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震泽丝绸小镇:一丝牵挂 三产协调 百花齐放 全域旅游


来源:凤凰江苏

三农问题一直以来与中国命运休戚与共,城镇格局同样也事关国计民生走向。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城镇化进程相应也步入后半程。山一程,水一程,面对后继乏力的困局,城镇发展亟待转变。

(震泽古镇全景图)

三农问题一直以来与中国命运休戚与共,城镇格局同样也事关国计民生走向。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城镇化进程相应也步入后半程。山一程,水一程,面对后继乏力的困局,城镇发展亟待转变。

小镇是“乡之首,城之尾”,是城乡之间的连接纽带。特色小镇将特色产业与自身肌理相挂钩,也将乡村经济与城镇面貌相勾连,成为破解中国“千城一面”同质现象,乃至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一种新尝试。

什么样的乡镇才能成为特色小镇的范本?什么样的产城融合才能更好地反哺乡镇?乡镇企业和百姓面对转型又该如何自适?

(晨雾中的震泽古镇)

带着这些疑问,《凤凰品城市》杂志、凤凰网江苏频道、读史新媒体平台、小镇记新媒体平台等联合推出了“特色小镇”系列报道。希望借助田野调查的方式,实地走访长三角领域不同定位布局、不同发展程度的特色小镇,真实记录、思考、报道当下的中国城镇面貌。

可以说,特色与小镇结缘已久,他们的第一次谋面始于20世纪80年代。1983年暮春,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江苏吴江住了一个月,对吴江十几个小镇进行了深度调查,写了一篇《小城镇大问题》报告。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叶,社会学界开始关注小城镇,发展小城镇一度成为中国特色的城镇化之路,但在实践中却出现了向大城市扩张的倾向,农村衰落和空心化问题随之而来。

特色小镇系列报道的首站,就放在费孝通先生的故乡吴江区七都镇开弦弓村的近邻震泽镇。这座与蚕丝“剪不断理还乱”的小镇,与费孝通也有着不尽的联系。

早在20世纪30年代,费老在写《江村经济》调查开弦弓村时,就随商船来过震泽。瞬息间一甲子轮回,1995年费孝通故地重游,在《再访震泽》中倾吐对乡镇企业前景的忧思,老一辈学人对苏南经济模式的探索,以及对家乡饱含的温情令人动容。

(震泽古镇仁里坊)

震泽,地处“吴头越尾”,是以太湖古称为名的千年古镇。自唐朝起,震泽人就开始栽桑、缫丝、织绸,明清时期鼎盛一时。至今,丝绸已经成为震泽的文化地标,融入了古镇的灵魂之中。可以说,蚕丝牵起了震泽的古往今来,也只有从这根丝里,才能真正读懂震泽。

“常有一丝牵挂在震泽。”近年来,震泽围绕“一丝兴三业、三产绕一丝”的发展思路,用一根蚕丝,将种桑养蚕、蚕丝被生产制造和文化旅游产业串联起来,同时用“全域旅游”把古镇游、工业游和生态游连成一体,并着力绘制着“蚕丝古镇、科技新城、田园乡村”的美好蓝图。

2016年10月,震泽丝绸小镇位列住建部首批127个中国特色小镇名单,引发了人们的关注。“这是多年来用心、用情做好一根丝的最好回馈。”原震泽镇党委书记陆斌说,“震泽有成熟的产业集群有传承的文化因子。震泽的丝绸小镇不是平地建起的,而是在古镇的内生肌理中蓬勃生长出来的。”

2016年11月,震泽太湖雪蚕桑文化园正式开园。4000平方米蚕桑科技馆、300亩桑园⋯⋯游客不仅能在这里观赏到太湖流域悠久的养蚕历史、蚕的一生、制丝工艺、拉绵制被、扎染刺绣以及丝品展示等,还可以游桑园、采桑果、品桑茶、喝桑酒,享受生态农家乐。

“天下丝绸品,震泽占三成”。目前震泽已聚集“慈云”“太湖雪”“山水”“丝立方”“辑里”等“五朵金花”为代表的上百家丝绸企业,形成“金花领衔、小花紧跟、百花齐放”的良好发展格局,拥有种桑养蚕、煮茧缫丝到织服成被的完整产业链。

(4月21日,吴江丝绸文化创意产业园正式开园)

今年4月21日,吴江丝绸文化创意产业园开园,这是震泽为本地丝绸企业量身定做的全服务链平台,主要实现质量检测、文化展示、创新设计、电子商务、会务策展等功能。

“一丝兴三业、三产绕一丝”。震泽镇党委书记陈琦说,“如果以前的震泽,更多体现在形态的美丽,那么现在的震泽,则因为这根丝,产生了由内而外的美丽蜕变。”

