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文化日历 | 两次受命于此 刘伯承的南京情缘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整理

1999年4月22日,江苏省和南京市在胜利广场举行渡江战役暨南京解放50周年和刘伯承同志塑像揭幕仪式。,

南京四平路广场刘伯承铜像

1999年4月22日,江苏省和南京市在胜利广场举行渡江战役暨南京解放50周年和刘伯承同志塑像揭幕仪式。

刘伯承是南京城的“解放者”,他参与指挥了渡江战役。南京解放后,刘伯承任南京市委书记、军管会主任兼市长。11月,与邓小平率部向大西南进军。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在南京成立,刘伯承领导创建工作,并任院长兼政治委员。1999年4月南京解放50周年之际,在四平路广场,设立刘伯承铜像。

1949年4月,刘伯承(右二)在庆祝南京解放大会上检阅游行队伍。右一为陈士榘。

租公交车抵达“总统府”

1949年解放战争进入最后阶段,当年2月11日,渡江战役总前委在河南商丘张菜园村成立。

3月23日,刘伯承司令员在商丘先后起草了《渡江作战之研究》、《敌前渡河战术指导》两本渡江教材后,又下达了《关于渡江战术注意事项》的指导性文件,对实施渡江作战规定了十项重要的战术原则,对渡江部队提出了具体的、详尽的要求。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最后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21日,毛泽东和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1949年4月20日晚和2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总前委的《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先后发起渡江。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在西起湖口、东至靖江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迅速突破国民党军的江防,占领贵池、铜陵、芜湖和常州、无锡、镇江等城,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

1949年4月23日,刘伯承指挥大军解放了国民党政权的首都南京。自此,刘伯承也开始担任地方职务。

1949年4月28日,南京市军管会正式宣布成立。29日,刘伯承由安徽桐城率领二野指挥机关,风雨兼程进入南京,巡视总统府,坐阵行政院(中山北路),全面指挥接管南京的工作。

当日,刘伯承一行风尘仆仆地抵达浦口码头时,在苍茫的暮霭中,扬子江畔一片沉寂。道旁的店铺,几乎家家大门紧闭。偶或也见有门扉半掩的,但少人出入,显得十分萧条,被敌人丢弃的破车烂炮触目皆是。稍远处,黛色的群山渐渐失去光亮,间或传出凄厉的枪声和转瞬即逝的信号弹光。这一切,表明残敌尚未肃清,南京城并没有安定。

由于临行仓促,事先未及与南京警备部队联系,过江后,只好包租了一辆公共汽车乘坐。等刘伯承上了车,警卫员突然拍着额头大叫:“唉呀不好,还没有叫人号房,这么大一个南京城,车子该往哪里开呢?”刘伯承一听,呵呵大笑,说:“到了家门口,反倒找不着家了。”略一沉思,就果断地说:“叫司机直开‘总统府’,到了那里就好办了。”果然,一到总统府,很快就与南京警备部队联系上了。

陈毅闻讯,亲自坐车赶来,把刘伯承安排到赤壁路一座原国民党要员的公馆里。两位老战友相见,兴奋得欢笑不止。

1956年,刘伯承在南京北极阁留影。

“建设人民的新南京”

1949年5月1日,中共中央华东局在国民大会堂(今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了随军南下干部与南京地下党干部会师大会。刘伯承与邓小平、陈毅、饶漱石等领导均作了重要讲话。刘伯承在没有发言稿的即席讲话中,充满激情地号召大家:“我们要把革命进行到底,要下苦功夫,花大力气,建设人民的新南京,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

这次大会上,新的中共南京市委宣布成立。刘伯承任市委书记兼统战部长,宋任穷任副书记,二野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张际春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原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南京警备司令部司令员陈士榘任市委常委。当时,中共安徽省委没有成立,皖北、皖南两个区委,芜湖市委,以及赣东北区委也都由南京市委代管。

1949年5月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宣布成立。此前,刘伯承幽默地表示:“我这个市长走马上任,理当有一篇就职演说吧。”于是在9日晚市政府局长以上干部均被召集开会。

会上,对于今后要做什么,刘伯承说,首先要进行生产建设,并作为中心工作,把官僚庞大消费的南京逐渐变为人民生产的南京。而要巩固政权,“建设新的生产的人民的南京”,就要经过群众路线。他特别告诫在座的领导干部:“不要使他们把共产党看成恭敬的神像,犹之乎农民之于玉皇大帝那样。如果玉皇大帝三年不下雨,农民也会把他搬出庙来晒太阳。”

