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 | 素描柯军:昆曲舞台上的全能演员


来源:凤凰江苏

2003年11月15日至23日,在国家文化部于苏州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昆曲艺术节上,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优秀青年演员柯军与北方昆曲剧院合作,主演了被誉为戏曲活化石、已有如800年历史的元代南戏《宦门子弟错立身》。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继著名画家高云、著名作家毕飞宇、著名设计师速泰熙、著名唐宋文学研究学者莫砺锋教授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开讲之后,钟山文艺大讲坛将邀请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江苏省演艺集团总经理柯军老师于9月19日上午9:30继续开讲,为市民们带来关于昆曲的文艺普及讲座,敬请期待!

柯军

原文标题:昆曲舞台的全能型演员——江苏省昆剧院优秀青年演员柯军素描

2003年11月15日至23日,在国家文化部于苏州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昆曲艺术节上,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优秀青年演员柯军与北方昆曲剧院合作,主演了被誉为戏曲活化石、已有如800年历史的元代南戏《宦门子弟错立身》。这位工武生和文武老生的演员,首度出演灰姑娘式的爱情戏,塑造了一个昆曲舞台上全新的昆剧小生形象。此后,该剧相继在北京、苏州、南京、扬州等地演出,受到圈内外人士的广泛瞩目。

《宦门子弟错立身》讲述了一名身为宦门子弟的延寿马抛弃荣华富贵,执着于艺术,无怨无悔追随一位女艺人走南闯北、;冲州撞府,最终成为名垂青史的戏曲家的故事。它与《张协状元》、《小孙屠》同为(永乐大典·戏文三种),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古代戏曲之一,传递了中国戏曲在形成阶段的演出剧目、行当体制、音乐曲牌、演出样式、搬演习俗、著名戏曲人物及艺人的生活状况等大量珍贵信息。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和戏剧价值。此次演出的《宦门子弟错立身》,是南北昆曲交融的典型产物,结束了昆曲界长期不相往来的历史,开启了南北昆合腔及院团间交流合作的新局面。

2003年8月,北方昆曲剧院排演《宦门子弟错立身》时,不巧主演的嗓子出了意外,于是想到了江苏的柯军,因为男主人公延寿马需要跨行当的全能型演员担纲,而他恰恰符合要求。接到北昆的邀请,柯军不顾刚从香港演出归来的疲劳,顶着酷暑,星夜兼程,24小时内赶到北昆。早在10年前,他就拜“传”字辈老先生郑传鉴学习过《寄子》《铁冠图·别母乱箭》《九莲灯》等老生文戏;在荣获1997年首届中国昆剧节优秀表演奖的《看钱奴》里,他便突破自己,跨行当演了“长寿”这一丑生。这次,又需要他再改戏路,扮演风流倜傥的小生。他在节目单上写道: “我与延寿马同月同日生,相差八百多年,我与他又很相近,为戏为人,执着追寻。”在这个最难熬的夏天,柯军每天排戏,反复背台词、练唱腔,干到12点才躺下,累得人都发“绿”了,终于拿下了这个难度很大的角色,在艺术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

刻苦磨练终成角

柯军生于昆山一个极普通的家庭,父亲做会计,母亲是工人。他自幼就爱咿呀哼唱,常学着戏中人物举手投足。1978年13岁时,被省戏校千里挑一招入,成为该校文革后首批正规学生。7年的专业学习生活,对于工武生的柯军来说,是极其艰苦乃至乏味的。早上6点起床后,40分钟的早课,就是练500次旋风腿、80圈圆场;上午文化课,下午翻筋斗、倒地、鲤鱼打挺、毯子功。一天下来,人累得只剩下喘气的份儿。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竟然累得尿血。   

1985年3月,他进江苏省昆剧院后,楞是坐了5年的冷板凳。然而,他失意不失志,坚持练功不止。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一些同行耐不住清贫、寂寞,先后经商、做生意、出国,而柯军却坚守着昆曲事业。他常“买通“看门师傅;趁别人吃饭时溜进排练场默默练功。同时,他还自费去北京、杭州、福建、徐州等地,拜师求学于著名武生张金龙、昆剧大家周传瑛、包传锋、郑传鉴等剧坛耆宿。为了儿子的事业,父亲退休后也来南京找了份儿工作接济他。

