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九龙桥,见证“四一〇”惨案九烈士的悲壮


来源:凤凰江苏

2017年,春,南京通济门外的东水关遗址公园内,一座明代的五孔石桥,吸引无数游人驻足。东水关,曾是十里秦淮的“龙头”。当年,明太祖朱元璋为“锁”住大明“风水”,命名此桥为“九龙桥”。

2017年,春,南京通济门外的东水关遗址公园内,一座明代的五孔石桥,吸引无数游人驻足。东水关,曾是十里秦淮的“龙头”。当年,明太祖朱元璋为“锁”住大明“风水”,命名此桥为“九龙桥”。

九龙桥(摄/胡潇)

1927年,春,一辆卡车借着夜色驶出通济门,在九龙桥附近,将南京“四一〇”惨案九烈士的遗体抛进秦淮河中。

民国时期的九龙桥

90年过去了,九龙桥上的血迹早已无痕,秦淮河水依旧悠悠流淌,诉说着对九烈士的不尽思念。

胜利阴影下的南京共产党人

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共产党和国民党第一次合作,开创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新篇章。

1927年3月24日,国民革命军占领南京。

1927年3月24日的南京

这场胜利来之不易。国民革命军入城,受到了南京人民的热烈欢迎,其中包括时任中共南京地委书记谢文锦和国民党左派时任南京市党部常务委员刘少猷的身影。他俩刚刚与北伐军第二军第六师党代表肖劲光见过面,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

占领南京以后,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便开始了他的清党反共行动。3月26日,蒋介石任命其亲信温建刚为南京市公安局局长,随后,又任命余子厚为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柳世裕为江阴要塞先遣司令、杨虎为津浦铁路南段特务处处长。他们与在南京的国民党人达剑峰、于懋生等人相勾结,网罗青红帮流氓,搜集革命队伍内的情报。

4月2日,蒋介石邀请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李宗仁、古应芬、黄绍竑、吴稚晖、李石曾、陈果夫等开会,向国民党中央提出《检举共产分子文》,要求对共产党作“非常紧急处置”。与此同时,甚至将总司令部行营300余人调至南京,入旧督署办公,同时把支持人民革命斗争的国民革命军第二、第六军先后调往江北,将其嫡系部队何应钦的第一军中的两个师调驻南京,准备镇压革命群众。

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中的“四一〇”烈士专题展厅

阴影开始笼罩在南京的共产党人周围。

如此紧锣密鼓的布置,蒋介石及其幕僚其实早已策划。因为主义不同,蒋介石一直有心反共,但没有机会,直到1926年“中山舰”事件以后,他实际掌握了国民党军政大权。同年11月,蒋介石招来戴季陶、张静江和陈果夫等人开始谋划清党反共事宜。来年1月,蒋介石等人冒雪登上庐山,在仙岩旅馆定下了“北伐军底定东南时,即为离俄清党日”的方针。

对蒋介石明目张胆的清党反共行为,共产党人并不是毫无察觉,只是在1927年3月下旬以来,共产党领导人陈独秀提出“要缓和反蒋”,让共产党人对即将到来的政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特别是在4月5日,陈独秀和国民党内二号人物汪精卫发表《联合宣言》,声明“国民党不会驱逐共产党,也不会压迫工会与工人纠察队”。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谢文锦和刘少猷意料。

4月6日,蒋介石以南京公安局的名义,禁止革命团体和革命群众集会,同时借助流氓打手向无辜群众发起进攻。4月7日南京市总工会、农民协会带着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向市公安局请愿,要求解除禁令,遭到温建刚拒绝。

陈列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中的“四一〇”事件场景

4月9日下午,刘少猷、侯绍裘和谢文锦等负责人带领南京市民在公共体育场召开欢迎汪精卫主席复职和蒋总司令到宁大会。听命于蒋介石的特务队长陈葆元却乘机率领劳工总会百余流氓,闯入省市党部,肆行捣毁,将文件财物抢劫一空,同时将省市党部张曙时、高尔松和陶恒菜等20余人拘捕送入市公安局。消息传到公共体育场,一时群情激奋,群众自发到总司令部请愿,要求蒋总司令出面保护省市党部及南京总工会,并严惩流氓打手。蒋介石拒绝与群众见面,更为甚者,陈葆元及其劳工总会还宣称他们的行为是获得蒋总司令授权的合法行为。当天晚上,中共南京地委会同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南京市党部和各革命团体负责人开会商量应对政策。至此,共产党人仍没料到蒋介石会采取极端手段,而且就在明天。

腥风血雨中的南京共产党人

4月10日上午9时,数万市民被号召起来聚集在南京公共体育场,召开“南京市民肃清反革命大会”。大会由刘少猷主持,侯绍裘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声讨反革命分子唆使和利用流氓捣毁省市党部、非法拘捕负责人的行为,同时提出要求蒋介石保护省市党部和总工会,由人民审判委员会审判公安局和劳工总会中的反革命分子,查办公安局,彻底封闭劳工总会。

陈列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中的“四一〇”事件场景

上午10时,请愿群众移师总司令部,要求面见蒋介石。先后有三批代表进入总司令官邸,但是都有去无回,没有传出任何消息。直到第四批代表被阻拦在外,群众被激怒了,要求放代表回来汇报交涉结果。很快代表们都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交涉结果——总司令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群众再一次被激怒了,喊出了“不达目标誓死不离开总司令部”的口号。

下午5时许,百余流氓携武器冲入人民群众,暴力清场,打死手无寸铁的群众十人,打伤千余人,场面惨不忍睹。

深夜11时,城市笼罩在黑暗中,大纱帽巷10号屋内还亮着灯光。侯绍裘召集中共南京地委、省市党部和各革命团体负责人及共产党负责干部,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会议持续到了次日凌晨2时,还没有结束,但却被永远地定格了。市公安局侦缉队长赵笏臣带领便衣警察50多人破门而入,当场逮捕侯绍裘、谢文锦、刘重民、张应春、文化震、陈君起、梁永等9人,仅刘少猷越墙脱险。

陈列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中的“四一〇”事件场景

谢文锦等9人被施以酷刑,但是宁死不屈。蒋介石以“江苏省主席”为诱饵,招降侯绍裘,但是侯绍裘咬紧牙关,不透露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三天之后,蒋介石密令赵笏臣等,将谢文锦等9人全部杀害,遗体被运到通济门外九龙桥边,投入秦淮河中。

“四一〇”事件,距离陈独秀和汪精卫的联合声明仅仅一周。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四一〇”事件,拉开了包括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武汉“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在内的一系列清党反共事件的序幕。第一次大革命宣告失败。

侯绍裘,男,1896年生,1924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

谢文锦,男,1894年生,1922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南京地委书记;

陈君起,女,1885年生,1924年加入共产党,时任中共南京地委妇女委员;

梁永,男,1904年生,1925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南京市总工会委员;

刘重民,男,1902年生,1924年加入共产党,时任中共南京地委委员;

文化震,男,1902年生,1925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南京市总工会总务主任兼秘书主任;

许金元,男,1906年生,1925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委员兼青年部长;

张应春,女,1901年生,1925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妇女部长;

钟天樾,男,1905年生,1926年加入共产党,时任南京市总工会委员。

时光荏苒,距离那个血腥的夜晚已经过去了整整90年,南京通济门外的九龙桥上春意盎然,大纱帽巷中一片繁华。来往的人们,不会忘记曾经在这里留下印记的烈士。

九龙桥

九烈士的名字,应该为每一个南京人所铭记。(文/张圣祺)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