“农民革命的首领洪秀全,他到了南京,脱离了群众,自己腐化起来,就失败了”。他以南京历史上的这个沉痛教训,对比当前的腐化实例予以严厉批评:“我们的干部一到南京,骄横蜕化的现象已经在发生中。如有的同志在接管中以胜利者自居,盛气凌人,动辄叫人家伪职员,随便骂人是洋奴;南京公共房产占百分之七十五,本已多而漂亮,竟然有同志还嫌不好不多,住了这院,又搬在那院;有的同志则丢了马要坐吉普车,现在又丢了吉普车要流线型轿车;有的同志没有细布衣服穿觉得就见不了人;有的同志不问政治条件只想在苏杭娶妻,甚至有在舞场玩弄舞女夜不归营之事;有的带兵的人则不免添来骄横,不大听指挥的样子。这些是多么可怕的倾向呀!不要忘了我们的母亲是谁!敌人就隐蔽于我们的卧榻之侧,窥伺我们,挑拨我们,使我们如何脱离群众,以便打倒我们。我们一定要警惕起来,与这些恶劣倾向作斗争,尤要作教育,丝毫不能放松让他们发展。”

刘伯承(前排左一)和朱德(前排左二)等在南京中山陵。

接管和恢复生产同步进行

恢复生产是一项最为繁重的任务。解放前,南京是蒋宋孔陈四大家族鲸吞豪夺的指挥中枢,久已形成畸形的、消费城市的特点。它的特点是工厂少,衙门公馆多;工人少,公务人员多。少数“国营”工业,多属官办消费性质,半殖民地色彩尤为浓厚。解放后,官僚企业陷于停顿,私营企业开工不足。致使失业人数急剧增加,要求就业、复业与救济的比比皆是。

当时,南京的人民政权刚刚成立,人们还缺乏管理城市的知识和经验,工作人员大多是刚放下枪杆的军人,对经济建设一窍不通。各项工作处于草创阶段,许多事情都需要刘伯承亲自决断、处理。

那些天,各种会议接连举行,各种人物川流不息地来访或要求接见。刘伯承都一一出席或安排接见。还有众多的群众集会和座谈会,仅从5月13日至18日的6天之内,工人、学生、文化、工商各界座谈会就开了近10次。

在刘伯承主持下,南京市军管会和市人民政府首先抓紧接管和复工工作。接管主要是对官僚资本企业进行的。军管会一开始工作,就立即组建了财政接管委员会,对国民党政府的经济部、资源委员会、农村部等12个经济机构实行了全面的接管,同时自下而上地发动工人积极参加接管,帮助整理、清点账本、物资。由于深入发动和争取了公私企业劳资两方面的人员参加,接管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历时一个月即告结束,为复工准备了有利条件。

对复工的全面领导工作,市军管会组织了生产设计委员会来负责,并制订出3个月恢复生产的初步计划。刘伯承特别重视发挥工人阶级的领导和骨干作用,他多次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宣传党的新民主主义总路线。

由于公私企业的相继复工,解决了一部分人员的就业问题。但工厂企业少是南京的固有弊病,对于庞大的失业大军来说,仍然存在着僧多粥少的矛盾。在刘伯承的直接关心下,生产设计委员会主要以组织转业与开办工人学校来解决就业问题。转业是为了调剂各劳动部门之间劳动力的不平衡。开办工人学校则是储备产业大军,以适应大发展的需要。

经过这样的综合治理,短短3个月内,主要工厂企业的生产基本得到恢复,失业问题也大体得到解决。不仅工人和市民群众皆大欢喜,而且一些民族资本家也感到满意。

紧接着是解决职工的工资问题。刘伯承坚持以维持现状为原则。对于解放前因通货膨胀造成的工薪差额,他主张在调查研究后依据实际情况做出决定,适当进行调整。这样,获得了工人、职员的普遍满意,同时也减少了职工之间的矛盾和市场物价的波动。复工、就业和工资三大问题的基本解决,标志着南京市政治理工作的初步成功。

1949年7月中旬,中央为部署向西南进军,完成解放大业,命令粟裕接管南京事务。刘伯承逐步将精力转向军事斗争中,与邓小平等二野领导在南京周密筹划解放西南的方案,做好进军准备,训练西南服务团,组织接管队伍。

1949年9月7日,他作为二野参加新政协会议的代表,赴北平参加创建新中国的系列活动,就此暂别南京。不过出于保密等原因,刘伯承在南京的职务并没有随之取消,市委书记一职保留到9月19日,市军管会主任一职保留到11月1日,市长一职保留到1950年5月20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在南京成立,陈毅代表中央军委向刘伯承院长授旗。

因陋就简创办军事学院

不拘一格选用人才

新中国成立之后,统一政权保证了强大可靠的经济基础,为适应现代战争条件,解放军开始走上向正规化、现代化转型之路。1950年6月,中央军委决定建立正规军校体系,首先是创办培养全军中高级干部的陆军大学,并有意让已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刘伯承挂帅。

