卖自己的良知和气节。经过周密的安排,他摆脱了严密监视,巧妙化装,只身逃出魔掌。回到桂林时,丁西林身边只剩下了一只大烟斗。此时汪精卫立即露出原形,将丁西林的夫人及孩子当作人质投入广州监狱,长达两年零九个月之久。

1942年,丁西林在桂林继续主持物理研究工作。1944年,桂林沦陷前,丁西林将物理研究所迁往重庆北碚。

抗战胜利后,丁西林随物理研究所于1946年秋迁回上海。1947年,丁西林毅然辞去物理研究所所长职务,应国立山东大学校长赵太侔的邀请,赴该校任教。

从1928年至1947年,丁西林担任中研院物理所所长20年,丁西林根据国家的需要,确定中研院物理研究的方向,坚持电学(重点是无线电学)、光学、磁学等物理学基础研究。在抗战期间,面向军事急需,开辟了中国地磁观测和磁性探矿实验。鉴于当时国内的迫切需要,丁西林积极推动地磁的研究及测量工作,主持创办了南京紫金山地磁台,填补了我国的空白;丁西林对重力和地磁作过多方面的研究,在桂林雁山又建立中国自己制造的第一座地磁台。物理所迁到重庆后,又在北碚筹建了磁观测台。鉴于丁西林在物理学界的地位、影响和学术成就,1933年,丁西林当选为第一届评议会评议员,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

丁西林抱有教育救国思想,历来十分重视教育工作。他认为培养国家建设人才,首先必须办好大专院校和加强中学物理教学工作。为此,他特意将物理研究所的金木工车间扩充为设备精良的物理仪器厂,从事制造教学所需的分析天平、显微镜、经纬仪等。仅1935—1937年间,就生产600套高中物理实验仪器和3000套初中物理实验仪器,由教育部统购分发全国各地高中、初中供教学使用。这两类仪器的设计均由他亲自审定,并亲自主持编写实验讲义随仪器附送,对我国中学物理教学工作的充实和提高起了重要作用。

1948年6月1日丁西林应北京大学、中央研究院同事庄长恭邀,到台北工作,任国立台湾大学理学院物理学系教授兼教务长。1948年8月1日,庄长恭校长请辞离台,他以教务长代理校长,8月中旬到青岛处理事务,从此永远离开台湾。

1949年9月参加了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第二、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并先后担任了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文化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图书馆(现在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等职。

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舞台照

独幕剧圣手

丁西林自幼喜爱文艺,留学期间阅读了大量欧洲戏剧、小说名著。归国后从事业余戏剧创作,成为“五四”以来致力于喜剧创作的有影响的剧作家之一。丁西林发表的剧作共10部:《一只马蜂》(1923)、《亲爱的丈夫》(1924)、《酒后》(根据凌叔华同名小说改编,1925)、《压迫》(1926)、《瞎了一只眼》(1927)、《北京的空气》(1930)、独幕喜剧《三块钱国币》(1939)、四幕喜剧《等太太回来的时候》(1939)、《妙峰山》(1940)、《孟丽君》 (1961)。其中7部是独幕剧。丁西林生前未发表的《干杯》和《智取生辰纲》已一并收入1985年中国戏剧出版杜出版的《丁西林戏剧集》。

在中国现代戏剧史上,丁西林是唯一专门写喜剧的剧作家。在丁西林留学英国期间,为了学习英语,广泛阅读英文小说和戏剧,通过阅读萧伯纳、高尔斯华绥、易卜生等著名戏剧家的作品,开始对戏剧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回国后,他就任北京大学教授,时常和搞科研的朋友聚集在一起谈论戏剧,志趣相投。朋友们知道丁西林喜欢戏剧,就怂恿他写戏,丁西林由此走上了戏剧创作道路。1923年,他在《太平洋》第四卷第三号发表了独幕话剧《一只马蜂》。该剧结构精致巧妙、语言机智风趣、风格幽默诙谐,并且具有着反封建的主题,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为“五四”后的现代剧增添了别开生面的色彩。

《一只马峰》的问世,,在剧坛引起极大反响,也激发了丁西林的创作激情。至1931年,丁西林先后创作了《一只马蜂》、《亲爱的丈夫》、《酒后》、《瞎了一只眼》、《北京的空气》和《压迫》等6个剧本,结集为《西林独幕剧》由新月书店出版。

丁西林认为喜剧是一种理性的感受,必须经过思考,必须有味。喜剧的笑也不同于闹剧的哄堂、捧腹,而是“会心的微笑”。他的创作实践实现了自己的理论主张。丁西林写喜剧,使用的是一种细腻的分析的笔法,而一般不采用通常意义上的夸张,更不求助于外加的笑料。

中国现代话剧史上,丁西林在独幕剧的创作方面成就尤为突出。丁西林的剧作讽刺嘲笑挥洒自如,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其别具生面的幽默夸张的喜剧手法丰富了“五四”以来的剧作成果,被誉为“独幕剧圣手”、“喜剧大师”、“东方的莫里哀”。丁西林的独幕喜剧大都情节单纯,人物不多,也没有大的矛盾,但能把握住剧中的喜剧性“种子”,形成核心情节,如《一只马蜂》写余小姐的谎言、《压迫》写房客的计谋、《三块钱国币》写吴太太的无理要求。丁西林喜剧所展现的是人物之间各种喜剧性矛盾关系和他们不同的喜剧性格。在剧情展开上,也是波澜起伏,妙趣横生,有鲜明的层次和节奏。他还很重视喜剧的结尾艺术,每每在全剧矛盾冲突已经结束了之后,又出人意料地添上一笔,进一步强化喜剧效果。丁西林喜剧的语言,也以幽默俏皮为人称道,对喜剧技巧的运用挥洒自如,毫无斧凿痕迹。

现代文学研究者钱理群称:“丁西林在(上世纪)20年代,以至整个中国话剧史上,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中国现代话剧是以悲剧为主体的,他是为数不多的喜剧作家之一;中国现代话剧的主要代表作大多是多幕剧,而他却执著于独幕剧创作的艺术实验……他出现在中国现代话剧的初期,可是从起笔就达到了高水准,表现出一种艺术上的成熟。”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