如今,伴随着富有民国时期风情的震泽老街“新丝路”,丝绸文化创意产业园和现代蚕桑科技园这对“姊妹园”,文化体验中心、湿地公园生态休闲中心、丝绸企业创意定制中心“三大中心”构成的“一路两园三中心”格局日渐成形。震泽正串联起散落在古镇、古街、古宅中的蚕丝记忆,打造一条集农业观光、工业旅游、美食体验、生态休闲等于一体,丰润灵动的绿色经济产业链。

(震泽湿地公园)

30年前,费孝通在《小城镇大问题》一文里写道:“震泽通过航船与其周围一定区域的农村连成了一片。到震泽来的几百条航船有或长或短的航线。这几百条航线的一头都落在震泽镇这一点上,另一头则牵着周围一片农村。当地人把这一片滋养着震泽镇,同时又受到震泽镇反哺的农村称之为‘乡脚’。”

费老所说的农村滋养震泽,震泽反哺农村,便是震泽丝绸小镇设立的意义所在,他在多年前就敏锐考虑到这个问题。而他的姐姐费达生更是在这片蚕丝土地上付出了毕生精力,他们的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震泽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从太湖走到水乡,从水乡去往古镇,再从古镇通向新城和现代田园乡村⋯⋯蚕丝古镇、科技新城和田园乡村,震泽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正在这块太湖之滨的土地上彼此联系、和谐交融,共同构成了最美的震泽,最美的丝绸小镇。

仁义相融,匠心致远:震泽与桑蚕的缱绻之缘

(震泽蚕丝飞扬)

春分刚过,太湖南岸的震泽,桑叶开始吐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早在过去,和震泽同样久负盛名的七都和盛泽也种桑养蚕,甚至在不远的浙江南浔、桐乡等地,也未曾因省际之间的断层线而产生罅隙。江南的大小湖泊滋养了这里极为相似的民风,也培育出独步天下的桑蚕文化。千年前的江南,断然不会想到,丝与瓷、茶,竟能成为中国对外输出的名片,而这三样,都与江苏有着割舍不断的联系。

“桑柘含疏烟,处处倚蚕箔”“尽趁晴明修网架,每和烟雨掉缫车”“渡水采桑归,蚕老催上机。扎扎得盈尺,轻素何人衣”,古人留下的诗句生动描绘了太湖沿岸桑麻蔽野、缫织蚕桑的生活场景。唐宋以降,震泽地区几乎“无一地不桑,无一家不蚕”,以致连田阡陌绿荫弥望,无一闲田旷土。时至今日,震泽古镇石桥的楹联还刻着“蚕桑胜农耕”“农桑兴大利”的诗句,如实道尽了震泽与桑蚕缠绵千年的缱绻之缘。

砥砺前行,桑蚕留住丝绸根

(工匠的情怀和梦想)

江南多富庶,太湖一带自古尤其如是。近代以来,由于生丝贸易往来频繁,震泽“栋宇鳞次,百货聚集”,成为我国著名的丝市之一。民国初年,这里丝行林立,茧丝上市,商贾云集。震泽两度设县开埠,可见其繁荣程度非他市所能及。

震泽的历史,是桑蚕的历史。清光绪年间,震泽一地出口的辑里湖丝达5400余石,占全国生丝出口总量的1/15。辑里丝成为湖丝之中的精品,在当年的纽约万国博览会上一举摘得金牌。曾几何时,这里桑麻遍野,与稻麦平分天下。

然而,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原先扎根于土地的劳动力大量流失,擅长拉丝技术的蚕农也急剧减少。桑林减退,蚕丝式微,产值萎缩,坚守的老辈大多也已凋零。

出生于桑蚕世家的太湖雪董事长胡毓芳,一直对丝绸情有独钟。“蚕丝是老祖宗赐予震泽的宝贝,决不能丢失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正是怀着此番理想,出生于“中国绸都”盛泽的胡毓芳,在师范毕业之后放下教鞭,来到“丝绸之乡”震泽,她的人生轨迹几度起落,却注定与丝绸结下不解之缘。

(震泽虹桥人家)

胡毓芳对于丝绸的喜爱,源于儿时与蚕丝的接触。父亲是管理桑蚕农业的干部,母亲摘桑养蚕卖茧,兑换真丝回来,总会给她置办一件真丝旗袍,这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几乎是一个女孩最为奢侈的梦想。耳濡目染胜过耳提面命,这就像一粒种子,悄然埋进胡毓芳的心中。

2002年,胡毓芳摆了一张拉锦桌,雇了6名女工,租了间小门面,开始了太湖雪的漫漫经营之路。而在此前,由于蚕茧价格的大起大落,产量因气候变化波动无常,尤其是劳工成本的上涨,再加上桑农弃桑不管越来越多,深耕于此的桑蚕农户逐渐减少。到了2000年后,蚕丝生意一度失落低迷,整个行业冷冷清清。

