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古今两“女红”:管道升和孙晓云


来源:凤凰江苏

谈到“女红”,有必要先对这个概念作一下介绍。“女红”是一个古老的词,“红”应该读作“gong”,亦称“女工”或“女功”,是古代女子纺织、刺绣和缝纫的统称,指旧时中国女性所从事的家庭手工劳作——纺、织、挑、绣、缝纫等活计,后来也泛指由这类劳作而物化的产品。称得上“女红”的女人是“女工”中的技能高手,得有天衣无缝、实用美观的制作能力。

谈到“女红”,有必要先对这个概念作一下介绍。“女红”是一个古老的词,“红”应该读作“gong”,亦称“女工”或“女功”,是古代女子纺织、刺绣和缝纫的统称,指旧时中国女性所从事的家庭手工劳作——纺、织、挑、绣、缝纫等活计,后来也泛指由这类劳作而物化的产品。称得上“女红”的女人是“女工”中的技能高手,得有天衣无缝、实用美观的制作能力。

作为两位女性艺术家,确切的说应该是女性书画家——管道升和孙晓云,前者生长在元代,后者生长于当代,之所以把二者放在一起,是因为她们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人生经历、生活态度方面都与“女红”相关联,或着更确切的说管道升就是女红,而孙晓云把自己当做女工。

管道升到底是否会基本的“女红”——纺、织、刺、挑虽无文字记载可知,但可推想那时的女子应该会这些基本手艺,只是在此基础上,管道升又会了书画以至文学。在《元代画家史料》一书中对管道升有这样的描述:

夫人,公同是人也,讳道升,字仲姬,有才略,聪明过人。亦能书,为词章,作墨竹,笔意清绝。

可知管道升的修养很全面。而当代著名今女书画家孙晓云则完全以“女红”自居,以下有一些是摘录的对她报道中的自述。

“我的宗旨是‘高调从艺,低调做人’,我希望自己能做个好女儿,好妻子,好妈妈;先做好女人,然后才是做个好的女性艺术家。”

“我喜欢烧菜、烧饭,孝敬老人,织毛衣,做衣服……做女红活可以说是我的精神支柱,让我的心情可以平静下来。我女儿从生下来到念初中,衣服都是我自己做的。“把书法看作‘女红’是我的一个真实想法,也是我的一个托词。”古往今来成功的女书法家少而又少,之所以提出“女红”这一说法,是想和男性区别开来。女性有女性的特征,如果离开了这种特征,就会给人一种不自然不真实的感觉。男的一定要面对社会,而在外面奋斗,这是由社会的特性和分工所决定的。女性如果整天作和男性

一样的事情,那么她在社会中的存在也就没有必要了。女性就是要有女性的本色,她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要是男性所没有的,比如书法,我就是要把它做得越秀美,越细致,越流动越好。

“书法让我愉悦,让我躲避很多名利烦恼,让我获得许多做人道理,这才是最重要的。”她觉得书法就像做“女红”。过去女子出嫁前,须学缝纫、编织、烹饪、绣花等手艺,这些就称为“女红”,浸于女红,则人心平气和。自己书法练久了就有这样的感觉,殊途同归。

另外管道升的夫君赵孟頫在元仁宗时被册封赵孟頫为魏国公,自己被册封为魏国夫人。“管夫人”的世称,即源于此,并因为她的书法成就,与东晋的女书法家卫铄“卫夫人”,并称中国历史上的“书坛两夫人”。尽管她身为命妇,享受着荣华富贵,但她同岳飞一样认为“三十功名尘与土”,同赵孟頫一样向往“归去来兮”,她曾在一首《漁父詞》中写道:“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还有一首《漁父詞》同样写道“南望吳兴路四千,几時闲去云水边?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漁竿上画船。”反映了她向往闲逸、自由的清淡生活,淡漠凡俗尘世的功名利禄。

二人都宁静,心平气和,对于管道升“女红”是必须,因为生于古代而且找了一个大家做自己的丈夫,没有家庭上和相貌上最重要的是才气上的资本肯定是不行的。对于孙晓云,女红是托词,因为当今不会女红未必嫁不出去。

说到当今,推知古代,二人时代不同,因之必然会影响及二者艺术上的追求。

在古代,对于文化知识,尤其是艺术不象当今一样可以普及平民,只有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方可获得掌握艺术这门待遇,加之作为元代高官、大书法家、画家、文学家的赵孟頫之妻必须有条件与赵门当户对, “德言容功”,至少才女有“才”方面的优势方能被赵孟頫看中。另外在《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这样说:

夫人讳道升,姓管氏,字仲姬。吴兴人。其先管仲之子孙,白齐,避难于吴兴,人皆贤之,故其地至今名栖贤。

又:

管公性倜傥,以任侠闻乡闾。夫人生而聪明过人,公甚奇之际,必欲得佳婿。予与公里,公又奇予,以为必贵,故夫人归于我。

由此可知管道升在家学上应该颇有渊源的,艺术功底必有家传。

孙晓云也是如此。她的外公朱复戡先生是近代书坛巨擘吴昌硕入室弟子,朱早年致力追摹秦汉,博涉篆隶北碑,功力极深,中年以后,规模晋人,书札行草,尤得羲献神髓。朱先生将书技授于儿子和女儿,儿子和女儿再传给晓云。

由此可知,二人的艺术成就都有上辈可以因袭,只是管道升成了赵孟頫的妻子之后便肯定会受赵治学上的影响。孙晓云则不苟于舅舅教的,实则外公的方法,对书法方面全面系统深入研究。创立了自己的风格。赵孟頫在元代是复古主义的代表,他开创了元代的文人画风。在创作上主张以书入画,贵有古意。“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便是他创作的要求。作为妻子,在创作上夫唱妇随应该不足为齐。孙晓云虽然出身书香门第,也不止于此,在《中国书法》2006年第3期里的《一个追寻古法的成功范例——关于孙晓云的话题》这样说她:

主要得自家传。但不止于此,还有她多年对传统笔法的悉心追寻、考察和体悟。

在艺术成就方面,很多地方都提到管道升在画竹方面的成就,王伯敏著的《中国绘画通史》称其为“女画家”。她以写竹闻名大江南北,亦能梅、兰,兼善诗词。也有些地方提到他的书法成就,《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中这样说:

夫人,公同里人也,讳道升,字仲姬,有才略,聪明过人。亦能书,为词章,作墨竹,笔意清绝。仁宗尝到其书合公子及子雍书,善装为卷轴。识之御宝,藏之秘书监,曰‘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父子皆善书,亦奇事也。’

心信佛法,手书《金刚经》至数十卷,以施名山名僧。天子命夫人书《千文》,?玉工磨轴,送秘书监装池收藏。因又命余书之体为元卷雍亦书一卷,且曰:“今后世知我朝有善余书妇人,且一家皆能书,亦奇事也。

本文来源:《大众与人文》节选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