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生就是排队走,不用着急往前跑


来源:凤凰江苏

我干演员这行快40年。我已经当了姥爷,外孙女刚满月,她光看着我,我就很感动。一个生命开始,可我已经老了。人生仿佛是一滴江水,它的源头在喜马拉雅,在高山之巅,然后它开始汇入溪流,进入嘉陵江、金沙江,经过大峡谷,飞溅起来的水很清澈,反射出太阳的光辉,经过三峡,出了夔门,到了宜昌,就到了中游,再过武汉、南京。现在我这把岁数,大概在南京,快向吴淞口去了,进入汪洋一片。这两天我的父亲病重,我看到了医生抢救时他的艰难和痛苦。

我干演员这行快40年。我已经当了姥爷,外孙女刚满月,她光看着我,我就很感动。一个生命开始,可我已经老了。人生仿佛是一滴江水,它的源头在喜马拉雅,在高山之巅,然后它开始汇入溪流,进入嘉陵江、金沙江,经过大峡谷,飞溅起来的水很清澈,反射出太阳的光辉,经过三峡,出了夔门,到了宜昌,就到了中游,再过武汉、南京。现在我这把岁数,大概在南京,快向吴淞口去了,进入汪洋一片。这两天我的父亲病重,我看到了医生抢救时他的艰难和痛苦。

人生其实是排着队往前走,你们跟在后头,千万别加塞,千万别抢道,千万别着急往前跑。

想听成功的经验基本没有,我不太喜欢那句话,“绝对不能输在第一起跑线”。不可能!谁敢说自己在第一起跑线,永远是一个赢者。哪怕第二、第十起跑线,也不见得一定要去拿下。

两岁时,我因病毒性感染得了小儿麻痹。经过恰当及时的治疗,四十多天后能够站立,但生病留下后遗症,脚跟不着地。小学时人家管我叫濮瘸子。9岁那年,通过一个顺利的整形手术,后脚跟终于能落地了。

我开始学正常人走路,但彻底恢复得花很长时间。我跑得慢,体育课上分四拨接力赛,所有人都不要我,让我坐在操场台子上。但我不甘心,我发誓要成为一个健健康康的、别人行我也行的人。直到五十多岁我还在打篮球,四年前开始学滑雪,后来参加了马术俱乐部,可以跳障碍,跳得不算高,60公分以上也过去了。

每个人的成功,一定都是从不行开始的,都是经过学习、锻炼、吃亏上当,经过不放弃、不甘心的心理。第一起跑线有问题一点没事。

后来“文革”开始,一年中学读完后我就下了乡。那时我是一个“没脑子”的孩子,喊着口号,也写决心书,注销户口后,兴高采烈地去了黑龙江。一到那儿就傻了眼。艰苦的生活使这个城市青年开始茫然。由于注销了户口,我从一个北京人,变成边疆上的人。那时我是一个追求进步、想入党的年轻人,团代会上也喊口号“扎根边疆一辈子”,可突然间觉得口不由心了。

我偷偷摸摸地利用探亲假去考文工团,这样才能从黑龙江出来。我先后考总政战友、济南军区都没成功。一天突然接到一封北京军区寄来的信,眼泪哗就流出来了。给我写信的人叫王伍福,是现在扮演朱德的演员。我至今见到他都喊他恩师。他说你把档案调出来寄给我政审。我找机会和领导公布了腿残疾的事,这才回来了。

一个人,总有把苦吃尽了的时候,总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当时已经24岁,却无事可干,心里很灰暗。

最终我考上空政话剧团,从1977年夏天起,成了名专业演员。其实作为一个演员谁没有名利心,不是演员的人也有名利心。很多时候,我们奋斗的动力,往往来源于对荣誉和成功的渴望,可机会就是不给你。

那时我并不出色,得去争取角色。但当导演挑演员的时候,我没能让他的目光在我脸上多停一会儿,急得挠墙。宋丹丹老爱说真话,她说:“小濮,我们从来就没有看好过他,他哪儿会演戏啊,没想到这会儿他演得挺好。”她终于夸了我了。当时我被很多人看作“很蹩脚的演员”。

有一天,剧院导演蓝天野先生要导一个戏,把我调到了北京人艺,而且是力排众议。当我演戏演得不好、天野老师批评我的时候,排练场桌子后头那些嗑瓜子、喝茶的人,一瞅我出错了,脑袋全起来了。

我真的不行,好长时间内我是蹩脚的演员。我特别想演好,特别认真,但有一次看我出演的一部电影的样片,我的舞台表演和镜头要求不相适合。打那以后,我开始特别地注意别人。其实我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就是在吃亏、上当、偷偷看别人一点点学习的。回想自己一生,获得这种成就感的时间很短。我自尊心最满足的时刻在2001年,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电视剧金鹰奖。

所以,千万别着急,但不要甘心,要做永远努力的一个人。

本文来源:《文苑》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