桑蚕盛景不再,周边小镇早已转向其他产业,饱经风霜的震泽却砥砺前行,在风雨飘摇之际,拿下“中国蚕丝被之乡”称号。而这背后,离不开太湖雪这样的企业十年磨一剑,或者可以说是十年磨一丝。

“丝绸有这么多的优点,也让我们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行业,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智慧与财富,应该心存感激地传承下去。”时至今日,太湖雪的品牌早已深入人心,成为一家拥有300多名员工、在全国各大城市设有300多个专柜的企业。曾经,胡毓芳设想丝绸能像苏州的碧螺春一样有名。而今,她的愿望早已脱离苏州本土,放眼国际。她希望丝绸能走出国门,成为中国的名片,就像名表之于瑞士、香水之于法国、服饰之于意大利。

“如果把丝绸产业比作一棵树(桑树),种桑养蚕就是树根,织绸印染等工业生产是树干,产品是树叶,品牌就是果实。今天我们在保护蚕桑的根,用蚕桑园留住丝绸的根,再现古镇千亩桑田盛景。”胡毓芳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我很欣赏时下工匠精神这个词,工匠不是一个只会干活的艺人,而是一个爱神,他有情怀,也有梦想。对于丝绸人来说,这种爱心与爱行,就像春蚕一样,吐丝不止,吐丝不尽。”

费老倾授,一生不渝蚕丝情

(鸟瞰震泽桑田)

震泽有着许多美好的传说,据说这里是夏禹疏通三江、抵定江南之所,是陶朱事业鼻祖范蠡泛舟太湖隐居之处,也是宋徽宗的女儿慈云公主避难江南、遥寄北方、盼父早归之地。由此衍生出的慈云夕照与虹桥远眺,已经成为当地有名的景点。而在慈云禅寺之下,也有一片慈云悠悠浮现。

这朵慈云的创始人沈福珍老人,与“丝业泰斗”“蚕丝之母”费达生先生有着深厚的师生情谊。1978年,高中毕业的沈福珍,来到费达生创办的苏州蚕桑专科学校,成为一名图书馆工作人员。由于勤学好问到了近乎痴迷的程度,又时常去费达生家里拜访,同样爱丝如命的费达生仿佛遇到了知音,两人便成了忘年交。当时的苏州蚕桑专科学校,云集了众多研究蚕丝的专家,也就在那时,沈福珍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1992年,下岗待业的沈福珍,在费达生的建议下,回到震泽开了一家太湖茧棉加工制品厂。1993年,太湖茧丝市场形成,白丝、绢丝一度繁荣,凭借蚕丝东风,沈福珍的工厂成为第一家进驻市场的企业。在那十年间,慈云独领风骚,一枝独秀。

2008年,慈云成为《蚕丝被》国家标准起草单位,是苏南蚕丝被行业中的翘楚。同年,慈云被认定为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蚕丝被制作技艺传承单位,沈福珍为制作技艺传承人,也是苏州地区该项目的唯一传承人。讲到传承,后继无人一直是困扰非遗项目的瓶颈所在,而在慈云,丝二代的接手成了责无旁贷的使命。

谈及蚕丝的未来出路,沈福珍的女儿周佳园多了几分运筹帷幄的从容。2005年,在费达生仙逝之前,周佳园与她有过一次谋面,因受其人格感染,便开始接手家族企业,寻求自身特色。从线下门店的高端体验,到电子商务、电视购物、新媒体、短视频的合作,周佳园希冀可以将传统标签从非遗身上摘下来,赋予其时尚性。“非遗不是和传统脱节,而应和创新结合起来,”她说。

“年轻人找到自己的方向,可能要坚持好久,才能出一点点成绩。”周佳园对本刊记者坦承,“眼下抓不到灵魂的企业太多,像佰草集、大白兔都在和国外合作,与传统脱离开来是最为盲目的现实。”她认为,文化既是丝绸的灵魂,也是振兴丝绸的灵魂。做一床被子可能不讲文化,但做丝绸其实做的就是文化。对中国丝绸文化进行梳理,抓住丝绸的灵魂,才能深入到每个中国人的内心。

伉俪携手,传承震丰缫丝厂

(震泽水乡鱼歌)

太湖之滨、鱼米之乡的吴江是中国四大“丝绸之府”之一,也是江南丝绸主产区之一。由于邻近太湖,吴江下辖的几个小镇气候湿润、降雨充沛、土地肥沃,适宜种桑养蚕,缫丝织绸。

《震泽县志》载:“明熙宣间邑民始渐事机丝,尽逐绫绸之利。有力者雇人织挽,贫者皆自织。”蚕桑业的兴起,刺激了缫丝业的发展;蚕丝产量的倍增,也带来了丝市的繁荣。明清以来,这里的村民已从自产自用的自然经济,逐步转化为贸易为主的商品性生产,震泽就在这时异军突起,迅速发展为江南名镇。