1994年,他在文化部首届青年昆曲演员交流汇演上荣获“兰花杯”最佳表演奖;1994年。在首都人民剧场举办了个人专场,演出了武生及文武老生的代表作《宝剑记·林冲夜奔》《伐子都》《十五贯·访鼠测字》;1999年,在中央电视台“九州戏苑”节目里演出了《十五贯·访鼠测字》;2000年,在文化部首届中国昆曲节获优秀表演奖。此外,他还赴芬兰、瑞典、日本、韩国及香港、台湾演出讲学。柯军现为中国剧协会员、中国戏曲表演学会会员、中国昆副研究会会员、江苏省剧协理事,被列入省“333”工程跨世纪人才培养对象;1997年,荣膺“江苏省新长征突击手”荣誉称号;2001年,在香港十余所中学传播昆曲艺术讲演期间,获得香港中文大学“驻校艺术家”的荣誉。

然而,2002年10月27日至11月2日,在文化部举办的全国昆剧优秀中青年演员评比展演中,柯军不意“落马”,未能取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促进昆曲艺术成就奖”,仅获得提名奖。文化部振兴昆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刘厚生先生马上写信鼓励他: “我听到消息,大吃一惊;你是当今昆剧界第一流的大演员,能经得起失败才更有前途。”这次挫折。更激励他发奋努力。他表示,自己既然爱这项事业,就必须付出;自己爱的是艺术,并非某个奖项。对于个人的名誉及宣传,柯军总是这样淡然处之。

文武双全展英豪

戏曲界有俗语: “男怕《夜奔》,女怕《思凡》。”昆曲骨子戏《宝剑记·林冲夜奔》之难可见一斑。1990年在江苏省第二届青年戏曲大奖赛上,柯军主演的《林冲夜弃》开场了:他从上场门步履矫健地迅捷登台, “走边”的身段极为边式,举止应节,分寸得宜, “云手”、 “山膀”乃至翻、跌、站、看的规式,沉着稳练,尤其高而飘的飞脚“卧鱼”,具有豪气难抑的极强的雕塑感。当朗吟到“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时,一腔激愤倾泻而出,其力道之强,感人之深,实不多见。到了主唱段“按龙泉血泪洒征袍”,则绳尺严谨。依字行腔,腔随字转,声口如绘,最后又以圆畅声情表词达意,唱出了林冲“有国难投,有家难奔”的悲愤酸楚之情,唱出了他对奸佞小人的憎恨,对赵宋王朝的抨击。一出武戏,演出了柯军的个性风采。他的《林冲夜奔》,其貌英俊勇武,其形如神似圣,其声荡气回肠,其魂感天动地,终于一鸣惊人,获得了一等奖。那天演出,观众十多次鼓掌欢呼,演员4次谢幕。后来, 《夜弃》演到了日本(1999)、香港(2001)、印度(200l、2003)。香港《大公报》对观众进行调查,许多人纷纷称赞柯军“技艺精湛,跟神动作一流”。2001年,在印度召开的“亚洲传统表演艺术国际学术会议”上,他又被誉为“活林冲”。

早在柯军戏校毕业时,俞振飞、刘海粟就看过他主演的《伐子都》。京剧表演艺术家胡芝凤曾在《新民晚报》上评论这位年轻的后起之秀,称赞其唱、念、做、打、摔俱全的长靠武生重头戏“基本功扎实”。

“子都暗箭射杀考叔后,惊魂未定,柯军几次以540度的僵尸动作表现其掀翻落马,上马后又以大靠跺子爬虎和倒次虎等武功动作表现其失神和恐惧,金殿子[水仙子]的唱曲则边唱边舞,运用了跌跪、水发、椅座上摔、抢背、倒次虎等长靠武生基功动作表现其因心亏而语无伦次、举动异常的情态。”

高难度的程式技巧武功,将剧情层层推向高潮,看来十分过瘾!柯军把一个风度翩翩的执绔子弟演绎得美里露恶、丑中显美。近十年后,柯军又把《伐子都》带到了韩国和首都人民剧场。在1996年获文化部全国昆剧观摩演出新剧目奖的基础上,扮演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柯军,又根据大型古典剧目《桃花扇》创作了折子戏《桃花扇·沉江》,丰富了昆曲剧目宝库。1994年,有一次《桃花扇》演毕,赵朴初老先生专门来到后台说: “我要见见‘史可法’!”说来挺酸楚, “扬剧王子”李政成向他学习了《桃花扇·沉江》《宝剑记·夜奔》,并以此折子戏和扬剧《史可法》夺得第二十一梅花奖,而柯军本人至今与梅花奖无缘。

