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玩|藏于苍岩山的悬空寺 仙气依旧?


来源:澎湃新闻网

电影《卧虎藏龙》里玉娇龙的纵深一跃,令深藏在河北石家庄苍岩山中的悬空寺名声大噪,从那时起就多了许多游人特地前来行山、踏青,吃些素斋,沾染些道家仙气才回去——大抵是把苍岩山当作了另一座武当山。

电影《卧虎藏龙》里玉娇龙的纵深一跃,令深藏在河北石家庄苍岩山中的悬空寺名声大噪,从那时起就多了许多游人特地前来行山、踏青,吃些素斋,沾染些道家仙气才回去——大抵是把苍岩山当作了另一座武当山。

我是在农历二月三十日这天来到苍岩山,论时间,不算是看山景的最佳选择,但此时造访却可以领略到灵山最具烟火气息的一面。这一天,正是村民口中“上头香”的日子,从傍晚开始,全山上下大小寺庙点燃香烛与灯火,迎接最早来访的头一批香客,而在次日,庙门大开,又是一番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地进香盛况。伴随着喧嚣的锣鼓声、南无声、人头攒动的香客行进队伍,苍岩山一年一度头等重要的朝山仪典就此掀开帷幕。

桥楼殿为中国三大悬空寺之一,初建年代已经失考,推测为隋唐年间。

开往苍岩山的巴士从石家庄西王客运站发车,这一天游人不多,因而司机特地等候了个把钟头,才在一片抱怨和催促声中略不情愿的驶向目的地。山路蜿蜒盘旋,跟料想的一样,一路颠簸,沙尘飞扬,穿过好几个山中隧道、矿区、湖泊与干瘦的山林,这才来到位于胡家滩南侧的主峰脚下。

搭乘同一趟巴士进山、坐我前排的一对兄妹,特意早一站下车,直奔龙岩寺而去,听说晚上就住进寺庙,准备吃斋诵经呆上大半个月才返家。两人都是佛道双修的教徒,大概在二十年前养成了去苍岩山朝山的习惯。

在河北信众的口中,苍岩山被称为“西山”、“苍山”,是儒道释三为一体的灵山,这里供奉着以三皇姑为主,兼及观音、佛祖、王母、玉帝、文昌帝君、财神、关公,甚至包括孙悟空在内的多元神祗。从山脚下开始,各路风格各异、建筑年代不同的庙宇,一路延续至山腰、山顶、山壁间,让人感到有趣的是,每间庙宇虽然供奉的神祗不尽相同、有主有次,但从焚香顶祝、进殿参拜的人流规模来看,倒是没有太大的差异。

苍岩山西崖远景

苍岩山庙会由来已久,据传始于宋金年间,而在历史上的鼎盛时期,进香盛况更可维持七个月之久,自农历三月一直热闹到十月,明朝万历年间的文官许时雍曾记述圆觉殿每年四月初八佛教“龙华会”的盛况,而自清朝以降,“春香”取代其他活动成为苍岩山最重要的宗教仪典。三月一,开庙门,三月三,上巳节,三月二十九,朝山会……

我到达的这日,比约定俗成的“开庙门”的日子更早一天,因而一路上并未撞见络绎不绝的香客队伍或是热闹的乡村集市场面。但庙会准备工作已经进行的七七八八,各殿供奉的神佛塑像被擦拭得焕然一新,亭前的广场、回廊及石阶相连出的空档位置,陆续架起供人悬挂幅条的摇钱树、十二生肖像,各种算卦、求签的摊子也悄悄在寺院角落里找到了位置,只欠人流经过了。

“挂红”是常见的朝山规矩

不少来自井陉县周边的香客会在这一日先行入山,提前做完了一年的功课,而我迫不及待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按照老规矩,进山的线路从山门前的牌匾开始,依序经过魁星阁、文昌殿、猴祖师庙、万仙堂、观音殿、灵烟殿、龙王庙、三星殿等18座小庙,方才来到位于半山腰处的悬蹬梯云。这是一段自陡峭的石壁中开凿出来的山路,苍岩山之山势奇险,在这段路上彰显无遗。台阶以山岩铺就,小径最窄处仅容三四人站立,此时出映入眼帘前方的是一段突如其来的裂谷,将主峰劈成两半,宛如绝壁,而在对峙的断崖之间,凌空架起一大一小两座石拱桥,上面分别坐落着桥楼殿与小桥楼殿——前者的初建年代已经失考,推测为唐代,民间传为隋代,在康熙初年经历了一次遇火重修,后者则建于金代大定年间,距今八百余年。

跟大多数普通游客一样,我对于桥楼殿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卧虎藏龙》玉娇龙自绝于世的镜头,第二印象则来自于一年前偶然读到的蔡良瑞所著《寻访中国特殊古建筑》一书,书籍封面上印着一张桥楼殿在陡峭的绝壁间婀娜而立的风景,兴起了我前往苍岩山一游的心思。

自悬蹬梯云仰视桥楼殿的背面

桥楼殿为木造二层重檐阁楼建筑,重檐歇山顶上覆黄色琉璃瓦,容貌古朴端丽。在蔡良瑞拍摄的照片中,夏季时分的桥楼殿别有一番粉雕玉琢的美态,他也提到,眼前美景如同源于海市蜃楼的幻境,“隐于山岚中金碧辉煌的楼阁,恍若是仙宫般的存在”。照片似乎是在桥楼殿前方的天桥下取景,画面中有大面积、富有层次感的黢黑阴影,透过中空的桥洞,令人得以一窥位拥有千年历史的单孔石拱桥、浴火重生的古刹的神秘姿容。在柔和的日光沐浴下,页岩峭壁闪着玫瑰金色的光芒,崖柏葱翠欲滴,笼罩在一片酷似山涧飞瀑的云雾背景之间。