不过当时,中央还有另一个考虑,即调他出任解放军总参谋长。但刘伯承风趣地说:“我年纪大了,跑不动了,还当啥子总参谋长。总参谋长我已经当过四次了,总没有当好嘛!这次就不要再去当啰。我还是去办学校,搞教育,当教书先生吧。”他致函中央军委,表态要辞去西南的一切职务,去办军事学校。经过一番意见征求,10月23日,中央军委正式电令刘伯承赴京主持陆军大学筹备工作。

陆大前期筹备工作已开展了一段时间,特别是在校址上有过东北、北京、南京等不同方案和考虑。刘伯承在北京两次堪察校址,虑及当时抗美援朝战争已在进行,国家又百废待举,提出新建校舍花费太多,建议利用南京的华东军大校址。此处为原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军校和国防部旧址,设施相对完善,房屋面积有47万平方米。经过充分调研及反复商讨之后,刘伯承主持起草了《关于创办军事学院的意见书》,并获得批准。据此,陆军大学确定更名为军事学院,学院行政机构以华东军大和华北军大的部分干部为基础组建,校址暂设南京。

11月21日,刘伯承抵达南京,着手组织军事学院的工作机构和筹备开训。1951年1月15日,仅用48天时间,军事学院就正式开学了。此日清晨,军事学院在华东教练场(今明故宫遗址公园)举行以授旗、阅兵为内容的成立典礼,毛泽东、朱德为学院成立题词,中央军委发来祝词并赠送贺幛,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军训部部长萧克、总政副主任萧华作为中央军委代表出席典礼。陈毅负责授予学院军旗并讲话,刘伯承先单膝跪地亲吻军旗一角,再起立致答词,随后执旗上车巡场一周,最后进行阅兵式和分列式。晚上,在长江路的人民大会堂举行成立庆祝大会。

军事学院规模极大,号称占了半个南京城。仅校址主体占地面积达3平方公里,曾经举行过侵华日军投降签字典礼的大礼堂为学院的标志性建筑。此外,为满足用房之需,励志社旧址(今黄埔路东)、盐务局旧址(今属海军指挥学院)、马标、炮标、小营、紫金新村、御史廊、北极新村、北极阁、宁海路、天目路、琅琊路、莫干路等先后归属为学院校区或宿舍区。

在罗哈里斯基中将为首的苏联顾问及专家的协助下,刘伯承领导军事学院借鉴伏龙芝军事学院的组织体制,以正规化、现代化为目标,逐步建立队列生活、行政工作、训练工作三大制度,先后设立训练部、军事科学研究部、政治部、干部部、队列部和物质保证部等六部三处,以及一个演习用的教导团。学院学员从最初的高级速成、上级速成、基本和情报四个科750多人,发展到1956年的战役、战史、高级速成、高级函授、政治速成、基本、情报、海军、空军、炮兵、装甲兵、化学兵等12个系3000余人,教员、译员也从290人增至1300多人,成为名符其实的综合性高等军事学府。

军事学院学员出早操

尽管军事学院初具规模,但成立之初的学院的教员配备还是比较缺乏。虽然从华东军政大学选留了一部分教员,后又从机关和地方大专院校招聘一定数量的知识分子任教员,但仍不能满足教学的需要。

刘伯承以他独有的胆略和气魄,唯才是举,从起义投诚和解放过来的原国民党军官中,先后筛选启用了600多名旧军官担任军事教员。这些人有的在原国民党国防部任过职,有的在国民党陆军大学执过教,有的担任过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将官。

此外,学业质量的把关也是刘伯承最看重的。特别是毕业考试,不是由学院自说自话,而是进行国家考试,由国家验收,即国家统一命题,中央军委、总政领导任主考官,考核学员的军事、政治课程。

其中,军事理论为口试,军事想定为图上作业。每个考场均设主考(军委各部负责人)、陪考(学院教授会成员)、监考(考试委员会人员或学院指派)三席,被戏称为“三堂会审”。考生抽签答题,准备20分钟,回答20分钟,最后接受提问。每个学员的考试也非一次结束,而是根据课程多次进行。考试结果以优等(5分)、上等(4分)、中等(3分)、不及格(2分)四级评分。

1954年4月,第一次举行国家考试,历时9天,朱德总司令任考试委员会主席,还与刘伯承亲自下场监考。这次参加考试的全是基本系和情报系第一期学员,各课成绩有30%得5分,50%得4分,全部课程均得5分的45人被评为优等生,共计324人毕业,走上了旅、师级以上的指挥岗位,相比初入学时的427人,历年淘汰了1/4,学院之严格可见一斑。

开国元勋刘伯承元帅戎马一生,足迹踏遍祖国大江南北、边关海防,唯独对南京这片热土情有独钟。他在弥留之际,特别叮嘱身边的同志,希望将自己的骨灰一部分撒在养育他的祖国山川大地上,另一部分安葬在他曾经工作、学习和生活近7年的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现南京黄埔路2号大院内。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