兼收并蓄全能化

柯军1997年起就担任了院级领导,且较早崭露头角,是位全能演员,2002年在江苏演艺集团竞岗考核时,竞聘为最高级别的主演一档。

1996年10月,柯军在石家庄参与执导了河北梆子《潘金莲》。“艺术是相通的,作为戏曲演员应掌握导演的基本技能。”柯军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平时一直自学积累戏曲艺术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1998年,柯军出演了音乐电视剧《刘天华》里的刘北茂,1999年又主演拍摄了中央电视台5集戏曲电视剧《傩谣》。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为加强自身艺术修养和提升综合素质,柯军毕业后即勤练书法和篆刻,现已为中国育少年书法协会会员,全国青少年书法毛笔五段,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过展览。他表示,自己要努力成为“文化型”的演员。他于1997年出任院长助理,2001年担任副院长,行政领导工作之余,丝毫没有放松表演学习,并取得了省党校行政管理专业本科学历。

任院长助理期间,柯军组织青年演员继承传统折子戏,把继承、挖掘、整理传统折子戏列入了日常工作,举办过10期汇报演出。作为分管业务的副院长,柯军2003年伊始就抓了被列入中国十大古典喜剧的昆剧《风筝误》,作为本年度昆剧院恢复继承传统戏计划的首演剧目;他参与制订了昆剧院坚持以“继承传统、推陈出新”为中心的挖掘、整理传统剧目的3年计划。现在他又思考明年度昆曲保护继承发展的规划。他认为保护继承应该基于发展的眼光,传统需要不断丰富完善,须知昨天的精华就是今天的传统。          

“西天传经”幽兰馨

2003年12月上、中旬,柯军又赴印度新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科塔、吉普尔、芒格洛尔、海德拉巴、锡康达腊巴德、科卡塔的十多所学校、工业园区讲学、展演昆曲,行程2万公里,12天14场次,受众近万人。

每场讲演,柯军都边讲边演《宝剑记·夜奔》等经典剧目片段,充分展示了昆曲的虚拟性及程式性,颂扬了身处逆境不气馁的拼搏精神。印度的年轻学生好奇地问到各种问题,诸如“你身上的大带子、宝剑上的穗子是干什么的”、“昆曲高度的程式性会束缚创造性吗”、“昆曲是否一成不变”等,他都一一作答。在海德拉巴女子大学,当着台下一千多师生,柯军只花10分钟就化妆成了林冲,让那些一般化妆约半个小时的女生惊讶不已。有的场合,他会叫学生参与讲演,如扮演丫环、武松等人,亲身体验虚拟性,感悟戏曲的生活真实与艺术审美的关系,进而启发性地问:“马在哪里?”学生脱口而出:“就在我的脑子里”使之明白昆曲艺术是通过演员的表演和观众的想象共同完成的艺术品。柯军深感印度青少年学生的素质非常高,对于中国古老传统艺术能心领神会。

13日深夜时分,柯军接到母亲淬逝的噩耗,悲痛不已。当晚,他服下7粒安眠药,试图强迫自己休息,仍彻夜未眠。为遮挡婆娑的泪眼,他只好戴着墨镜,有时还是禁不住流泪,就称风沙迷了眼,坚持完成讲学任务,只在临睡前写日记来平息内心的巨大悲瘸。15日在科塔电影学院的最后一次课上,他走了一个硬抢背,寓意从马上摔下来,这一程式动作走得很高,博得学生们暴雨般的掌声。其实,没有一个人知道内情,那是他为了宣泄自己内心的剧痛而真情地摔倒,结果跌得胸口和背部非常疼。结束时,院长上台紧握住他的双手动情地说,太感谢您十几天来的讲演,您在遭受不幸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讲学,为中印两国间文化交流及人民友谊做出了巨大努力,令我们十分敬佩,向您表示敬意!那时刻,柯军再也抑制不住悲痛之情,热泪夺眶而出。学生们纷纷上台来与他握手;献花。一位远道而来的舞蹈家激动地说: “你妈妈会为有你这样的儿子骄傲的!你妈妈在天之灵会保佑你一路平安的!”一位13岁就失去妈妈的女生送给他贺卡,安慰柯军说,完全能体会他此时此刻骨肉分离的悲痛。

本文来源:《中国戏剧》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