登殿后,我们可以发现这栋迷人的古建筑实际上拥有一刚一柔两种截然不同的气韵。它的正脸,位于靠近裂谷的一侧,下方悬着一块黑底金字的同名牌匾,但我们需要来到悬蹬梯云的高处,转个身才能照会。这也是一个颇耐人寻味的建筑细节,因为一个人循着进山的山路,在不断拾阶而上的过程中,看到的只是桥楼殿背面倚山而立的雄浑架势,随后穿过两座独拱桥,来到在道路的反侧,却可以欣赏到古刹悬浮于空谷之中的曼妙姿态。很难说得清楚,究竟哪一面才是属于桥楼殿的本来面目。

福庆寺回廊外的石狮

在这个由几条拱桥构成的奇特空间里,前后坐落着三座寺院,被今人统称为福庆寺,而位于桥楼殿后方的园觉殿,又称大佛殿,同样建于金代,更被认为是福庆寺的正殿。殿门上留有“福缘善庆”牌匾一枚,殿内供奉如来佛祖、普贤、文殊菩萨及十八罗汉塑像,门口立着两具象征福禄寿的石狮,细看之下,石狮的身体早经无数香客的抚摸变得无比光滑。

苍岩山属太行山支脉,山体形态与前者类似,多见峭壁、陡崖、峰林、嶂谷、悬沟,这里的岩壁是细腻而富有层次的页岩、砂岩、花岗岩,在太阳下,泛着粉红、朱砂色光泽,很容易使人联想起以“万丈红绫”、“百里赤壁”为代表的雄峻苍凉的太行山景观。井陉县的城建史上溯至秦始皇时期,而“陉”这个颇具特色的地理称谓,亦为太行山脉周边郡县独有,指的是横断山脉被河流切割后形成的大致垂直的谷地。著名的“太行八陉”由北向南依次为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代表八条穿越太行山脊的天然通道,井陉在其中列位第五,《吕氏春秋》中明确指出其为“天下九塞”第六塞的意义。

圣母殿远景

后半途山路,以福庆寺为拐点,开始绕着西峰崖的山壁侧行,循着一个个依崖穿凿而成的陡坡,经财神殿、藏经楼、弥勒殿、妙法莲花宝塔,直抵圣母殿。有几段路都修筑了单侧栏杆,听说在过去常有香客坠崖的惨事发生,凭栏处视野异常开阔,更显群峰巍峨,探头望出去,上顶苍天白云,下临万丈深渊,谷底稀稀落落的香客行进队伍顿时渺小如同沙粒。

圣母殿是苍岩山香火最旺的地方,也是三皇姑传说的起点。殿内供奉着三个神龛及三皇姑彩塑,大殿南北两侧的壁画分别创作于明清年间,惟妙惟肖的还原了“礼仪”、“落难”、“削发”、“修道”、“显灵”等一系列与三皇姑有关的民间故事。作为苍岩山的主神祗,三皇姑的传说在宋金时期开始流传,她的身份有几种不同的认知,如魏文帝之女、隋文帝之女、隋炀帝之女南阳公主、大悲观音等几种,守庙人会信誓旦旦的告诉你,三皇姑理应为隋文帝之女妙阳公主,历史上的在福庆寺出家,事迹被刻入了寺内的碑铭,可供对照。

粘字碑与“贴字”

自山顶的道观玉皇顶开始算起,之后是一段长时间且略费脚力的下坡路。下山的过程几乎等于绕山环行,沿途风光多为一株株穿石而生、根插岩峰的檀树、柏树,其中亦不乏千年以上苍老遒劲、嵯峨挺拔的古崖柏,另外还会经过几个位置诡吊的观景点,抬头之际,可以再度目睹悬崖峭壁间白云飘渺、古刹孤悬的震撼景象。

几位二十多岁模样的游人,在山间窄道上不紧不慢的行走,一路似乎都在观望着岩壁的纹路,一有机会就伸手折下道旁的杂木枝条,往砂岩和页岩的断层缝隙里插去。直到次日我才得知,当地人管这叫“撑山”,在就像在上山或下山途中的“捐粮”、“挂红”一样,是十分常见的朝山规矩,只是随意折枝,破坏植被,满地抛洒谷物和饼干,终究显得不太雅观。事实是,当我三月初一当日早上再度进山,举目所见已经四处都是诸如此类的“人造景观”了。

下山途中,东天门附近景观

次日白天再度上山,摩肩擦踵,风景已然不再美好,不过这反倒让我庆幸于自己在前一天并未偷懒,跟着一小撮“上头香”的本地人,打着手电夜晚巡山——“上头香”的习俗由来已久,因井陉县附近村庄的民众都习惯在“开庙门”的前一晚过来拜谒,故全山大小数十座寺庙会特意为他们留门、留灯,直至凌时。

在农历二月三十日当晚前来“上头香”的香客

夜里的苍岩山不似白日那么寡淡无味,香客稀稀落落,一路上与我前后脚相伴的是几位头戴安全帽、头上缚着探照灯的矿工。我没问他们打哪里来,但看着一身霸气无比的工作装备,多少也猜得出是在附近煤矿里工作。

重返福庆寺门前的广场,身边只剩下守庙人一位、野猫一只。山里寒风凛冽,拍打在脸上有如针刺,但是看着眼前如同点着的灯笼一样飘在半空中的二层阁楼,心里却无限宁静、清凉,感觉就像进入了一种深层次的冥想空间。

只可惜当晚没有月亮。

桥楼殿,夜幕初降

[责任编辑:唐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