2002年,下岗后的刘瑛被邀请到外地从事缫丝管理,但她最终放弃选择轻松熟练的工作,而是和丈夫曾炳海回到家乡自主创业。“在震丰工作时曾和日本有过5年的合作,这期间我也学到了他们对待产品质量精益求精的精神,更萌发了我对外延伸中国丝绸产业的信念。”刘瑛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事中高端蚕丝行业,是眼界和时局推动她走到了这一步,要把中华丝绸文化推广出去。

震泽对品牌的保护意识很强。2013年,由山水丝绸领头,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正式授予震泽“中国蚕丝之乡”称号。市场在变化,营销也在变化。在推广方面,山水丝绸也是敢为天下先,早年就和阿里巴巴的前身诚信通展开电子商务合作。

“丝绸是具有丰富文化底蕴的存在,对于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无论从它的内涵还是历史渊源来看,我想要做的就是将它一代代不断传承延伸下去。” 山水丝绸董事长曾炳海在对本刊记者说。2010年山水丝绸作为上海世博会特邀参展商,2013年代表中国丝绸参加土耳其举办的中国丝绸展,2015年参加米兰世博会。一方小小的丝巾成了外交国礼,戴在第一夫人的脖颈之上。“织中圣品”缂丝也解决了技术难题,走向民间。

在被问及震泽入选国家首批特色小镇,对公司未来的规划有何影响时,曾炳海对本刊记者说:“这是个利好消息,要把握这个机会。国家的平台已经落地,对我们来说是新的成长空间,一定要与丝绸小镇相契合,不能浪费平台资源。对于企业来说,一定要与政府保持跟进,要与政府进行对接,利用平台资源发展子项目,山水丝绸要把强硬的技术应用到丝绸小镇的建设中去。”

重拾自信,丝绸小镇浑然天成

(震泽十字漾风情)

由于过去丝绸产业的亏损,吴江地区种桑养蚕面积大幅减少,震泽地区的缫丝厂也由17个变为1个。在整个社会产业模式变更的影响下,丝绸产业不可避免一步步走向衰败。面对此种压力,如何更好地传承发展丝绸产业,成为震泽政府乃至每一个震泽丝绸人的职责使命。

“本着小镇扛大旗的精神,不能让苏州丝绸在我们手上衰败下去。近年来震泽政府把丝绸小镇的建设作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震泽镇负责宣传的领导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为推动丝绸产业的发展,面对鱼龙混杂的丝绸市场,2009年,震泽政府向质监局申请制定了桑蚕丝被联盟标准。此外,还斥资建造丝绸检测中心,成立蚕丝被同业公会,行业内互相监督杜绝低劣产品,政府也通过不定期市场抽样调查采取严厉处罚措施来进一步监督防范。

为解决农桑大部分都是老人从事的现状,吴江地区出台一亩桑田600元的补贴政策来鼓励种桑养蚕,震泽推出“公司+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鼓励农户积极养蚕,逐步扩大养蚕规模,真正体现蚕桑的富民效应。“一方面,工作环境得到改善,一年一季的养蚕模式变为一年四季,提高了生产效率;另一方面,四季上班而不是季节性劳作,稳定了农民收入。”震泽镇负责宣传的领导说。

(蓝天白云下的震泽古镇)

蚕丝行业是条绿色的产业链,从桑树种植,到蚕虫养殖,对水土环境要求极高。“由于蚕宝宝的生长对环境条件要求很高,我们还根据养蚕需要,倒逼整个镇域的生态环境进行改善。震泽的最终目标是恢复万亩桑园,实现全域养蚕。”震泽镇负责宣传的领导认为,“丝绸小镇建设好了,震泽人说出去都很有底气,也就树立了品牌自信。经济发展、生态宜居、文化自信,这是目前震泽创建丝绸小镇的工作重心。”

“天下丝织品,震泽占三成”,震泽申报丝绸小镇似乎是件浑然天成的事。今日震泽,已聚集上百家丝绸企业,形成“金花领衔、小花紧跟、百花齐放”的产业格局,提炼出“仁义相融、匠心致远、开放包容”的品牌精神。从种桑养蚕,到煮茧缫丝,形成一条丝绸产业链,串联起小镇的三产。

“常有一丝牵挂在震泽。这几年,震泽人始终在抱团中坚守,在传承中创新。”原震泽镇党委书记陆斌说,凭着千年积淀的古镇文化、雄厚的丝绸产业和震泽丝绸人精益求精的精神,震泽有信心建设一个产业创新、三产协调、生态绿色、格局开放、发展共享的丝绸小镇,重拾千年古镇文化自信,再聚震泽市民的荣光。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